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黄敏强:如何用区块链解决数据困局?

黄敏强:如何用区块链解决数据困局?

黄敏强|公信宝 创始人

我在2012接触了比特币,2013年开始投资加密货币,也开发过矿池和区块链足球竞猜项目。2014年,我进入互联网金融行业,做过2年多理财、贷款、大数据征信,在一家上市公司(汉鼎宇佑)担任CTO和互金公司的CEO。

在数据行业、区块链、互联网金融几个领域从业十多年,我知道每个人的隐私数据被商业机构所侵犯,但却无能为力。

直到2016年中的时候,我发现区块链是最合适的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所以我就辞职出来创业了,将项目起名公信宝,这个名字也是我们创业的初衷,就是“公民的信用数据由公民自己来管理”

1.创始之路
  
本以为轻松的创业之路,却遇到了区块链还未在国内普及,投资人不了解区块链,造成公司融资困难问题。后来,北上去找老猫,拿到了我们的第一笔融资!

融资成功之后就开始了私募阶段。私募阶段还是比较容易,当天就完成500人,每人两个BTC的私募。真正的ICO是在2017年的3月15号,同期还有一个叫量子链的项目。
量子的媒体和渠道等各方面资源都优于公信,连路演和国际化也比我们要强。

在政府监管及北京金融局很敏感的时期,在国家和政府大力打击洗黑钱和防止人民币出海的环境下,我们花了半个月时间还没募满资金,而量子链仅用一天就募满,造成我们很尴尬的局面。

半个月之后,我就决定终止ICO开始闭关。我带着我的技术团队,在杭州丁香公寓关了三个月。

期间切断一切干扰,仅专心做项目。通过三个月的努力,我们完成了既定目标主网的上线。

主网上线之后第二天我就出关开始沟通云币网的交易。与笑来老师商议的时间晚上08:08,一开始交易我们的云币又挂了,于是笑来老师发布了一条微博称:云币网又重新定义了08:08。
  
当时项目用户热度非常高,在ICO之前,我们积累了非常多利好,开始交易之后,用户就非常踊跃。让公信宝从几毛钱涨到了30块钱。当时行情大好,量子链也涨到了40多块,可以说我们两个项目的ICO引领了中国之后的所有ICO项目,从这之后,整个行业的黄金时期就这么开始了。

公信宝白皮书1.0阶段定位是去中心化数据交易所,主力开发全球唯一一个面向世界的去中心化交易所GXChain,并在2017年9月20日实现商业化落地。

白皮书2.0阶段思考GXChain的推广,在这个阶段GXChain获得了工信部赛迪区块链研究院一个全球区块链公链的评级第四的成绩。

白皮书3.0阶段定位是一个服务全球数据经济的基础链,将可信数据的交换、应用以及可信数据的计算等合并打包起来,变成标准化产品提供给整个社会运用。  

2.公信链有何不同?

2016年公链还没那么多,主要也就是Bitcoin、Ethereum、Bitshares、Ripple,这些公链其实都仅仅为了加密货币资产而设计的,并没有设计数据上链、管理、交易、确权等功能,同时交易性能(TPS)也达不到我们的需求。

为此我们开发了一条公链,就是GXChain。

我们现在的公链能支持10万TPS,除了性能优秀外跟其他的公链在设计上也有很大的不一样。 

第一,当前的大部分公链上,只有数字钱包的账户。但是这个钱包账户呢,一个人可以创建很多个,并没有经过KYC(know-your-customer,对账户持有人的强化审查)。而我们的公链上每个人有一个统一的数字身份叫G-ID。这个数字身份首先是KYC过的,其次是这个身份背后还有一系列他个人的数据。接下来区块链要成为未来信用社会的一个基石的话,这个账户的数字身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如果说一个人可以有多个地址,每个地址都是又是匿名的,那么假如他在一个地址上做了很多坏的记帐,然后马上切换的一个新的地址上,就无法起到构建信用社会基石的作用。

第二,当前大部分的公链,链上是没有个人的数据的,只有钱包余额、交易转账的账本。但是这个是不够的。我们都知道智能合约的权限是有限的,不能访问链外的一些资源,只能访问链里面的资源。如果我们的开发者想要做出更多丰富的应用,而不是只是做一些区块链玩具应用,那么去填充智能合约的资源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那么公信宝的公链上呢,用户跟企业都授权上链了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呢,将来就可以为开发者所用。开发者看到这些数据就像看到钱一样,就会觉得这个地方能挣到钱,那么他就会到这里来开发。

第三,平台的流量。当前大部分公链的开发,其实是没有一个统一的流量入口的。比如以太坊,就是没有统一流量入口,每个DAPP的开发都需要自己去制造一个用户的流量入口。我们自己做了一个布洛克城,现在有一百六十万实名币圈用户。你在我们链上开发应用的话,那么这些都是你的币圈用户,而且可以马上去用你的应用。你的应用一上线就能获得非常多的流量。我们这有两个例子,一个是我们链上的一个应用叫币得,coinget,在一周内就获得了五十六万用户;还有一个项目叫预言家Prophet,上线三天时间就已经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移动社交运预测平台了。这也是我们给他们带来的价值。

第四,我们都知道公链的存储资源是非常昂贵的。大部分公链都不支持大量数据的上链。而我们的公信链则已经把存储方式区分好了,我们的用户、开发者可以将大量的数据上链,主要的数据存在主链,一些过程数据,流程数据可以存在侧链。主链和侧链是有关联关系的,通过主链的数据可以找到侧链的数据。侧链也是有不可篡改的特性。我们使用IPFS(Inter Planetary File System,星际文件系统)来实现这样的存储,节省了大量主链的TPS消耗。

第五,我们提供智能合约的编程环境。GXChain VM是智能合约的运行环境,第一个版本将兼容EOS,未来将兼容更多的主流智能合约。我们智能合约的编程环境WebAssembly,未来将支持多种编程语言。

3.公信宝如何运行?

第一个是我们的布洛克城。布洛克城的用户通过提升算力的方式去挖矿,就会用到我们的自动化数据采集组件。通过这个工具就可以把自己在中心化的世界的数据存储到链上去,然后自己的data-key在链上加密保管。以后在使用应用的时候就可以授权给应用去使用,这是一个数据的入口。

第二个,我们为企业搭建了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交易所,我们希望这些企业数据交易所可以覆盖到金融、教育、工业、民生等等各个领域,这些交易的数据都可以成为数据的入口。只要得到本人的同意,符合链上数据管理条例,我们的开发者都可以去调用它。

我们的用户是通过布洛克城完成了自动化的数据上链。因为这个数据原来都在中心化服务器上,如果没有token的激励用户是没有动力把数据转移到链上去的,在转移到链上的过程当中,用他自己本地APP生成的data-key进行加密,然后上链。我们是让用户自己上链,自己保管,是足够分散的,公信宝没有权利去碰这些数据,没有权利制约这些用户的行为,也不会形成垄断。

GXChain比较适合什么样的实体应用呢?

金融、游戏、社交、衣食住行等各个领域的应用都可以来GXChain上来开发,因为我们链上有个人用户自己的数据,开发者得到本人的同意,符合链上数据管理条例,就可以使用它,那就可以做出更加落地民生,走进我们生活的应用。

公信宝的公链经济模型讲的是八个字:产出、奖励、消耗和使用。

我们公链设计的时候,“产出”和“奖励”都是有成本的。比如我们公信宝的出块节点是有成本的,如果你要获得token奖励,就要用布洛克城里面挖矿、上链数据都是有成本的。然后就是“消耗”和“使用”。“消耗”就是在链开发过程中的一些消耗,我们也有相应的机制,最主要的就是“使用”。

我们通过CBD的模型来推广整个生态。

D就是开发者。在我们链上开发应用,使用我们的开发环境、工具和资源的时候,开发者也要付出一定的token,这就是开发者的使用场景。C就是布洛克城用户,用户去使用这些应用的时候可以用token。在布洛克城上线的应用中,用户可以通过token完成社交、游戏等应用的消费。B端是一个数据交易所,开发者可以通过B端的数据交易所购买C端的用户数据,前提是需要符合链上数据管理条例,得到用户本人的同意。

我相信通过区块链+大数据的完美结合,公信宝一定会成为下一代公链和个人数据管理的主流模式。

 

4.生态与业务

公信宝的核心业务是做公链,C端是布洛克城,B端是去中心化数据交易所。我们最初在开发基于区块链的数据交易所,但由于市场接受度不高,属于冷启动的项目。
 
去中心化数据交易所是公信宝面向企业业务中的一环,在我们业务结构中占比很小,所以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改变对我们没有影响。我们的企业客户,比如宜信、拍拍贷、信而富都做得不错,那些出问题的(互金平台)都是自融和资产出现问题,窟窿填不上了。
 
目前,公信宝数据交易所服务的对象是互联网金融行业中的精英客户,参与公司少,不代表行业体量小,业务量不会受影响。
 
你可以看数据,我们的区块链浏览器和钱包客户端上都有可查数据,服务的企业数据和交易量都处于上涨状态。
 
公信宝后期会投入大量精力把基于区块链的数据交易所做起来。数据交易不局限于金融领域,因为数据信息孤岛几乎是每个行业的通病。当初从互联网金融切入,是因为我们对它比较熟悉而且资源最多,后期会扩展到旅游、交通、物流、农业、教育等领域。

去中心化数据交易所在我们业务结构里占比只有5%,未来这个占比会提高。现阶段,95%的业务重心都在公链和布洛克城上。

在公信宝上,用户如何获得收益呢?

用户把数据授权给应用,想看你数据的人会拿出代币支付,这是数据收益的方式。这一模式的实现首先需要完成一个可信的智能合约环境,能够让用户在上面做数据查询、交易。数据很宝贵,没有百分百把握之前,我们不建议用户把数据开放给别人。相关的功能还没上线,但也很快了。

5.用户规模

公信宝上已经上线加即将上线的DApp有十多个,在开发的超过15个。目前扶持的DApp以游戏和金融为主,因为比较容易落地。有大量深度用户,开发者更容易迭代更新,挖掘出更多需求。

长期看,我们倾向于一些衣食住行民生领域的落地应用,把区块链真正带到普通大众的生活里去。比如有一个在GXChain上开发的长租DApp,用区块链和自治社区的方式来解决假房源的问题,这个DApp马上要上线了。

很多开发者初心是想做一个好的应用出来,但为了让自己有更多的钱,去融资发币,很可能后面大部分精力都要去照顾社区的共识,操心上交易所和币价的问题,分散了在应用落地上的精力。

我认为,开发者前期可以做一个纯粹的DApp,不要急着发币,可以用已经在交易所交易的数字货币作为应用里的结算货币。专心做产品和应用开发,这样可能会比别人跑得更快,而且更容易落地。产品领先了,用户基础有了,再发币会更好。

另外,开发者要找一个能给你支持的公链团队,比如公信宝,技术、流量、人脉、行业资源多,踩过的坑也多。这对于开发者来说,都是很宝贵的东西。
 
公信宝团队在2018年定下了1000万用户,100个开发者应用的目标,现在看来,1000万用户确实很难实现,实话实说,当时我对这个圈内的用户群体比较乐观,以为再发展一些互联网用户进来,应该很容易达到1000万。

经过后面多项数据分析,实际上国内的区块链用户最多300万,再加上市场行情不好,增量用户很难进来。

但我们要做的事情不会随着市场冷热去改变,虽然没有1000万用户,但可以发掘现有200多万用户的忠诚度和共识,把普通用户转化成布洛克城居民、公民,为他们做更多事情。

100个开发者的目标,现在看肯定能实现,而且还有可能会超额完成。

从公信宝的实践看,大家对区块链认知不高,还处于担忧这项技术是否有用的阶段;用户习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改变,所以公信宝前期就是给客户免费试用,做市场教育,项目冷启动;还有就是马太效应,一开始,公信宝只是小创业公司,客户不太接受,做得比较大了,客户也会越来越多。

6.公链之争

2018年是公链竞争最激烈的一年,宣称要做公链的项目很多,落地的有几十个,行业需要那么多公链吗?

公链有自己的经济模型,它要做一个分布式对等网络的计算平台,区别于那些中心化的平台,它是建立在不可信网络上的一个可信计算环境。

公链需要开发者给你做DApp, DApp运行和交易要向链上支付费用,开发者越多,交易越多,公链才能立得起来。没有开发者的公链就是小孩子的玩具,所以得开发者得天下。开发者和DApp的数量决定公链能否活下来,失去开发者会像诺基亚塞班系统一样死掉。

做DApp和做APP的异同是什么? 
 
相同点是你要抓住用户的需求,为用户创造价值。不同点是经济模型,互联网产品靠业务和流量变现,赚用户的钱;DApp经济模型是Token激励模型,有Token的产出、奖励、消耗和使用。

做DApp的前提是有使用区块链技术的必要性,如果用不上区块链,就没多大意义。
 
DApp不上链就做不大,当同类的竞品越来越多时,上没上链、代码开没开源、是否公开透明就非常重要。我坚信那些不上链的项目,后面的竞争优势会越来越弱。
 
制约区块链应用大规模落地的因素,一方面受制于市场情绪,市场情绪高,用户会很多。但是一些开发者发现牛市发币赚钱更快,整天操心币价,做好产品的初心就没了。如果市场情绪不高,进来的用户少,开发者也少,我觉得市场情绪左右了应用落地。再者就是受制于技术环境,现在的智能合约,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应用,技术还不够成熟。
 
7.数字货币的最佳场景

创业前,我的职业生涯发展得也很好,一直在做企业高管,收入还不错。创业冒了很大风险,投入非常多精力,数字货币加快了我财富的积累速度。

数字货币的最佳应用场景就是用不稳定的价值去购买不稳定的产品或服务。

数字货币本身的价值在波动,拿这个价格不稳定的东西,换一个稳定的东西,比如说你用数字货币去买一辆车、买瓶矿泉水,如果这个币涨了,你肯定会觉得不划算。但你如果用数字货币去投一个项目或者换一定的资源回来,未来有可能给你带来更多的币和资源,这就合理了。
 
现在有很多数字货币想去做线下商品支付,但规模一直做不大,就是这个原因——场景不对。

 

本文内容源自黄敏强先生的分享,部分资料来自网络,由“未来大脑”采编,Mr.DAO主编,未经分享人最终审核。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