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李笑来退圈:豪赌的赌徒已开始离场,赌桌上当真没有筹码了?

李笑来退圈:豪赌的赌徒已开始离场,赌桌上当真没有筹码了?

大佬退场了。

李笑来说:从现在开始,我将停止一切区块链项目的投资。

这句话在区块链圈子里掀起的波澜有多大呢。大概就就好比一个靠赌博发家的赌徒忽然说:“嘿,我要回家了,以后,我就不来了”。

很多时候,对于赌徒来说,最终赢得的筹码并非最重要的,最令赌徒痴迷的,应该是在赌场那种惊心动魄、命悬一线的身心刺激感。

这种刺激,可以让乞丐一夜便富翁,也可以让富翁一夜变乞丐。

当一个赌徒都已从给与他紧张、刺激,还有金钱筹码的赌桌上抽身离去的时候,这标志着什么呢?

无非是两种情况。

一、这个赌徒自己的筹码已经输光了。

二、赌徒认定别人的筹码已经输光了,也就是说,在这张赌桌上,他已经无利可图了。

第一种,作为当年的‘国内比特币首富’,李大师的筹码已经输光了吗?

显然不可能,作为商人,不得不承认他的眼光是精明的。自他靠比特币发家以来,好像就一直坚信,区块链行业是他的事业蓝图。

从ETH、EOS、Zcash、Qtum等大热的项目到Steem、Wanchain、 Monaco等名不见经传的小项目,李笑来在链圈的投资项目高达五十个左右。

而这数十个项目,几乎都给他带来的丰厚的回报。不过在这个跨界大师的投资生涯中,也曾有过几乎失手的场景。

2017年,李大师与优领资本易理华成立硬币资本。7月时,硬币资本投资的PressOne项目宣布完成2亿美元的代币众筹,同时创立国内最快容易记录,而很快,PressOne项目就被叫停。

但在这凶险的一局中,李大师出手快、收手也快,PressOne被叫停时,他已经抽身离去,片叶不沾身。

对于普通的韭菜来说,通常就是被割对象。但李大师是谁,他是敏锐的投资人,是技艺精湛的赌场豪侠。

从他那段被爆出的牛气冲天的录音里来判断,在这些项目里,他的身份绝不是待割的韭菜。

甚至,他还可能是做了操刀人,也就是说,李大师神奇把项目方变成了韭菜。

割韭菜割到手软的李大师,就是赌桌上那个赌技高超的赌侠,赌桌上的筹码他也自然是揽进了口袋的,要是说他没钱了,只怕大家都会不信。

既然赌徒手上的筹码还很充沛,那么对于他的退场,就只有一种解释了。

赌桌上的筹码没有了,或者说是,他认为赌桌上的筹码已经没有了。

筹码 去了哪儿

李笑来退圈:豪赌的赌徒已开始离场,赌桌上当真没有筹码了?

筹码没有了吗?大师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当一张赌桌上的筹码都没有了的时候,无非也是两种情况。

一;散户的筹码被庄家和赌侠们装进口袋了,玩家离场,等待下一轮赌局开场。

二;监管单位打压赌场、筹码贬值,甚至可能会被强行没收。

如果是第一种,区块链技术出生十年,全球形形色色的链上项目没有一万也出了八千,各类庄家以区块链技术为赌桌,开始组建赌局,亮出自己的筹码,赌徒们被这场豪华的赌局吸引,纷纷入场。

一场豪赌下来,几家欢喜几家愁,庄家坐地收利,赚的盆满钵满,而散户们则几乎是被掏空了腰包。赌桌之上,可流动的筹码越来越少。

而这,基本上也就是区块链行业的现状。该砸钱的都已经砸了,该赚钱的也已经转了,剩下的是什么呢,当然就只有满桌狼藉和一堆绝望的赌徒。

我们的李大师虽然不是庄家,至少也是个聪明的赌徒,他从一开始,就与庄家们挂上了钩,并占据了天时地利。

他不停的收割筹码来充盈自身,他割庄家、也割那些没有天时地利的赌徒们。

当然,这是一盘大旗,像他一样的赌场豪侠们还有很多,也几乎是个个都盆满钵满了。

李笑来退圈:豪赌的赌徒已开始离场,赌桌上当真没有筹码了?

第二种,今年八月以来,数字资产行情每况愈下。

8月21日晚,圈内头部媒体经历一场生死洗牌后,被封媒体达数十家,而这数十家媒体几乎全是圈内数一数二的头部。

一招杀鸡儆猴,令圈内媒体一夜之间陷入惶惶不可终日的境地。

那天之后,包括我们区块链蓝海(ID:qukuailian-lh)在内的一大波媒体都开始如履薄冰。

停更的停更,删文的删文,一夜之间,区块链媒体几乎是从云端跌入谷底。

这是镇压,镇压的是什么?

是1CO,是不正当集资,也是数字资产行业和区块链项目。

高压之下,原本就处于熊市的币市一跌再跌,寒冬一瞬间就来了。

就好像是禁赌令一下,赌桌上的赌徒们赌的正酣,庄家却突然开口:你们手上的筹码贬值了,赌局要散了。

我的全副身家都压在了筹码上,我的老本也进了庄家的口袋,现在你却跟我说我的筹码贬值了?

我还没在赌桌上大展拳脚,还没领略到那种心跳如雷的刺激感,你就说赌局要散了?

赌徒们怨声载道的日子,庄家们的日子却也不那么好过。

玩家们手上的筹码贬值,他们的筹码也跟着跌了,在政策之下,还随时就有被打入天牢的危险。

赌桌上还剩啥。

李笑来退圈:豪赌的赌徒已开始离场,赌桌上当真没有筹码了?

筹码贬值,禁赌严令下发之时,赌桌之上还剩下什么呢?

无非是豪赌过后的满地狼藉、镇压之下的落魄庄家、身家掏空的绝望散户,以及,见惯赌场风浪后,早早就把大批筹码变现的赌场豪侠,如今已然抽身离去的赌场豪侠。

一场豪赌过后的赌桌上凌乱不堪,输钱的大骂老天不长眼,赢钱的窃喜手气还不错,看热闹的唾沫满天飞。

剩下的,是牌、是筹码、是输家们绝望的哀嚎。

听闻禁赌队伍已经走到门口的庄家们也是脸入土色。一度开始下场的下场、跑路的跑路。

而那些有王牌护身的庄家们依然聚众游戏,身价丰厚的散户们仍然一掷千金,庄家们坐收场地费便日进斗金。

我们的李大师,自然就是当中的受益者。

在圈子里满地狼藉的时候,他就潇洒的抽身离去,只等余下的庄家和散户们收拾好这满地鸡毛。

待到严令过去,市场回春,筹码升值之时,他又带着囤积的筹码王者归来。

大师开始退场,气氛日渐萧条,曾经的繁华热闹好像就快要成为过去。

一张小小的赌桌上,多幕戏剧轮番上演,谁又知道,下一场盛世豪赌会在何时又再度开启呢?

但可以预料的是,数字货币这场赌博盛宴,还远远没有到散场的时候。

李笑来退场,还有张笑来、王笑来、还有自认问心无愧的庄家、还有不愿割肉换钱的散户,还有仍然看好这场赌局的接盘侠们。

只要他们还在,这局就散不了。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