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密码学如何重新定义私有财产

密码学是保护和破解秘密的学科。比特币采用了一种特殊的密码学,称为公钥密码学,以促进其价值的存储和转移。通过这种机制,Alice可以保护她的比特币,或者将一些比特币发送给Bob,或者向矿工发放coinbase奖励。术语“加密货币”就是从这种用法派生出来的。在比特币基本原理系列的第三部分,我们将探讨公钥密码学在创建数字硬通货方面的关键作用,以及它对整个社会的影响。

为了充分理解公钥密码学的重要性,我们必须首先了解我们的社会是如何主要围绕财产概念组织起来的。

财产是什么?

财产从来没有被废除,将来也永远不会被废除。这只是谁拥有它的问题。而且,有史以来最公平的制度是所有人(而不是没有人)都是业主。构成财产的概念经常发生变化,以反映当代的信仰和环境。例如,早期关于财产的讨论几乎总是只涉及土地。由于土地大多是不断发生冲突和争夺权力的源泉,所以土地占据了古代思想家的思想。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财产扩大到包括专利和版权等无形资产,然后又扩大到包括所有被认为是生活和自由所必需的东西。

从形式上讲,财产是一个由地方主权所界定和执行的法律概念。具体实施情况因政治制度而异,从君主制到共产主义再到民主制等等。

关于财产的讨论可以追溯到希腊文明。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这两位西方哲学之父,为随后2500年激烈而有时极其血腥的辩论奠定了基础。

柏拉图很可能是受了斯巴达人的启发,反对各种各样的私有财产,包括男人的妻子和孩子。在他看来,私有财产腐蚀了人类的灵魂:它助长了贪婪、嫉妒和暴力。理想的柏拉图式社会将彻底根除私人财产。这个学派后来发展成为一个成熟的体系,最著名的是共产主义之父卡尔·马克思。

亚里士多德,柏拉图最好的学生有其他的想法。亚里士多德驳斥了柏拉图的观点,即共同财产可以消除罪恶和暴力。他认为,拥有共同财产的人比拥有共私人财产的人更容易争斗。亚里士多德还认为,私有制对人类进步至关重要,因为人们只会受到激励,为自己拥有的东西努力工作。此外,只有尊重私有产权,人们才有机会充分成长,才有能力成为有道德的人。正如已故历史学家理查德•派普斯(Richard Pipes)雄辩地指出的那样:“人类必须拥有,才能生存。”

密码学如何重新定义私有财产

柏拉图(427-347BC)和亚里士多德(384-322BC)

柏拉图反对私有财产的中心论点建立在道德之上。亚里士多德也以道德作为对柏拉图的回应。但亚里士多德的一些论点超越了道德范畴,进入了经济现实领域。(有趣的是,就像他的老师一样,亚里士多德反对贸易和逐利,所以他没有建立一个连贯的经济框架。)

自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以来,关于财产的讨论主要包括四个方面:道德、政治、心理学和经济学。在这些观点中,支持私有财产的心理和经济观点可能是最重要的,因为它们针对的是现实世界。

关于财产的一个基本问题是财产和主权之间的问题,即哪个是最重要的问题?

一些有影响力的思想家,如哈林顿和洛克,认为财产先于主权。他们相信,即使不存在状态,人类也能凭直觉理解财产。

对他们来说,国家的主要职能是保护财产权。判断一个主权国家履行这一责任的好坏,要看它的是非曲直。洛克进一步指出,如果国家未能履行保护财产权的义务,个人有权反抗国家。资本主义和现代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Adam Smith)也持类似观点。斯密认识到财产与政府是相互依存的,认为“民政离不开财产,其主要功能是维护财产所有权”。(然而,斯密与洛克在财产权是否“自然”的问题上存在分歧——他认为财产权是“获得”的权利,而不是“自然”的权利。)

相反,其他思想家,尤其是霍布斯,认为恰恰相反,财产是国家创造的。他简单地认为财产是接受权威的产物。

在20世纪后半叶,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哈林顿和洛克的观点是正确的。20世纪出现了一场大规模的社会实验,试图通过共产主义的传播来废除私有财产。这一试验导致了冷战和世界各地的许多代理人战争,并在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中达到高潮,并在苏联最终于1991年解体时戏剧性地结束。在这次崩溃之后,剩下的共产主义国家被分成了两个阵营。一些国家转向资本主义,就像许多中东欧国家那样。一些国家只保留了共产主义的名义形式,就像中国和越南一样——在这些国家,政治政权自称代表“资产阶级”,但经济运行与资本主义国家非常相似。几乎所有幸存的共产主义国家都采用了自由市场意识形态,为了生存,它们被迫(在一定程度上)尊重财产权。

综上所述,20世纪向我们表明,未能发挥保护财产的主要作用的政府最终要么死亡,要么被迫最终尊重私人财产。这证明了状态服从于,并且是属性需求的派生,而不是相反。总的来说,财产在国家之前。

尽管如此,在短期到中期,个人确实必须依靠国家来保护他们的财产权利,如果国家不这样做,他们将遭受很大的损失。我们将看到密码学如何帮助打破这种依赖循环。但首先,让我们快速看看现代密码学是如何产生的。

公钥加密

密码学的发展主要是由战争和敌对国家推动的。

二战之前,古典密码学更多的是关于数学的严密性。随着一些发展,情况发生了变化:

· 电报的发明大大增加了需要保护的数据量

· 无线电的发明提高了对公共通信信道加密的需要

· 计算机的发明给密码分析带来了难以置信的计算能力;破解密码变得容易多了

这些发展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达到顶峰,盟军在阿兰·图灵的大力帮助下,英勇地破解了德国最先进的密码装置恩尼格玛密码机。经典密码(密码是进行加密和解密的一种特殊方法)的时代终于神秘地结束了,它要求密码学家寻找更强大的密码——建立在更坚实的数学基础上的密码。

密码学如何重新定义私有财产

一个时代的结束:Enigma机器

幸运的是,这里有一些提示可以帮助您查找。经典密码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密钥分发问题——这是所有对称密码都存在的问题(对称密码是使用相同密钥进行加密和解密的密码)。基本上,对于对称密码,由于不建议重用密钥,因此需要分发的密钥数量与需要保护的数据数量成正比。因此,当时的一个大研究领域是寻找廉价和安全的大规模分发密钥的方法。非对称密码的洞见始于一些密码学家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我们真的需要分发密钥吗?

这个研究方向最终将搜索范围缩小到单向函数,不久就找到了一个全新的解决方案——一个不需要分发密钥的解决方案。Diffie, Hellman & Merkle在1976年发现了公钥密码学,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非对称密码。一年后,Rivest, Shamir & Adleman发布了第一个实现,即现在著名的RSA算法。几年前,英国的Ellis & Cocks也发现了公钥密码,但没有实施。然而,Ellis & Cocks的研究是保密的,有27年没有得到公开承认。

因此,今天被认为是两千年来最伟大的密码学成就——公钥密码学诞生了。这项技术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渗透到大众,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密码朋克运动的努力。密码学爱好者预见到国家对这项新技术的垄断会造成巨大的权力不平衡,并对个人自由构成潜在威胁,他们冒着不可思议的风险将公钥密码术引入平民。当他们成功地做到这一点时,大门被打开了。历史上第一次,个人可以负担得起和军方一样强大的加密技术。

但直到比特币的发明,公钥加密技术才充分发挥了其潜力。它在数字硬通货中的应用将重新定义私有财产。

私有数字产品

个人电脑和互联网的出现带来了一种新的资产类别:数字产品。数字产品是无形的数字信息位,以各种编码格式包装。例如维基百科的文章,MP3文件,软件等等。

数字产品开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信息共享新时代。任何信息都可以以几乎为零的边际成本立即复制和按比例分发。

然而,早期的数字产品并没有显著改变私有财产的性质。事实证明,数字产品在保持隐私方面是出了名的糟糕。

试图对数字产品建立独家所有权的问题在于,它们具有无限的可复制性。但这并没有阻止人们去尝试。国家和企业对数字产品实施控制的首选方法是通过法规进行。例如,美国制定了一项复杂的出口控制和监管计划,以防止机密外协,尤其是先进技术的知识泄露给其他国家。在商界,三大唱片公司和五大电影公司花费大量资金游说反盗版法,并起诉侵权行为。类似地,大型软件公司也学会了建立专利战资金。在这一过程中,他们利用专利系统,削弱较小的公司。在最好的情况下,实施数字排他性的监管解决方案既昂贵又无效。在最坏的情况下,它们会创建一个少数玩家可以利用系统进行游戏的环境。

非监管解决方案同样效率低下。其中一个例子就是数字版权管理(DRM),一种旨在限制数字产品使用的访问控制技术。DRM确实提供了一些基本的安全级别来防止盗版。然而,DRM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安全性只需要绕过一次,就没有追索权了。

我们看到,在创造数字专营权方面取得有限成功的一个领域来自游戏行业。游戏开发者发现,如果他们能够在自己设计的游戏中创造虚拟物品(数字物品的一个子集),那么这些物品就可以为游戏玩法增加内容,同时也可以成为不错的收入来源。因为游戏开发者控制着这些虚拟物品所处环境的100%,所以他们可以对这些虚拟物品施加一些限制,而这些限制在其他情况下是不可能实现的,包括让这些虚拟物品变得不可访问或罕见。

因此,数字产品和私人财产似乎存在冲突。如果某物是数字化的,它几乎不可能是私有的,也不可能是某人唯一拥有的。

不能独占数字产品意味着每个人都可以利用它们。个人可以利用它们来赋权,但国家也可以通过数据收集、监视和宣传变得更强大——所有这些都可以通过数字产品变得更容易。纯粹的数字产品不会改变个人与国家之间的权力结构。

但是,只有在我们能够克服两大障碍的情况下,数字产品才有可能成为私有财产:

· 稀缺性:无限量复制和重新分配数字产品的易用性,正是让独家所有权变得困难的原因。

· 可转让性:出售资产的能力是所有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没有这些,所有权就会丧失很多权力。

事实证明,这两个期望的属性也是金钱的先决条件。如果我们能够创造出一种稀缺的、可转移的数字商品,不仅这种商品可以被私人拥有,它还将成为一种巨大的价值储存手段,并最终成为一种新的货币形式。

比特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比特币通过在软件中强加固定的供应(即共识规则),然后通过分散的采矿机网络(以工作证明的形式),用大量的能量(以工作证明的形式)保护这种共识规则,从而造成了数字稀缺。只要采矿是充分分散的,就几乎不可能改变这种固定的供应规则或使网络瘫痪。我们在本系列的第1部分中深入讨论了这一关键创新。

另一方面,可移植性问题可以通过使用公钥密码学来解决。具体地说,公钥密码学的一个独特应用是生成不可伪造的数字签名。数字资产可以与公私密钥对相结合。然后,这个密钥对可以根据需要生成任意数量的数字签名,每个数字签名代表基础资产的一部分。这些数字签名有效地“标记”了资产,使其可在个人之间转移。

简而言之,公钥加密加上数字的稀缺性,实现了我们数字硬通货。数字硬通货继承了数字产品的所有优点:即时性、无国界性、不可调控。最重要的是,这些数字硬通货可以私人拥有。

密码学如何重新定义私有财产

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一种完全独立于管辖权或法律的私有财产形式。私钥及其控制的比特币实际上是私人财产。

公钥加密在数字硬通货中的应用,极大地改变了几千年来束缚人类社会的社会契约:个人需要国家保护财产,而国家又需要个人为其继续存在提供资金。人们不禁要问,如果保障财产安全是一个国家的首要职能,那么,在一个依靠数字硬通货运转的世界里,它的作用和权力会显著减弱吗?

综上所述,公钥密码学在数字硬通货中的应用重新定义了私有财产,并有可能彻底根除我们所知的社会基础。其后果可能需要几十年才能显现,但一旦发生,其影响可能会极其深远。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