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Facebook计划最早于2020年推出的新型全球货币Libra可能会改变世界

Facebook计划最早于2020年推出的新型全球数字货币Libra可能会改变世界。没有人—包括这个雄心勃勃项目的创始人——能够完全预料到这个加密货币发行的后果。而全球货币政策制定者肯定需要特别关注,因为他们可能会发现,在天秤座的世界里,控制失业和通胀要困难得多。

截止2019年第一季度,Facebook每月有23.8亿活跃用户。如果他们中的一小部分人开始使用Libra天秤座进行金融交易、买卖产品和转账,这种新货币将很快得到广泛接受。天秤座协会(Libra Association)已经将优步(Uber)、eBay、Lyft、万事达(Mastercard)和贝宝(PayPal)等公司列入创始成员之列。天秤座,因此可以成为一个由公司而不是央行发行的全球性货币。

虽然Libra与其他加密货币基于相同的区块链技术,但预计它的效率会高得多。Facebook承诺,Libra系统将能够每秒处理1000笔交易,用户界面友好,交易成本几乎为零。

不出所料,Libra项目引发了各国央行、国际清算银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和其他多边组织的一系列会议。一些评论人士对这种新型私人货币提议表示欢迎,而另一些人则希望政府在天秤座计划启动前阻止它。

批评人士有几个担忧,包括管理Libra所需的计算能力、用户数据隐私,以及新货币可能滋生非法活动和灰色市场。但还需要投入更多精力来分析Libra将如何显著的改变全球货币政策的制定。

世界经济中的大多数制度结构和体系——易货贸易、银行、纸币、金融市场等等——都是通过缓慢的演化过程形成的。人为建立全新系统的尝试通常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挑战。

欧元的诞生就是这样一种有计划的经济工程行为,其后果是无法预料的。在我的《现实世界中的经济学家》(a Economist In the Real World)一书中,我讨论了2008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后,欧元区各国的债券收益率是如何分化的。雷曼兄弟的破产引发了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至今仍困扰着全球经济。最终,这场危机源于欧元区设计中的缺陷(一个没有足够共同财政政策的货币联盟——这个问题尚未得到解决)。

在这个阶段,我们只能猜测Libra可能带来的问题。例如,如果Libra很受欢迎,人们就会把他们的国家货币——美元、欧元、人民币和卢比——兑换成这种新的数字货币,以便买卖许多以libra定价的产品。许多用户可能会选择保留libra,而不是兑换回本国货币。因此,Facebook或天秤座协会将继续持有多个国家的货币,并通过投资来赚取额外收入。他们也会像各国中央银行发行本国货币一样,发行额外的Libra来赚取铸币税。

在可能的风险清单上,通胀必须占据显著位置。通常,当通货膨胀加剧时,央行会采取措施加以控制。他们提高政策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以帮助吸收部分流通中的货币。但如果最大的货币创造机构之一是一家私人机构,这些政策的效力可能会大大降低。Libra本身也会带来一些通胀压力,因为它是流动性的有效补充。

最近这些年,高通胀只出现在发展中经济体,因此,人们倾向于认为发达经济体不会受到影响。然而我们需要清醒地认识到,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两次通胀发生在相对富裕的国家:1946年的匈牙利和1923年的德国。在德国,在通胀飙升之初,需要花费一马克的商品,仅仅一年后就高达100万亿马克(后面有23个零)。

尽管有这些风险,要求Libra立即停止可能不是明智的举动。首先,尚不清楚现有哪条法律可以用来阻止拟议中的货币。在某种程度上,Libra和合法有效的优惠券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当人们进入游乐园,用他们的美元购买优惠券,然后用来支付食物和乘车。在全球化的世界里,一个拒绝天秤座的国家可能会发现自己逐渐被其他接纳它的国家孤立。

政策制定者必须紧急考虑私人数字货币能创造出什么样的世界。然后,我们可能需要新的法律和全球条约,以减轻私人货币潜在的负面影响,并限制运营这些新货币的组织的权力。

澳本聪:无法提供所有早期比特币地址的清单

自称比特币创造者的澳大利亚科学家澳本聪(Craig Wright)在佛罗里达州西棕榈滩的联邦法院听证会上表示,他无法遵守命令出示他所有早期比特币地址的清单,甚至可能永远无法访问那些比特币。

澳本聪在听证会上为自己辩护,该诉讼案指控他从一位已故的商业伙伴那里窃取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比特币和知识产权。这起案件可能有助于揭示他是否真的是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这一点受到加密货币界许多人的质疑。

澳本聪有时会强忍泪水,告诉法官他是中本聪,这是比特币创建者在 2009 年使用的化名,而已故 Dave Kleiman 的任务是掩盖其踪迹,这样人们就不会发现他是中本聪。

澳本聪表示,他决定在 2010 年停止比特币的研究,因为担心比特币越来越多地被用于毒品和儿童色情制品交易。他说,“我请来 Dave 是因为他是我的朋友该案件始于去年年初,当时 Kleiman 的亲人提出投诉,指控 Craig Wright 在两人合作时窃取巨额比特币和知识产权。

根据该诉讼,Kleiman 和澳本聪曾经是商业伙伴。诉讼称,在 Kleiman 于 2013 年 4 月因 MRSA 去世后,澳本聪涉嫌涉嫌伪造了一系列合同,将资产和公司转让给自己。澳本聪否认了所有指控。

一位联邦法官命令澳本聪提交他早期持有的比特币文件。澳本聪此前曾在文件中表示,这将是很困难的,因为他持有的是由多个受托人保护的保密信托。

根据一份法庭文件,澳本聪于 6 月中旬参加了佛罗里达州的调解,但 “案件没有了结”。

这只是澳本聪参与的法律案件之一。今年早些时候,他起诉或威胁起诉三个人诽谤,因为这三个人都称他是骗子,并表示不相信他是中本聪。

多年来,许多人猜想哪些人是中本聪,而澳本聪就是其中之一。2015 年末,《连线》(Wired)杂志和 Gizmodo 报道称,他和 Kleiman 可能发明了比特币。几天后,《连线》表示,澳本聪可能反而是 “一个聪明的骗子”。作为税务调查的一部分,警方突击搜查了他在澳大利亚的家,他搬到了英国。

根据在线分类账,中本聪持有的比特币已经多年没有变动了。批评人士敦促澳本聪通过转移一些比特币来验证自己的身份,但他拒绝了这一提议。

在 6 月 28 日的听证会上,现场情绪高涨。有一次,澳本聪扔下一份文件,并受到法官的斥责,说他会因为再次这样做而被 “戴上手铐”。不久之后,法官要求短暂休庭,并建议澳本聪的律师与其委托人就直接回答问题和不发表演讲进行一次谈话。在情绪激动的时候,甚至法庭记者也不得不要求当事人放慢速度。

当原告暗示他伪造一些文件时,澳本聪表示,“我不会为了任何目的操纵事物的元数据。” 在诉讼过程中,他就一件展品是代表一封电子邮件还是一封电子邮件的 PDF 进行了长时间的辩论,并对许多其他事实提出了质疑。

” 有人有老花镜吗?” 澳本聪曾向现场整个法庭大声喊叫,之后他的律师提供了眼镜。澳本聪还用了一个亵渎的词语 “乱七八糟”,他说他曾经想要比特币捐赠来弥补过失;然后他向法官道歉。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提示:加密资产为高风险投资标的,请谨慎选择。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Facebook计划最早于2020年推出的新型全球货币Libra可能会改变世界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