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BUMO于2019年5月26日发布了《开放社群治理计划》,共开放了生态节点、记账节点,并颁布了多种节点合作方式供大家选择。在节点计划公布后无论是合作伙伴,还是BUMO的外包服务团队,社群热心KOL都在第一时间进行交流咨并申请成为节点。

这也是BUMO沉寂了一段时间后第一次向社群公开发声,并提出了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计划?下面我们来做深度解读。

解读重点:

什么是Staking Economy?了解Staking Economy核心要义传统Staking Economy与现有Staking Economy模式分析BUMO提出的Staking Economy2.0核心理念BUMO公链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析BUMO公链三层架构解析什么是BEP协议?基于BEP协议提案的运作流程解析BUMO生态社群通证经济模型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最近Staking经济的提法在币圈变得很热,2019 年以来,随着市值第二大的以太坊准备将把共识机制从 PoW (工作量证明)转向 PoS (权益证明),再加上 Algorand、Cosmos、Polkadot 等几个明星项目也都采用了 PoS 机制,PoS 重新得到人们的关注和重视,其“持币生息”的商业模式——Staking Economy (即所谓的权益质押经济)也已经成为了一个高频词汇,也就是所谓的 PoS 质押经济。

PoS 机制则是要求节点提供一定数量的代币证明来获取竞争区块链记账权的一种共识机制,它的核心的逻辑就是:由持币者拥有网络的控制权。简单来说,PoS 机制下,挖矿不再需要依靠矿机,质押了自己代币后就能成为矿工享受到挖矿收益,PoS 机制下的挖矿收益取决于你的持币数量和持有的时间,也就是币龄。PoS 的优点是降低了所有人参与链上治理的门槛,其次是提升了共识效率,还节能环保。

那 Staking 和 PoS 是什么关系呢?通俗来说,Staking 是 PoS 机制中的一种“持币生息”的商业模式,它是 PoS 的手段而非目的,而收益也是 Staking 的手段而非目的。

在 PoS 共识机制下,需要由符合持币量标准的节点去负责打包交易信息、维护网络运行、参与社区治理,这个过程就是 Stake (质押)。PoS 类项目通常每年会通胀或者释放出一定比例的新增代币。作为奖励,节点可以获得系统增发的这些代币,这种通过运营节点获得收益的方式就是 Staking,其本质是因行使权力而获得权益奖励。

类比 PoW,节点 Stake 的过程也被类比称为“挖矿”,Staking 就相当于是挖矿奖励。更直白的说,就是“锁仓挖矿”。简单粗暴的理解可以为:抵押代币获得分红,而代币因为减少流通并不会贬值。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刚才引用了网上的一些说法给大家科普了一下Staking经济。其实,EOS早就这么做了,当时也没有叫Staking经济,这可能也是最近这些项目在炒“staking经济“这个概念。我们有必要分析一下,Staking经济的实际情况。

这张ppt让我们看到目前staking经济存在很多问题,可能一些参与过其他项目的朋友都有些体会。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Eos的抵押收益率很低,大量的社群锁仓并没有带来币价的明显好处。Stakingrewards.com 数据显示:当前,POS 质押收益类项目的平均质押比例约为 30.91%,平均的质押收益是接近 11%。EOS 的年化收益率仅为 1.84%,ETH 是 4.39%,Cosmos 为 12.13%,Ontology 是 4.83%,IOST 为 14.97%……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staking经济没有讲清楚:公链到底是什么,如何创造价值,质押凭什么获得利息。

EOS竞选21个超级节点在币圈可谓是一件大事,各路币圈大佬及知名项目、机构、交易所等均争先恐后参与竞选,尽管唱票一轮接一轮,但“买单”的投票者却寥寥,截至2019年3月底,其通证行使程度仅有35.73%。

PoS 共识机制虽然避免了算力、矿机中心化的问题,却也产生的新的垄断形式。一些持有大量通证的节点可能自发地组织成为验证者联盟,他们不需要做出任何可能会被没收抵押金的行为,只要他们的抵押金超过 51%,那么就对链上的治理、社区等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这样的联盟如果有足够的执行力,他们可以拒绝打包任何他们不希望打包的交易。这些潜在的垄断者可能是项目早期的投资人、交易所、甚至项目方本身。如果类似的攻击行为发生,那么只能依靠「社区共识」强制分叉,因此对于 PoS 项目来说,通证初始分配方案以及具有一定的流动性和市值规模非常重要。

区块链发展早期阶段,持币社区成员参与建设(如投票)行使权益的热情并不高。于是,服务于持币人行使权益的第三方机构便产生,持币者通过委托给专业服务团队进行 Staking 操作,获得属于个人的权益,服务团队收取一定的托管费。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所以,我们要清醒的认识到,Staking经济目前除了概念,实际上是存在很多的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同样采取POS共识机制的BUMO公链并没有立刻像社群推出的原因。大家知道,BUMO的公链完整状态上线是2018年5月,比EOS还要早。

但是,BUMO并没有炒作超级节点选举,搞“锁仓返利”,甚至在熊市币价压力很大的情况下,我们也没有那么做,正是因为我们当时对POS的理解,我们知道如果我们不改进它的话,问题会比较多。

BUMO经过一年的运营,终于推出了自己的Staking经济,我们叫“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这个读过这个计划白皮书和BUMO公告的朋友应该有些了解。这个是BUMO提出的一些理念。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实际上BUMO重新定义了staking经济的核心理念。

公链就是要打造一个自组织机构DAC/DAO,BTC是这样,ETH也是这样,Vitalik喜欢叫DAO,BM喜欢叫DAC意思是一样的,但是BUMO从新定义了一下,管它叫DAC,即:“分布式自组织商业体”,我们希望公链可以去解决具体的商业问题,把范围缩小。

所以,BUMO作为一个公链为什么要重视社群,不是因为拉社群忽悠大家买币,而是社群组成DAC通过协作完成商业活动从而创造价值,那么参与这些价值创造的社群成员,是通过质押获得资格成为社群成员的,形成一个权力和义务的关系。质押说明认同某个公链背后的制度设计,相信参与其中是有好处的。

还有一个就是,BUMO认为现阶段还是要有线下的治理手段,特别在公链的早期状态。下面要讲到BEP协议,是BUMO在POS节点治理机制上做的一个改进。

过去一年,BUMO没有做质押,其实是尝试在用社群协作的方式做BUMO,在冷启动的阶段,我们也更多的利用了“节点”这样的概念。这也能看出BUMO一开始的做法,体现了BUMO并不是布比公司的公链。

2015年布比科技拿到了天使投资,布比作为社群成员贡献了代码,它只是BUMO社群的成员单位。BUMO也在寻求其他技术提供方去改进我们的技术,比如硅谷的公司,比如enchain.asia不光协助BUMO发展日本的社群,也提供了很多关于治理方面的研究。

谈一下为什么BUMO会有对staking经济这三方面的改进,这还要从BUMO的公链架构设计说起。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BUMO的公链是三层结构,去年在斯坦福大学BUMO发布会上,BUMO就设计了公链治理层,虽然当时并没有BEP协议这个概念。但是BUMO意识到,仅仅靠POS网络共识是很难去做公链的治理的,必须有一个独立的架构。

大部分你知道的公链都不是这样的结构,这就是为什么区块链落地很困难,据我们得知BUMO联合创始人郭强在以色列金融科技论坛上谈到这样的三层架构,大家都觉得耳目一新,特别是这次BUMO提出的“数字万物”的第二层协议和今天解读的第三层协议BEP,所以,BUMO的开放社群治理计划的推出,实际上是BUMO公链的第三层协议BEP的发布。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BUMO基础公链生态是完全开放自治的,任何社群都能作为节点加入到网络中,通常,社群总觉得理事会不拉盘,现在权力放给社群,让社群来做主。BUMO理事会将是选举的,而不再是创始人的,如果说BTC和ETC是希腊式的民主,那么BUMO更像是罗马式的民主,效率更高。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其实,BEP的好处其实不是民主,社群民主只是手段,而是,这样的制度设计是否能够创造价值,就是在POS超级节点挖矿的基础上,通过BEP协议,进一步的让社群能够参与到BUMO的公链价值创造,而不仅仅是挖矿。这个背后也应用了BUMO提出的通证经济的原理。通证经济的原理就是通证的价值创造必须有助于形成一个自组织经济体,而经济体的扩大,才能真正形成通证的价值。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那么BEP协议是什么呢?BEP协议就是超级节点除了挖矿的权利,还有提交社群发展计划的权利,并且这样的提案是可以得到生态发展基金支持的,完成提案的任务是可以得到奖励的。这是很大的不同。为此,BUMO的40个超级节点,其中19个是参与挖矿的,还有21个是可以不挖矿的,这些设计都是BUMO的创新之处。所以BUMO的BEP协议的新玩法,就是要创造价值。

BEP协议在目前BUMO公布的白皮书中并没有提及,但从BUMO的新闻稿可以看出,已经在做最后的完善,BEP协议将成为 staking经济的升级玩法的关键。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BEP协议实际上就是节点为社群贡献的一套提案流程。超级节点,特别是生态超级节点的价值就显现出来了。BEP协议首先体现了BUMO的治理思想,就是把权利交还给社群,这也是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的“开放”的含义之一。一个是放权,一个是随时加入随时退出。

节点选取理事会作为最高权力机构,当然这样的选举必须以算法为基础,是以staking经济的质押为基础的,质押也体现了对社群的承诺。理事会和超级节点会执行BEP协议。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这个是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超级节点产生的过程。不同之处在于BUMO设计了21个生态节点,而 “挖矿”节点只有19个。因为我们觉得“挖矿”实际上是“分布式记账”其实对公链很重要,但是从通证经济意义上不如社群的价值创造重要。这是一个重要的理念。做个类比,你把钱存银行,银行给你利息,是因为银行贷款支持企业生产产生了价值,那么并不是说你给钱给银行支付银行的计算机的运转。所以,BUMO更鼓励价值创造。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BUMO除了POS挖矿,还有节点参与社群价值创造,那么它的实现机制是什么呢?

就是通过投票过程,让社群和理事会的投票,去激励大家参与社群建设。你作为节点,你就有提案权,比如,你是培训公司,你想给予BUMO做一个培训计划,那么你就可以提案,在第一次投票获得社群支持后,理事会最终看这个培训计划对社群是不是有价值,提案通过,那么这个培训公司不但可以得到BU的支持,在取得承诺的效果后,还有更多的BU支持。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那么这个事情为什么会创造价值,价值是怎么体现的呢?这个就要结合通证经济的原理讲一下。我们知道,BU通过在市场流通,市场给了最初的定价和流动性,而BU价格的变化实际上来自于供需,买的人多了,价格自然就上升。

价值的体现是通过交易产生的。那么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参与超级节点,不但是因为可以获得收益,还因为其他人贡献,使得获得收益或者更多的收益成本降低或者收益很大,这个收益不仅仅是BU的支持,还包括其他业务现金的收益。

比如刚才提到的培训业务,他的收益很多是来自于培训费,这个是传统的现金收益,那么他做培训可以得到其他节点的技术支持以及社群的用户群支持,有BUMO的市场方面的支持,这样这个节点实际上是利用BUMO的生态赚钱。他如果生意做的好,就会很在意超级节点的身份。那么随着超级节点门槛水涨船高,BU的价格就上去了,因为要锁仓更多的BU,这些BU要从市场上获得。这是一个正反馈的过程。

BU价格提升,就更能支持超级节点的工作,超级节点获得支持越多,锁仓的积极性就越好,BU价格的提升,也更能让社群协作,从而完成自组织机构的有效运营。

BUMO是非盈利机构,社群成员的收益都归节点自己所有,不会去分红,大家都是享受BU价格上升带来的收益。

由此看出,通证经济=金融+区块链创新。

很多草根不懂金融,总是觉得为什么不涨,很简单,如果都是喊单拉盘出货,现在没法玩了。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总结一下:

BUMO的社群治理,是为了打造一个更有价值的DAC,从这个角度进行制度设计的。科斯讲市场经济的三要素,公司,市场和治理,那么其边界都可能因为区块链而获得扩展,当公司的边界被打破,其释放的能量是惊人的。

手机厂商为什么要去用android系统,是因为andriod有一个生态,很多开发商去做应用,那么android虽然是google主导,但是参与的企业却很多。Android没有去中心化,我们最近也看到了google作恶的例子。那么一个DAC就更去中心化,不会去作恶,实际上BUMO要做的,一个公链要做的,其实是一个规则设计,大家觉得这个公链有价值,就会去参与。

我们刚才讲了很多关于治理,其实BUMO还有另外两层协议,一个是网络层,它的能力很强,主链-子链Orbis系统,主链-主链同构跨链的Canel系统,扩展了POS的能力,记账效率很高,其实这里面也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情,记账效率高那么记账的成本就低,其实单纯挖矿的价值就少,但是社群协作的效率提升了,就好比一个国家不能总是收很多税。

那么第二层的数字万物的协议,更是让商业落地变得简单,那么参与BUMO社群去做事情就容易了。这些应用都有大量的社群,我们讲社群不能只是投资者,还要有比如互联网的用户,这样用户规模就大了。

这些应用都要用到BU,所以,这些应用发展起来,对BU的需求就很大,所以,BUMO讲门槛,不只是锁仓,还包括创造BU巨大的需求,这个需求来自于社群协作带来的商业落地。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所以我们看到,经过一年的发展,其实BUMO公链已经基本具备了生态运营的可能,我们一开始就是这么设计的,BUMO的发展都是靠社群的力量,不是一家公司的力量,它的能力已经接近和超过一个集团公司,这个边界还在扩大

看来BUMO是真的准备好了,想清楚了,才推出“开放社群治理计划”也就是BUMO说的的staking经济的玩法。这是对社群和投资人负责任的做法,出发点是为了大家创造价值,而不是忽悠大家锁仓炒币。为什么BUMO一直在很低调的做事,由此可见BU的价格不是喊出来的,而是要实实在在做出来。

在过去一年,BUMO通过社群的方式,到底具备了哪些具体能力呢?

底层技术,布比的一些工程师和社群外面的工程师在布比的技术基础上开发了Orbis主链-子链系统,Canel主链-主链跨链系统,这大幅度提升了BUMO公链的性能。

第二层协议,BUMO认为如果公链就是分布式记账,那么除了发币简单,实际上无法适应更复杂的商业应用,所以,BUMO的节点提出了“数字万物”的第二层协议,其定义了资产的发行、跨域的转移和回收,这样就扩展了目前电商做不到的事情,这个协议可以让很多商家进行协作。

BUMO的Ratio节点提出了实现通证经济AT+UT通用协议架构,比如分享经济、社群营销这样的项目很容易通过ratio协议进行商业落地。

BUMO的海外社群TEI,带来深度技术协作的协议,他可以让很多技术社群的成员协同去解决各种问题。小到海外宣发,大到工程项目都可以通过TEI去做。

这些服务和核心就是,围绕区块链解决商业落地问题,通过DAC打造新的互联网平台,大家都知道互联网平台是很值钱的,但是传统信息互联网能形成平台的领域很少,很多领域,如旅游、教育等需要复杂协作等领域,通过区块链技术打造平台就简单很多。

BUMO开放社群治理计划解读:基于BEP协议的Staking经济2.0

我们再举一个例子

大家都是币圈的,知道其实一个区块链项目做起来很复杂。需要各种跨界的资源,这些都不是一个独立的公司能轻易做到的。那么如果去利用目前BUMO的生态就很容易做到。打造这样一个生态并不容易,其实把这么多的资源聚在一起并不容易,但是BUMO的价值观是,公链应该要完成“非信任协作”,不能靠权力集中或者忽悠完成共识,而是要创造一个激励机制,让大家共同共享。

这里面包括BUMO的创始人们将权力开放,这样更多的人才能真正参与进来,所以,一年以来BUMO的确很不容易,很多时候是来自于价值观的支撑,BUMO只有真正开放才是最好的治理,而开放带来的共识,也是BU价值的体现。

总结一下,BEP协议,或者说“开放社群治理协议”就是让BU升值的逻辑,这个逻辑是有外部价值输入,这个输入就是因为通证经济原理,只要社群成员赚钱是因为BUMO,就会把赚的钱用于买BU质押以获得资质。BUMO理事会在早期也会把更多的资源用于支持节点赚钱,理事会很快就是公平选举,而不是控制在创始人手中,这样BUMO就真正是大家自己的赚钱平台,而不是创始人的赚钱平台。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