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比特币与中央银行

1976年哈耶克的《货币的非国家化》一书问世,作者在书中提出废除中央银行体系,允许私人发币,在货币领域引入竞争机制,自由竞争的货币才更有效率,集权式的货币发行带来的问题重重,完全竞争的市场自然会挑选出最好的货币。尽管两年前哈耶克刚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这本书中所提出的观点在当时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在货币领域引进竞争机制在当时还属于非常超前的思想,即使将时间拉到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的前夕,依然很少有主流的学术文章对这一观点进行经济模型分析。

比特币与中央银行

经济学中关于政府应该扮演守夜人的角色还是应该采取积极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讨论持续已久。从亚当斯密,米塞斯到萨缪尔森,从奥地利学派到凯恩斯主义,各个名家和流派之间的争论无外乎市场这个看不见的手和政府这个看得见的手,哪个应该处于主导地位。一如物理学界对于光是粒子还是波的争论,惠更斯,牛顿,麦克斯韦,爱因斯坦,普朗克等诸多物理学先贤在几个世纪的跨度上各抒己见,纷纷扰扰的争论之后物理学家意识到光子同时具有波和粒子的特性,光的波粒二象性有如硬币的两面,单独得探讨任一特性都如管中窥豹。对于经济的良性发展而言,宏观层面的审慎调控和微观层面的自由竞争也如硬币的两面不可分割。具体到货币政策,自上而下的金融体系在微观层面效率甚低,点对点的融资方式,以Security Token Offering (STO)为代表的私人或者机构发币,或许会是一个十分有效的补充。经济体中非常有活力的小微企业一直有融资难的问题。金融危机之后,各国央行为了刺激经济发展而进行大水漫灌式的货币放水,超发的货币却又往往流到回报更高更快的房市股市而不是急需贷款的实体企业。

中央银行作为单线性的中心化机构,处理信息的能力无论如何也无法和多线运行的去中心化系统相提并论,更何况中央银行只能用简单的模型去理解动态的非线性复杂经济体。美联储主席的大脑所能接触和处理的信息十分有限,经济学模型更是对现实世界的极大简化,有限的信息加上粗糙的模型,只能推导出扭曲的最佳货币政策。经济学发展至今,仍然不能预测经济危机的到来。08年金融危机之前错误的低息政策持续日久,等发现房贷泡沫问题之后,快速的升息刺破了泡沫,引发了市场恐慌。美国财长错误得估计体量较小的雷曼兄弟不会引起多大的市场连锁反应,最终雷曼兄弟的破产清算犹如点燃的导火索引爆了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等到美联储和财政部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能花费更大的代价去注资AIG,房地美与房利美。由此可见单线性的中心化机构在面对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时显得尾大不掉。经济学理论认为更有效率的方式应该是在宏观层面进行引导,将经济权下放到每个个体,由个体做出对自己最有利决策。同样的逻辑也应该在货币领域奏效,将货币发行权下放到每个人,每个人都有发币的权利,市场会角逐出最有效率的币种,不同用途也会有不同的对应的加密货币演化出来。数字加密货币发展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已经进化出数千种不同用途的数字货币,其适应程度岂是笨拙和官僚化的央行所能比拟的。

传统的货币政策需要改变了,三百多年前创立的中央银行体系已经不适应现在的金融发展了。衰退来临时不管是经济体哪里出现问题对策都是一剂印钞的猛药。降息降准大肆撒币,大水漫灌似的货币政策在处理经济发展中的各种问题时显得十分笨拙。金融危机之后的十年里低利率已经成为新常态,零利率下限使得央行的常规武器失色不少。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工具箱中所剩的工具俨然不多了,除了大肆购买国债和引入负利率,央行还试图通过不同形式的前瞻性指导来引导民众的消费和投资期望。不论什么样的非常规性货币政策都已经无法给经济体带来实质性的帮助。从2016年开始兴起的ICO以及STO其本质就是私人利用区块链技术发行货币,这种私人发币可以快速解决融资困难的问题,为优质项目带来及时快捷的资金,但是目前这一领域仍然缺乏合适的监管,STO能否取代传统的IPO以及银行融资仍有待观望,决策层如果能找到有效的监管手段予以引导,有理由相信STO有望重塑现有的融资方式。

十年后当我们再回顾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机时会发现它不同于以往的周期性金融危机,08年的金融危机更像是一个里程碑的事件,这次金融危机加速了以比特币为代表的的去中心化区块链技术狂潮。金融危机之后的各国央行大肆量化宽松,其本质就是大量得超发货币以刺激经济,超发的货币流入到经济体中稀释了普通民众的财富。比特币的匿名创始人中本聪对于中心化的金融机构不断掠夺民众财富感到愤懑,比特币的诞生宣告了普通民众有了一项保护自己私人财产不受侵犯的选择。

比特币的诞生更是给货币政策决策者的一种超常规的启示。货币的历史进程是从最初的以贝壳金属等作为载体发展到现在的纸币再过渡到虚拟化的电子货币。货币本身是为了解决人类记忆不足而暂时替代的记账工具,现在有了去中心化的节点,加密技术以及各种共识机制,实物记账载体都显得非常过时。

然而目前来看,比特币距离成为世界通用货币尚有一定的难度。成为货币有三个要素要满足:价值存储,交易媒介和计价单位。由于价值的巨大波动,通缩的特性以及较慢的交易速度,比特币暂时难以充当稳定的全球通用货币(注脚:比特币目前暂时无法和中心化的机构如PayPal和MasterCard去竞争支付速度。中心化的机构本质是一个数据库,数据库的更新要远远比去中心化节点的更新快得多。去中心化的货币体系的优势不在于速度而在于共识和不可篡改的特性。随着闪电网络的完善,比特币的交易速度和吞吐量正在稳步上升)。然而作为有史以来首个加密货币,比特币在全球有着无可比拟的共识。这种强大的共识使得比特币有取代美元成为非主权的央行储备的可能性。纵观美元的历史就会发现美元信用多次濒于崩盘。二战之后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当中美元与黄金挂钩,各国贸易以美元结算。越战之后人们意识到美元超发,布雷顿森林体系也随之破裂,美元的信用濒于崩塌,随后美国政府以保护沙特政府为诱饵说服石油产出国用美元来结算石油交易。至此美国再次以本国强大的军事实力为支撑享受全球铸币权至今。随着比特币的技术进一步发展,比特币作为非主权货币将会有着比美元更强大的优势。数个世纪以来,人们从以黄金为锚,到以美元做清算,再到以比特币为锚,储备货币的非主权化将不再以个人或者国家的意志为转移。法币由于有内在的通胀趋势,并不适合作为价值储备的载体。(注脚:以一国法定货币作为储备货币并不可靠,美国国债已经达到20万亿美元,随着美联储利息的升高,美国国会将只能通过提高国债上限来饮鸩止渴,更多的国债意味着更高的利息负担,美国财政的税收盈余早就无法清算美债利息,届时只能通过美联储加印钞票继续购买国债来苟延残喘,美元也将在这个恶性循环中不断丧失购买力)美元在过去的一百年时间里购买力缩水了二十多倍。即使以价值稳定著称的瑞士法郎在过去的四十年时间里由于货币超发也贬值了近百分之六十。自从纸币流行依赖,持有法币已成最差投资策略。

目前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注脚:限于篇幅的原因,区块链的智能合约给人类组织带来的更有意义的变革在这里无法详述)可以充当电子黄金的角色,并在将来逐步取代黄金的价值储备功能。比特币与黄金的定位应该类似于今天的电子邮件和邮局的角色:黄金因为稀缺性和数千年来积累的认可度在将来的价值储备市场上依然会有一席之地,然而黄金易氧化,不易分割,不便携带的特性也会让比特币逐步侵蚀黄金目前将近八万亿美元的市场。比特币价格暴涨暴跌的一个原因在于比特币的产量不随着价格变动而变动。不同于黄金和石油,当价格上涨的时候,人们有更多的动力去开采黄金和石油,随着产量的上升,上涨的价格会被逐渐抑制住。而比特币无论价格暴涨暴跌,每四年的产量都是固定,没有一个类似黄金和石油的稳定机制,导致比特币价格容易波动。再加上目前比特币市值小,受众少,任何一笔大资金的入场和离场都会引发恐慌性的买入或者抛售。随着比特币市值的增加以及受众的增多,比特币价格的稳定性也将逐渐建立起来。届时比特币将会有望成为各国央行的非主权全球储备货币以及大型金融机构的避险资产。

作者简介:刘玉林教授,苏黎世联邦理工量子计算硕士,货币理论博士,加密货币和区块链金融专家,曾任欧洲中央银行系统访问学者,苏黎世联邦理工高级研究员,瑞士量子加密基金创始人,2018年加入Dfinity领导区块链经济和链上治理研究,兼任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教授。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