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Telegram代币开售,谁将点燃区块链通信领域的烽烟?

“一山难容二虎”,区块链通信领域或许正酝酿着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

“全球最大加密聊天软件Telegram的代币将在7月10日首次对外销售,普通散户也可以投资。”备受瞩目的即时通讯工具Telegram的代币首次公开出售的消息甚嚣尘上。少年天才式的创始人,坐拥2亿全球用户,完成史上最大规模ICO(17亿美元),这一个个“骇人听闻”的标签让圈里人对Telegram的代币Gram充满了期待。

另一边,今年3月,火币Prime推出首发项目TOP Network,其代币TOP在三轮限价期内,都在7秒内被一抢而空,全球13万余人仅用19秒就抢光了15亿枚TOP。TOP在火币全球站HT区启动自由挂单交易后,开盘就从第一轮限价的0.00177美元上涨到约0.049美元,暴涨27.7倍,8分钟交易额破亿。

Telegram代币开售,谁将点燃区块链通信领域的烽烟?

从Telegram的用户数量和之前ICO的规模来看,Gram开启交易后的火爆程度不会亚于TOP。不过,充满神秘感,被多国政府封杀的Telegram能否经得住后起之秀TOP的冲击尚不可知。

犹抱琵琶半遮面

Telegram的TON公链是迄今为止最神秘的区块链项目之一。虽然有一些“泄露”的白皮书在流传,但关于TON平台的信息却很少。据媒体报道,此次公布出售代币消息的并非Telegram团队,而是日本加密资产交易所Liquid。更让人疑惑的是,此次Liquid出售的代币并非来自Telegram团队,而是来自第三方组织Gram Asia。据悉,Gram Asia自称是亚洲最大的Gram持有者。

一向以神秘和自由著称的Telegram团队直到公开销售代币依然保持着“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态度。圈内媒体毫不留情地指出,Gram的出售至少存在5大疑点:

1. Liquid出售的Gram代币并非来自Telegram团队,而是来自第三方组织Gram Asia。Gram Asia自称是亚洲最大的Gram持有者,但没有公布自己持有的Gram数量。

2. Liquid和Gram Asia也没有公布此次销售的Gram的数量和价格。

3. 用户在7月10日买到的Gram代币无法交易。

4. 用户在7月10日买到的Gram代币要等到10月全面发售后才能收到。也就是说,用户买到的只是预售额度,而非真正的Gram代币。

5. 10月Gram全面发售后,用户也没办法一次拿回所购买的代币,需要分4次收回。每3个月收回四分之一,一年后才能收回全部代币。

没有Telegram官方的正式公告,也没有对这些疑问的解释,Gram的销售似乎充满了不确定性。没有人知道Telegram这种信息的极度不透明到底会打击投资者的热情还是会吸引更多崇尚自由的投机客。

Telegram的“死穴”

Telegram的特立独行以及对隐私和自由的疯狂追求多少带了点其创始人帕沃尔·瓦勒耶维奇·杜罗夫的基因。这个被人称为“天才”的少年尽管在创业上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却因为对自由的极端追求,成了政府的封杀对象。

当初,帕沃尔·杜罗夫创办了俄罗斯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站VK后,就是因为不服从政府监管,公然与其对抗,才导致他最终败走俄罗斯,流落异国他乡。直到现在,帕沃尔·杜罗夫打造的Telegram依然遭到俄罗斯政府的封杀。

尽管Telegram宣称他们的服务器建立在世界上各个国家,任何第三方都无法取得完整的用户信息数据,因此Telegram可以保证数据绝对安全。但是,正由于这种极端的自由主义,使Telegram走上了歧路。

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安全机构开始意识到,由于Telegram的安全性能,让它在自由主义人士和持不同政见者当中相当流行,并成为恐怖分子用于交流的流行即时通讯应用。据统计,在刚推出的当年,Telegram就以34%的份额占据恐怖分子最常用通讯软件的首位。

2017年,伊朗当局就因为这个原因封锁了Telegram。据一位匿名消息人士透露:“该决定是为了维护伊朗公民的和平与安全。在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决定下,Telegram和Instagram的活动暂时受到限制。”

可想而知,一旦Telegram被恐怖分子广泛应用,对Telegram进行封杀的国家可能就不只是伊朗和俄罗斯,世界上任何一个反对恐怖主义的国家都会对Telegram进行封锁,到时候Telegram可能会在大多数国家销声匿迹。

危机四伏

就当前Telegram在行业内的地位而言,凭借火币Prime进入人们视线不久的TOP Network显然还没有能力与其一较高下,更没有力量撼动它的地位。但是如果Telegram继续特立独行,不对当前出现的一些问题进行补救,一旦被TOPNetwork等一些致力于区块链通信的项目抓住机会,没有谁能够保证Telegram一定会胜出。

其实TOP Network和Telegram在一些方面也有共通之处,比如创始人都是学霸型选手。TOP Network的创始人Steve Wei连续创业,其中两个项目成功上市,一个在纳斯达克,一个在A股新三板,而第三个创业项目则被华为收购。

碍于需要在火币上线,TOPNetwork在上火币之前还是老老实实的披露各种信息的,在这方面Telegram就显得相当神秘了,“信息透明”这种事儿大概也是“刑不上大夫”的,TOP和大多数创业中的区块链项目一样,经营社群,定时公布公链开发进度。这些看似基本的信息披露义务,都是Telegram的公链TON在开发过程中所欠缺的。我们不知道,我们也不敢问!

从技术方面来看,TOPNetwork采用了三层架构,包括主链、多个服务链和Service的Off-Chain处理器。主链不依赖服务链,也不介入具体业务,只提供交易结算。服务链为具体某一业务上链而设计,Off-Chain处理器则把业务数据在链下处理,存储,以减少上链数据量与频度。

值得一提的是,TOP没有将服务链的开发完全留给开发人员,而是为每个主要的云通信功能提供预构建的服务链模板。言外之意就是,在TOP Network的架构中,即使是非专业人员也能把自己的业务上链。能看出,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吸引各种受众。

由于Telegram的神秘性,没有人知道TON公链的技术细节,但是从网上流传的白皮书来看,TON是由一条主链和尽可能多的“工作链”构成。主链负责掌控全网,存储网络中所有链创建的最新块的哈希值,“工作链”则控制着各个分片链的工作。而且,为了提高公链性能,TON公链采用了无限分片和Hypercube Routing的架构。

根据网上流传的信息,有人指出,Telegram公链的“无限分片”思路有误,几乎无法实现,而HypercubeRouting也在学术上被证明不可能。更重要的是,只有专业人员才可以在TON公链上开发,在公链的易用性方面略显不足。

开发进度不透明,没有具体落地时间,适用人群局限于加密行业,这已经成为Telegram的软肋。相比较而言,TOP的开发更透明,而且团队开发的DingTone、CoverMe和proxy 3款App的6000万用户都是普通互联网用户,普及程度更高。特别是TOP Chain不仅可以支持通信,还可以支持支付,游戏等行业。但是,与拥有2亿用户的Telegram相比,TOP的用户数量是它的1/3,上线火币Prime后,TOP的流通市值约为382.5万,仅为Telegram 300亿美元估值的万分之一。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当前的TOP是被低估的。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理论上的推测。Telegram究竟会继续在加密行业内保持“大哥”的地位,还是被代替还是一个未知数。只是,随着区块链技术的不断发展,新项目的不断涌现,区块链通信领域的一场争斗似乎难以避免。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