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区块链纠纷化解和治理的多种设计形式

区块链纠纷化解和治理的多种设计形式

当区块链行业快速发展的时候,区块链公链和在其生态上的dApp越来越感受到治理的重要性,尤其是当用户账户遭到大规模的黑客攻击和各种小额纠纷案件频发的情况下。对区块链社区平台或应用而言,去中心化避免了因为中心机构权利过于集中而造成的不公平,但去中心化同时放弃了来自中心机构的管理和制约,我们认为去中心化不等于无序化,改变的应当是维持秩序和仲裁的方式,而不是消除仲裁和纠纷解决路径。

区块链安全包含两大方面:(1)技术安全,即转账钱包安全,代码安全,等。(2)治理仲裁,即公平,透明,高效的仲裁机制。在区块链逐步落地和普及应用过程中,存在着大量的黑客攻击,合约纠纷,应用过程中的冲突等等。对于社区的成员而言,他们的安全建立在能否正常使用区块链产品,在使用中如果发生了未能事先进行规定的纠纷和突入其来的攻击时,该如何处理,从何处寻求帮助,和如何尽快的获得合理的解决,这些都是用户最关心的问题。技术安全在这个过程中,虽然能起到亡羊补牢的作用,但面对黑客和各方面对现存技术的不断挑战,很难面面俱到的填补所有的漏洞,并且在区块链的自治社区中,亡羊补牢是完全不够的。而制度安全在里面起到的作用是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因为制度安全在技术安全的背后筑起了一道保护屏障,只要用户能够有足够多的证据来作证,他们还是能够有机会找回自己的权益和财产。

目前市场上已经存在了几种区块链治理的方案,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挑选了比较有代表性的仲裁治理方案将进行基本介绍和探讨,目的是通过各种不同机制的横向比较分析,探讨区块链行业适用的仲裁解决方案应满足的元素,为区块链行业及产品的普及和落地做一些可行的推动作用。

ECAF

EOS核心仲裁论坛

区块链纠纷化解和治理的多种设计形式

ECAF意为EOS核心仲裁机制的简称,依据EOS宪法规则成立,点击这里查看ECAF的详细信息:

”All disputes arising out of or in connection with this Constitution shall be finally settled under the Rules of Dispute Resolution of the EOS Core Arbitration Forum by one or more arbitrators appoint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said Rules.“

(EOS平台上的所有宪法限定内或限定外的一切纠纷,都应当参照ECAF的纠纷化解规则,且由ECAF指派的一个或多个仲裁员依据既定规则进行仲裁。)

ECAF由经过专业评判和考核的仲裁员组成,专门解决EOS链上的纠纷案件。在获得仲裁资格之前,仲裁员需要满足几项基本要求,包括英语的流利程度,最低受教育门槛以及通过针对仲裁员的专业培训。如今,ECAF有六名仲裁员获准受理大部分复杂案件,并由EOS节点负责执行。

对于大部分纠纷案件,ECAF默认指派一名仲裁员全权负责并进行判决。二期上诉的案件则需由一名资深仲裁员带领两名仲裁员共同负责。当遇到特殊案件时,单独负责案件的仲裁员可以申请额外增加两名仲裁员参与审理判决。

用户需要支付申请费用(不可退回)以获取仲裁帮助。依据涉案金额的不同,申报费用也不同。依据ECAF官方对外公布的收费标准表格表明:涉案金额为1到250个EOS时,申请费用最低可为6个EOS;涉案金额超过 5,000,000 (5百万)个EOS时,所需申请费最高可达 7560 个EOS。综上,依据现在EOS的平均市值,1个EOS值5.7美金(至文章发布时价格或有变动),即所需仲裁时最低申请费为34.2美金。而对于无法在仲裁时估算涉案金额的案件,须在最初支付150个EOS (即855美金) 以开启仲裁程序。在上述情况中,最终的实际仲裁费用由仲裁员评判给出,其中包含了仲裁员的报酬费用,牵涉到的专家和翻译人员的报酬费用,和其他纠纷解决过程中产生的相关花费及成本。

ECAF和Oath Protocol的不同点对比

ECAF只适用于EOS公链上;而Oath Protocol提供了一个跨链解决方案,其极具延展性的特性使得OATH可适用于所有公链和dApp上。这一特性也使得整个区块链生态中的成员和用户都可以成为我们的陪审员社区中的一员,在OATH宪法及既定规则下通过众议进行仲裁。

ECAF为仲裁服务设定了不同的收费标准区间,并设定了最低申请费用;而在OATH体系中,将由合约双方自行设定支付给陪审员的仲裁费用,由自由市场规律的“无形之手”进行限定。例如:在一个案件中符合条件的陪审员都将收到参与仲裁的邀请,邀请中将写明案件基本信息、将获取的仲裁费金额以及所需仲裁员总人数等等,仲裁团席位将以先到先得的方式补满;若仲裁费用和案件难度不成正比,则可能出现陪审员拒绝邀请,陪审团席位不满的情况。

ECAF对仲裁员的任命设定了较高的门槛,目前通过审核,负责所有纠纷案件的仲裁员仅有6名;而在OATH陪审员社区中,陪审员不需要具备特定的技能或专业知识背景,成为陪审员需要通过基本的身份验证并遵循OATH宪法及相应规定。OATH采用信用等级机制辅助治理,信用等级会根据陪审员经验和专业度进行增减,以便更好的匹配适合的陪审员参与多样化的案件。

Kleros

区块链纠纷化解方案

区块链纠纷化解和治理的多种设计形式

Kleros是一个基于以太坊的链上纠纷化解协议,作为去中心化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合约纠纷仲裁服务。其“以博弈论的方式激励陪审员正确评判案件。”

Kleros是一个多元化的法庭系统:包括常规法庭,专业性法庭及其下属细分分院。每一个PNK持有者(即潜在的陪审员)都只能在最多一个下属细分分院进行注册并激活手中的PNK。这保障了陪审员将根据自身判断选择自己最擅长及最合适的细分领域参与仲裁。

仲裁费用的花费金额由下属细分分院决定。一旦仲裁开始,纠纷双方需在智能合约里抵押相应的费用,若未能及时支付抵押费用,会造成对对方有利的判决影响。当案件结束时,仲裁费用将由败诉的一方承担,而获胜方抵押的PNK则会被返还。

Kleros采用股权激励体系作为他们的陪审员奖励机制。这意味着两件事:(1)在案件中,一名预备陪审员在下属分院中抵押的PNK越多,他/她就越有可能被选为该案件的仲裁员。(2)案件结束时,投票给败诉方的陪审员的PNK将被分配给投票给胜方的陪审员。除了获得失败的陪审员的PNK外,胜利的陪审员还将获得案件发起人抵押的仲裁费用作为酬劳。

下面这张图演示了在七位陪审员进行投票之后抵押的PNK再分配的情况。PNK从投票给败诉方的陪审员流向投票给胜诉方的陪审员。Bob(案例中的诉讼方)在案件中败诉并支付了相应的仲裁费用。

区块链纠纷化解和治理的多种设计形式

Kleros允许无限次的提起上诉,但是规定每次再上诉都必须使得参与的陪审员的数量“翻倍再加一个”,参与陪审员数量的增多将大大增加需要支付的仲裁费用,也因此限制了用户不断上诉的实际次数。

Kleros和OATH的区别

Kleros要求陪审员必须持有PNK以参与案件;而Oath Protocol不将持有OATH作为成为陪审员的硬性要求。

Kleros要求陪审员须持有PNK以参与仲裁,并依据仲裁结果将抵押的PNK再分配,这种激励机制也许会产生一定的消极作用,陪审员会因为害怕失去他们的PNK而谨慎参与,从而降低了陪审员的平均参与度;而OATH将激励机制与陪审员的信用等级体系相结合,确保了健康及高质量的陪审团构成。

所有Kleros的活动都将记录在链上,这意味着两件事:(1) Kleros将依赖技术的突破性发展来解决在以太坊链上的延展性问题(2)Kleros提供仲裁服务的成本将基于链上产生的矿工费;而OATH作为一个半链下的纠纷化解协议,仅在案件开始和结束时需要上链保存和记录 (即纠纷开始时和最终案件结果记录需储存在链上),这将在链上资源和传输速度有限的情况下,为OATH的仲裁流程大大的提速并降低产生的成本,且保障了案件处理能力的延展性不受链上资源拥挤的限制。

对比Kleros可以无限次上诉的规定;而OATH仅允许两次上诉的机会。两次上诉都会保持和初始仲裁时同样的陪审员人数,都会保持同样的陪审员数量,但会更改信用等级更高及更有经验的陪审员进行投票。

Aragon

民主化治理制度

区块链纠纷化解和治理的多种设计形式

Aragon致力于“通过建立数字化的司法制度和线上的去中心化法庭,成为第一个社区治理的去中心化组织,不受传统司法体制以国家为单位,各不相同而造成的沟通壁垒。”

使用其仲裁机制的用户需要发起一个案件,并为案件支付保金,支付的保金将在仲裁审理过程中会被冻结。若仲裁结果为发起人胜诉,则退还保金;若败诉,则收取保金作为“网络储备(Network Reserve)”。

仲裁开始时,将会从志愿者池中随机挑选5位作为法官。想要成为法官的用户在支付保金后即可进入志愿者池。五名法官将投票推动案件发展。

如果申请人对仲裁结果有反对意见,他/她可以通过支付更大一笔保金来继续上诉。进行上诉的案件,所有Aragon的法官都可以选择参加。如果申诉人仍旧不满意,案件将被传送到Aragon的最高法庭,交由ANJ解决案件数量排名前9的法官组成的法官团进行判决 (ANJ即Aragon network Jurisdiction)。最高法院的法官团的判决结果还将决定前几轮的执行法官是该受赏还是受罚:如果他们同意前一轮法官的判决,则该法官将受赏;若意见相反,则受罚。

现如今,Aragon仍在努力为自身平台找寻最适合的仲裁条款,在此之上的框架结构还有待决定。

Aragon和OATH的区别

Aragon的用户需要支付保金成为陪审员;而OATH允许任何人成为陪审员。

Aragon设定为5个陪审员审理案件;而OATH允许纠纷双方自行决定所需陪审员的数量 (应为大于等于11名的 奇数,以保证去中心化的特性和公平性)。

Aragon在初审时随机选出5名陪审员;而OATH利用智能算法、随机算法和参与三方(纠纷双方及OATH)给出的挑选范围来保障陪审员组成的多样性和公平性。

Aragon似乎并未为案件仲裁设置时间限定;而OATH规定整个流程将在8天内得出仲裁结果,及时又公平的仲裁结果才能真正解决纠纷问题。

Aragon的数字化司法体制似乎是针对Aragon社区内的纠纷化解而设立;而OATH是一个可延展的跨链解决方案,可以为任何公链和dApp提供治理和纠纷化解服务。

JUR

区块链上的司法服务

区块链纠纷化解和治理的多种设计形式

JUR提出了一种利用区块链技术,将透明性及不可篡改性带入到法律体系中的纠纷解决机制。JUR通过提供一套投票系统,来为陌生人创建一个强有力且基于信任的纽带,由此营造公平、零成本的司法体系。任何持有JUR的用户都可以参与到这套司法体系中,并且通过做出公平的决策来为自己赢得回报。

为了参与仲裁,投票人需要在智能合约中抵押JUR,投票权也因此限于JUR持有者中,以此激励外围参与者购买JUR。

持有JUR且积极参与投票的用户被称为“预言机”。投给获得绝大多数票的“预言机”们将获得奖励;而投给获得较少票数的“预言机”将被惩罚。经济激励将促使“预言机”们自己做出判断,并投出最公平的一票。

因为建立在以太坊链上,JUR需要依赖于技术的进一步发展来解决目前延展性难以扩张的问题。目前来说,JUR正在考虑使用侧链以增大延展性,比如:建立在Loom或者Raiden Network上。

第三方需要支付一定的月费来将自身遇到的纠纷案件通过api对接到JUR系统中,来使用JURy的仲裁服务,这加大了JURy成为行业标准纠纷解决方案的难度。

JUR和OATH的区别

JUR是基于以太坊的纠纷化解方式,延展性是最重要的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他们正在积极的寻求其他的解决方案,比如使用侧链; 而OATH提供的是半去中心化的解决方案,只有两次的信息交流将被记录在链上(即案件的初始建立及最终的解决方案),这为OATH提供了即时的延展性。

JUR需要第三方支付月费来将纠纷案件导入到JUR的系统;而OATH只收取一次性的应用费用,并可以通过api对接到第三方的应用平台。

持有JUR以参与投票的机制也许提高了投票的质量,但也会相应降低参与投票的次数和参与程度。OATH的陪审员奖励机制,结合了声誉和信用等级机制,保障高品质的陪审员池。

JUR陪审团只限于JUR的持有者。而在OATH,任何人都能成为陪审员,扩大我们的陪审团,丰富陪审员的多样性。

Mattereum

服务于现实世界的智能合约

区块链纠纷化解和治理的多种设计形式

Mattereum是一个“互联网合约”项目,用于管理在链上的对物理财产的所有权,知识产权,甚至是地产所有权。它结合了智能合约和法律专业知识,来实现具有法律效力的数字合约,换句话说,用智能合约代码重写书面法律合同。与此同时,该项目也为基础设施的另一方面建立一套生态系统,确保合理配对专业人员处理相应的纠纷案件。

Mattereum和OATH的区别

Mattereum旨在建立一个可以容纳具有法律效力的区块链合约的平台,并连接到仲裁纠纷化解机制;而OATH是一个通过去中心化社区解决纠纷的Layer2的底层协议。

Mattereum将会提供一个去中心化的、独立的具有国际性的,且技术过硬的仲裁员小组,来解决纠纷;而OATH依靠的是普通社区用户组成的多样化的陪审团。

Mattereum合约需要挑选和任命仲裁员,该名仲裁员将有权对出现的任何争议作出具最终的裁决;而OATH利用智能算法匹配至少11位陪审员参与纠纷仲裁案件,通过智能合约将权利交还给我们dApp及公链的合作伙伴。

Oath Protocol

去中心化治理及纠纷仲裁协议

区块链纠纷化解和治理的多种设计形式

Oath Protocol是区块链治理及纠纷仲裁协议。OATH将可靠且有延展性的英美法中的陪审团机制结合区块链技术、密码学、智能算法、博弈论等技术,提供了一套区块链底层的跨链协议,以插件方式为公链和dApp提供治理和纠纷仲裁服务,保护用户的权利及资产。

Oath Protocol的主要特征

以社区决策为核心:OATH使用去中心化的社区决策为核心。邀请普通用户加入陪审员社群参与案件仲裁,起初的陪审团人数范围在11至101(单数),且所有的陪审员通过智能算法筛选,身份加密,投票权利均等,回报按照信用等级加权分配。

半去中心化的投票过程:只有两笔交易在链上发生(案件建立及最终解决方案的存储),提供即时可扩展性及低成本。(若有更廉价和高效的方式,则将全部去中心化)

Layer 2协议:OATH是Layer2的底层跨链协议,通过智能合约可以与任何公链及dApps兼容。公链或者dApps的智能合约可以继承OATH协议,一旦出现纠纷,可以利用OATH协议快速开启纠纷化解,案件结果出来后就会发送至合约内,并按照事先约定自动执行。

智能算法保障公平公正:OATH的动态关系属性避免了法官“连续共同”参与纠纷仲裁的可能性,避免串通和舞弊。此外,陪审员的身份信息严格加密,可以消除贿赂等外部影响。

信誉机制及数据分析:OATH的信用等级机制和激励机制共同作用,保证了决策的公平公正性,也避开了机器人账户和不法用户。我们会搜集并分析陪审员的案件决策数据,使算法能够更精准的为每个案件匹配最合适的陪审员。

可发展性:由于成为陪审员不需要特别的专业背景,陪审团社区会呈显著增长趋势。信用等级机制与陪审员的决策准确度(即投票给纠纷胜诉方)成正比,我们会选择高信用级别的陪审员参与更复杂及影响力更大的案件。而对相对简单的案件,算法会选择较低级别的陪审员,以鼓励他们参与并培养他们成长。

透明度:我们将在链上保留陪审员的投票及投票原因,相关案件记录将不可更改但可溯源查询。

总结

区块链纠纷化解和治理的多种设计形式

*以上为竞争项目分析表

在市场现存的仲裁或纠纷处理方案中,每个项目所采用的陪审员挑选机制、投票机制、奖惩机制和数据记录方式都各有不同。总的来说,都是为了创建一个公平高效的治理仲裁体系。在Kleros, Aragon, 和JUR项目中,持有相应的通证是成为陪审员的必备条件之一。在OATH协议中,任何社区成员都可以成为陪审员参与仲裁。OATH设计使用信用等级和声誉体系,为社区陪审员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的成长环境。在促使陪审员做出正确决策的同时,也避免了机器人账户或不良账户的干扰。

此外,OATH和Kleros都是可以对接各个公链及dApp的Layer 2协议,而Aragon和JUR则致力于成为独立、自主自治的纠纷解决方案。在这之中,唯独OATH提供了半去中心化的解决方案,只有两笔交易在链上发生(案件建立及解决方案),降低了成本也提供即时可扩展性,不受限于任何公链的因目前技术限制而造成的不可延展性。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