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和孟岩老师两个多小时的交谈记录

 和孟岩老师两个多小时的交谈记录

小龟区块链中国行由CoinAll战略支持

 

一个半月前,小龟和孟岩老师在中关村区域的一个咖啡馆中,交谈了两个多小时。

 

孟岩老师非常无私且坦诚的和我分享了他最近的一些思考,很多内容并不适合发布,所以本文只呈现了聊天内容的四分之一。

 

本文涉及到的观点有:

 

1. 免费是互联网做的最差最差的决定,互联网不应该是免费的。

 

2. 趣头条模式是真正值得研究的通证经济模型,但是很少有人研究它。

 

3. 很多人低估了做稳定币这件事,因为稳定币的机会相当于做银行的机会。

 

4. 我的理想是实现开放金融。因为我觉得现在的中心化的封闭金融是一种劫贫济富的体系,是欺负普通老百姓。

 

小龟:你这两天在干嘛?

 

孟岩:前一段时间身体不太好,做了一些检查。

 

小龟:你最近在哪里比较多?

 

孟岩:一半时间在北京,其他时间到处跑。

 

前两个月在东南亚多一点。做通证系统设计,要到合规的地区。国内能做的无非是供应链金融、存证溯源、监管科技和积分设计。

 

出国看了一圈,发现国外可以做的事情相对多一些。所以如果花同样多的精力,放在海外,它能出来的效果会好很多。

 

举个简单的例子,国内的积分在用户之间是不能在账户间互转的,并且积分不能反向兑换人民币,对吧?

 

但这些要求这些限制条件在海外都没有。所以,我觉得在国外做设计不仅自由度大,而且同样多的精力,出来的效果不一样。

 

小龟:所以你现在主要精力重点,放在哪个国家?

 

孟岩:重点还是新加坡,但是新加坡是个很小的市场。

 

东南亚地区目前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是越南、印尼、菲律宾。东南亚正好处在人均GDP在一千多到四千这个水平,大概相当于中国是从01年到09年的时候,经济增长是非常快的。

 

这就意味着,我们坐时光机穿梭到过去,看看十年二十年前,中国有哪些机会,现在的东南亚有哪些机会。

 

小龟:我来之前没有准备问题。

 

孟岩:别搞得像采访一样,随便聊一聊。

 

我最近在写书,写得呕心沥血的。昨天晚上刚写第二章写了28000字,然后,我突然发现我有个更好的想法,可以把通证解释得更清楚,就给删掉了。

 

小龟:那您现在能透露一下吗?

 

孟岩:原来我们把通证解释成为流通的加密数据通证,或者是加密数字凭证,但我测试过,大多数人听了以后还是一头雾水。

 

所以现在要定义得更清楚一些,通证是一个用加密算法确保数据完整性、不可被篡改的数字对象,任何时候都必须绑定所有人信息。

 

在区块链世界,账户是一个基础设施,也就是说,身份是一个基础设施,不存在没有身份的区块链。

 

比特币的身份是什么,就是地址,当然这个身份还不是很高级。

 

现在很多团队在做DID去中心化身份,我们每个人在这个区块链里面都会有一个确定的不可抵赖的一个身份,就会很高级。

 

在任何时候任何位置,任何人的钱包里面或者任何一个库里面,只要它在链上,它就一定绑定一个身份信息,这就是通证最基本的特征。

 

这和现有的互联网非常不一样,互联网上任何一个对象几乎都是自由的,任何一个一个文件,只要你把它复制过来,再多复制几遍,谁都说不清楚它是谁的。

 

前不久视觉中国事件,很多人骂他,说他拿版权当武器敲诈勒索。

 

那你们知道吗,它成立十几年的时间,用规规矩矩收图片版权费的方式,正人君子,根本挣不到钱。人们不给他挣钱的机会。图片是自由数字对象啊,无主的,那就随便用喽。

 

互联网数字经济就这个特点,加上国民的版权意识不足,规规矩矩很难做起来。

 

互联网世界的图片是无主权的公共资产,没有稀缺性,没有稀缺性就形不成市场,就没有经济性。

 

经济学有个术语叫公地悲剧,如果有一块资源它是有价值的,但是它没有产权,每个人都可以用,但又都不能阻止别人使用,那么大家都回来薅羊毛,版权所有者利益受损。

 

然后,大家发现互联网里有一个东西是稀缺资源,就是流量。于是开始抢流量,各种手段都上,比谁更有力量,谁更有办法,谁胆子更大,谁手段更高。所以互联网经济最关键的是流量经济。

 

但是,在区块链上的每一张照片的主权是非常清晰的,而且只有这一张。假如,当前有30个人拥有它的主权,另外120个人拥有它的使用权,这个权力可以转移,也可以退出。

 

我们就把价格机制引入到了数字对象,我们市场经济中熟悉的东西,都可以进行价值交换。

 

我们今天看网页的动作是这样的。我先向你发送一个请求,你是服务器,我是浏览器,我先向你发送一个请求:小龟,我想看一下你服务器上这个位置上的网页,你有还是没有? 你回答我说有。然后,你就把网页给我。

 

但是如果我们回去重新设计体系结构,应该可以这么设计。我问你说,网页有没有?你说有,报价十分钱,你出不出,我说同意。然后,我把钱汇给你,收到这十分钱后,再把网页和收据全部给我。

 

这个叫价值互联网。

 

小龟:那以后看网页都要花钱了吗?那大家怎么挣钱呢?

 

孟岩:如果我们建立这样一个体系,你永远不用担心怎么挣钱。

 

我是20多年前开始使用互联网的,那时候觉得互联网是最好的,免费!因为要什么东西,随便访问,没有钱的概念。

 

直到今天我才慢慢的认识到,这是互联网最差的最差的决定,互联网不应该是免费的。

 

因为任何一个东西一旦免费,肯定是播种龙种收获跳蚤,人类历史上无数次的犯过这样的错误。

 

一个贬低市场的社会,一般不用多长时间,不但市场完蛋了,而且道德也会完蛋,堕落得多,糟糕得多。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能意识到这一点,因为这种社会通常也会搞信息封锁,搞洗脑,让里面的人喊口号。但其实是很糟糕的。

 

互联网的价值系统不是太健康。

 

首先,是互联网格局板结化,这种板结化已经很难突破。如果不进入到收费互联网状态,互联网目前的格局很难被打破。

 

第二,我认为互联网的巨头并没有有效地运用这些数据,这些数据的价值在他们手里大量的浪费。

 

因为他们有能力攫取这些数据,所以他们能够低成本或者零成本,甚至负成本攫取这些数据。在互联网世界中,数据是免费攫取的,大的平台并不为用户支付对价。

 

所以大家都在争夺所有的数据资源,就像一片没有主的工地一样,大家过去抢,谁能够得到数据的多少,这个不是以谁处理数据的效率高低而定,而是以谁有能力谁有实力夺取数据来定。

 

这就意味着互联网格局很难被打破,这些问题对于我们普通老百姓来说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问题其实是对你的数据隐私侵犯问题,而且矛盾会越来越突出。

 

 和孟岩老师两个多小时的交谈记录

 

小龟:你知道Facebook为什么要做稳定币吗?

 

孟岩:逻辑是这样的,Facebook 去年因为侵犯数据隐私被告了。

 

小扎本来是想竞选总统的,他想成为美国第一个40岁以下的总统,结果被迎头痛击。政客比他想得要厉害多了。

 

结果,不仅没有成功竞选总统,还扯上了官司,拉到国会听证会上去审问。然后就是欧盟通过GDPR,甚至现在有人建议拆分 Facebook 保护公民数据隐私。

 

数据隐私权保护在西方国家会越来越严格,像Facebook这样的靠免费占有数据,然后进行大数据分析、精准广告匹配的盈利模式已经开始走向末日。

 

所以,它要开拓一个新的模式,通过稳定币为它的体系引入新的经济模式。很多人其实低估了稳定币这件事。稳定币的机会相当于做银行的机会。银行是世界上最赚钱的生意,没有之一。

 

小龟:你对开放式金融怎么看?

 

孟岩:开放金融很重要的一点是,代码是开放的,机制是开放的,决策过程是开放透明的,这个很重要。

 

第二,人人可以参与,去除那些不必要的中介。所以,我认为开放式金融是大势所趋。

 

小龟:为什么QTT是稳定币模式?

 

孟岩:比如,你现在读一篇趣头条的文章,它就奖励你800个金币。这个金币是啥?它虽然没有上链,但它对应的是八分钱人民币。

 

这不就是稳定吗?因为800个金币恒等于8分。因为它有非常充足的资金在背后做做铺垫,所以可以做这种营运模式。如果你是个卖水的,你拿什么钱兑换,只能拿水出来,对吧!

 

其实像QTT模型,它本身也都有一定的模糊性。2008年开始,中国的积分是不允许反向兑换成人民币的,但是现在趣头条突破了这个点,把金币反向兑换成人民币,国家现在没有管。

 

不过,趣头条的逻辑是,用户的金币都是用户的行动挣出来的,而不是花钱买到的,所以不构成双向兑换。这跟挖矿其实是一回事,合规吗?不知道,有关部门还没出来表态。

 

其实,趣头条模式是真正值得研究的模式,但大部分人没有认真研究它。

 

小龟:你装了趣头条吗?

 

孟岩:我装了。我主要关注跟激励有关的那一部分设计。

 

你看,它有邀请、签到等一堆任务,还有直接由广告商提供的任务。它还可以点击解签给你算命开宝箱,它会提供给你非常多样的任务。

 

趣头条这个APP根本就不是一个新闻阅读类的APP,它就是得金币的大游戏,新闻只不过是它的一个幌子而已。

 

你注意看,如果你读的是一个可以让它产生广告收益的文章。它的文章下方就会有一个小小的时钟,看它不动了,你必须往下翻,它才动。

 

你往下翻,慢慢看慢慢翻,它感知到你在正常阅读就会往下走。如果你刷得过快,它马上就不转了。转了一圈会给你多少金币。

 

假如这篇文章背后没有人给钱,那么时钟就会转得特别慢。所以,趣头条的产品做得非常细。

 

所以它的结果是什么?给你一个数据,中国现在新闻阅读类APP每获取一个用户的成本大概是50-80元人民币。

 

小龟:是挺贵的。

 

孟岩:一个游戏用户的成本是100-300元,而线下培训的成本大概在4000-10000元每个。

 

这个成本谁能负担得起,但是你去看有多少人会去用趣头条,趣头条的获客成本是5元一个,比新闻阅读类低十几倍。

 

小龟:原来趣头条这个APP有这么多玄机。

 

孟岩:QTT模式就是真正的通证经济,让你用通证来买用户的行为。

 

现在今日头条也这么做,今日头条出了一个今日头条极速版,我在里面赚过钱,我看了323篇文章,赚了三块多。如果今日头条普通版和极速版中只能选一个,用户肯定选极速版。

 

小龟:对我来说不会。

 

孟岩:你会的,你先装一个今日头条极速版就知道了,你会逐渐地转向极速版。

 

小龟:是吗?我好像也不在意那三块钱。

 

孟岩:三块钱我知道你不在意,我也不在意。人就是这么奇怪,慢慢地你就会有一些变化。

 

关键的一点是,这三块多我没有提现,所以只是他给了我一张欠条,我给他贡献了323篇文章的阅读,我还没从他这里领到任何一点东西。

 

这三块多我不会提现,没有意义。假如全网有4000万用户,可能每个人都只有五块钱左右,然后大家都不去提现,它就有2亿的负债。但是这些钱用户几乎不会去提,相当于是占有了用户2个亿左右的用户贡献。

 

小龟:你平常是怎么思考问题的?

 

孟岩:带着问题思考。我思考的时候也读书或者去听网课。我经常是去上整块的课堂,进行系统性的学习。

 

我只读跟我现在思考有关系的书。我不觉得我在这方面有什么特别。对我来说,首先我要有个事,有一个关注的轴心,我会去想我有哪些问题要解决。随后,我再去找跟这些问题相关的信息和数据。

 

坦率地说,我不太喜欢读网上的文章,大部分文章质量很差。书就不一样,尤其是经典的作品,它会给你带来启发。

 

但是有些学问,你得非常系统地去学。因为前面的你不懂,你也看不懂后面的东西。

 

我一路这么走过来,最后发现,还是通证最符合我的兴趣点,因为我这个人比较杂,什么东西都喜欢研究一点。

 

小龟:对,你就这样进入区块链了?

 

孟岩:我是在IBM期间的时候,公司号召我们研究区块链,我就进来了,没有那些什么传奇的故事。

 

小龟:对,你为什么做这个事情呢?

 

孟岩:从我个人角度来说,它把我若干个最感兴趣的领域都综合起来了。区块链是一个跨学科跨得很厉害的行业,既要懂技术又懂金融,还要懂经济。

 

小龟:你毕竟曾经是有名的C++程序员。

 

孟岩:那是将近20年前。在2008年以前,我的技术博客阅读量也很大。

 

小龟:后来呢?

 

孟岩:在IBM工作了八年。IBM是个大温室,在IBM期间,基本和外界是隔离的,收获也很大,温室里长得快嘛。但还是得出来才能跟外界接触。

 

小龟:怎么写出有影响力的文章?

 

孟岩:观点,你对这个事情有不同于别人的见解,同时,你又可以把它很顺畅的表达出来。

 

如果你对一个大家都关心的事情,有自己真正深刻有逻辑和独到的见解,迟早大家都会关注你。

 

我对大量问题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我现在更多的时间在做项目,我觉得在中国做实际成果出来,还是比写文章更重要一些。

 

做一些项目以后,我愿意全职回到教学领域,我愿意去当个老师,这是我真正的兴趣爱好所在。

 

小龟:为什么要当老师?

 

孟岩:应该说不是当老师,而是做一个研究者,我愿意去再读一个博士。我虽然40多岁了,还想去读一个博士,想去把一些学问搞透。

 

我觉得通证经济是一门很深学问,我现在只是抓了一下表皮。

 

对于我个人来讲,赚钱其实只是第二位的目标,我自认我永远不可能做一个赚钱方面的大佬,我觉得差不多就够了。

 

如果赚到一点钱,我会及时抽身撤步,然后跑去做通证经济方面的专业研究。

 

当然,通证经济也只是一个手段,我的理想是实现开放金融。因为我觉得现在的中心化的封闭金融是一种劫贫济富的体系,是欺负普通老百姓。

 

把所有权利垄断起来,装着自己好像是为了老百姓的财产安全着想,其实从最基本的银行服务就开始割韭菜。

 

然后又怕人看明白,把整个体系搞得非常复杂,一大堆术语,让普通人一听就头疼,只好去求他们,这样他们就有更多机会下手割韭菜。

 

这种金融系统已经成了当代社会对普通老百姓最主要的压迫手段,全世界都是这样。

 

我觉得开放金融能够逆转这个过程,通证经济能够推动开放金融的实现。所以我愿意投入到这件事情里。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