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王立铭紧急发声:为什么基因编辑婴儿在今天不可原谅?

作者:王立铭

来源:得到APP

就在今天,2018年11月26日,一条科技新闻刷爆了朋友圈。南方科技大学的生物学家贺建奎在香港接受美联社专访时宣称,他的实验室利用一种基因编辑技术,在至少七对夫妇的受精卵上修改了一个名叫CCR5的基因。并且,其中一对夫妇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已经在这个月出生了!

贺建奎表示,这种操作能够让这些孩子具备对艾滋病的天然免疫力,这种能力在今天的世界上非常重要。

如果美联社的新闻属实,那今天是一个注定要载入人类历史的日子。有史以来第一例和第二例被人为修改过基因的人类个体,就这样在我们毫无精神准备的时候,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相信在未来几天,会有更多的技术和监管细节被调查和发布出来,我会和得到的朋友们一起,等待最新的消息和有关方面的后续处理办法。但是第一时间,我想和得到的朋友们想我的解读和思考。

必须说明,这条消息让我个人是非常愤怒的。我算是一个比较熟悉基因编辑领域的事物学家,2016年年初还出版了一本书专门解读基因编辑技术,书名叫《上帝的手术刀》。我认为在这项技术仍然充满未知风险的时候、在健康无风险的人类个体身上,尝试极有可能带来意外风险,同时几乎没有任何健康方面的好处的研究,不光是不科学的,更是不道德的,是对人类尊严和科学精神的践踏。

一、

你可能会很想知道我的愤怒来自哪里。为了说清楚这一点,我们还是要先回归到科学本身来讨论。

首先得说明,用修改CCR5基因的方法来对抗艾滋病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主意。我们知道,艾滋病的发病原因,是一种叫做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简称HIV——的感染。HIV能够精确的识别人体中的某一类免疫细胞,入侵并且杀死这些细胞,从而让患者丧失免疫机能,最终可能会死于严重的感染。请注意,HIV之所以能够那么精确的瞄准人体免疫细胞,是因为这些细胞的表面,有一个天然的分子路标被HIV偷偷利用了。这个分子路标就是CCR5基因生产的。

所以反过来说,如果人体当中天生就没有这个CCR5基因,那是不是人就能天然对艾滋病毒免疫呢?还真是这样,在人类的世界里,有1%的北欧后裔体内,CCR5基因还真的就出现了一个天然的基因缺陷,这些人就真的从来不需要担心艾滋病的问题!更有意思的是,虽然他们也有一些健康风险,比如说得了流感之后死亡率会更高等等,但是这些人的总体健康情况还是不错的。

人类世界存在的这个天然的艾滋病防御武器,给很多医生和科学家提供了对抗艾滋病的思路。

比如说,在著名的柏林病人的案例里,同时患上了艾滋病和白血病的美国人蒂莫西·雷·布朗就接受了来自CCR5基因缺陷人群的骨髓移植,没想到他的白血病和艾滋病竟然被同时治好了!就在几年前,美国圣加蒙公司还在研究通过一项编辑基因的技术,人为破坏艾滋病人体内的CCR5基因。他们确实也发现,这些病人体内的病毒水平明显降低了。这些案例在我的书里也有详细的讨论。

也就是说,破坏CCR5基因,确实可能是一种有效、而且相对安全的治疗艾滋病的新思路。

如果科学和临床研究只到这个地步,我相信大多数人会毫无障碍的接受它。艾滋病是一种严重的、致命的疾病,那么动用某些技术手段,阻止它的入侵,让患者重获健康,是非常正当的目标。

具体来说,首先,相比去除CCR5基因可能带来的健康风险,治愈艾滋病的收益要大的多得多。

其次,就算治疗出了什么问题,基因操作也只会影响到患者一个人的身体,不会遗传给后代,不会扩散给其他人。

你看,收益大于风险,最坏风险可控。这样的事情我们当然支持。就算要改改基因,那又如何呢?我们没有必要对基因的神圣性顶礼膜拜。

二、

但是,顺着这个逻辑稍微多想一点,你会意识到这项技术还有更大的想象空间。那就是:从治疗到预防。这也是今天这个新闻击中击中我的地方。

既然HIV病毒的入侵需要CCR5基因,既然天生存在CCR5基因缺陷的人天生对艾滋病免疫,总体而言也还活得挺健康,那如果在没出生的孩子身上提前把CCR5基因破坏掉,不就能让自己的孩子从一出生开始,就不需要担心艾滋病这种疾病了么?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种思路和打疫苗差不多,都是通过某些技术手段,让人在没有接触某些某种细菌病毒的时候,就已经具备了对它的抵抗力,做到了提前预防。就在今天,艾滋病疫苗仍然是很多研究机构的研究热点。

既然如此,像今天新闻里说的这样,通过基因编辑的办法给孩子提前做好艾滋病预防,又有何不妥呢?

我的回答是,非常不妥!不可原谅!

我们分两个层面来讨论这个问题。

首先是科学层面上的。

我们刚才说过,之前那些利用基因编辑,利用CCR5基因缺陷,来治疗艾滋病的办法,收益大于风险,最坏风险可控,所以我们支持对他们进行研究。但是这两条,都不适用于今天这条新闻里出现的研究。

先说收益大于风险。在今天的新闻里,科学家们修改了人类受精卵当中的CCR5基因,试图让出生后的孩子天生对艾滋病免疫。但是请注意,根据美联社的报道,受精卵的母亲根本就不是艾滋病患者,他的父亲虽然是艾滋病毒携带者,但是在长期治疗后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在这种情况下,母亲只需要在孕期注意防护措施,孩子100%的不会受到艾滋病感染。其实就算是艾滋病母亲生孩子,用上已经很成熟的阻断疗法,孩子也有99%的可能不会被感染。等成年以后,只要这个孩子自己注意防护措施,他感染艾滋病的风险是完全可控的。

而退一万步说,即便真的不幸患上了艾滋病,层出不穷的治疗方法已经把艾滋病变成了慢性病,并不影响患者的生存寿命。也就是说,这个基因编辑的操作,收益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而反过来这个操作的风险就太大了!基因编辑技术至今仍然是在蓬勃发展和快速推进的前沿生物学技术,被就算是目前被广泛研究和应用的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也仍然有许多根深蒂固的风险没有得到解决。其中最主要的风险就是,这项技术在应用的时候难以避免所谓的“脱靶”效应,很容易破坏人体当中原本正常的无关基因,导致可能非常严重的、而且从原理上难以准确预计的遗传疾病风险。

总而言之,这项基因操作给刚出生的孩子们带来的好处微乎其微,但是付出的代价是各种根本无法预测和治疗的遗传疾病风险。这样的操作显然不合乎人类世界最基本的伦理底线。

我们现再说的最坏风险可控。请注意,在今天的新闻中,科学家们在受精卵当中修改基因之后,这些修改将可能进入婴儿的所有细胞——包括生殖细胞。也就是说,这一次基因编辑的结果不光会影响这几个孩子,还会传递给他们的儿子女儿,他们的孙子孙女,他们的所有的子孙后代!

这和之前利用基因编辑技术治疗艾滋病患者有本质性的不同。

在之前的治疗尝试里,只有患者的免疫细胞被修改了。就算没有取得成效,也不会影响患者的生殖细胞,因此也就不会影响患者的子孙后代。这可以看成基因编辑技术最后的防火墙——即便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也只有患者本人需要承担。

而现在,这最后一层防火墙被突破了。这些接受了基因编辑的孩子们,他们身体内携带的、被修改过的基因,将会慢慢融入整个人类群体,成为人类基因库的一部分。这里面当然也包括可能被基因编辑操作脱靶误伤的那些基因!从这个角度说,这项基因编辑操作的最坏风险是不可控的。人类可能需要很多年,很多代才会发现其后果。

除了这两层科学上的考虑之外,我们也确实要面对很多更现实的技术性考量。在这次实验的审批过程中,是否暴露了相关法律法规的空白或者灰色地带?现在的流程是不是能尽到监管责任和确保监管质量?受试者有没有被明确告知自己接受的是一项什么研究,有什么风险?这项研究在正式接受学术界评审之前就急急忙忙地诉诸媒体,出于什么动机,是合适的做法么?等等等等。

三、

其实,在科学的考量之上,我还有更深层次的担忧。

那就是,对人类这个物种未来命运的担忧,把基因编辑技术从“治疗”推动到“预防”,大大延伸了这项技术的适用范围。

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基因编辑技术的应用边界在哪里?

仔细想想,你会发现这条边界非常难以人为划定。

编辑CCR5基因治疗艾滋病很合理,那提前修改CCR5基因保护自己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既然如此,一个普通人也希望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得艾滋病难道有错吗?再推演一步,如果一个人因为自己的一个基因变异,会提高1%的某种疾病的风险,他要求基因编辑降低风险合理不合理呢?如果合理的话,那有万分之一的风险能不能做基因编辑呢?百万分之一呢?如果不合理的话,那多大的风险我们觉得应该允许做基因编辑呢?

更要命的是,一旦“治疗”和“预防”的边界被打开,“预防”到“改善”的窗户纸更是一捅就破!如果一个人想要他/她的孩子获得更多的肌肉,更高的个子,想要金发、双眼皮、高鼻梁怎么办呢?更甚者,如果他/她想要的孩子是高智商、是强大的语言能力、分析能力、领导气质呢?

如果刚才你还没觉得担忧,现在应该受嗅到了巨大的危险了吧。

尽管今天我们对于人类基因的理解仍非常粗浅,对于基因能否决定智商、气质等一些性状,又是怎样决定的问题,也还是两眼一抹黑。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能把这些事情通通搞清楚。到那时候,基因编辑技术的推广是不是把人类带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基因编辑会不会破坏人类基因库的多样性?基因编辑会不会让人类变得千篇一律,毫无特色?

最重要的是,基因编辑会不会塑造永恒的不平等?当然了,人类社会已经充满了各种资源和能力的不平等。我们自然也没有天真到认为这些不平等会一夜之间消失。但是这一切至少是有可塑性的。家境贫寒的孩子努力读书工作也仍然可以出人头地,优越的家庭条件也有“富不过三代”的永恒困扰。

但是,如果有了基因编辑技术的介入,一切就有可能不一样了。

如果一部分人的孩子早早接受了基因编辑技术的“改善”,他们就可以从外貌到智力各方面都占据竞争优势。要命的是,这些优势还是写进基因组里,可以遗传的,那么,其他的孩子可能就永无翻身之日了!难道基因编辑这项从诞生之日起就伴随着鲜花和掌声的新技术,勾画的是一条通向黑暗地狱的道路?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的是,人类对自身和对世界的认识与改造,也许会凝滞,但是似乎从未被逆转。在我看来,强大的基因编辑技术进入人类世界,帮助我们战胜病痛,甚至是让自己更健康,可能都是无法阻挡的历史潮流。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