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扎克伯格作证6小时后,国会仍讨厌Libra

扎克伯格作证6小时后,国会仍讨厌Libra

暴走时评:10月23日,金融服务委员会对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进行了六个多小时的提问。听证会的重点是Libra协会及其计划中的代币Libra,同时进一步提到了围绕Facebook存在的广泛忧虑和争议。

翻译:Maya

听证会经常引起争议,国会的几名议员利用属于他们的五分钟提问时间对扎克伯格冷嘲热讽,而不是简单地提出问题。正如国会众议员Warren Davidson冷漠地评论得那样:“我认为他平常在公司不太会受到这种对待。有些人很明显表现得相当粗鲁。”

Facebook承诺在美国监管部门批准之前推迟发行Libra

这次听证会在很多方面都与Ca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在7月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出席的两场听证会相差无几。如果有的话,这次听证会的区别就在于委员会成员认为可以更随心所欲地就Facebook过去不太光彩的历史质问扎克伯格,而不是Marcus,后者相对来说在这家公司还是个新人。

扎克伯格本人发表了一项重要声明。这位Facebook 首席执行官在10月22日也就是听证会之前发布了一些公开声明,其中他承诺未经美国所有适用监管机构的批准,Facebook不会在世界任何地方发行Libra。据报道,议员Bill Huizenga(R-MI)试图弄清Facebook与Libra协会之间的关系。在提问的过程中,这位议员问,如果Libra协会坚持在未经美国监管机构批准的情况下发行Libra,Facebook会如何反应。扎克伯格回答说:“那我认为我们将不得不离开该协会。”

鉴于Facebook在组建Libra协会方面的核心作用,这个答案令人相当惊讶。确实,委员会中的许多人直接提出了他们的问题,完全没有费心去区分两个组织间的区别。Huizenga表示:“这就是我试图搞明白的:Libra就等于Facebook吗?”David Marcus和马克·扎克伯格都竭尽全力想要把二者分开,但结果却好坏参半。不论扎克伯格如何强调Facebook在该协会内部仅有一票投票权,但正是他在众议院面前,在成群的摄像机面前为整个Libra作答。

但是,Facebook真的会离开吗?正如Huizenga所见,扎克伯格“在回答这一问题时似乎有些犹豫。似乎这是一场资格赛,‘我想我们必须这么做。’”

议员Warren Davidson(R-OH)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Facebook离开Libra协会的需求正是出于实际的考量。关于加入该协会所需的1000万美元投资,Davidson称,“坦率地说,如何看待向Facebook投入1000万美元,这里存在一个认知上的错误。”他详细解释道:

“将其视为对Facebook价值的信托责任。如果Facebook在美国注册,并且将从事某种在美国会被认为非法的事情,那么吸纳其他公司加入会变得很难。因此,我不认为这有很多人认为的那么重要。就像,‘嗯,我首先要照顾好Facebook。’”

Davidson并没有说明如果没有Facebook作为推动力量,该协会是否真的会适合向前发展。当委员会主席Maxine Waters(D-CA)被问到对Libra在Facebook缺席的情况下发行的看法时,她回答说:“目前为止,我完全不支持Libra。我不会因为它做了某些事就支持它。目前,我还不是Libra的支持者。”

问题仍然存在:美国法律在境外如何坚决遏制此类发行?但是对于所有相关方来说,似乎推迟发行Libra比永久失去Facebook和美国市场更可取。

Libra的前景:它可以满足所有监管要求吗?

延迟并不意味着全面终止。虽然对Libra协会而言更好的是等待而不是在没有Facebook的情况下继续发展,但不确定监管机构是否会有对该项目感到满意的一天。

正如国会议员Huizenga在接受采访时说的那样“如果马克·扎克伯格要等所有监管机构批准,我不确定这件事还会不会有做成的那天。”

尽管扎克伯格一再承诺,但监管机构为Facebook设定的障碍可能永远无法被跨越。“所有适当的监管机构”一词的含义在本质上似乎就很棘手。同样显而易见的是,国会中的许多人对Facebook所涉足的一切都怀有深刻的怀疑,把最近的听证会当成了公开批判扎克伯格的机会。

主要议员Patrick McHenry(R-NC)在开场发言中对此发表了评论,并告诉扎克伯格:“不论公平与否,你在这里为数字时代作答。”

主席Waters于6月呼吁暂停Libra的开发,她提出最好的解决方法是“Facebook在着手开发Libra之前先专注于解决现有的缺陷和问题”。在整个听证会中,这些缺陷似乎在增加。在听证会后的媒体采访中,Waters更清楚地表示希望该项目能够暂停:

“当他谈论他们为监管机构的问题做了哪些准备时,这意味着他仍在做一些事情。当我说到暂停时,我在所讨论的是暂停一切行为。”

各党态度变化

一个重大转变是,该委员会的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基本上已经陷入了各自的阵营,这一问题在初次引起他们注意时似乎已经跨越了党派的界限。在听证会上,共和党人淡化了先前对Libra的批评,认为这对客户数据安全可能构成威胁,同时仍然渴望保持美元的主导地位,但Facebook和Libra协会似乎确实已成功地将中国的创新变成了共和党人最大的恐惧。

据报道,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表示,在过去的十年中,他对中国参与开放式全球技术的能力表示了担忧。他告诉McHenry:“今天,十之有六顶尖的高科技公司来自中国,而且显然有着与我们不同的价值观。”共和党人似乎同意这一观点,他们对扼杀美国创新的担忧也压过了对国家安全的担忧。

民主党人则认为中国威胁论并不令人信服。在听证会后的媒体评论中,民主党议员Maxine Waters在回答她是否担心中国在技术上会超越美国的问题是称:“不”。她在后来的回应中说:

“你从过道的另一侧听到的声音—即使在那儿有分歧—你听到了很多关于创新的话题。我们甚至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我们认为理性的人知道我们是领先的。我们不反对创新。”

无论他们是否反对创新,民主党人无疑都花了更多的时间来挑战Facebook参与各种社会正义事业。议员David-Scott(D-GA)对歧视性的广告定位和再定义感到不满—以种族隔离住房的做法—而Joyce Beatty(D-OH)和Al Green(D-TX)则认为在Libra协会以及Facebook的领导层中都迫切需要人种的多样化。

当议员Gregory Meeks询问Facebook给了少数派存托机构多少钱时,扎克伯格感到困惑。议员Jim Himes(D-CT)希望扎克伯格能够为教育事业捐款。

目前不清楚Facebook需要做多少好事来使民主党感到满意。在听证会上,Facebook最严厉的批评者中有许多是住房,社区发展和保险小组委员会的成员。听证会的前一天,可能既是为了对抗指控,也是为了安抚这些成员,促使Facebook承诺在硅谷及其周边地区提供10亿美元资助经济适用房。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