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泰国抢占区块链:政府和企业竞速,顺手打造出东南亚区块链中心

泰国抢占区块链:政府和企业竞速,顺手打造出东南亚区块链中心

文 | 王叁

泰国旧名暹罗,1949年5月11日,泰国人用自己民族的名称,把“暹罗”改为“泰”,主要是取其“自由”之意。

1985年至1995年的十年间,泰国曾是世界上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中国的四倍,被称作亚洲四小虎中最凶猛的一只。而在1997年,当乔治·索罗斯率领的金融掠夺者侵入泰国时,这只猛虎却脆弱得不堪一击。从泰国发源的金融风暴迅速席卷了东南亚,乃至整个亚洲。

此后二十年,泰国一直试图走出金融危机的阴影,凭借农业和旅游业的天然优势,逐步发展纺织业、制造业和电子工业。据2018年初的统计数据,全球排名13的外汇储备、高达8.5%的贸易利润率和206.59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峰值,都体现着泰国经济在金融危机后的谨小慎微。

然而,国内需求疲软、依赖国际市场、基础设施不足、地区间发展不平衡、通货膨胀居高不下、政局动荡等问题仍限制着泰国经济的全面复苏。在吸引外资方面有着独到天赋的泰国人,看到区块链数字货币的到来时忍不住摩拳擦掌,像个空有一身蛮力的壮汉终于找到了发泄的渠道,在这个重塑世界格局的风口上。

银行成为加密货币诈骗的帮凶?

2018年7月底,泰国犯罪稽查部门CSD申请拘捕了6名诈骗案涉案人员,这起诈骗案看点颇多,轰动一时。

受害者是22岁的芬兰人阿尔尼·奥塔瓦·萨拉马(Aarni Otava Saarimaa),这场投资欺诈导致他损失了5564枚比特币,价值797,408,454泰铢,约2400万美元。

2017年6月起,阿尔尼将5564枚比特币分批打入了一个电子钱包,这个钱包所有者是泰国90后明星Boom(本名Jiratpisit Jaravijit)。Boom是泰国演艺圈的小鲜肉,曾在几部剧中出演配角,尚未走红。被逮捕的6人中,还有2人是Boom的亲属。目前,Boom交纳200万泰铢(约6万美元)保释金后被暂时释放,但他仍面临洗钱指控。

阿尔尼到达泰国之后,几位泰国“商人”游说他以交易比特币的方式购买EX-pay Software有限公司、NXChain Inc.、2002 DNA有限公司的股票,并投资一个名为“龙币”(Dragon Coin DRG)的加密货币项目。打款之后,阿尔尼却跟项目方“失联”了,之前与他沟通的泰国“商人”也一再回避沟通。

忍无可忍的阿尔尼在今年1月份向CSD提起诉讼,CSD相关调查组与反洗钱办公室合作,在近7个月的取证与调查后发现,这不是简单的诈骗案,而是涉及多名嫌疑人的连环诈骗洗钱案件。据泰国警方披露,曼谷银行、暹罗商业银行和开泰银行涉嫌参与该案。

根据泰国相关法规,超过200万泰铢的汇款,银行员工应当向反洗钱机构汇报。CSD报告中提到,阿尔尼转出的5564枚比特币从未用于投资,而是被全部清算为价值7.97亿泰铢并被分别存入7个银行账户。在此过程中,上述银行并未按照法规要求向反洗钱机构汇报。

到目前为止,仅有泰国央行行长出面否认,称这起欺诈案件与数字货币交易过程无关,其他几家尚未表态,案情仍然扑朔迷离。在加密货币这个纠缠着利益、弥漫着欲望的领域,银行和监管部门本应是冷静的监督者,但在这起匪夷所思的诈骗案中,银行却成了帮凶,不管他们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这起诈骗案以涉案金额之高、取证时间之长、明星直接参与等特点吸引了很多关注,但其实这样的诈骗案在泰国并非罕见。那么,犯罪分子为何屡次得手?监管真空问题为何出现?这一切还要从泰国对数字货币的态度说起。

政策与企业赛跑

从今年年初开始,泰国政府方面在公开场合对加密货币和ICO相关话题的谈论逐渐密集,在大概三个季度的时间里,泰国火速出台并完善了相关政策,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加密货币交易和ICO在泰国的火热。

1月底,泰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泰国证券交易所(SET)宣布正在讨论加密货币与ICO监管框架,并将举办公众听证会。泰国SEC此前曾表示,“要在支持数字创新和保护投资者免受潜在的ICO诈骗之间取得平衡”。此时泰国政府已经意识到ICO的优势以及缺乏监管的ICO背后隐藏的风险。

2月底,据泰国媒体报道,泰国当地的初创企业纷纷加紧了ICO的节奏,因为泰国SEC此前透露要出台ICO相关的监管框架,让他们担心“监管机构会给发行方和投资者制造困难”。为此,泰国第二大数字货币交易所(TDAX)暂停了ICO注册,等待泰国SEC的监管政策。

而泰国SEC则不得不因此而加快节奏,其助理秘书长Sakkarin Ruamrangsri表示,委员会的董事会“将考虑在3月8日推出ICO监管框架”。经过多轮公开听证会讨论与修订,3月份公布的草案最终成为了加密货币及ICO监管法规,于5月14日正式生效。

该法规将加密货币定义为数字资产和数字通证,泰国SEC是所有数字资产的官方监管者。该法规规定:所有市场参与者,包括涉及数字资产交易的ICO发行方、交易所、中介公司和经销商,都必须在法规生效日期后的90天内向SEC注册;对于任何在数字资产方面故意做出不当行为的个人或机构,SEC拥有对其进行处罚的权力;未经授权的数字货币销售商、设立未经授权的研讨会来征求加密货币投资的个人或机构,将会被处以不超过数字交易价值两倍或至少50万泰铢(约10万元)的罚款,同时也可能面临长达两年的监禁。

至此,ICO和加密货币交易在泰国正在走向合法化和规范化,由于监管缺席造成的乱象也逐渐得以整治。虽然泰国政府对加密货币交易的双重征税(7%的增值税和15%的资本所得税)略显严苛,但完整的监管框架确实是有利于行业健康发展的。

7月初,泰国通过了《数字资产商业法令》,从法律上将数字货币分为两类:用作商品交换媒介时定义为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ies);参与投资或接收特定商品时定义为数字通证(digital tokens)。与此同时,泰国政府将七种加密货币(比特币、以太坊、Bitcoin cash、Ethereum classic、Litecoin、Ripple和Stellar)合法化。同月,泰国SEC将ICO分为三类:投资通证、实用通证和加密货币。

在决策速度和效率方面,泰国政府超越了很多亚洲和欧美国家,一方面是由于泰国执政者自身的能力决定,另一方面,加密货币交易所导致的乱象、初创企业与监管机构赛跑等因素,也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东南亚区块链中心崛起

2017年1月,泰国区块链专家Bhume Bhumiratana表示,泰国将在2018年全面拥抱区块链技术。当时,泰国曼谷刚刚诞生了几个区块链项目,包括泰华农民银行(Kasikornbank)和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国际商业结算集团(IBS)合作建立的泰铢-美元的跨境汇款通道和另外一个与缅甸的跨境汇款服务。

进入2018年后,随着交易所和ICO逐渐合法化,政策框架逐渐落地,政府大力支持,泰国区块链行业发展速度飙升。

2月19日,泰国国家数字事务部与总部位于泰国曼谷的金融科技公司Omise签署了一份备忘录,宣布启动KYC项目。双方将合作建立一个全国性的数字身份验证和在线支付系统。泰国政府将使用Omise基础设施为公民提供全国数字身份证,希望能减少网上的欺诈行为,保护消费者。

3月19日,泰国央行宣布,盘古银行、泰京银行、泰国商业银行、开泰银行等14家泰国银行联合推出了泰国区块链社区计划,将利用一个基于Linux基金会超账本架构的区块链共享平台把银行保函数字化。国有能源公司泰国发电管理局和泰国第二大公司暹罗水泥集团也参与了该项目。

该社区计划所用到的区块链共享平台是由开泰银行与区块链行业的“国际雇佣兵”IBM合作推出的。此外,IBM和泰国最大的金融机构Krungsri于去年7月达成了一项为期五年、价值1.4亿美元的合作计划,利用区块链技术建立数字银行业务。泰国大成银行与IBM公司也就一个旨在简化合约管理流程的区块链试点项目达成了合作。

2018年4月,泰国数字经济部副部长、证券交易所主席、泰国央行副行长等金融系统的高官会见了迅雷CEO陈磊,希望正在密集布局区块链领域的迅雷与泰国达成相关合作。有消息称,迅雷已与泰国国有电信运营商CAT达成协议,展开一项关于区块链与共享计算的合作。

正如专家预测的那样,泰国确实在2018年全面拥抱了区块链,短短三个季度就有了不少拿得出手的项目。而这三个季度,正是国际币圈和链圈风云突变、亚洲区块链企业寻找根据地、泰国政策框架不断完善的时间段,这是天时;与亚洲多国接壤、海陆空运输发达、世界第二发达的旅游业构成地利;政府的支持、政策的助推以及泰国对于经济增长新动力的迫切需求,是泰国区块链快速发展必不可少的人和。

因此,泰国的区块链行业快速地汲取着世界范围内的资本、人才与技术,逐渐显露出成为东南亚区块链中心的势头。

佛教之都、天使之城

湄南河三角洲上,终年炎热的热带季风气候孕育了一座神奇的城市——曼谷。曼谷是泰国的首都和最大的城市,中南半岛最大的城市,东南亚第二大城市,是“佛教之都”,是“天使之城”,是泰国政治、经济、贸易、交通、文化、科技、教育、宗教中心。

当菲律宾、韩国、新加坡、印度着手打造亚洲区块链中心时,泰国当然不甘心落后,至少在选址上能快人一步,就在曼谷,因为这里是泰国“一切的中心”。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