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Matthew Roszak:加密货币还处在石器时代

Matthew Roszak丨Bloq联合创始人

我从2012年关注并投资比特币,自2013年以来,投资领域包含了支付处理商、交易所,还是矿机、软件技术以及钱包。目前,我与来自Red Hat(比特币核心开发者)的Jeff Garzik,共同创建了Bloq,希望与企业消费者和开发者合作,共同开发像比特币和以太坊这样的开源区块链协议,旨在确保开发协议过程中能满足企业消费者的需求。
1.比特币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一种货币
我是在2011年第一次听说比特币的,当时我是一家新加坡社交游戏公司的主席。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一开始认为比特币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直到2012年,我做了正如我告诉大家那样的事:锁上门,关上手机,研究这项技术。
对社交游戏来说,支付处理和跨境支付是非常重要的。我就想,比特币说不定能解决很多问题,但我一开始并不太相信。弄明白比特币技术后,我觉得,比特币好得令人难以置信,就像是一种神奇的互联网货币,或者梦幻般的数字货币,而我一直在寻找这样的一种货币。
我认为100年以后都不会出现的发明,这将彻底改变人类的文明,包括权力下放和建立新的信任概念。而比特币的发明和创新开启了这一切。2012年,我彻底入坑了,2013年开始,对21家不同的比特币生态系统公司进行了投资,同时制作了纪录片《日益兴旺的比特币》。
当时我真的找不到更适合的事做了。这对我来说不是一份工作,更像是一场运动。
我的背景是私募股权、风险投资和技术。区块链在很多方面都和这些存在交集,无论是金融、技术、人类学还是法律,所以它从不同的角度吸引着你。人们有时只会把区块链看作是一项深入的技术前沿,但却忽略了它需要聪明的营销人员,它需要优秀的律师,会计,以及围绕它的所有运营部门。
站在金融和科技的交叉点,第一次真切感觉到某项技术会切实地改变世界。一开始,我自己投资,后来我就不断地把比特币送给了一些人。这应该是他们的第一个比特币。
和这些著名的商界人士和政治家的交流,我觉得问他们有没有比特币是个好主意。如果他们没有,给他们一点,让他们在这个技术前沿中开始新的旅程。所以我给了理查德·布兰森一个比特币,给了比尔·克林顿他的第一个比特币,我还给了阿甘正传以及纸牌屋的女主角罗宾·莱特一个比特币。她在做很多慈善方面的贡献,我希望能够让她明白比特币是一个很好的切入角度,这个技术可以像发送电子邮件一样轻而易举地把钱寄给需要的人,这将帮助改变许多人的生活。
我认为,这是帮助人们了解这项技术的很好的方式。当然,我现在不会给别人一整个比特币了。
2.以太坊处在正确的轨道上,但并非唯一
我早期投资的公司都是比特币和区块链行业的底层架构,例如支付处理商、交易所、矿工、软件和钱包公司。他们组成了最初的行业网络,例如比特币中国、Coinbase和Kraken。从那年开始我也参与了一些早期的代币网络投资,比如Mastercoin、公证通(Factom)、Maidsafe和以太坊(Ethereum)。
我几乎是看着ICO发展起来的,随后也投资了40多个ICO项目。不过,运作公司和ICO的共通点在于人。搭建产品还要靠人,白皮书和融资依然是一个与人相关的行业。当我们谈论一项了不起的技术和一个完美的社区的时候,其实是在谈论人。
ICO是一种有助于推动技术和创新的重要募资形式,ICO是以太坊最重要的应用场景之一,95%的ICO可能会失败,至少剩下的5%能够带来一些很棒的改变和技术。
Vitalik的最初设想是能够在比特币上建立智能合约,但社区不是那么容易接受,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所以他建立了自己的区块链。我认为他做得非常好,建立了一个了不起的社区。正是这一点推动了以太坊今天的成就,并使其走上了获得巨大成功的轨道。
我一开始投比特币,接着Vitalik推出以太坊,比特币的支持者说,你为什么要投资以太坊,太可笑了。以太坊在当时引发了不小的争议。每次只要有人试图推出一个大胆的项目,建立一个全新的社区,就会引发争议。虽然很多人会在意这一点,但我并不介意。
创新和新观点才是最有意思的,也才能为这个行业带来一些东西。在未来的5到10年内我们必然还会持续这样的一种状态。因此,我很愿意看到创新,看到争议,看到戏剧性的事件以及投资,这就是加密货币世界的一部分。
每个项目都希望找到合适的治理机制,Tethers正在寻找自己的方法,比特币也有治理机制,即51%的挖矿算力;以太坊希望从PoW转向PoS;EOS也在尝试构建自己的治理机构。我认为对于治理机制和去中心化,人们目前仍然处于摸索阶段。我非常愿意看到他们如何通过真实的货币来完成压力测试。我们只需要静待其发展。
以太坊向2.0进一步的扩展,EOS等项目也在不断涌现,我相信其中一个将是一个价值数万亿美元的互联网层,来执行我们最终想要实现的东西。以太坊正处在一个正确的轨道上,但他们并不是行业里的唯一。
3.加密货币还处在石器时代
有一次我在接受CNBC采访时,采访我的记者告诉我,他们刚和一家大型银行的CIO聊过,他认为比特币是庞氏骗局。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有些人很害怕新技术,他们对自己不了解的东西就会选择拒绝。我很惊讶,为什么他们不会想要好好去研究新技术。这才是应对风险的最佳方式。
加密货币带来的利益冲突不容小觑。巴菲特对比特币的否定或许并非出于利益冲突,因为他并不了解也从不投资技术。加密货币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货币形式,一种去中心化的不受政府、不受银行控制的真实世界货币,这才是冲突所在。
我们依然处于ICO爆发的早期阶段。我们看到了加密货币、新型网络和应用代币。我认为未来几年我们就会看到基于资产的代币,这是一种技术上的飞跃,同时也能让更多人了解代币化以及获取数字化资产的方式。直到今天也有很多人不了解比特币,但他们了解黄金和房地产。因此,ICO就是帮助他们了解代币化世界的一种方式。
这场运动,我们仍然处在早期阶段,有人可能认为加密货币要玩完了,或者价格太高了,但现在只能算是加密货币的石器时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认为我们将体会到代币化带来的力量,这在以前是不存在的。包括现实世界资产和货币,政府也会在区块链上发行代币。因此,我认为我们依然会看到大量的创新,我们应该去利用这种优势。不过同样的情况也曾发生在互联网领域,只要某个行业能够带来结构性的创新,那么就必然会出现(投机),但我更倾向于关注价值以及正能量。
古话说得好,货币即权力。而在加密货币世界,货币代表着技术,因此技术即权力。加密货币正在改变这些传统的权力中心,这一点让他们感到害怕。我们可能要到10年或者20年之后才能看到加密货币的广泛应用,但从现在就开始宣传是很有必要的。
创新的速度超越了监管者的能力,历史上曾多次发生这样的事。通常监管者都不知道如何管理加密货币,这对他们来说就像是个外星生物。他们没法在书中找到监管加密货币的方法,这需要有一个过程。很多机构投资者就是因为监管问题才迟迟不进入这个行业,一旦有更好更清晰的监管框架,就会有更多资金流入,出现更多的创新。
4.Bloq的根基与目标
区块链真正的发明是,第一次可以不通过中间方,安全的进行私人转账,不用银行,不用Visa。这是一次大发明,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相信这会是一个多种代币、多种网络、多链的世界。
在不同的行业、地形和资产,Bloq会同时帮助公共区块链和私人区块链,以及各种各样出于相互连接的目的。Bloq致力于面向大型企业研发区块链软件和服务。
杰夫作为行业里的技术专家,我作为20多家区块链公司的投资者,我们共同创始了Bloq。我们发现软件在行业里更需要精进,需要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从钱包,到节点,到特定环境下都可以操作的软件生态系统,这就是Bloq的根基。
Bloq致力于面向大型企业研发区块链软件和服务。我们有两个组成部分。第一,我们有Bloq企业,还有Bloq实验室。Bloq企业,我们和一些世界上最大的公司合作,包括富达、Discovery和巴克莱,我们会帮助他们思考他们的区块链战略,并为他们开发这项技术所需的基础设施。另一方面,在Bloq实验室,我们最初与地球上一些最有趣的去中心化项目和协议合作,比如Qtum和Civic等,这也在引导我们开发和合作我们自己的去中心化项目。
我们在最初的商业计划中,想要建立和创建新的去中心化网络。但我们认为那是3年,5年甚至7年后,于是我们开启了自己的通证项目Metronome。
因为信任体系改变了,人们不需要再相信一个中间商才能建立信任关系。区块链本身就可以实现验证,可以把东西放入一个智能合约或钱包里。这使得商业模式,信任的实现方式都在被重新建构,通证经济肯定会改变游戏规则。
当我们今天谈论支付处理和所有的智能合约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数字货币可以使用的领域和场所也在不断增加。效率开始提升,成本变得低廉,这是很多未来的奇迹会发生在这个空间的原因,而这也会让整个生态系统变得更有价值。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