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密码朋克消亡史(中)

赛博朋克(cyberpunk)诞生于波谲云诡的后冷战时代末期。

1984年,美国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William Ford Gibson)在《神经漫游者》中描绘了一个超前的数字空间——也就是后来为人津津乐道的“赛博空间”(cyberspace),它是赛博朋克思想的引领者。

赛博空间的最大特色在于,参与者跳脱了肉体束缚,实现了精神意识与虚拟世界的交互,影史经典科幻电影《黑客帝国》准确地复刻了这一思想。

在小说中,主角凯斯奉命潜入跨国企业窃取机密情报。通过将自己的神经系统挂上全球计算机网络,他游走于计算机构建的数字空间,窃取机密情报,参与信息大战。

赛博朋克,将“cyber”(计算机的)和“punk”(朋克)组合,形成了以“计算机网络控制”为绝对核心,带有“反乌托邦精神和悲剧色彩”的全新流派。它涵盖了黑客、虚拟实境、人工智能(AI)、都市扩张、贫富差距等话题。

因而,赛博朋克通过强烈的反抗精神,以技术为武器,实现对社会、人际关系的全新塑造。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建筑学教授迈克尔·本尼迪克特,对这个虚拟空间构建的新世界以及全新的社会关系尤为感兴趣。

1989 年夏天,本尼迪克特开始筹备了一场盛大的赛博空间大会。《神经浪游者》的作家威廉·吉布森,曾2次获得雨果奖的科幻作家布鲁斯·斯特林都是座上宾。

这次的赛博空间大会在 1990 年 5 月如期举行。在奥斯汀的弗劳恩学术中心,与会者们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围绕赛博空间主题,抛出了各种天马行空的论调。

来自WELL网站的活跃人士约翰·巴洛,也参与了这次会议。此前的几年,巴洛因 FBI 特工“闯入”他家,而对赛博空间遭到入侵表达了焦虑。他的住处是在一次在线讨论时暴露的,给了黑客可乘之机。

或许是受到会议的启示,他建立了电子前沿基金会,目标是“将宪法扩展到赛博空间”。1996年,他发布了《赛博空间独立宣言》,宣布“互联网是一个独立世界,不受任何政治力量的管辖。”

独立、不受任何力量管辖,赛博朋克一方面反映了当时的世界政治气候的流变,同时也透过这些思想的传导,在技术领域铺就了一条通向绝对自由的道路。

Reddit的赛博朋克板块上,写着这样一句话「high tech ,low life」。繁荣的高科技世界和干涸饥饿的精神世界,是密码朋克的温床。

宣扬“无隐私,无自由”的密码朋客,正可谓是其来有自。

03

密码朋克创世纪

密码朋克消亡史(中)

从赛博朋克到密码朋克,这些新世界的反叛者,为自由和爱人而战,正像他们在《加密朋克宣言》里说的那样:

“我们的任务是在可能的地方争取自决,在不可能的地方阻止乌托邦的到来,如果这些都失败了,那就去加速它的自我毁灭。”

这篇写于1993年的宣言,已经划时代的提到了匿名交易、匿名通讯、密码签名和电子现金。

“开放型社会中的隐私需要各种匿名的交易系统。迄今为止,社会中首要的系统还是现金。匿名系统使个人能够在有意愿的时候,而且只在有意愿的时候暴露自己身份;这就是隐私的核心意义。”

密码朋克们正在随着时代的发展大步向前走,与所来之处的赛博朋克,一起齐头并进。

在《赛博朋克宣言》发表的同年,《连线》(Wired)杂志曾在一篇文章中声称:“赛博朋克,安息吧”。

和所有流行文化的分支品类一样,赛博朋克在慢慢发展的过程中,失去了前进的动力。新鲜感和原创性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可重复的商业配方,走向了套路化的极端。

此时的赛博朋克作品质量已经全面下滑,从一些作品的浮夸程度就能看出几分。

在尼尔·斯蒂芬森科幻小说《雪崩》中,一个送披萨的小哥的出场,身上带着两把武士刀,驾驶着一辆其电池能量能将一磅培根,发射到小行星带的汽车。

赛博朋克们日复一日的沉迷于幻想,想象自己能用极其高端和惊人的技术,在这个世界上扬名立万。实际上他们只能在现实生活中登录聊天工具找人胡侃,过着20世界肥宅一般的生活。

肥宅不一定贬义,现代很多技术大神,都因为自己不爱出门对外宣称自己是「肥宅」,最爱喝的饮料可乐也被称为「肥宅快乐水」。

热爱技术的人们一边喝着肥宅快乐水,一边在键盘上敲下代码。抱着对技术的巨大狂热,他们不甘于受限于现实,渴望有一个自由的栖息地。

「不自由,毋宁死」。

当技术枷锁绑缚自由思潮,那么必将有人站出来打破僵局。

上世纪 70年代,加密技术像是被囚禁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一直被美国军方管控,密码学家们也都收编在其麾下。

转折点出现在1976年,密码技术专家惠特菲尔德·迪菲(Whitfield Diffie )和马丁·赫尔曼(Martin Hellman)提出了全新的非对称加密技术,并公开出版了科普图书《新密码技术指南》。而这项技术也正是当今互联网安全的基石。

加密技术解禁,引发了公众的热烈讨论。它到底应该自由使用,还是严格管控?这一争论在上世纪 80 年代末期达到了运动式的高潮。

没有标准答案,但并不意味着故事戛然而止。另一个故事迅速衔接,孕育着新的未来。


新故事发生在1992年,我们在文首写下的,那场影响了区块链历史的加密朋克组织聚会,如平地惊雷般,影响了后世众生。

回顾密码朋克组织初创的情景,凯文在《失控》中给与了大段描写。

他将这群人的行为称之为「黑客的头脑、程序员那种要把事情干得最漂亮、找到最短路径的冲动,冲击着论文的学院做派。」

业余密码学钻研者们质疑着每一个论断,讲述者一遍又一遍的将问题解释清楚,很快他们就达成了共识。

在此起彼伏的讨论声中,他们做出了一个又一个项目。一个分布式计算的工具诞生了,一个组件从军事机密的遮蔽下传送到了互联网这个开放的网络,互联网早期的基石在这里得以奠定。

文章声明:本文为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观点,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提前联系作者!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