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竟是一场误读?

区块链技术有什么特征?

即使不是专业技术、研究人员,在被各种文章、会议科普后,也能吐出去中心化、可溯源、不可篡改、不可撤销等等关键词。

但近期,“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本质特征,却引起了争论:一方观点认为, 去中心化一种偏见和误读;一方仍坚持,去中心化是区块链的精髓。

这种观念冲突,或许是技术的理想国与现实需求间的落差。

不过,一旦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特征不再,它还会具有让所有金融中介机构侧目的颠覆之力吗?

白硕:去中心化不是区块链的本质特征

ChinaLedger白硕在一场演讲中表示:一些人士认为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这个认识带着浓重的偏见和概念混淆。

以下是其演讲内容整理:

“区块链”是一个笼统的概念,区块链行当里实际上有两拨人:

一拨人称作“币圈”的,他们认为区块链是平台+数字货币+社区三位一体,任何一个都不能缺;

另一拨人称作“链圈”的,他们认为区块链就是技术体系、就是平台。

目前,世界上六大区块链技术体系——比特币、Ripple、比特股、以太坊、超级账本、Corda,前四个是币圈的三位一体,后两个是链圈的纯技术平台。

被“币圈”的三位一体所固化下来的去中心化,已经不单纯是一种理念,而是一种与基础账本层面的技术深度耦合的业务制度安排。

所以,在币圈谈引入中心化要素,几乎是不可能的:社区强烈反对、业务已经固化、技术则存在深深的路径依赖。

“链圈”则没有这样的负担,且对于在区块链技术体系中引入中心化要素持更加积极的态度。

因为如果从技术上证明中心化要素的引入是可行的,而且引入中心化要素以后区块链技术进入金融主战场少了依法、合规方面的障碍,少了监管者对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和系统性、全局性风险的担心,这将有利于区块链技术走进金融主战场,发挥其在技术上的优势。

以资本市场为例,在司法、行政监管、自律监管、登记托管机构等管理方面,需要引入中心化要素,银行、保险也很可能有类似的带有中心化属性的制度安排。

可以说,技术上如不能支持这些特权,区块链技术就不可能在金融的“主战场”成功落地。

区块链引入中心化有两个途径:一个是在基础账本的层面引入,一个是在智能合约的层面引入。

总而言之,去中心化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不是区块链的本质属性和必然推论。从正面构建将中心化要素引入区块链,对于旨在推动区块链技术在金融主战场落地,具有重大的意义。

徐义吉:去中心化是区块链的精髓所在

行业早期参与及贡献者徐义吉认为,区块链技术之所以令无数极客和金融大咖们着迷,很重要的原因是区块链技术是有灵魂的,这个灵魂就是去中心化思想,即自由主义、奥派经济学等。它有一套较为完整的意识形态,而且具有着对现有系统底层颠覆创新的潜力。

以下是其文章内容节选:

1.去中心化思想是非信任机制的产物

比特币最初试图解决的是“双花”的问题(一笔钱花了超过一次以上)。

不同于传统中心化授权机制,中本聪采用一种节点之间的共识,即彻底非信任机制来解决问题:当一笔交易被越来越多的节点记录确认后,“双花”的风险即无限趋近于零。

在非信任机制里面,每一个节点都是平等的,在足够多的节点确认账本交易之后,产生了比特币系统自身的信用价值。

从非信任机制的起点出发,中本聪或者说比特币无意中诠释了本来较为空洞的去中心化思想的一种实现。

区块链本质上也是一些技术的组合实现方式,包括非对称加密、点对点网络和块链式数据结构等。从集合角度来看,去中心化思想是非信任机制的超集,非信任机制是区块链技术的超集。

2.最大程度博弈是去中心化思想的表现

在非信任机制里面博弈是非常重要且必要的。以比特币为例,存在用户、矿工及开发者的持续动态博弈环境。

通过挖矿POW机制来激励矿工们维护系统和记录交易,通过开源社区的方式来监督并且规范开发者的开发更新,通过自愿交易手续费的方式让用户更为有效的使用比特币平台。

本人来看,“币圈”和“链圈”的区别在于是否承认平等博弈,即无特权结构,如有特权结构,即使刚开始哪怕是一点权力也会影响博弈结构,导致整个系统变味,从而一步步走向中心化控制的老路。因为人们总是倾向于使用权力达到更加快速且高效的结果,姑且不问动机如何。

3.区块链是一种开放式的场景应用

如果承认区块链系统是一种去中心化、非信任、基于博弈的体系,所产生的应用就应该是一种基于开放式场景的应用。

进一步来说,第一是数据层面的开放,第二是共识层面的开放。

区块链技术真正的魅力是在去中心化思想下,基于共识机制的开放式全网数据存储&处理能力。

基本上联盟链和私有链都会涉及一定程度上数据及共识的不开放,这是引入特权造成的结果,其造成的进一步影响还有待观察。

区块链的成功还需要面对两个问题问题:一是是输入/输出的问题;二是数据存储&处理的问题。

4一些思考:关于去中心化的终极形态

当前谈论的去中心化,是允许一些小的中心化节点存在的,未来呢,彻底的分布式体系?去中心化是中间状态还是终极状态?如果大家认为未来分布式应用的天下,那么去中心化就是中间状态,很多尝试不是太超前而是做的还不够。如果去中心化是终极状态,这个显然并不可能。

长铗:去中心化就是亚当•斯密的那只看不见的手

科幻作家,巴比特创始人兼CEO长铗认为,去中介化,分布式,多中心化,这几个字都很难表达“去中心化”这个字的内涵;去中心化就是亚当•斯密的那只看不见的手:市场的自由竞争。

以下是其文章内容节选:

过去几年里,人们对区块链的最大误解可能就是对“去中心化”这个词的理解,甚至有人认为,矿工的分散(人人都能用个人电脑挖矿)符合中本聪“一CPU一票”的初心。

但实际上,“人人都能用个人电脑挖矿”恰好是中本聪所反对的“一IP一票制”,这相当于网络节点的所有IP都拥有相等的权力,那么,那些拥有分配大量IP地址权力的人,比如僵尸网络就可能主宰比特币网络。

中本聪所言“一CPU一票”实际是说一个计算单位代表着一个权力单位,拥有的计算力更高,即意味着更高的权力,这是工作量证明“计算即权力”思想的形象化表达。

但是,去中心化并不是一个描述状态的词,而是一个描述过程的词,状态的去中心化并不意味着过程的去中心化。去中心化的本意是指,每个人参与共识的自由度。他有参与的权力,他也有退出的权力。在代码开源、信息对称的前提下,参与和决策的自由度,即意味着公平。

我们可以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理解去中心化,资产配置也同样有着分散风险、分散资产的需求。人们常说“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但是,如果篮子里的资产具有相关性,那么,不管资产配置是多么分散,它都不能起到分散风险的作用。

如果一个市场整体处于下跌通道,且市场中的绝大多数资产具有相关性,你的资产配置越分散,即意味着越稳定的资产损失。这个时候,反而不如赌徒式的孤注一掷,把所有资金配置在一个与多数资产不具相关性或具反相关性的资产之上。

如果这些资产的相关性是个未知数,那么按最大熵原理,应该假设这些资产拥有最大随机性。对于区块链来说,就应该假设这些节点都有绝对的自由决策权,而不应赋予开发者或一部分人更高的权力,授信或委托他们来记账。

正如普林斯顿比特币公开课所指出的:“比特币的共识算法十分依赖随机化。它摒弃了发生共识的特定的开始时间和结束时间,取而代之的是随着时间的推进,你认为的某些区块将被共识的几率会越来越高,观点分歧的几率则会以指数级下降。这些模型中的区别正是比特币能够绕过传统的对于分布式共识算法的不可能结果的关键所在。”

人人都能用个人电脑挖矿貌似更分散,但事实上,如果这些个人电脑感染了僵尸病毒,那么它们行为表现的相关性将为1。这些节点数量不管多么庞大,它们都将被视为同一个节点。

又如Bitfinex交易所虽然使用了多重签名,但由于Bitgo所保管的那把私钥,对所有来自Bitfinex服务器的请求都自动签名,两把私钥实际上仅相当于一把私钥。不管是使用多少把私钥的多重签名,不管这些私钥的保管是多么分散,只要这些私钥的行为模式具有一致性,那么这个多重签名方案就是不安全的。

相反,在挖矿激励机制下,虽然造成了表面上的算力中心化局面(实质上也是分散的,只不过少数人拥有的算力远远大于其他人),但并没有人可以阻止你去参与挖矿,研发矿机,这完全是个自由竞争的去中心化过程。

这就好比选举投票,人人拥有选票的民主制度虽然也会选出小布什,表面上看是家族“世袭”,但选举过程是去中心化的,那么这些选举就是合法的。

可见,去中心化并不是什么新词,它其实就是亚当•斯密的那只看不见的手:市场的自由竞争。

在竞争机制下,算力的集中并不是什么可怕的问题,一方面,由于高昂的计算力成本,矿池、矿工发起51%攻击不符合理性经济人的前提;另一方面,即使存在不可理喻的疯子,比如拥有大量算力份额的矿池,他们的攻击也不可持续,因为矿池的算力并不真正属于他们自己,且随时面临新加入的算力、新玩家的挑战。

算力集中本身就是市场的结果,任何一个开放系统在自由竞争下,都会形成专业化分工,这就好比生物有机体的组织分化。专业化的矿工,专业化的支付钱包,专业化的区块链数据服务商……这正是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结果,而不是我们处心积虑要避免的后果。

来源:一本区块链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