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他曾经做了一款火爆的社交游戏,现在他玩链游!

 他曾经做了一款火爆的社交游戏,现在他玩链游!

小龟区块链中国行由CoinAll战略支持

 

今天同样是发一篇小龟在一个半月前完成的采访。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玩过人人网上的社交游戏。

 

小龟是游戏白痴,曾在人人网玩得最6的是一个叫《偷看女士》的游戏,那个游戏我是第一名(在我的朋友中),哈哈哈。

 

这次出场的采访嘉宾就是人人网曾经的社交游戏明星哦!他曾经创业做了一款叫泡泡鱼的游戏。小龟哦玩过这个游戏,不知道同时代的你们有没有印象!

 

大家好,我是鱼链的CEO Jacky,很高兴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些关于区块链和游戏的一些理解。

 

我从2005年开始创业,做了一款叫泡泡鱼的游戏。2008年的时候,上了当时的校内网(人人网),算是赶上了一波社交游戏的小高潮,泡泡鱼在当时做到了350万的DAU。

 

后续也上了好多的平台,到现在大概有5000多万的全球注册用户。我们自己也有一个官方网站也在继续运营。十多年到现在,泡泡鱼仍有一批死忠的玩家。

 

因为社交游戏的成功,公司有一个急速的发展,由此带来的弊端也比较明显,当有一个新的机会出现的时候,没有特别好的能够去转头。比如错过了手机游戏爆发的一波浪潮。

 

大概在前年年底,有些朋友跟我说,有一款叫以太猫的游戏特别好能赚钱,你去玩一玩看看。于是,我就去体验了一下,也花了好多钱。

 

我投资了1万多块,结果全赔砸手里了。当时我玩了一只猫,但我突然发现,以太猫这个游戏其实特别像我们的泡泡鱼,尤其是资产的这一部分。

 

其实泡泡鱼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开放自由交易的社交游戏。

 

自由交易开放了之后,它会让你的资产真正有了价值。我可以把我的道具,把我的鱼,把我的鱼缸卖给别人。

 

我们游戏的核心是游戏的图鉴。在图鉴的收集的过程中,每一条鱼比如有九种颜色。其中,有五种颜色在游戏中可以很容易地获得到,有两种颜色需要到商城购买,剩下还有两种颜色,需要比较繁琐或者极低的概率才能获得。

 

当他打开图鉴,发现八种都收集了,只有一个没收集齐,这对于收集控玩家或者是有强迫症的用户来说,是特别受不了的。所以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把那条鱼去收集到,或者想办法去跟别人购买。

 

我们的游戏因为提供开放交易,所以就提供了购买的途径。我们当时在泡泡鱼游戏巅峰的时候,就有2万多个商铺在卖泡泡鱼的资产。为什么?因为它们能够赚钱。

 

当时泡泡鱼积累下来了一波玩家,到fishchain4月份上线之后,它们就成为了fishchain的种子用户,他们之前玩泡泡鱼也是玩资产,所以他们进入区块链游戏之后,也没有传统游戏玩家遇到的那些门槛。

 

这也是我们fishchain的一个先发优势。我跟我的两个合伙人,当时看到之后非常兴奋,感觉区块链技术简直就是给泡泡鱼量身定做的。

 

当时因为各种各样的限制没有完成的事情,通过区块链游戏,我们最终可以把这个事情做了。

 

所以我们就非常快速地在前年年底立项,去年4月份,fishchain游戏就已经上线了。 fishchain到现在已经运营有一年多了,效果还是蛮不错的。

 

我们从最开始的一个通证经济的设计,到现在去原创的这种混合通证的模式。然后跟像ELA、Achain这种公链进行合作。

 

接下来在4月20号的时候,我们会上线的NEO,就NeoFish这样的一款游戏。在这个过程中,进度还是蛮快的。

 

我感觉对于链这个东西,在今年还是挺有希望的,搞不好会有一个小爆发。

 

 

 他曾经做了一款火爆的社交游戏,现在他玩链游!

 

小龟:你算是传统游戏圈进到链游这个领域的,为什么目前很多传统游戏圈的人都没有进来呢?

 

Jacky(李景毅):这个分几方面看,传统游戏圈分两拨人,一波是有流量的人,一拨是没有流量的人。有流量的人,他进来之后会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他的盈利受到很大的影响。

 

举个简单的例子,你回忆一下,我们有多久没有发现能够在游戏中开放自由交易的手游了。

 

小龟:开放自由交易?

 

Jacky(李景毅):比如王者荣耀,我可以把我的英雄给你,可以把我的皮肤给你。不是说我从商城上买一个赠送给你,而是我已经穿过的皮肤,或者把我打吃鸡游戏得到的枪赠给你。

 

小龟:为什么这个不能做到?

 

Jacky(李景毅):开发商要挣钱的。如果可以自由交易给下一个人,我在下一个人身上怎么挣钱,这其实会触动传统游戏的根本利益。

 

另一种,没有流量的CP,相对来说,进来的时候会障碍会小一些。他会甘心把自己的一部分利润让给玩家。

 

这是链游的一个根本逻辑,就是玩家能获利。

 

正常在传统游戏中,如果没有流量,你就要花钱买流量。大家都知道流量多贵,如果来到链游圈,其实可以把这部分利益给玩家。

 

前段时间,链游比较少的根本原因是,大势不是特别好。

 

在鱼链刚上线的时候,ETH曾经涨到过1万。当时,我还组建了区块游戏开发者的群,很多传统游戏圈的都进来问,能不能进来,能不能赚钱。但是现在ETH已经跌到当时1/10了,就没有人问了。

 

还有一些CP有比较强的融资的目的。现在币市不好,融资难度也比较大,所以,有些传统游戏现在仍是观望状态。 

 

小龟:我不知道我对鱼链的理解,正不正确。我觉得你非常聪明的,能想到把挖矿和以太猫,这两种玩法做了一个很好的结合。

 

Jacky(李景毅):我们能有过泡泡鱼的经历,我们知道玩家对于游戏资产的具体需求。

 

我们也很早就开放了自由交易。自由交易是一个双刃剑,如果做得好,会大大促进游戏中资产的价值,用户会为了让自己挣钱拉更多的人进来。

 

但如果你的经济系统没有设计好,你的系统就很容易崩溃,比如会造成通货膨胀等。开放自由交易这一块,有一个很大的学问在里面。

 

比如,我们一眼就能看出以太猫它内部缺少了一个自洽的内循环经济系统,更多的是靠资产的击鼓传花,它没有一个特别好的循环来回的入口,它的生命周期必然就会很短。

 

那时,我们就想把我们的经验和资产交易的模式结合起来,所以就有了鱼链的概念。结合进来,水到渠成。

 

也很偶然,我们发现,如果想把它循环起来,不能让用户靠撸羊毛就能拿到这个币,需要有一些过程。而养鱼产币,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逻辑。

 

养鱼产币,鱼缸是一个矿机,鱼是一个显卡。显卡放在矿机里,这不就是挖矿。这其实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

 

小龟:你们现在日活是多少? 

 

Jacky(李景毅):日活差不多在4000到5000的DAU。

 

小龟:可以教我一下,怎么在游戏中赚钱,有什么诀窍吗?

 

Jacky(李景毅):有很多种。鱼链最基本的逻辑就是鱼放到鱼缸里能够产币。在你获得鱼和鱼缸的这些过程中,其实有各种各样的方式看以赚钱。

 

小龟:你们有没有研究过最高效的方式是哪种?

Jacky(李景毅):最高效的其实就是大投资,大回报。

 

小龟:还是要有钱是吧。

 

Jacky(李景毅):比如我们的鱼缸就是上链资产。我们保证只有2万个,永不增发,所以说它必然是会增值的。

 

我们给鱼缸分出了等级,有红色、绿色、蓝色、黄色、金色等等,所有颜色的鱼都有产地加成。

 

所以,我们在拍卖金缸的时候,引起一个特别小的轰动。在去年4月份,ETH还挺值钱的时候,我们当时拍卖了第一批金刚,卖了147个ETH。

 

这是最快速的,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大资金投入。

 

小龟:那比较经济高效的呢?

 

Jacky(李景毅):我们有很多缸主,垄断了大量的鱼缸,相当于垄断了算力。之后这些缸主就要去买鱼,每条鱼有不同的算力,算力越高的鱼能够产的币就越多。

 

如果让金缸要发挥巨大的功效,一定要算力特别高的鱼。但是鱼的获取会比较困难一些。这就需要通过比如繁殖比如钓鱼等各种各样的手段来获得。

 

有些大佬虽然有钱,但他没时间研究,去繁殖那么多复杂的基因。

 

这就给了那些小用户机会,他们进到游戏系统,花比较便宜的价格收一些基因比较好的鱼去做繁殖,当繁殖出这种算力特别高的鱼的时候,可以把鱼挂在交易所交易。

 

而那些鱼缸大户可以去收,收过来之后可以在自己的鱼塘里产币。

 

你会发现,最终大用户和小用户都能在游戏中都能挣到钱,这个生态就能循环起来了。

 

小龟:玩游戏能赚到钱,那你们是挣什么钱,是手续费吗?

 

Jacky(李景毅):对。这也是区块链游戏和传统游戏不太一样的地方。传统游戏就是通过充值赚钱,无论是买也好送也好。

 

但是区块链游戏,其实分两个部分。一个部分也会有一些充值,但区块链游戏的特点,就是要让利给这玩家。比如说我们的鱼缸的销售,我们收30%,剩下的70%给玩家。

 

我们只能抽取一部分,大部分还是要放回到矿池里。矿池越大,玩家才会觉得我能够挖到越多的币,他才会有动力。

 

玩家都会算账,区块链游戏玩家可精明了。他们都能算出来,我挖你这矿到底值不值。如果矿池太小了,鱼缸又卖那么贵。所以,你就不能够把你所有的收入都揣到自己的包里,只拿一个维持正常运营的收入就可以了。

 

还有,玩家之间的一些交易会产生手续费,繁殖会产生手续费,我们也会提取一部分的手续费。

 

这些都只是一部分,最根本的还是要努力把自己的通证设计好,把自己token的价值做起来。

 

区块链创业者,大部分手里都是大量持有自己的币,把币价做上去,才是真正挣钱的地方。

 

小龟:对,我觉得对游戏来说,它的通证或者说经济激励模型的设计是很重要的。我相信你在这块也非常有思考。

 

Jacky(李景毅):我们在设计激励机制的时候,不是做成简单撸羊毛的形式,只要来了就给你。而是需要你花点时间去了解这个游戏,了解玩法。它不是难,但是需要你花一点时间去钻研它。

 

小龟:有参与感。

 

Jacky(李景毅):对,这样你的token才能够呈现出价值。纯撒币的形式没有用。

 

小龟:在通证这块,你有什么补充吗?

 

Jacky(李景毅):我们真的算是非常早就扎到这块研究的。

 

我们做了一年多通证,现在已经做得比较成熟了。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现在又原创了一种混合通证的模式。

 

之前,我有跟一些公链聊合作。在当时公链特别多的时候,你会发现公链会特别强势。你想跟它合作,它会要求你必须做一个我的Dapp,必须要用我的钱包,必须要符合我的各种接口,要改成符合我的各种各样的机制。 

 

最后你会发现,如果这么样去跟公链合作,你自己的游戏本身是要被改的。

 

小龟:为什么是公链强势啊?

 

Jacky(李景毅):最开始的时候,公链融了很多钱。那时,它会让你来跟它合作,比如给你钱,给你资源,给你用户。

 

因为刚开始大家做区块链游戏的时候,不知道这个用户该从哪来。我们传统的思维就是,渠道手里有用户,那我们就跟渠道合作,渠道给我用户。

 

小龟:不是你们给公链用户吗?

 

Jacky(李景毅)对,所以后来,你会发现,双方是互相的。但在去年的一段长的时间里,公链是非常强势的,平台也是非常强势的。

 

但到了今年上半年,你会发现,很多公链融完资了,白皮书也写了,需要上线了,发现现在没有那么多的Dapp,没有那么多的开发者了。

 

所以,公链又要去跟开发者谈合作。甚至有开发者上来就跟公链说,行,我做一个你的Dapp,你给我投资1000万人民币,再给我价值1000万人民币你的token。 

 

小龟:现在换过来了。

 

Jacky(李景毅):特别有意思,非要是双方,要么你从了我,要么我从了你,一直在博弈。

 

但这个其实是有中间态,能够进行调和的。我们现在做的混合通证,就是中间态的事情。

 

开发者当然不能根据每一条公链都做一个Dapp,肯定做不了。但我可以把我在游戏中的NFT资产拿出来跟你合作。

 

比如,我和亦来云合作,我给你设计一个非常符合亦来云价值体系的鱼缸和鱼,让你的用户能够感觉,他手里持的亦来云除了炒币,还能够去干别的事情。 

 

比如,用户把亦来云的鱼,放到鱼缸里,还能够产ELA。这个模式,无论对用户对公链还是对我们,都是双赢的。

 

小龟:我听到有这种观点,说传统互联网游戏和区块链游戏是两个平行世界。传统游戏就是让人在里面花时间花钱。

 

Jacky(李景毅):目前,这两个行业还真的是平行的关系。

 

我们经常开玩笑,现阶段能够玩区块链游戏的都是英雄。传统游戏和区块链游戏中间隔了一百个鱼链。

 

而我们想做一个尽可能能够在中间态有一个融合缓冲的游戏类型。但是具体到什么时候,真正两波用户有一个汇合,我觉得不好说。

 

小龟:又玩游戏又能赚钱的游戏类型有哪些呢?好像比较窄。 

 

Jacky(李景毅):也不能说游戏类型窄,还是看你的用户的属性。你现在要服务的这些用户到底是什么样的属性。

 

之前有好多人说之所以区块链游戏能火,区块链游戏将来能怎么怎么样,是因为它资产上链,资产有唯一性,有可塑性,不用担心运营商倒了,这个游戏还能接着玩,这是它能火的原因。

 

我觉得这个逻辑是很可笑的。

 

小龟:其实我觉得,好像互联网游戏不太需要区块链啊?

 

Jacky(李景毅):对啊,我觉着你说的特别对。

 

很多人是为了拿融资,跟投资人讲一个故事,或者说是安慰自己。但这不是玩家的需求。

 

举个非常简单例子,当你玩王者荣耀的时候,你会在乎你的皮肤是不是上链吗?你会在乎你的装备是不是唯一的?

 

这其实是一个伪需求。如果是一种伪需求,这个逻辑其实是走不通的。能走通的是玩家真正的需求,比如资产升值,他能够赚钱。

 

小龟:你觉得一个爆款链游,它应该有哪些特征呢?

 

Jacky(李景毅):我觉得首先它一定得有一个完善的经济系统,因为区块链的游戏和传统游戏不太一样。

 

很多人认为游戏火了就是成功了,所以传统游戏会把很多钱投入到新手引导、新手体验上来。它认为把用户留住,拉进来了,次留(次日留存)保证了,游戏就能火起来。

 

但区块链游戏不是这样。区块链游戏就算你前期把用户吸引进来了,如果没有一个好的价值体系,有一个好的闭合循环的话,很容易就崩。以太猫其实就是这样,爆得快,崩得也快。

 

而且,当你有了一个好的价值体系后,还得让你的用户有一个非常深的参与度。

 

小龟:那你们现在用户增长遇到了困难了吗?

 

Jacky(李景毅):肯定有,说实话链游的这个圈子还是比较小的。有时候大家一起吃饭,还开玩笑说,区块链游戏一共就菜市场大点地方有用户,却还要分什么上链派、通证派,没有意义。

 

它目前用户量还是比较窄,传统用户进来的门槛还是高。

 

我们跟NEO合作也是这样,这次合作会提出一些新的概念。比如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把传统的用户往这里面去进行一些转化。

 

小龟:新的概念是什么?

 

Jacky(李景毅):以前用户进不来最根本的一个点就是钱包,他把法币转换成token或者是叫代币,这个过程非常麻烦。

 

我们公司在海外,我们也一直都做海外社区。我会尝试在Facebook上进行一些宣传推广,比如用一些礼包的形式让他们进来。这个礼包里面有一定量的NEO,有NEO的鱼缸,有鱼等等。

 

通过Facebook的充值,可以直接去游戏中去买,把它当成一个Facebook上的社交游戏,来进行转化。

 

小龟:你觉得现在链游遇到最大困难是什么?是基础设施吗?

 

Jacky(李景毅):刚才说的用户的进入门槛是最大的门槛,还有外部环境。

 

小龟:我记得有个做链游的朋友跟我说,他选择这个行业是因为他这辈子干过网易是不可能的,这是一个方面。还有另外一方面是他觉得区块链资产的属性可以把用户的杠杆放大,但好像实际上大家都因为这个门槛儿进不来。

 

Jacky(李景毅):对,其实还是一个门槛。但如果将来高速公路修通了,在上面出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游戏类型,可能谁也说不好。

 

就像在开心农场出来之前,没有人想到什么叫社交游戏,没有人想到偷个菜还能被偷火。首先你得出现一个像人人网这样的平台。

 

小龟:全新的样式你有思考吗?它可能是什么形态?

 

Jacky(李景毅):这个真不好说。很多时候都是走到了那一步,才会发现,就像去年的我们也不会想到我们要做这样的事情。

 

小龟:你们做了多久了?

 

Jacky(李景毅):一年多了,去年4月1号上线。

 

小龟:感觉怎么样?

 

Jacky(李景毅):怎么说,肯定没有像当时泡泡鱼一天十几万用户、二十几万用户往里塞的那种快感。

 

但是又找回到了一种久违的创造的感觉。链游领域没有一个像网易这样的巨无霸出现,现在还是大家各自靠自己的创意,靠自己的想法,去能够实现梦想的时候。

 

而不像传统的手游,大家已经形成固定套路了。你就必须做一款手游,你的次留必须到多少,你的UP值必须到多少,否则渠道不会给你用户的。这样就会造成,现在游戏几乎都是千篇一律。

 

另外,像腾讯这样牛的公司,他们拥有这样牛的产品经理,他们已经把新手引导做得天衣无缝了,同时,把中国好多玩家培养得特别不愿意去钻研游戏。

 

而这些用户往链游里面去转,也是一个门槛。因为大多数用户已经习惯了那种不去钻研游戏,不去看攻略的玩游戏。

 

小龟:做产品就是不要让我想,不要让我等,不要让我……

 

Jacky(李景毅):但是区块游戏不是这样,因为你不动脑子,是真的没有办法在里头挣钱的。所以它现在能够吸引的,肯定是那拨愿意动脑的,愿意经营的玩家。

 

小龟:在链游这块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Jacky(李景毅):没有了。我觉得希望能有更多的开发者进到这个行业里来,我们共同把生态做好。

 

小龟:现在是不是感觉有点寂寞?

 

Jacky(李景毅):其实还好。我们希望可以去设计一款全新的游戏,而不是让渠道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

 

我觉得大家都是有机会的,而不是必须要投靠某一个阵营,才能获得资源。

在链游这个市场,只要能潜心去仔细研究用户,还是能够获得你的市场份额的。

 

区块链游戏虽然池子小,但是开发者也少。

 

针对开发者来说,目前链游圈子的这些用户足够你把一个团队养得非常好。不说把一个游戏做到日流水过千万这种。

 

小龟:为什么呢?

 

Jacky(李景毅):传统游戏的大饼虽然大,但是基本上腾讯一块,网易一块,360一块,大家基本切完了。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