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为什么说公有链不是区块链的未来?

2018年被称为区块链元年,很多区块链项目应运而生。这些新的区块链项目受比特币,尤其是以太坊影响,大部分是公有链项目。业内很多专家和机构也认为公有链是区块链的未来发展方向,是未来区块链的底层操作系统。但无论从技术架构,还是应用落地,抑或是发展方向,我们并不认可这种判断。 

一、什么是区块链的公有链、联盟链和私有链?

公有链、联盟链和私有链,主要是从系统面向的用户对象类型来区分的。公有链又被称为非准许链,系统具有最强的开放性和最大程度的去中心化,。公有链系统不需要任何人批准,任何人都可以随时加入,也可以随时退出,就类似于用电驴下载电影,只要找到种子就可以下载,不需要任何人的批准或同意,任何时候想退出就可以退出,同样不需要任何人的批准或同意。

联盟链和私有链是准许链,是需要批准和同意才能够进入和退出的,因此其中心化程度要高一些。联盟链面对的是多主体用户,更多用于有业务关联关系的企业或机构。私有链面对的是单一主体用户,更多用于企业或组织机构内部。

比特币、以太坊系统,以及其他很多发币的项目都是公有链。超级账本和R3是联盟链,联盟链和私有链基本都没有发币。但发币与否,并不是区分公有链、联盟链和私有链的标准。实际上,公有链也可以不发币,联盟链和私有链也可以发币。但公有链面向的是非特定人群,其系统要求较强的可扩展性和稳定性,更多资源来自于用户的贡献和分享,如果不以币来激励,如何维护系统的运行,始终是公有链在经济模型上很难解决的问题。在联盟链和私有链方面,比如前一段JPM发行的JPM Coin,就是基于企业内部的私有链系统发行的,应用范围也仅局限在JPM自身体系内的机构客户,是标准的私有链的概念。

二、为什么说公有链系统不是未来的区块链操作系统?

很多专家和机构认为公有链是未来区块链的操作系统。他们认为,在公有链的底层技术架构之上,可以构建起未来区块链的大部分应用。基于以上公有链、联盟链和私有链的定义,我们并不认为公有链可以承担区块链未来操作系统的重任。

因为公有链是完全的开放系统,所以在公有链的系统架构设计上就需要假设系统中存在坏分子捣乱,就要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到规避坏分子上面。因此,公有链的共识机制,就建立在系统中有坏分子存在,如何通过集体的力量,规避掉坏分子的影响。 

而联盟链和私有链并不是开放系统,所以在联盟链和私有链的系统架构设计上,也就不需要假设系统中存在坏分子。在联盟链和私有链的系统架构上,需要考虑的,是系统中的节点性能不稳定,甚至有宕机可能的情况下,如何维护系统稳定高效运行。因此,我们也可以看到,公有链与联盟链和私有链的共识机制完全不同。公有链的共识机制也不可能经过升级改造,就变为联盟链或私有链的共识机制。包括智能合约的开发环境,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不可能由公有链的智能合约开发环境,升级改造为联盟链或私有链的智能合约开发环境。 

三、公有链也不可能是未来区块链应用的主流 

公有链的完全开放性,使得公有链系统中不同用户之间的信任关系也极弱,甚至没有信任关系,因此需要依靠更多的规则、协议和代码实现来建立最基本的信任关系,以维护系统的正常运行。因此,很多需要强信任关系的业务合作,在公有链上很难开展。 

联盟链和私有链系统是准许链,在具有较强的中心化管制同时,用户之间也具有更强大的信任关系保证。这种前提就使得一些需要较强信任关系才能开展的业务得以在联盟链或私有链上进行。 

正是由于公有链和联盟链及私有链在面向应用对象方面的差异,使得公有链、联盟链和私有链在底层技术架构、共识机制设计、智能合约开发环境等方面有着完全不一样的逻辑。我们不可能在完全开放的系统架构上,通过协议和机制实现陌生甚至匿名用户之间的强信任关系,进而开展相关的业务操作。在公有链系统上开展的业务,一定是业务体量相对较轻、信任程度要求较低的业务。业务体量很重且要求强信任关系的业务,比如银行之间的清算,放在公有链上进行,是不可想像的。 

公有链是完全的开放性系统,因此公有链适用于应用对象不确定的一些应用。比如酒店、景区、饭店、理发店等。这类机构没有固定的服务对象,任何人都是他的服务对象,相对业务体量也较轻,因此适合于公有链系统。但这类业务在整个人类社会生活中并不是主体业务,尽管重要,但对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作用还不是那么大。 

从公有链系统承载的业务应用来看,公有链也不可能成为未来区块链业务应用的主流。 

四、联盟链将成为未来区块链业务应用的主导 

区块链最基本的技术特点,是通过数据的全网一致性冗余分发和存储,实现了数据在全网范围内的公开透明、不可篡改、可溯源、可追踪,进而实现了不同节点之间在数据占有上的平等地位,在系统架构上实现了不同程度的去中心化,在节点关系之间实现了不同程度的去第三方信任。这种技术上的特性,赋予了所有节点平等地位,进而使得系统结构有可能从传统意义上的他组织,变为更大程度的自组织,激发每个个体的活力,发挥每个个体的才能。在这个意义上,才更有可能实现马克思所说的自由人的自由联合。 

但在公有链系统上,大家进入或退出系统无须任何审批,所有人都有极大的自由,但不承担任何责任。在任何正常运转的系统中,自由、权力、责任,永远是相匹配的。完全自由、不承担任何责任,在这样的系统中不同用户之间是否有可能建立起强大的信任关系?因此,在公有链上必然只能运行轻量级的任务,比如游戏,比如信息分享。很重的业务不可能在公有链上运行,这类业务必然要运行在联盟链或私有链之上。 

私有链面向的主体是单一主体,因此其任务属性也必然是单一的。尽管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对组织或机构内部的业务流程进行重构,以减少推诿扯皮现象发生,减少中间环节,提高工作效率,但私有链的业务范围,决定了这种改革的影响力毕竟相对有限。 

只有联盟链,通过审批以建立强信任关系,再通过线上数据共享,生成更多的凭证数据和对等信息,在此基础上精简业务流程,减少中间环节,真正改变经济流程和社会治理的业务逻辑和底层架构,以推动整个社会的经济效率提升和社会治理结构改变。这也是世界上一些大公司或大公司联盟从一开始就主推联盟,包括超级账本和R3的原因所在。 

五、为什么要构建统一的区块链底层基础设施? 

公有链、联盟链和私有链,不同的系统,面向不同类型的客户,达成不同的共识机制,分享不同的智能合约开发环境。但在实际应用中,也确有必要在技术底层上架构出区块链共同的基础设施。 

区块链的每条链,从应用层面来看,都是一个独特的业务场景。不同的业务场景,可能会共享同一条区块链,也有可能分享不同的区块链。作为一个实际的应用系统,可能会同时建设几条区块链。比如旅游景区,对游客层面,可能会有一条公有链。在资金结算环节,可能涉及到与工商、税务、银行等业务对接,应该会是另外一条联盟链。在景区内部人员管理和景区内部工作安排上,应该会是一条私有链。但在实际工作中,我们不可能把这三个系统割裂开,但又不能完全把这三类应用整合在一条区块链上。因此,建设跨越不同类型但又在业务流程上统一的区块链系统就成为必然。 

六、如何构建统一的区块链底层基础设施? 

我们将公有链、联盟链和私有链的公共属性和功能模块抽取出来,生成最底层的区块链基础设施,里面包括了非对称密码、哈希函数、对等网,以及其他共性的API或SDK,共同为上层提供服务。在此基础上,是公有链的服务平台、联盟链的服务平台和私有链的服务平台。 

在不同的服务平台层,就需要针对公有链、联盟链和私有链的不同应用场景,设计不同的共识机制、智能合约开发环境。在各类服务平台基础上还会有基于公有链的应用系统、基于联盟链的应用系统和基于私有链的应用系统。当然也会有各种辅助功能模块,为各类服务平台和应用系统提供支撑和服务。

 为什么说公有链不是区块链的未来?

当然,根据不同的业务需要,既可以在基础设施层,也可以在服务平台上,还可以在最上面的应用层,实现不同的跨链功能,进而实现跨越不同域、功能交互的区块链业务流程和丰富的企业生态。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