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2020到底是个怎样的年?——Mable手记

Mable Jiang 是 Multicoin Capital 常驻北京的投资执行董事。Multicoin Capital 是一家主题驱动的加密技术投资机构。在本文写作时,Multicoin Capital 持有 Torus 的私募仓位。
2020到底是个怎样的年?——Mable手记
公历的 2020 年对我而言是在瑞士阿尔卑斯山脚下打开的。1 月 15-17 日,我在瑞士圣莫里茨参加了一年一度的加密金融会议(Crypto Finance Confence,以下简称「CFC」),恰逢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前夕,因此很多人都选择前后脚一网打尽。会议的演讲者和参与者大多数是在生态里的投资机构(其中不少是投资基金的基金),只有一小部分是生态里的创业者,因此这是一场和开发者风格浓重的 devcon 或者 Web3 相当不一样的会议。各个角度的讨论都能感受到监管与合规的气息,因此像开放金融这种在很多加密社区死忠粉看来有一套既定原则的话题,当它们和监管与合规一起并行讨论,产生的碰撞就很有意思。

时值农历新年,大家又都由于特殊的原因需要在家呆着,因此就利用这个机会,与大家共同讨论。希望大家务必保重身体,健康第一。

中心化交易平台与非托管钱包的未来

•去中心化身份系统与中心化交易平台合规:势不可挡?

根据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以下简称「FATF」)去年通过的法规(注:https://www.coindesk.com/fatf-crypto-travel-rule),要求全世界的「虚拟资产服务供应商」(Virtual Asset Service Providers」),包括交易平台,在用户在他们之间转移资产的时候互相分享用户信息。要求分享的内容包括:发起转账人的名字、账号、地址、身份号码,和接受转账人的名字与帐号。该法令声称主要目的是为了反恐反犯罪分子滥用虚拟货币进行不法和危险行为,要求成员国在一年之内要按规定实施并会在 2020 年 6 月进行审查。这就是著名的「旅行条款」(Travel Rule)。
在这样的声势之下,一些去中心化身份网络应声而来,试图在政府合规监管和中心化机构滥用身份信息之间寻求平衡。这些网络有些是有代币和节点的网络,有些是一个分布式数据库,但主要目的都是为了能够对用户数据进行加密、安全转移、储存,按监管需求提供数据,和按商业需求帮助用户向使用数据的商户收取费用。我和其中的一家聊了聊,创始人始终坚持一句话:」他们没有选择,他们必须在交易平台之间分享用户数据。「并分享了他们已经与几个小国政府达成的合作,有几家全球领先的中心化交易平台已经在积极与他们接洽考虑接入他们的网络以满足 FATF 的合规。当然,实际交易平台间的数据安全分享的进展可能与「旅行条款」声称的今年 6 月有所偏差,可能它仅仅是个开始,但的确值得我们注意。
去中心化身份网络并不是什么新鲜的想法,近几年一直有项目在这个方向做出各种各样的尝试:如我们的投资组合 Torus,为各种 Web 2.0 社交网络身份引入密钥分发管理,或者通过聚合其他链上数据形成一个链上身份。然而能够满足 FATF 监管要求的,除了保证虚拟资产服务供应商之间传输信息的安全性,更重要的是必须自上而下引入政府身份数据源,因此去中心化身份网络与政府合作,从根源帮助政府构建链上电子身份并引入网络,听起来是唯一对合规和监管有意义的解决方案。
「用户数据自有」一直以来是 Web 3.0 给人们描绘的一大愿景和美好期望,然而现在看来,相比于用户通过个人数据数据变现,政府对个人数据和财富流动更强的全球性监管是不是要更先一步来临?

•非托管钱包起量:危还是机?

如果说世界范围内政府监管中心化交易平台已成定局,那么部分流量会转向哪里?东方和西方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认知差异是,西方人对于钱包成为未来移动端链上交互的入口这一想法并不全部认可,但许多中国人都有类似的想法。当然这也跟国内非托管钱包的运营和产品能力相对领先于同类竞品有一定的关系。
一方面,非托管钱包还不属于 FATF 的监管范围,另一方面,的确许多大市值的币种在钱包上闪兑的体验和交易平台现货交易体验相似甚至更为丝滑,加上一些钱包能够给用户提供差异化的产品如期权或一键货币市场抵押借贷等,甚至海外的一些钱包里,配合闪电网络与银行小额闪付功能的叠加后能够支持小额比特币法币瞬间转换的体验。这些许许多多细小的观察叠加在一起,都让我感到逐渐加入更多功能的移动端钱包的未来不可估量。
这些移动端的服务聚集者,正在由于上述两方面的原因从交易平台小范围的攻城略地,尽管它们不是完全竞争的关系,因为绝大多数更为复杂的交易不会发生在钱包。然而随着它们拥有更为广泛的服务内容和更大的交易量,它们是否会引起监管的注意,就是另一个问题了。大的机会总往往伴随着着更大的暗涌。
产品与市场的匹配(product market fit)
•发展中国家的去中心化金融

在 CFC 我谈到目前的开放金融很大的问题在于产品和市场的不匹配,他们虽然在 2019 年起量了,但首先在产品的打造上就不够符合最需要产品人群的习惯,其次产品主推的市场里也没有很多真正需要这些产品的人。Rene(Celo 创始人,Celo 是硅谷的一个「为无法使用传统银行服务的群体提供金融服务(”Bank the unbanked”)」的链上金融普惠平台)听完之后表示深有同感,表示这就是为什么 Celo 的用户体验和交互界面根据移动端用户量身订造、整个使用流程不需要银行账户就能使用,因为他们希望服务的是南美、非洲、亚洲发展中国家没有银行账号的移动端用户。
因此 2020 年,我十分看好中国的开放金融团队兴起。举个例子,跨境结算应该算是一个有比较大市场的应用场景,而中国本土的开放金融团队应该是最为适合拿下这一应用场景的候选人,因为他们可以在地面上向跨境电商推广这套解决方案。本土团队有本地资源和合作伙伴的依托,这是硅谷的团队所不具备的优势;他们离本地的需求也更贴近,更容易设计出符合本土使用习惯的产品。事实上,现在在市场上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团队初露头角,通过结合中心化机构的力量与背书和去中心化的资本成本控制,「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开启了「开放金融」和进一步增强全球市场流动性之路。
•稳定币的互通性

2019 年,大家对「跨链」和「互操作性」的实现都非常痴迷,2020 年上半年将要上线的项目也寄托了很多人的期望。有一点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美国的消费互联网产品很多都是寓居一个赛道、各自成蹊而互不协作,哪怕发生了并购,产品层面上也有意不打通从而能够保持产品的独立风格、继续服务原来的用户层级。而对于很多亚洲人来说,似乎相当在乎「超级 app」矩阵里各个子产品的互通性。
但这个差异,放到稳定币产品,也就是金融结算产品层面就不成立了。大家都希望稳定币的互相可替代性(fungibility),希望不管使用什么稳定币,最重要的还是「稳定」。在这样的共同期望下,我们看到了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解决方案。我在 CFC 看到的中心化的清算所,和传统金融的清算所一样,通过收取小额费用的方式交割、对冲和结算的服务,第一步是不同链上的美元稳定币清算,而进一步则是不同外汇稳定币之间的清算。另一方面,大家引颈以待的 Uniswap 2.0 也快上线了,一种可能的产品形态是它专门为稳定币之间的转换降低费用(或者其他人分叉一个新的版本的 Uniswap)以做到比现有的 Uniswap 或者其他中心化的服务更便宜,而潜在的问题可能就是流动性深度不够。两种方案我都认为有存在的可能性,只是服务的对象和场景有所不同。这一点我觉得就类似于未来一两年内,中心化虚拟货币银行和去中心化货币市场所将面临的服务人群和场景的进一步分化。
—————-
2020 年在我看来是合规和产品之年,但是正如上文所讨论的,一方面合规的解决方案并不代表需要重蹈一些 2.0 时代侵犯数据权利的坑,但另一方面同样开放金融也不代表是绝对的去中心化。如何在防止被恐怖主义和犯罪分子利用的情况下,给世界提供更低成本的流动性、给需要的人降下普惠金融的准入门槛、让更多的人在不需要理解特别艰涩的概念也能受益于技术的进步,这才是新的一年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