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争议:孙宇晨自称“马云门徒”,但有人说他只是“币圈贾跃亭”

example

“我衡量人的标准是看你赚多少钱。”

孙宇晨曾这样说过。他在币圈颇受争议,年轻有为,在他的眼中,除了成功就是失败。

近日,加密货币项目波场和中国最大的互联网搜索引擎——百度达成了合作,消息网站并未透露二者合作的具体细节,只是称百度云会在下周公布这一消息。

波场CEO孙宇晨最近在一封推特中暗示已经和一个不具名的行业巨头达成秘密合作,原文:“波场第一次和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行业巨头达成合作,猜猜这个巨头是谁?”。

我们今天就来扒一扒这个年轻有为的波场创始人的人生经历。

高材生

出生于青海西宁,成长于广东惠州,高中时候沉迷文学成绩稳居全班倒数前十,后在高三奋勇直追,凭借第九届新概念作文获奖契机,获得北大降分录取机会,得以进入北大中文系。

从惠州走到北京,就读北大是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其大学同学曾这样形容:“这个曾经自命不凡却前路迷茫的小城少年,人生以此为分水岭,踏上通往名利世界的快车道。”

争议:孙宇晨自称“马云门徒”,但有人说他只是“币圈贾跃亭”

进入北大后,孙宇晨怡独立候选人的身份竞选过学生会,未果,后因批判北大“会商制度”等举动,同蒋方舟共同登上《亚洲周刊》封面。之后,孙宇晨选择出国深造,就读宾夕法尼亚大学。但在就读期间因陷入抄袭事件而丧失学术信誉,转而从商,加入了宾大投资协会。机缘巧合的他买了特斯拉的股票,后又从《纽约时报》中得知了比特币,当时的比特币价格经历了一轮涨幅,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他押注了比特币,声称“收益达七八十倍”。孙表示,比特币是第一次实现了在金融清算中不用通过中心节点。一直以来,人类在货币清结算领域,都没有办法 摆脱中心化的节点。在估算了比特币的上升空间之后,孙把上宾夕法尼亚的学费全部都用来买了比特币,之后没多久就迎来了比特币的疯狂增长,出乎意料地让他拥有了第一个一千万。

2013年底,孙宇晨加入位于硅谷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Ripple Labs,一个多月后回国,获得IDG投资成立了锐波,投身创业大潮。

“马云门徒”

后又与同道大叔同创社交平台陪我,进入马云主办的湖畔大学。作为“马云最年轻的门徒”,他感到非常自豪,称与马云“相见恨晚”。

争议:孙宇晨自称“马云门徒”,但有人说他只是“币圈贾跃亭”

2017年下半年,孙宇晨创建了第二个项目“波场TRON”,李丰和薛蛮子也是这个项目的投资人。该项目号称利用区块链技术构建全球去中心化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商业模式就是发币,俗称艾希欧,并有一堆大咖为其站台和背书。孙频繁接受媒体采访,从不掩饰对名利的追求渴望。

争议:孙宇晨自称“马云门徒”,但有人说他只是“币圈贾跃亭”

由于监管对ICO的不断施压,“波场币”提前一周就完成了ICO,第二天监管就下发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各类ICO活动,并要求退币。此时的孙宇晨已经募集了4亿多的资金,为了安全考虑孙还是将募集到的这些币都退还了。

退完币后的孙宇晨就立马赶往了美国,在美国继续开展他的波场币的宣传活动。同时,波场在海外登陆了交易所开始公开交易,且短时间内价格持续走高。据相关人士发现,波场币的在外流通比例较低,被某几个庄家高度控盘了,割“韭菜”的事早晚会发生。孙宇晨的钱包记录显示,每天发送2亿个波场币至交易平台兑换以太坊,持续了19天,也就是说他换掉了60亿的波场币,按当时价格来算,他套现了120亿。

争议:孙宇晨自称“马云门徒”,但有人说他只是“币圈贾跃亭”

“币圈贾跃亭”

有人认为他的风格同贾跃亭如出一辙,但是孙宇晨对“币圈贾跃亭”这个称号很反感。他告诉媒体,他同贾跃亭完全不一样。两人的家乡不同,虽然同在美国,但是所创立的项目国际化程度不同;贾跃亭娶了个明星老婆,而他没有;贾跃亭欠了很多钱,而他不欠任何人钱。

《贾跃亭的前世今生》中对其总结为:“他是个聪明人,更是个浮躁者。他善于开拓,但没有兴趣长期专注于一块业务。随着业务范围越来越广,他就逐渐玩不转了。”

而在波场最初的白皮书中,孙宇晨的规划是“致力于构建全球去中心化自由内容娱乐体系。”

从天之骄子到顶级投资者,不可否认,孙宇晨的开挂人生让所有人都羡慕,但在这条通往财富自由的道路上,似乎又和大多数富豪的成功学不一样。区块链可能是这些年中,能让人迅速实现财富跃迁和改变命运的大好机会。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