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区块链的阴暗面:区块链病毒和分散化自治犯罪组织

当一段匿名代码伤害了人们但人们却无法阻止时,事情会变得多么扭曲?两部电影杰作为我们提供了毁灭性的答案和很多值得思考的东西:

· 《奇爱博士》(1965)。这部发生在冷战高潮的经典电影中,讲述的是一位美国将军失去理智,下令对苏联进行核打击。飞机在空中,将在2小时内投下炸弹,美国政府无法阻止。一旦美国人失去了阻止空袭的所有希望,总统就打电话给苏联人警告他们并提供飞机的位置和目标。可悲的是,苏联大使随后透露,苏联一直在运行一种计算机化的“末日装置”:在对俄罗斯的任何核打击中,该装置都会自动引爆一系列高放射性炸弹,将地球上所有的生命都消灭掉。这个装置不能关掉。事实上,它的设计初衷是为了防止有人试图篡改它。

· 《Black MirrorS03 E03》(2016)。正如维基百科总结的那样:它讲述了一个十几岁的男孩被一个神秘的黑客勒索,使他犯下了古怪和犯罪的行为,这个黑客拥有他自慰的视频。《Black Mirror》是一部令人叹为观止的力作:黑暗、不舒服,但值得大力推荐。

如果它是代码,为什么它不能是一个智能合约?有害的项目能被放到区块链上并永远存在吗?闭上你的眼睛,展开你的想象力,到2030年。届时,世界将成为代码、数据和物理设备的宿主,它们不受外部监管,并被赋予极端的能力,将创造者的堕落或不道德带向极端。以下是一些可能出现的令人不安的场景:

· 无法控制的非法市场——在比特币的推动下,Silk Road是匿名交易所的一个突破。其最大的弱点(也是导致其衰落的原因之一)是对邮政系统的依赖。在未来,无人驾驶飞机和人的混合网络,由匿名组织发起,可能提供可编程的交付服务。有了这样的基础设施,Silk Road式的市场可以只用智能合约来建造。然后,他们就可以以一种非常难以阻止或追踪的方式交付实体商品的整个供应链,从UI到支付到履行(甚至是向商家融资)。就像Bittorrent给了Napster翅膀一样,这些网络也将使Silk Road等非法市场得以扩散。

· 勒索-家庭地址可以很容易地在泄漏的数据库中找到。黑客可以写一份智能合约,租用一架武装无人机或机器人,然后把它送到受害者家里。除非受害者扫描二维码并在短时间内用加密货币将一定数量的钱连接到二维码上,否则该设备将危及生命。

· 洗钱-非法活动的收益可以通过分从一种加密货币转换到另一种加密货币,而不需要KYC机制(据我所知,目前大多数分散化交易所都不使用KYC)。隐私代币(ZCash)直接流向颈部,即使KYC要求得到满足,也几乎不可能追踪每枚代币的来源。如果黑客建立一个无法控制的非法市场(如上所述),并派一架无人机在街角从你那里取钱,那么匿名现金到加密货币交易所就将成为可能。

· 暗杀市场—一旦区块链上有了足够的身份和实时生物识别数据,我们就可以看到智能合约上暗杀市场的出现。暗杀者可以押注资金,以传达对结果的信心,并继续进行犯罪。一旦一个公开的区块链确认受害者的心脏不再跳动(或者一架视频无人机经过并确认了结果),一个智能合约将奖励犯罪者。

· 不可阻挡的网络内容——很容易想象到抗审查的文件系统(Storj)与抗审查的VPN系统(Orchid)如何结合在一起来生产、托管和消费非法内容(在这里插入您最喜欢的非法内容类型)

· 分散化自治犯罪组织(DACO)——DAO的工具可以帮助黑客组织“合并”为DACO,利用DAO的自治权力来筹集资金、匿名通信、投票和启动任意数量的恶意计划。从长远来看,会员将分享这些计划的利润

区块链的阴暗面:区块链病毒和分散化自治犯罪组织

就像恶意AI一样,区块链病毒和DACO只要有人能从拥有它们的过程中获益,并能维持其周围的市场,它们就能自食其果。我们能做什么来防止病毒和DACO在区块链经济中的崛起呢?答案并不简单,但这里有一些想法:

1.区块链内建的治理——像Tezos这样的区块链正试图提高人们对治理主题的认识,但当涉及到有争议的或恶意的契合约时,它们和以太坊都会进行无数次的考验。人类的节制和投票是消除被报道恶意内容的有力方法。随着行业的成熟,区块链“反病毒”和强制性代码审查可能会晚些时候到来。

2.分叉—如果预先确定的区块链治理不能消除某些糟糕的内容,社区可以将网络硬分割成一个更干净的版本(就像DAO攻击之后Ethereum被分割成ETC)。然而,分叉对于生态系统来说是非常昂贵的。更糟糕的是,只要有人(甚至是原始生态系统的5%)看到服务“区块链病毒”的经济效益,这些病毒就能找到运行的基础设施

3.监管和执行——上面的例子再次证明了政府和区块链在长期内是冲突的,区块链资金就行是煤矿中的金丝雀一样。正如Silk Road的例子所证明的那样,积极主动的政府是保护我们世界的终极行动者。防止许多(但不是全部)区块链病毒的关键是控制基础设施,特别是在物理设备和在线-离线信息交换方面。如果国家想要阻止区块链病毒和DACO病毒的上升,他们应该严格控制真实世界信息流向区块链代码(例如生物特征数据、视频或银行系统的交易)。他们也可能想要控制加密货币到法定货币的交易(集中式交易目前面临着银行的问题,但从长远来看,兼容的集中式交易可能是政府最好的朋友)。最后,他们应该努力决定通过区块链提供什么样的实体基础设施(人们应该被允许启动智能合约控制的交付网络,还是智能合约控制的3D打印服务?)

4.主动进行网络防御是传统网络安全中的一种新兴武器。我们能否运行网络代码和设备(无论是否在区块链上),以主动检测、对抗和误导不良行为者?谁将发起和资助这些网络的运作?仍有待解决。

那种不可阻挡的、开放的、由市场驱动的网络会变成噩梦般的无政府状态吗?执法人员是否具备适合这样一个世界的技术和技能?未来现实世界的战场可能不是关于拥有跑车、小玩意或超能力的英雄,而是虚拟猫鼠游戏中的天才程序员。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