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中国技术经济学会三人谈:区块链,共产主义社会—芯际社会

2019年5月19日上午中国技术经济学会召开常务理事会,正式通过成立区块链分会的决议。之前清华大学批准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为分会理事长单位。下午在北京湖北大厦召开分支机构负责人座谈会,芯际科技CEO、区块链分会秘书长戴卫国参会。

中国技术经济学会是中国科协一级学会,创立于1978年,首任院长于光远;现有20多位院士,是国家重要智库。

中国技术经济学会区块链分会正式成立,计将安出?

必不负初心!

2018年,比特币涨到600万倍!俄裔小孩编造的以太坊号召任何人发行数字货币取代上市股票!刹那间,全球都为比特币、以太坊所用的blockchain(区块链)技术而疯狂!再加上川普威胁要断掉互联网根服务器对中国的连接,有些人几乎懵逼了!

中国政府一方面要堵截比特币等区块链货币牵引的资金外流,另一方面又要发展自己的区块链技术,并建立下一代互联网的技术优势。

如此尴尬,如此迷蒙,国家计将安出?

中国技术经济学会是中国科协一级学会,创立于1978年,首任院长于光远;现有20多位院士,是国家重要智库。邀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为首、以北京芯际科技有限公司为技术洞察、中关村创新社媒体组建区块链分会。

中国技术经济学会三人谈:区块链,共产主义社会—芯际社会

国家队?三界代表?跨界奇谈!

主持人叶筱静:

今天邀请到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经管学院教授朱岩,中国技术经济学会秘书长黄检良,北京芯际科技联合创始人、深圳同学村投资公司总经理潘友林。三位的本科包括核物理学、历史学、哲学,硕士涵盖工程管理、世界经济、工商管理。外加博士:宏观管理,一起讨论区块链,应可洞见未来啊。

潘友林:

朱教授,清华大学;检良兄,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技术经济学会;我,市场、江湖。加上你,区块链传媒专家。尽管问,我不怕出乖露丑。跨界奇谈,畅所欲言。

叶筱静:

你们三人7个学位 = 技术经济*区块链。第一个问题:区块链是2008年诞生的,有11年了都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过程呢?朱岩老师发布了白皮书,这个话题先给您。

区块链不单纯是计算机技术,也是社会治理的思想

朱岩:

区块链的发展并不单纯是技术路线,更多是一种思想路线。

2008年,硅谷的程序员们有着共同的梦想,比如怎样用技术手段能让大家彼此之间更平等。他们也搞过火人节等线下活动,但没有形成规模。有人就说:能不能把一个点到点的算法变成社会的治理的一个途径?这就是所谓的PtoP,出现了PtoPfundation这个论坛。

比特币就是从PtoPfundation论坛里讨论出来的,有了中本聪的那篇文章。最初比特币之所以能诞生,就是因为这么一帮有梦想的科技工作者们希望能够建立一个Per to Per更平等的社会。

所以,区块链是一种思想,或者说是一种哲学。

再从互联网的发展历程来看,区块链的诞生有必然性。最初网络解决数据的分割。数据是你有、我有、他有,但是大家彼此并不相连,所以出了TCP/IP。TCP/IP很伟大。那个时候的电话线传数据不丢包是不可能的,是一定会丢东西的,就是TCP/IP居然能够准确的把你有、我有、他有的数据连起来,解决了数据分割的问题!

再往下走的时候,我们发现光是数据连起来没有意义。实体分割的问题必须要解决。比如:黄代表的技术经济协会,我是清华大学,芯际是一个公司,您这是筱静观察,彼此之间没有一个数据交换的标准,我们光连上了数据通道,但没有用。所以,这时候出现了html,html解决了实体分割的问题。

解决完这个问题之后,我们发现可以做电商,可以做自媒体,可以做很多我们今天的互联网的事情。

今天互联网的繁荣,是完全因为解决了实体分割的问题。但是繁荣的背后还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并不知道那些用户背后是谁,不知道背后是一个网站、一个人还是一条狗。

叶筱静:

哈哈,可能是一条机器狗。

中国技术经济学会三人谈:区块链,共产主义社会—芯际社会

朱岩:

彼此不知道用户端到底是谁,要做交易就非常难。我和友林要做一个交易,那我必须见到他本人。如果在网上直接做交易,对方如是一个不可信的代号,或者一个不可信的实体,就是大问题了。互联网发展遇到了一个瓶颈。

刚才说区块链是一种思想,实际上解决了交易分割的问题,或者叫信任分割。这三个阶段很有意思,从数据分割到实体分割再到信任分割,必然会有TCP/IP,html和区块链。

所以,区块链是自然发展来的。它是人类在追求一种基于信息的一种社会发展的新的形态的过程中产生出来的一种技术。但是它不是单纯作为一个技术,而是因为有这个技术而形成了一整套的社会治理、经济治理的新体系。

去中心不是为了去中心,而是为了更安全,为了去掉中心的控制

叶筱静:

你们觉得中本聪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体呢?

朱岩:

这很难讲,而且也不重要。

潘友林:

朱教授说得好,区块链也是一种哲学。先开下玩笑:区就是个很大的区域,块个小区域,链是链条;区块链这个词不美,把无形的抽象的程序描述成有形的具象的物体,等而下之了。现在语境中,区块链=blockchain。但从汉字含义以及未来看,会出现新词来表达这种哲学。

叶筱静:

有意思。

中国技术经济学会三人谈:区块链,共产主义社会—芯际社会

潘友林:

区块链想去中心、点对点交易。其实,去中心并不是为了去中心而是为了去掉中心的控制,实现超级计算中心和每个终端用户之间的平等的交易和交流。要求每个终端,也就是每个点,首先能够自我诚信,然后互诚互信。它是技术和哲学的结合,这种哲学和技术的结合是这几千年来技术发展到现阶段应该出现也必然出现的一个结果。我们原来也想这样,但是你做不到。现在的计算机很厉害了,所以它就出现了。Blockchain,我觉得应该叫芯际语件。

黄检良:

Blockchain,block这个词在很多地方的应用就是社区,或者群组。在一个建筑设计规划的时候,这个词用的比较多,是说一群人之间的联络。刚才您讲的中本聪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还是一群狗?还是一只狗?或者一群狗?都一样。这就是说区块链能够加强点对点的信任,人际的信任,确实是能加强人与人之间的联络,而且让人之间联络可能更平等。

叶筱静:

你说还没有完全解决信任的问题?

黄检良:

我觉得现在好像是没有解决。我们拟建区块链分会,就是要研究很多问题。

中国技术经济学会三人谈:区块链,共产主义社会—芯际社会

说话算数就是区块链,区块链建立可信的共识机制

朱岩:

秘书长说得非常对。依然可能解决不了的就是操作这个计算机的到底是你还是我。但是我们一定可以解决。现在能做到什么,交易!这个账户和另外一个账户之间起码是可信的可做交易。在没有区块链之前,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因为彼此根本就不知道提供的信息是真的是假的。OK,你只要在blockchain上面,你通过它分发过来的信息,我认为是可信的,这就很了不起了。

所以,只需要去在底层解决最基本的连接的问题,然后再逐渐地延展。为什么说它复杂?延展到社会治理的时候,延展到每一个人的时候,还需要有更多的方面加入进来才能做到。

但是,现在说我就用区块链能解决一切,我不相信。

叶筱静:

对。中本聪发布了叫创世区块链的白皮书以后,一开始是一个很小众的一件事情,然后慢慢的有信仰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开始在抛白皮书,按照他的白皮书程序在抛。回头向,比特币最初是不值钱的。最初一比特币只能买一个披萨。

朱岩:

2009年一个美元可以买1309.03个比特币。到今天是5260美金,一个比特币5260美金,也就是跟2009年比起来大概涨了650万倍。

叶筱静:

早期的区块链,更多的是表现在比特币上面,但是比特币不等于区块链,是这样的吗?

朱岩:

是两回事。比特币是区块链思想的第一个实践,比较成功。但它不能代表着区块链的全部。

区块链最大的意义是在于证明一群人通过一种共识机制,可以建立起一个更加平等可信的社会群体。能建立这个交易体系或者建立这样的人群。

但至于这种人群到底给人类社会能带来多么大的好处?当然也有可能带来很大的危险。这个并没有答案。它只是一个case,一个案例。

我觉得这几年的时间,不论是中国还是国外,高度重视区块链,是因为意识到了它对于整个社会的意义。因为人是一个社会动物,区块链对社会动物群体的底层有巨大的改变作用。

但是,怎么真正改变社会?现在不知道。像民主当年诞生时一样。孙中山先驱要做民主,再往前去看美国的民主,最初都一样,不知道怎么改变社会。又要相信,区块链和民主一样是个好东西。怎么落下来,那需要很复杂的一个过程。

现在区块链技术比那个要好多了,因为有抓手,因为它有载体。

当然,它依然需要一个社会各界的共识和统一的行动,才能在各个领域逐渐的用起来。

叶筱静:

区块链诞生了比特币,但是比特币只是区块链的一个应用,它不等同于区块链。老潘怎么看?

潘友林:

比特币是另外一种钱。只信钱——钱其实就包含区块链的哲学,只相信钱,拿到钱就干活,不要管付钱的是谁是否高尚。而比特币是使用区块链技术的第一个干国家发币权的钱。先不说这个。

我们还是从哲学结合现实来说:区块链就是“说话算数”。首先,人类社会是分工的,而且分工会越来越细,分工就必须协作必须互补。怎么样提升协作和互补的效能,就靠“说话算数”四个字。

中国技术经济学会三人谈:区块链,共产主义社会—芯际社会


叶筱静:

是通证这个意思。

潘友林:

说话就告诉彼此应该怎么分工、怎么协作、怎么互补、怎么交易。说到最后,必须算数。比如两人谈协议,先是海阔天空的吹牛,谈到最后的环节是算数:合同多少钱?什么时候交割?所以,区块链包含了说话、算数这两个环节。

比特币只是算数这个环节的的一种体现。区块链的广泛运用,是会有很多的“说话算数”。我们说token也好,通证也好,说是积分也好,总而言之,是分工和协助对应的交换的“钱”。

可以从区块链的角度来认知钱。钱有五大属性:安全、通用、便捷、拥有者可匿名、使用自主。

比特币为了解决安全问题,使用了特别原始的办法。打个比方:保险箱越大,别人就越搬不走。保险箱的密码越复杂,别人就越难破解。比特币使用保险箱的原理。比特币在交易的过程中,每一次交易都会产生一个新链条,所以可以想象比特币是一个无限延长的巨大的保险箱相连的火车。这样,解决安全性。

但你想想这么大这么长的保险箱火车,怎么能够拿的动?所以它的速度就很慢。没法用。但因为大家想它是如此安全,这种安全已经超过了美元,它对标环境的安全,在有些地方比美元还强。比如说:委内瑞拉产生政治的变化,委内瑞拉的货币突然之间就不值钱了。这样一来,它的国民就得靠比特币,它比美元还安全。

中国技术经济学会三人谈:区块链,共产主义社会—芯际社会


叶筱静:

比特币用巨大的算力的消耗来保证安全性,是吧?

潘友林:

我觉得它不仅仅是一个依靠巨大算力带来安全,而是包含分布式计算、哈希密码等方法。程序员认为这个方法可以保证安全,就相信比特币。

区块链的运用,我觉得恰好是基于货币的安全的思想。但区块链需要能够广泛运用起来,恰好就是要打碎比特币。不能由比特币一统江湖,要形成新的区块链币。

而且,因为比特币为了安全完全牺牲了速度,不好用。

互联网为什么能够起来?就是因为它快速,极快速。

区块链要解决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些基础问题,是渐进过程

叶筱静:

在比特币这个阶段,大家形成了共识。区块链的第二个应用就是以太坊。以太坊说:除了比特币,大家都可以发币,朱岩老师,是这样的吗?

朱岩:

区块链初期,主要是以币圈为主做的。无论是以太坊还是后出现的稳定币等等,都在围绕着发币来做。

为什么大家选区块链做货币?货币为什么会成为区块链率先应用的一个领域?因为:货币本身是一个social product,叫社交产品,它一定是一个人群共性认知,比如说:大家说好这杯子,我们都可以用它做交换,这杯子就是货币。货币有非常强的这种social的属性。货币本身未必见得一定需要有一个中央机构来做认证,只要一个人群有一个共识机制就可以了。这个和区块链的思想是非常接近的,所以大家才会选择货币来作为这样一个共识机制的领域。

以太坊自然会对标比特币,因为比特币还是一个过于严格的体系。以太坊把它做成平台,让别人也可以在上面去做。

所以,我说整个领域的发展是非常有意义的一种尝试。

我刚才特地说了:人类社会类似的这样的这种social的场景太多了,你不能只停留在一个货币上面。而且,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你只停留在这个货币上面,你会触碰到太多的限制,会给你带来各种各样的限制。

所以,我并不觉得虚拟货币可以很好的单独发展的。

我觉得区块链要真正想发展起来,必须还是要解决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些基础性的问题。比如,中国的说法就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你怎么用区块链解决?你怎么用区块链来还我青山绿水?我觉得这些问题这些技术人员要真去思考,他们才真正的懂了区块链,才真正知道怎么能够去用它为社会造福。

叶筱静:

对。发展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中国技术经济学会三人谈:区块链,共产主义社会—芯际社会

到了ETH、以太坊这个阶段,就万币齐发,也直接导致了从2017年开始的比特币整个断崖式的下跌。

当时,也有很多说法:是不是这个区块链不行了?我说不会。也有说是不是这比特币不行了?我说也不会。

但是,就是像朱岩老师说的一样,要找到它在现实的人类的生活生产中的应用场景,才会有足够的发展空间和前景,是可以这么讲吧?

朱岩:

对,你可以说是ico不行了,那但是不能说比特币不行了,不能说区块链不行。

2017年12月15号芝加哥期货市场上市比特币期货,这个是导致比特币价值回归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事件。

不仅仅说是禁掉ico禁掉区块链。这是在为这样一个新生事物寻找配套。比如我有期货,有这样的一些配套来约束,来去保障它的合理交易。

所以,比特币从19000美金迅速的跌回来,去年一直基本上稳定在6000美金上下,到去年底的时候又大跌了一把。

必须搞出可媲美互联网速度的区块链技术设施,救贩以太坊

叶筱静:

从2008年诞生一直到现在,对这段历史,两位还有什么补充吗?

潘友林:

我是在2018年5月参与清华姚班学生叉园六博士的项目,我看他们怎么讨论、怎么开发。到6月初,看到里笑来那些破事,觉得币圈要崩塌了。

中国技术经济学会三人谈:区块链,共产主义社会—芯际社会

这个时候,我思考最多。我读哲学时,读过《世界科技史》,当时很惊讶,科技的发展也像马克思说的资本主义的诞生一样,一开始是肮脏的,但是充满激情的。再对比市场商战,我觉得很搞笑也很残酷也很真实的是:为什么科技会迅速的发展呢?在科技进步的过程中间,有很多急功近利的人有很多聪明的骗子用未来的这些还没有实现的科技新词儿进行暴推。这种暴推功罪过半,以太坊就是功罪各半。它的功劳就在于为区块链打了个大广告,罪恶就是让很多假冒伪劣币割去了很多人的投资。

叶筱静:

普及了这个概念。

潘友林:

大家都想发财。好比说美国的淘金热,大家都去挖金子,一下就把这个词给炒热了。它的罪过就是让很多不明就理的人蒙受了巨大损失。

叶筱静:

很多人以为区块链就是币。

潘友林:

去年说币和链要分隔。

其实我就觉得因为币和链分隔的这个说法有问题。币和链,是实有的、具象的东西,但区块链就是个抽象技术。我们看到的是很多的代码,是抽象的体系、方法、代码,是看不到的。把这个技术和使用这个技术已经造的所谓的币这两件事情进行一个切割,很搞笑。

去年,很多人模仿比特币的白皮书发白皮书卖钱。

以太坊的团队在刚刚起来的时候希望大家都来用以太坊,没有设门槛,号召大家发币。这一来,就像孙悟空拔一把毫毛一吹,冒出很多小孙悟空,很多小比特币,各种各样的币,万币齐发;假冒伪劣,鱼龙混杂,混杂在以太坊设定的区块链的江湖之上。

以太坊是一个小孩发起的,他是人造的V神。一开始他觉得比特币很伟大,在上面做一个分叉,好让大家来运用。以太坊不设门槛,大家一窝蜂上,给区块链做了一个巨大的宣传。但在逻辑上讲,他没想清楚比特币它是这么如此缓慢如此沉重的区块链,怎么好用呢?现在说要重建。

去年我投进芯际的时候,最看重的是这个团队是纯粹的技术的理工男,行胜于言,厚德载物。

中国技术经济学会三人谈:区块链,共产主义社会—芯际社会

一开始,他们根本不做宣传,租了一个居民房,只是埋头苦干。不说不说我就是不说。但我知道,他们要用技术说话,在全球 PK 以太坊,或者说救贩以太坊。

刚才朱教授讲的tcp/ip是伟大的事情,把所有的电脑都连接起来了。他们要做跟这个协议在同一层面的这么一个智能合约。芯际做的,是把所有的计算机自我诚信的互联起来,解决我们人类通过法律、道德、伦理、国家机器一直没有解决的诚信问题。

叶筱静:

OK,11年走过来了,从比特币开始的区块链的这件事情,从少数人的信仰变成了一个大众的共识。大家看到了它在整个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治理上的价值。

进入第二个话题:区块链的现在。

中国技术经济学会三人谈:区块链,共产主义社会—芯际社会

(待续2、3,本文共三部分,根据3月16日电视谈话整理)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