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大象区块链:\”乌云\”亦来

大象区块链:\"乌云\"亦来

文 : 记者慎言

区块链的世界里,太多的人把精力放到技术、应用、Token的层面,而最为基础的“共识”仅仅放在白皮书上。好似人人都在谈共识,但也只在纸上谈敬畏,对共识的认知也仅仅局限于POW、POS等证明机制。事实证明,对共识缺乏足够敬畏之心,必然会为此付出代价。

亦来云,亦如是。

10月25日,记者收到亦来云社区成员“星辰大海”的《亦来云社区维权白皮书》,白皮书列出8大问题直指项目团队信用崩塌,一度让亦来云币价直跌1美元(现币价:6美元),不到最高点77美元的一个零头。亦来云社区成员,将这个突如其来山体崩塌的根源,指向项目方违背契约精神、毫无底线的贪婪,一次次的对社区违背承诺,严重透支了团队的公信力,导致社区的分裂。

据调查,这些分歧之中,最大的分歧是在于掌握在基金会手中的1600万ELA如何使用的问题。这些占亦来云总发行量近一半、占现有流通量两倍的Token,由于团队擅自更改用途,使得原本计划会分散回馈比特币社区的空投红利,最终转而集中成为社区生态建设基金。

这一变动在社区看来,是亦来云团队一次次失信之后的又一根稻草。所谓的1600万的生态建设基金,实质并非是社区建设的金矿,而是堵在上游的“堰塞湖”,一片悬在社区头顶的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大水压城,摧毁整个社区。

但在项目团队的规划里,生态建设基金或许会对亦来云社区生态的繁荣有益。而显然,亦来云团队发现了“堰塞湖”的风险,项目团队曾经试图搭建了泄洪渠道——去投资去繁荣社区,但是一个低级的投资失败,加之天使轮锁仓461万ELA提前释放,最终彻底让社区死心,导致维权的爆发。

维权发生之后,亦来云创始人陈榕出面,就基金未来的用途进行解释,但依旧难以赢得社区的认可。头顶“乌云”的亦来云,还需要接受更多来自社区的拷问,而围观者们,除了吃瓜,或许也应该开始对自己项目社区来一次大反省。

区块链是信用机器,但,信用,不是这么玩的!

01 出尔反尔——撕裂的共识

比特币诞生之初,追求的一大目标就是:民主和公平,维持公平的手段不是交给人,而是交给共识和代码。代码虽束缚社区所有成员的手脚,但也避免朝令可以夕改。整个比特币生态将按照约定好的共识运行,通过共识获得同道中人,认可即加入,不认可随时离开。

EOS创始人BM将共识视为宪法。大象区块链首席经济学家王宏则认为,如果区块链是基石和支柱,共识机制就是灵魂,是维持世界运行的制度、公约,而共识的分裂,对很多项目而言结果就是硬分叉,或者像BM一样被迫离开社区,被自己创办的项目抛弃。

亦来云创始人则不会有类似BM的遭遇。因为ELA早已预挖,项目团队作恶的成本太低。在整个社区看来,亦来云项目团队靠一纸白皮书,实现了由码农向金主爸爸的转变,而他们托起的团队却将他们踩向了地狱。

2017年8月,亦来云0.1版本白皮书公布,按照白皮书规划,项目将发行3300万的ELA。其中,1650万枚(占总发行量50%)将回馈比特社,800万枚(占总发行量24%)将用于私募,500万枚(占总发行量15%)将分给天使投资人,剩余的350万枚(占总发行量11%)将由亦来云基金会持有。

但这种状况,在12月亦来云白皮书的0.2版本中改变,此前规划仅占小头的亦来云基金会一下变成了整个社区ELA最大的持有者。

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前后两版白皮书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2017年8月初,按照1btc:10000 ELA比例(单个成本2元人民币,发行461万ELA)完成天使轮融资的亦来云,正式发布0.1版本白皮书,并宣布于当月10日至20日进行为期十天私募。

彼时,正值盛况,1C0还是抢破头的状态。陈榕介绍,两天即完成2000BTC的私募额度,最终完成4300个BTC的私募。

根据亦来云私募群公布的兑换比例为1btc:2000 ELA。但由于最终兑换比例为1btc:1000 ELA(单价约人民币20元左右),导致白皮书内约定800万的私募没有完成,尚余370万的ELA掌握在基金会手中。

随意的更改兑换比例也成为团队不够诚信的一个佐证。紧接着,陈榕拉小群进一步私募的消息曝光,引起社区强力反弹。

陈榕在最新的公告中解释:当时由于国内关停1C0,亦来云退还300多个BTC的私募额度,自己拉小群私募是为了满足此前未能参与的成员,并补足已经退还的私募;兑换比例不一致是因为私募额度不同,触发兑换比例机制不一样造成。

“拉小群”私募迫于社区压力停止,亦来云平静了两个月。随后,风波再起!龙卷袭来!

2017年10月,团队不顾白皮书的约定,单方面向社区公布将在海外以1btc:800 ELA的比例进行公募。此举引起了社区强烈的反应,众多早期投资人甚至提出“退币”,要求官方给说法。最终,亦来云团队被迫将早期私募兑换比例从1btc:1000 ELA调整为1btc:1500 ELA,同时新补偿的500 ELA将锁仓一年,至2018年8月。

此间,来自亦来云前成员的消息,陈榕在私募完成后不久,就完成在美国西雅图的买房任务。也在陈榕找到新居不久,亦来云“鞋不适履”的白皮书,也迎来了0.2时代!

山不就我,我就搬山。2017年12月17日,亦来云白皮书0.2版本发布。

根据社区的说法,通过这一版本的白皮书,亦来云团队一下为自己“赚到”了20亿人民币(按照当时公募每枚120元人民币计算)。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将之前原计划反馈给比特币社区的1650万枚ELA收归基金会所有。

陈榕对此的解释则是颇有点“得了便宜又卖乖”,表示因为原计划的空投不能完成,基金会“被迫”接受了1600万的ELA份额。

陈榕在公告中对“空头难”进行解释时说道:部分比特币用户钱包丢失,空投无意义;交易所因94关停之后沟通成本高;交易所不愿意配合提供空投情况;亦来云非比特币分叉币找不到钱包地址。

同期,比特币的分叉币们糖果空投进行的如火如荼。不知道为什么BCH之父、亦来云投资人之一的吴忌寒,也不能为亦来云的空投使上力,解决这个当时价值80亿(按上所后最高500元人民币)的空投技术难题!或许,在金钱面前,技术可难可易。

2018年2月1日,亦来云终于正式登陆火币,完成几十万的ELA空投任务,剩余1600万ELA按照0.2版本白皮书转入生态建设基金。

此时,算是彻底推翻已有的共识,亦来乌云,最终成型。而真正的暴风雨,还有8个月的摩擦,才会正式来临。但期间,黑云有过几次电闪雷鸣。

02 风雨之前——乌云电闪雷鸣

随着上所空投之后,剩余的1600万ELA,顺利的进入基金会账户。

面对这座巨大的金矿,基金会也开始考虑生态繁荣计划。不过,在团队成功掉坑之前,亦来云团队先在币安碰了一鼻子的灰。

2018年2月25日晚6点,币安第六期免费上币投票结束,排名第一的是亦来云。不过,紧接着币安却发布一则通告称,用户可对作弊行为进行举报,并在三天内进行评估和审核。随后,第二名的WePower (WPR)社群成员,纷纷开始检举亦来云(ELA)存在刷票行为。

吵闹一番之后,亦来云社区却忽略了这个问题,直至3月5日币安发布的公告,表示将部分有刷票行为的币种剔除了,亦来云出局币安。币安尽管未展示证据,但最终老二和老大打架,老三Zilliqa (ZIL)项目成功上位。

币安登陆战的失败,带来的直接后果是亦来云币价开始放量下跌。社区怀疑这是团队套现,喊单将组建清华系大庄让社区接盘,而陈榕对此回应自己并未出售手中的份额。

套现风波同期,亦来云基金会团队开始考虑1600万ELA的金矿如何使用。

3月,快牙(ViewChain)官方宣布和亦来云达成战略合作,并获得了亦来云基金会的战略投资。但紧接着快牙项目方反水,在币价为40多美金的时候抛售15万ELA,套现几千万元人民币。

这起让社区元气大伤的生态建设,导致亦来云成员们失望透顶。亦来云团队已在跟社区的沟通中承认基金会的监管存在问题。陈榕解释:快牙已道歉并表达支持亦来云的意愿,并要在2018年年底之前为亦来云带来至少一百万用户。

在社区看来,团队的不守信用、项目募资过程混乱、随意修改白皮书、快牙投资的失败,一系列的事件让基金会所掌控的1600万ELA的生态建设基金危险重重。

最终,陈榕亲手向社区丢下了另外一颗炸弹,迎来雷暴。

03 突如其来——一封信引起的战争

老板都喜欢写信,有的四两拨千斤,有的则是自己挖坑,比如贾跃亭。但陈榕的这封信,更像是一封战书。

10月24日,《亦来云创始人陈榕致社区一封信》在社区公布,宣布两个重磅消息:一个是1600万ELA将于明年8月移交选举出来的Cyber Republic社区共治委员会;另一个则是提前两月解锁天使轮461万ELA,这个数额为现行流通量的一半。

这封公开信成为了导致团队和社区最终分裂的导火索。

10月25日,《致亦来云(Elastos)项目方维权白皮书》网络发布,亦来云投资人社区维权联盟正式走上舞台,开启与团队的对抗之路。亦来云前期积累的问题正式爆发。

在社区成员看来,亦来云团队在第一版白皮书发布之后,就开始不顾共识、多次违约、肆意操弄项目白皮书,修改旧有共识,进而“绑架”社区成员。

相比起手握1600万ELA的团队,目前总流通才800多万ELA的社区力量弱小了很多。所以关于天使轮的提前解锁460万ELA,社区自然愤怒难平。

尽管陈榕在信内表示提前解锁是为了实现国际化,“遵守相关国际法律和规则是至关重要的”。另一位创始人韩锋指出,提前解锁天使轮目的就是为给社区投票、社区民主奠定基础,因为锁仓的币没法投票。

这被社区成员理解为保护天使轮的利益。当前,ELA价格约为人民币40元,而天使轮的ELA价格为人民币2元,中间有着巨大的套利空间,而投票的事情,天使投资人数量本来就少,投票的事情很好解决。

如果说天使轮的460万只是霜的话,真正的雪崩是社区头顶1600万的ELA。但这场雪怎么崩?

此前,亦来云公布的社区自治说明,将按持牌数量与工作量分配投票权重,锁定1万ELA以上的进入共治委员会,有理事成员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而在8月的Cyber Republic社区共治委员会接手之后,则没有提到此前参与锁仓的成员将如何介入参与。

过了河的团队,已把他们忘了,甚至还可能把桥拆走了。

清酒红人面,钱帛动人心。亦来云的Cyber Republic社区共治委员会将在19年8月成立。那块1600万ELA的乌云,还要飘在社区头顶很长时间。在价值8个亿的金矿面前,来自团队人品、人格的担保,似乎显得有些单薄。

亦来云早期员工、工程师辕询指出,尽管陈榕和韩锋曾经是清华的学生,但亦来云和清华大学没有任何关系,当时被陈榕包装为“清华大学亦来云区块链联合实验室”的办公室,只是自己向教授借用的办公室。

而亦来云的前身Elastos系统,是陈榕坚守了十八年的项目,除了数控机床、手机系统、家庭云之外,尽管有富士康的加持,但并没有太多拿得出手的成绩,17年之前也没有和区块链有太多关系。

辕询介绍:“Elastos 自称已经有几千万行代码了,实际它们是把 Linux 的代码行数算进了这个数字;陈榕跟我单独讨论时候,他都只说四百万行,对外面说几千万行;Elastos 是在 Linux 上面运行的;Elastos 没有技术和开发力,区块链的代码是从 NEO 借的,它们的操作系统的代码是基于 Android 的。”

但就是这艘辕询认为问题多多的枯木,在区块链的天空上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春。

亦来云的这一年,仿佛在恍恍惚惚的就过完了。所有人,包括陪伴亦来云飘了18年的陈榕,似乎都不知道这片云下一步将会飘到哪,下一刻云里将会出什么幺蛾子。

社区,则是还在想法拴住这片乱飘的云,维护自己的权益。可悲的是,然而他们并没有权利,至少在代码上,他们没有权利,因为即使全员加起来,也只算得上“小户”。

写在后面:

一直以来,我们都能从很多项目或者专家那里听到一个声音:XX是一场伟大的社会试验。我想说的是:请你们做试验的时候尊重一下实验对象,你面对的不是试验室的小白鼠,你面对的是真实的人,尽管他们贪婪、谩骂,但这并不是你作恶的源头,他们是真金白银的投入,拿出钱来让你们做试验,帮助你们换取回报。如果中本聪突然跳出来,说有个基金会还握着现有流通比特币两倍的量,那么,何止比特币的维权白皮书会在路上,可能刀片都在路上了。所以,试验的时候请小心些,试验之前请多想想,不要随意乱改实验步奏,否则真的会爆炸哟!

文章声明:本文为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观点,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提前联系作者!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