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经济学家Weyl想用区块链来废除私有财产

经济学家Weyl想用区块链来废除私有财产

几个月前,研究19世纪政治经济学的微软研究中心的首席研究员Glen Weyl–注意到有人在发推文的时候提到了他。一个叫Vitalik Buterin的家伙在二次投票上发了一些东西说:Weyl提议用一个区块链的投票系统来取代“一人一票”的规则。

Weyl从未听说过Vitalik Buterin,但很快就意识到Buterin在某些领域也是一位知名人士。的确,Buterin是加密货币领域中最著名的人士:2013年,他仅19岁,就提议创建一个以区块链为基础的项目——以太坊,旨在建立一个分散的互联网版本。以太坊随后在2015年推出,将Buterin变成了一个传奇人物:人们称他为一个神秘的学者,随后每个人都在寻找与加密货币相关内容的答案。现在,Buterin似乎在Weyl的工作中找到了一些答案。
那时,Weyl正在合著一本探讨二次投票的书。“我觉得他很有趣,所以我让他在这本书出版之前先给我看一看这本书,”
Buterin回忆:Weyl给了他长达20页的评论
我们正坐在威斯敏斯特卫理公会中心大厅的一家咖啡馆里。Weyl是一个风度翩翩的33岁美国人,有着一头卷曲的黑发和蓝眼睛。他说,他想要解决一系列看似棘手的问题,包括经济停滞、不平等、企业滥用、住房危机和自由民主的失败。他的解决方案是废除私有财产,废除“一人一票”制度。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这本书是Weyl与芝加哥大学教授Eric Posner合著的其完整的计划是为了激进市场,Buterin对此进行了长篇大篇的评论。Weyl说,就像最近数不清的政治文章一样,激进市场被部分地认为是对2016年政治动荡的反应。
“当英国脱欧发生的时候,我意识到,我们真的需要希望来避免这种民粹主义浪潮,我们需要对如何解决不平等问题有不同的想法,”Weyl说。“我们就是这样决定写这本书的。然后是特朗普让它变得更加重要的。”
Posner和Weyl的合作颠覆了人们对当前困境的广泛解读——经济不平等、停滞以及随后陷入民粹主义,都是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病态后果。事实上,Weyl认为,我们之所以处于这样的境地,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严格地接受市场原则,允许不健康地将财产和权力集中在少数垄断者手中。
根据亨利·乔治和约翰·斯图亚特·穆勒等自由主义思想家的学说,威尔提出要把社会改造成一个持续的拍卖过程:人们应该为他们的每一个财产——房子、汽车、衣服设定一个理想的价格,并准备好把它卖给任何出价的人。
很明显,那些急于抓住他们的东西的人将设置一个非常高的价格来阻止投标者。问题在于:在Posner和Weyl的蓝图中,每个人都要为他们的整体财富缴纳高额的税金,当然,这个税金越高,他们的动产的自估价值也就越高。换言之,房地产要么被拍卖,分散到全社会,要么产生高税收,这将为穷人的普遍基本收入提供资金。
二次投票也出现在这本书中,它将同样的分散逻辑应用于民主。Weyl认为,“一人一票”的设置导致了多数人的专制;相反,他设想了一种选举制度,在这种选举制度中,每个选民都能得到一定数量的“投票权”,他们可以随意支配这些选票。选民可以坚持一票制,或者可以将他们的选票保留一段时间,然后在选举或全民公决中投出。
他们的想法是,对某一问题有强烈感受的少数群体,不会被不假思索的多数人任意对待。同样,每多一票的代价将成倍增长,限制了囤票者的权力。
“如果种族主义者把他们所有的选票投向种族主义措施,他们将不会对其他任何事情产生影响,”Weyl说。
Posner和Weyl在他们的书中讨论的其他主题包括反托拉斯法规、移民和数据隐私,并且他们为个人数据提出了一个单独市场。
他们大胆的建议一定会引起许多人的注意:我们在伦敦见面时,Weyl刚离开Tony Blair全球变革研究所;不到一小时,他就得赶紧去行为科学观察小组办公室——这是一家由英国政府持有部分股份的公司,研究行为科学的政策应用。他说,就在前一天,他在布鲁塞尔会见了欧洲议员和欧盟官员。
一些政治家和政策制定者对探讨Posner和Weyl的想法在反托拉斯监管和数据保护等领域的用途感兴趣。但是,全面执行Weyl的蓝图(没有私人财产)不太可能在短期内的现实世界发生。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这些想法不能在某个地方得到验证。
让我们回到Vitalik Buterin
这篇长达20页的评论并不是它的终结,它是Buterin和Weyl之间知识上的伙伴关系的开始。今年5月,他们发表了一份联合宣言,宣布他们将共同努力,“找到办法,利用市场和技术,从根本上分散各种权力”。这两个人现在几乎每天都在联系,并在一起写文章。
Weyl说:“我真的很喜欢Buterin。他懂很多经济学。他能够进行自我批评,思想开放并富有同情心。在意识形态上,我们关系非常密切。”
如果你仔细想想,区块链是Weyl的乌托邦理想的试验场。过度炒作的数字分类账最初被认为是一种以对等方式交换加密货币-(即比特币)的机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区块链社区已经将目光投向了更高的视野。与其他许多区块链平台一样,以太坊的核心是经济设计的一个实验: 它渴望成为一个完全没有领导的市场社区,用户可以在不通过中间人的情况下,交换任何虚拟资产,比如加密货币、文档、数据。然而,它在治理部门中这一特征与许多成员的自由主义倾向相一致,但另一方面却在过去造成了摩擦、僵局和分裂。
Buterin 希望解决这一问题, inRadical 市场制定的原则可能是保证以太坊分散性质和建立某种二次投票基础治理的方法。以太坊的特别项目负责人Virgil Griffith已经开始寻找愿意在这个平台上实现Posner和Weyl的想法的人。
Weyl自己也很高兴。他说:“这是一个让人们进行实验并了解其局限性的绝佳机会,以及让这些想法发挥作用的必要条件。”
有趣的是,在区块链上建立起来的最大的社区之一,一种表面上植根于核心自由主义世界观的技术,现在却在玩弄诸如废除私有财产之类的想法。同样, Buterin 的支持在这个领域占据了巨大的影响力: Weyl很可能最终成为以太坊的首席经济思想家。不过, 这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Weyl 说:“我不想这样:这些想法属于社区,我不相信私人财产能胜过实物,我不相信私有财产能胜过思想。”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