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曹妃甸,区块链的又一福地?

起风财经联系到曹妃甸大数据区块链产业园的管理部门——曹妃甸新城科创中心,以及合作方北京创到科技的负责人马治宇,两方就曹妃甸大数据区块链产业园的特点及未来发展方向进行了详细解答。

曹妃甸,区块链的又一福地?

作者 | 连翘

10月8日海南自贸区(港)区块链试验区的成立,在业内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起风财经当时就此发布了《特稿|链上海之南》,详细分析了海南省在抢占区块链产业制高点上的潜力。

几天后,“京津冀首个区块链产业园落户曹妃甸”的消息又出现,称原河北曹妃甸大数据产业园升级为大数据区块链产业园,是首个京津冀地区大数据区块链产业园,并称对标海南自贸区(港)区块链试验区。

该新闻未有详细说明。但起风财经(ID:QFCJ2018)认为,这是京津冀地区探索区块链产业园的首个重要举措,意义重大。

起风财经联系到曹妃甸大数据区块链产业园的管理部门——曹妃甸新城科创中心,以及合作方北京创到科技的负责人马治宇,两方就曹妃甸大数据区块链产业园的特点及未来发展方向进行了详细解答。通过解答发现,原来曹妃甸正在下一盘大棋。

为什么是曹妃甸?

北京创到科技旗下的Astar lab是区块链一级市场的服务商,有数字投行和基金业务两块业务。目前Astar 的主要业务是为传统企业提供”区块链+”的服务,已经跟多家中大型企业建立了合作。

马治宇透露,Astar希望跟政府合作,建立一所起点高、发展动力强的北方区块链产业园。而选址曹妃甸,主要基于当地政策的利好

大数据区块链产业园位于曹妃甸新城,地处“环渤海、环京津”核心区域,“十一五”时期,唐山曹妃甸与天津滨海新区曾是全国最受瞩目的双子星,但自从2012年起,曹妃甸的发展就遭遇了瓶颈期。

虽然2017年底,曹妃甸被列为四大京津冀协同发展示范区之一,但坐拥优良的水域资源的曹妃甸,更希望引进更多环保型高科技企业。

基于此,2018年初曹妃甸成立了大数据产业园,目前华为等几个大数据公司已经入驻,唐山市的政务都已经放在华为云上。但由于国内已经有了贵阳等发达的大数据产业基地,相比之下曹妃甸并不占优势。

而区块链是国家非常重视的新兴产业,有望下一步成为带动当地的新引擎,因此对于区块链产业,曹妃甸当局能提供非常优惠的政策。而Astar可以将中大型区块链项目引入产业园,帮助当地建立区块链相关的产业生态。在此基础上,双方展开了合作。

冰封时期,曹妃甸是区块链企业最好的过冬地

对于区块链企业,曹妃甸到底有什么吸引力?和海南比优势在哪儿?综合马治宇和曹妃甸新城科创中心的说法,起风财经归纳出以下两点:

第一,区位优势。目前,唐山市正在规划以曹妃甸新城为依托的唐山滨海新城,曹妃甸新城的临港和交通走廊的优势将被进一步挖掘,新城将采取“小街密网”的规划方式,打造节能绿色城市。

另外,离北京近是曹妃甸区块链产业园最大的特点。唐曹铁路今年6月已经通车,将与修建中的京唐城际铁路相连,届时从曹妃甸出发前往北京最快76分钟可达,而从曹妃甸大数据区块链产业园到动车站只有5分钟距离。

相比之下,海南自贸区(港)区块链试验区孤悬海外,离北上深杭都较远,这一点相当长时间内都难以克服。

第二,成本优势。马治宇表示,现在区块链市场变冷,而北京无论人力、房租都极其高昂,许多区块链企业难以为继,这些企业要么关门,要么低成本地维持。曹妃甸当局将在办公、人力两方面为区块链企业提供大力支持。

办公方面,2018年10月23日,曹妃甸区人民政府印发了《关于推动科技创新与新兴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称对于入驻大数据产业园和科技创新中心的企业,享受“三免三减半”的租金政策,免收 5 年房屋租金和免收 3 年物业、水电和宽带费的支持。

而且,“对引进的新兴产业项目,当年实现企业所得税地方留成超 100 万元,参照对本地地方税收的贡献,给予连续 5 年的财政支持,前两年给予 100%扶持,后三年给予 50%扶持。”

在用地上,“对符合省优先发展目录和集约用地条件的新兴产业工业项目,最大程度降低企业用地成本。将批而未供土地和低效闲置土地,优先用于新兴产业项目”,马治宇表示,对于矿机等生产型产业,这将极大节省土地开支。

此外,在研发、创新等方面,政策也有明确规定,比如企业上市将一次性奖励150万元。为了方便创业者,曹妃甸大数据区块链产业园内还专门配备了食堂和宿舍。

最关键的是,许多地区省市的双创政策是不能叠加的,但在曹妃甸,多项优惠政策可以叠加享受

“通过观察引进区块链企业的经营、发展情况,当地政府可以摸透研究区块链这一新兴产业,为下一步制定政策提供借鉴和参考。”马治宇说。

人力成本方面,曹妃甸当地有华北理工大学和唐山职业技术学院,下一步Astar将和当地政府、大学一起,联合开展区块链人才培训业务,将当地大学生往区块链方面转化,为当地区块链产业储备人才。

而入驻当地产业园的区块链企业,早期可以保留在北京招聘的核心开发人员,非核心职员在曹妃甸当地招聘,因为曹妃甸平均工资只有三四千元,这样将节约大量人力成本。待区块链人才培养起来后,可酌情从当地招聘技术人员。

政府的诚意

众所周知,政策的出台只是开始,曹妃甸大数据区块链产业园到底多大程度能落实政策?北京创到科技能否及时引进相关企业?这是产业园能够发展起来的关键。

对于第一个问题,起风财经跟曹妃甸新城科创中心的工作人员交流时,感觉工作人员还是比较积极的。得知记者身份后,该工作人员详细地给记者介绍了新城的发展方向、环境、人才优势,并推荐记者看看新下发的《意见》,又向记者引见了项目合作方马治宇。

马治宇也认为当地政府的推动很快。当时他们注册唐山创到科技公司,只用了半天时间。目前区块链产业园是位于原来曹妃甸大数据产业园内的三栋楼,政府正在装修其中的一层,桌椅都已经配备好了。

对于第二个问题,马治宇称Astar 的目标是做区块链行业的麦肯锡,目前在国内合作范围很广,且合作的多数是体量超过20亿的中大型公司,刚刚跟中国科协办了一个区块链产业加速营。他透露,Astar为曹妃甸大数据区块链产业园专门成立了项目组,预计一两年内将产业园大力发展起来,力争三年内使区块链入驻企业超过40家,完成千万税收。

“海南政府也正在研究出台针对区块链的专项政策,预计明年能出来。曹妃甸下一步也可能出台专项政策。无论怎样,区位优势是曹妃甸比海南最大的优势所在。”马治宇强调。

起风财经今年7月曾梳理过全国的区块链产业园,当时总数量已超过10家,位于上海、杭州、长沙、宁波、青岛等地。现在这些产业园的发展情况各不相同,杭州、重庆等地园区入驻企业在稳定增加,但上海智力产业园已经关停了区块链相关业务,原因是有入驻企业涉嫌“炒币”。而武汉、娄底、青岛等其它地方的区块链产业园已经很久没有消息。

产业的发展,需要政府和企业的共同努力。在目前区块链技术本身不成熟,而且处于行业冰冻期的背景下,政府无疑是需要付出更多的一方,上述杭州和重庆区块链产业园能够发展皆因于此。曹妃甸政府已经在行动上表现出发展区块链产业的决心,但最终结果如何,则要看推动方及参与方的实力和执行力了。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