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区块链与纳税那些事儿

区块链与纳税那些事儿

区块链到底有什么用?那是每一个人在了解这三个字的时候,都会困惑的一个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回答好,那“区块链”三个字等同于诈骗和传销。说实话,我做这个公众号一年多,科普讲座也搞了无数回,我被问到最多的就是这个问题。就连我老婆,我的头号粉丝,听我念经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还是没搞懂这个问题。所以说,区块链有什么用?这真的是区块链的究极问题。

在探讨这个问题以前,我们先探讨一个关于人生的终极问题: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目的是什么?

这是一个涉及到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哲学问题,你可以花一分钟的时间想一下。

你也许还是答不上来。没关系,我来给你一个答案:人活在世界上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

这个回答我相信没人会不同意,毕竟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这不是自私,而是我们生而为人最根本的追求。

有人会好奇这个跟区块链的应用有什么关系?先别着急,听我娓娓道来把这个故事讲完。

既然人人都想过上美好的生活,那作为安生立命之本的金钱与财富,便是永远无法回避的话题。

俗话说得好,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因为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比如小孩教育要花钱,老人看病要花钱,养老也要花钱。所以我们在努力工作赚钱的同时,还得学会如何省钱。但是有一笔钱你是永远省不了的,那就是“税”。就像富兰克林说的,“人的一生有两件事是不可避免的,一是死亡,一是纳税。”

说到交税这个行为,它有主动和被动之分。虽然结果都一样,但性质却大为不同,前者是心甘情愿给政府纳税,后者是被法律之类的强制手段束缚,不得已而纳税。我们这个世界上已知所有的纳税行为都是被动纳税。这是一个很残酷但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如果不是法律的强制规定,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愿意给政府纳税。

被动纳税的后果

虽说政府可以强制人民纳税,但是由于大家心不甘情不愿,所以会想方设法去避税。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真正有钱的人反而只交很少的税,而中产阶级就会成为最可怜的人为穷人买单。因为那些有钱的大佬可以用100种方法让自己避税,比如去瑞士银行开个户,设置一个信托基金,甚至改变国籍等等。而中产阶级虽然有着体面的工作,但毕竟是依靠死工资,所以是按照比例自动扣税的,根本不给你任何避税的机会。至于那些低收入人群,是吃低保的,那自然就得靠中产交的税去供养了。在经济形势好的情况下也许还可以相安无事,但是在经济差的时候,后果就会不堪设想。因为政府那时候是缺钱的,所以只能收更多的税,或者减少社会福利。无论哪种情况,压力都是转移到中产阶级头上。长此以往,中产也会不堪重负,被逼到破产边缘。

区块链与纳税那些事儿

如上图所示,一个良性的社会结构是左边的枣核型,中产作为社会的中流砥柱占绝大多数。但是随着中产阶级的赋税压力增大,一部分中产会被逼破产变为穷人阶级,所以中产数量会不断减少,慢慢就会呈现出右边的金字塔结构。

大多数人大概很难想象有钱人交的税有多么少。当我们通过新闻报道看到范冰冰偷逃税款好几个亿,惊呼有钱人的世界真是令人瑟瑟发抖,其实那只是现实世界的冰山一角。

区块链与纳税那些事儿

(消息来源:BBC中文网)

这还是逃税被抓到把柄的,但是大多数的情况下,那些富豪们可都是利用法律的漏洞和政策的便利给自己最大限度地避税。这部分才是真正的大头。在某些西方发达国家,诸如美国,这种情况更加严重。之前有一次和洛克菲勒基金会的主席吃了个饭,老爷子已经帮洛克菲勒家族打理了40年的钱了,他跟我说美国的顶级富豪个人缴税从来没有超过15%。当时我听了也很震惊,但事实就是如此,因为他们可以花钱雇佣世界上最好的会计师和律师团队帮他们省下巨额的税款。虽然你赚的钱不到他们的万分之一,可他们交的税却没你多。听上去是不是很可笑?要知道整个美国社会90%的财富都是掌握在不到1%的富人阶级手里,而这部分人又是不怎么交税的。所以这么大的税收缺口,到底谁来买单?想想真是细思极恐。

事实上不仅富豪阶级不怎么交税,很多赚得盆满钵满的大公司也不怎么交税。像脸书,每年盈利上百亿美金,但只交16%的税,还不到美国企业标准税率的一半。

区块链与纳税那些事儿

(消息来源:https://itep.org)

还有像亚马逊,已经赚那么多钱了,来纽约开个办公室还厚着脸皮要税收减免还要政府补贴,难怪引起民愤被纽约人赶出去。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都借着经济发展和国家政策的红利让自己的财富积聚成山,但是交税是从来没有考虑过的。这也是一个很危险的征兆,因为红利都被资本家捞走了,但是国家从他们那儿又收不到多少税,所以压力当然转移到了我们这样的中产头上。可是我们并没有赚很多钱啊,所以政府的税收总是不够用的。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发现自己努力工作了一辈子,给国家老老实实纳税,但到头来生活还是很艰难的原因。这还真不能怪政府,因为政府也很缺钱啊!像美国去年的财政赤字高达7700亿美元,比前年高了17%。今年预计财政赤字甚至要突破一万亿美元!

区块链与纳税那些事儿

(消息来源:Fortune杂志官网)

有人可能会很好奇,为什么国家没有办法让富人交税呢?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事实上国家的税收政策和法律只能限制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而有钱人总能找到办法去避税,实在不行换个国籍就行了呗。像脸书的创始人之一Eduardo Saverin为了少交点税,就放弃了美国国籍去了新加坡。

我们看到这就是被动纳税所导致的后果,它会让政府的财政情况恶化,会让老百姓的生活变得越发艰难。而且这是个恶性循环。因为政府没钱,所以税收更高,公共福利下降,这样子就导致一部分人破产。于是纳税的中产阶级减少,政府更加没钱。越是大国,这个问题越是严峻,而且这不是修改法律或者更改政体可以解决的。

为什么人都不愿意交税

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让人们主动交税。但是从被动交税到主动交税谈何容易?

确实不容易,但也并非不可能。在讨论解决方案,我们必须先弄明白为何世人都是被动交税?如果国家的税收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话,为什么人们都不愿意交税呢?

虽说税收的出发点是好的,但那似乎与个人的利益是相冲突的。也就是说人们并不相信交上去的这笔税钱可以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相反甚至有可能更糟糕,因为到手的钱少了。

我们要知道“政府”这个玩意儿是人类想象出来的概念,人们创造这个概念出来,归根结底是服务于人本身,而不是让自己沦为被统治的对象。就像美国独立之初也没有政府这个概念。大家都生活得好好的,干嘛要搞一个政府出来管着自己?但是后来人们发现这个国家需要一些公职人员来处理日常事务,比如说需要有维持治安的警察,保护边疆的军队,街道的打扫工人,代表本国与他国建立外交的官员等等。可是没人会无偿来帮你做这些杂事,都要花钱雇佣。所以才成立一个叫“政府”的机构,它会雇佣专门的公务人员来干这些活儿,而每个公民定期上缴工资的一部分来维持这个机构的日常开销。这部分上缴的工资就是“税”。

所以你可以把“政府”看成是一个众筹的项目。对于任何一个众筹项目来讲,你既然掏了腰包去资助它,你是不是有理由跟进项目的进展,是不是有理由关心你这笔钱去了哪里?可是我们作为纳税人,这部分的透明是完全缺失的,你根本不晓得你交上去的税的资金流向。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这笔钱是否被政府官员贪污了。而且事实上它确实可能发生,我想这个已经不需要我多说了,纵观古今中外,贪官污吏的例子还少吗?所以这就是人们不愿意交税的第一个原因:缺乏透明度,担心自己的钱被贪污。

即使这个政府非常清廉,从来没有贪污腐败,这个系统仍旧存在很大的漏洞。虽然“政府”是一个众筹项目,但是这个项目非常大,要解决的问题有很多。很有可能收上来的这些钱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即使钱够,时间也不允许,你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解决所有的问题。所以这里就存在一个优先级的选择。很有可能政府做出的选择并不是你所关心的,那你自然没有动力去交这笔钱。

比如说政府决定要在边境上建一座很大很大的墙来扬我国威,需要300多个亿美金,这当然是纳税人的钱。可这件事跟我毫无关联,我干嘛要为这个破墙来买单?有人可能会说这堵墙可以防范非法移民,因为非法移民太多的话会滋生犯罪或者恐怖袭击,所以还是有关联的。但问题是你小区里的小强也跟你有关联啊,因为它也可能爬到你家里来,传播病菌让你生病,那你干嘛不说让政府用纳税人的钱来消灭所有的小强?蝴蝶效应告诉我们,任何一件事情都会产生连锁反应,或多或少都会对你产生影响,只不过是强与弱的关系。所以这里才有一个优先级顺序的问题,并不是说建墙没有用,而是对很多人来讲这并不在他们的优先考虑范围内。他们最关心也许是医疗,或者小孩的教育,所以站在他们的立场上讲,当然没有动力去交这笔建墙的钱。

有人可能会疑惑,如果是民选出来的政府,那做的决策难道不应该是全体人民的心声吗?

即使是纯粹民选出来的政府,也会有这个问题。我们暂且不论执政者是否会兑现之前对选民的政治承诺。即使它完全兑现了先前的承诺,依然有可能牺牲相当一部分人的利益。我们来看一个最简单的模型:

区块链与纳税那些事儿

如上图所示,假设这个国家一共9个人,他们要在两个候选人中选一个总统。候选人1主张在A村建一个医院,候选人2主张在B村建医院。然后A村的4个人投了候选人1,B村3个人投了候选人2。所以候选人1以一票优势当选。作为他来讲,肯定会对自己的选民负责,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下一届选举的票仓。所以他会兑现先前的政治承诺在A村建医院,于是就会征调国库,这其中当然也会包括B村人交上去的税。但是对于B村的人来说,他们凭什么要为A村的医院来买单呢?

这就是现代民主国家的通病。只要两党意见相左,无论哪个党派当选,总会有一部分人不高兴。即使是以60%对40%票数的巨大优势当选,那说明仍有40%的人的利益可能会被牺牲,为其余的人买单。虽说是少数服从多数,但是对于一个人口数量过亿的大国,40%也是一个很大的数目。

所以总的来讲,这就是人们不想交税的第二个原因:个人优先级与政府优先级不一致,你的钱有可能为他人做嫁衣。

从被动纳税到主动纳税

缺乏税收透明性,以及对资金走向的掌控,是人们不想纳税的两个根本原因。这也是现代税收制度的两个弊端。所以要让人们心甘情愿地主动纳税,这两个问题必须要解决,所以我们的税收制度也需要进行相应的改良。

第一,提高税收的透明度

相信这一点大家应该深有同感,不会有啥意见。比如说我们缴纳的每一笔税,都可以通过一个官方平台去查询它的资金走向。这样的话,人民就可以对政府进行有效的监管,贪污腐败就无从滋生。另外对于每一笔资金走向,平台还可以提供它背后的动机和意图。比如说某个地区的水灾特别严重,政府要修建一个大坝来防洪。我们通过这个平台就可以查到,这笔钱先去了xx地方政府,然后又去了xx承包商那里。这笔钱是用来建水坝的。甚至我们还可以设置一个项目进度条,来跟踪这个项目的进展。比如像某些项目管理的工具Jira,就有类似功能。

区块链与纳税那些事儿

(图片来源:Jira官网)

第二,引入税收民主化

如我之前所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先级,自然有理由把自己的钱投在和自己切身利益比较相关的事情上面。所以针对个人缴纳的税收,必须要分一定的比例,留给人民自主决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是真正的“用之于民”。

但什么事情才是你最关心的?这个问题很大,所以很难回答得上来。这就需要做选择题,就像调查问卷一样。比如说现在这个国家有几个很大的问题需要解决,有国防,教育,医疗,食品安全,养老等等一些选项,而每个选项都会对应一个基金大家可以来众筹。当你看到这个问卷以后,你当然就可以在众多选项中找出你相对比较关心的,对于不同选项,你还可以分配不同的比例的税金。比如70%医疗,30%教育等等。

这个类似于美国的401K,或者微信的理财通。你可以把你的闲钱配置在不同的基金,可以调整仓位,分配不同的比例等等。通过这样的平台,每个人至少可以保证他交上去的税真的是用在了自己头上。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优点就是政府可以通过这个平台的数据来获得有效的反馈。比如说如果99%的纳税人把他们70%的税都分配在了医疗上面,这不就变相说明了医疗是目前民生最关心的话题?那政府是不是得花点力气在上面做一些改革?这就是大数据分析的用武之地。它既然可以用来给你推荐你喜欢听的歌,当然也可以用来采集民众的反馈,分析出老百姓当前最关心的话题。整个平台设计如下所示:

区块链与纳税那些事儿

说到这里可能会有人提出质疑,如果纳税人都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分配这部分税金的走向,那有些涉及到扶贫济困的项目就得不到资助,那穷人很可能会饿死,因为很少有人会愿意为穷人买单。没错,确实大部分人不会这么无私。可是别忘了那是因为绝大多数人都像你我一样是中产阶级,自己赚的钱还不够花,当然不会去资助贫困啦。

然而我们这些中产所控制的财富只占10%,其余90%财富可都掌握在富豪阶级手里。对于富豪来说,他们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当然会去追求一个崇高的理想来实现自己的价值。这是马斯诺需求金字塔的必然趋势。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富豪会花自己大部分的钱去做慈善,像巴菲特裸捐,比尔盖兹花几百个亿帮助非洲治疟疾,扎克伯格捐掉自己99%的股份投入儿童疾病的研究。你不要觉得很诧异,如果你手头有几百个亿美金你也会这么做,因为用在物质生活上的钱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你即使买最贵的豪宅,最贵的车,天天吃米其林三星,用上所有贵的奢侈品,所花掉也仅仅是九牛一毛。那其余的钱当然就用来“自我实现”了。

有人可能会说,像巴菲特和比尔盖茨做慈善是为了避税。那你换个角度想,他们宁愿做慈善也不愿意给政府交税,这不就恰好应证了我的观点吗?他们自己搞一个基金做慈善,是因为每一笔钱都可以自己掌控,来帮助自己所关心的人群,而且反馈是很迅速的。这一点很重要,比如说我捐了1万块钱来帮助贫困山区建希望小学,过了两年这所学校真的盖起来了,那些学生的买书钱都是来自于你捐的1万块。这种成就感当然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同样的钱如果交了税,就如同扔了根针在海里,连水花都看不到,更别说变化和影响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税收的透明和民主,这两者是套组合拳,民主化让纳税人可以自主选择税金走向,透明化可以让你确保这笔钱是不是真的去了那里。如果能做到这两点,巴菲特和比尔盖兹也愿意放弃做慈善而去交税。

还有另一个可能会引起质疑的点。如果政府分权让民众自己决定资金走向,是不是就无法有效聚集资源?这样相较那些集中所有资源用来搞军事的集权政府,是不是就会显得软弱无力?这个质疑是有道理的,所以我先前才提出预留税收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你可以自行支配的是你总税收的一部分,其余的都是用作国家储备金由政府来掌握。但至于这个比例应该怎么设,是固定的还是可变的,这不是人拍拍脑袋可以想出来的。所以我们才需要建立一个大数据分析模型,配合计算机学习来合理计算这个比例。英语里有句谚语叫,“let the baker bake the bread”。翻译过来就是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而对于这种涉及到复杂分析和策略优化的任务,当然就得交给计算机来做。因为在国家层面上有很多很多因素需要考虑,所以才必须站在全局层面把各个因素汇总起来,根据历史数据来建模,算出一个最优化的配置方案。而人所扮演的角色就是不断优化这个模型,让计算机做出更加精准的分析和判断。这是技术发展到现在的一个必然趋势,像华尔街现在那些赚钱的基金公司,无一例外都是在用量化模型让机器自动交易。以后再也不会有手动交易的交易员,人在这里所扮演的角色就是监控和优化这个模型。像下图中UBS的交易大厅。曾经人潮攒动,如今空无一人,因为都是计算机在交易了。

区块链与纳税那些事儿

(图片来源:zerohedge)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金融市场的复杂性,靠人去做决策无法得出最优的结果甚至有可能是很糟糕的决定,这种事情必须要计算机来做。所以上升到国家的行政层面也是一样,因为它的这个模型有可能比金融市场更复杂,自然得借助计算机的量化分析模型来进行策略的优化。这个模型也许很难做,是一个大型的项目,所以我们才需要更多的计算机科学家,以及其他行业的专家和有识之士投身到这里来。

区块链的角色

如我之前所讲,要让人主动纳税,必须做到两点税改:提高税收透明和引入税收民主。我相信某些有识之士应该早就想到了这个方案,但是为什么没有人去做?很简单,因为在现有的货币体系之下无法实现。假设国家的财政部由一个账户统一收税,我们纳税人把钱打到这个账户上面。现在政府需要用一部分钱去修桥铺路,一部分去建水坝,一部分发展军事。请问你怎么知道你的钱有多少比例去了哪里?这就好比说有一个瓶子,大家都往里面灌水,然后有人拿着这个瓶子倒了一杯水来喝,你怎么知道这杯水里面有多少水分子来自于你?现代货币体系就是这样的一瓶水。你交的一块钱和其他人交的一块钱,当他们汇总在一起的时候,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当这些钱如流水般流向各处,你根本无法知晓你的一块钱去了哪里。

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自带ID的钱。这样一来你的一块钱和我的一块钱就是不一样的,因为我的一块钱可能来自于不同的一笔交易,而这笔交易具备了一个不一样的标识。所以通过这样的标识,你就可以不断追踪查询到这笔钱到底去了哪里。如下图所示:

区块链与纳税那些事儿

(图片来源:Block Explorer)

我们看到每笔交易都有一个ID作为标识,它来源于哪个钱包地址,发多少比特币到哪个目标地址都是很透明的。

我们可以看到钱包地址本身不具备任何身份信息,这是源于加密货币为了隐藏用户信息的设计初衷。但是对于政府税收体系来讲,我们可以显示对应的身份信息,来加强透明度。这些在技术上都是可以实现的。

而对于纳税人来讲,也许他不想让其他人看到自己的税金投放选择,我们的这个平台也可以建立适当的隐私保护,用加密手段来选择性地对他人可见。这个在技术上也是不难实现的。

我们甚至还可以在ID的设置上做文章,比如说我们可以用数字来代表每一块钱的ID。假设发行的货币总量是100亿,那每一块钱的标识码范围就是从1到100亿,如果政府因为某些原因增发了货币,我们就能看到这个数字的上限发生了改变,从而就能判断到底增发了多少货币。

除了透明性以及可溯源以外,区块链的分布式账本技术可以实现对账本的去中心化管控。这样就不需要单独雇人去管账,还可以减少人力成本,因为这部分杂活被机器所代替了。如果从安全性的角度来说,我们完全可以把账本放在私链上来做,设置一个很高级别的挖矿权限,从而杜绝不法分子篡改账本。

某些技术怀疑论者也许会觉得计算机是不靠谱的,因为有可能被黑客攻击,从而导致巨大的损失。

对于这个观点我有以下两点反驳:

首先,政府发行的数字货币跟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是不一样的,它有政府的信用背书以及法律保护。如果这个黑客冒然发起攻击,这种行为跟印假钞,盗窃国家财产没有区别,是杀头的重罪。不信你可以试着黑一下工行的数据库看看?

其次,我们现在已经步入了一个信息化时代,计算机已经渗透到了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就连我们平常用的手机也是计算机,也会被黑。难道我们要因此放弃使用手机?你上班的公司用的电脑也会被黑,难道你要让公司全部禁用电脑?这样的话索性倒退回中世纪好了。我们必须承认,技术发展到了如今这步,用计算机代替人力已是必然的趋势,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如果你担心计算机会被黑,正确的做法应该是鼓励更多计算机行业的人才加入其中,一起搭建一个更好更稳定的系统来防范黑客的攻击,而不是放弃这个技术本身,否则人类社会永远也无法进步。

事实上中国央行从去年开始已经在紧锣密鼓地研发自己的数字货币了。不得不说这一步棋还是很高瞻远瞩的。

区块链与纳税那些事儿

(消息来源:搜狐新闻)

所以等数字货币上台,税收的透明性和民主化就会成为可能。我们社会的生产力也将引来进一步的解放。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