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20年互联网老兵杨宁:消费链(CDC)要干掉巨头数据垄断,第一个是谷歌

这是火星财经总编辑时间的第一篇文章,从今天起,我将持续对话业内典型的区块链应用项目。无论业界对区块链趋势存在怎样分歧,无论数字货币行情涨跌,我相信区块链应用是一切的根本。

今天做客的是消费链(CDC)的常务顾问杨宁。他的另一个身份是知名天使投资人,更早之前,他于1999年创办了ChinaRen,2002年创办空中网,两家公司均担任CTO,此后还担任了搜狐网技术副总裁。杨宁是圈内公认的学霸,斯坦福机电工程硕士毕业,对技术趋势非常敏感。我们之前更多的是在创业路演场合相见。现在,大家都转换了一个身份,我是区块链的观察者,而杨宁则于2017年底彻底All in区块链。

从过往履历看,杨宁可谓是穿“跑鞋”的区块链开发者。我很好奇,是什么事情能让他觉得是在“二次革命”?

5.jpg

商思林:你现在有多少精力在区块链项目上?投资还在做吗?

杨宁:不做了,我是完全All in。之前也做过几个区块链项目的顾问,但大多表现不好,也挨不少骂。与其这样,我不如自己深度参与一个项目。

商思林:我之前也看过一些小程序项目,今天我第一次体验消费链(CDC)的小程序,很快就明白它的模式:上传消费小票,获得积分,将来还有广告分成。积累足够多数据后做各种消费应用。设计极简单,但想象空间很大。

微信图片_20180309135023.jpg

杨宁:之前大家都不理解什么叫马克思主义,毛主席特别简单地说了一句话,大家马上就理解了。就是打土豪分田地。那什么叫消费链?我说就是打破百度、阿里、谷歌等巨头对数据的垄断。这很简单。

商思林:原来我也有类似的经历,3年前我想做大数据新闻。什么叫大数据新闻呢?互联网公司,但凡有大用户量基础的,都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数据。这些数据除了用于企业的商业决策,还有很多的社会价值。比如说,淘宝统计显示,某某地区姑娘们买的罩杯更大之类,有很多社会群体行为的总结。但是我开始尝试去做的时候发现,各家数据都沉淀在企业内部,很难挖掘梳理出来,彼此是个孤岛的状态。我觉得你更厉害,一下子切到消费数据了。

杨宁:没有区块链,数据就是这样。区块链第一不可篡改,第二不可垄断,放在链上大家共同拥有,这些都是区块链的本质。如果你的数据放我这里,我给大家功能,我慢慢地就变邪恶了,又成阿里巴巴了。

商思林:一开始互联网也是去中心化的,现在就变成越来越中心化了。你对互联网太熟了,1999年就创办了ChinaRen,再加上做天使投资多年,总是在判断,在看方向。选择了消费链这条路,是自然而然的一件事,还是你也考虑了很多其他路径?

杨宁:我一上来就想做这个。我是第一批做互联网的,当时我们都很happy,都在做去中心化,直到BATJ成长大了之后,他们就靠着对数据的垄断,就把去中心化搞成了中心化。淘宝分分钟能把店封掉。现实世界中,如果你不违反国家法律,没人可以把你踢掉。所以我觉得他们利用数据垄断,导致大家只能依赖于它们,你围绕在他们周围,其实都是伪军。你帮它拉用户,做联系,帮它提高价值,给它贡献更多的数据,那么你能得到什么呢?随时会被它掐死。

我就觉得这不是互联网的本质,去中心化是二次革命。互联网一次革命是信息化革命,二次革命就是把互联网形成的这几个“大毒瘤”给打破。

商思林:这个切入口很好,如果将来做一段时间后,消费数据累积到一定量,这里面的想象空间还是挺大的。广告只是其中之一,是吧?

杨宁:是的,真的是只其中之一。我特别兴奋,全力干这件事情。为什么呢?因为数据是互联网最大的资产,数据就是互联网的能量。

我们可以衍生出各种模式,因为数据的价值在于不断挖掘。你看阿里把数据挖掘成电商,腾讯把数据挖掘成游戏、社交。但是我觉得区块链最大的魅力是没有人真正拥有这条链,大数据中心、云计算中心都不在我这里,我也不拥有这些数据。所以我觉得这是最美好的一点,我们只是社区的一部分,我们不拥有这个链,这是最美妙的一点,我们无法作恶。

商思林:为什么要选择小程序来切入这个事呢?

杨宁:主要是因为小程序快,马上就可以开始采集数据。这只是一切的开始,公链也在开发中,代码也在写了。所以CDC公链会在上线时结合小程序的收集数据,然后进行发布。

商思林:我也使用了一下,刚才我传了几张小票没有识别出来,后来我才注意到,必须是1小时内的才可以。

杨宁:对,因为我们也在实验不同的限制条件,避免有人恶意去刷,去薅羊毛。

微信图片_20180309135019.jpg

并不是说所有用区块链的人的人性都非常光辉、正派。区块链是通过结构、通过规则、通过代码、通过智能合约让有不良心机的人无法作恶,这是区块链的本身。所以通过人工智能去避免重复性上传,避免作假,这方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商思林:我看也列了一些范围,现在线上、线下的消费都可以上传,小票只是一个形象化的称呼对吧?

杨宁:是的,都可以上传。

商思林:识别出来的这些数据是在一个中心化地方做处理和分析吗?

杨宁:在没有上链之前,我们先存着,未来都会上链。

商思林:你之前提到用户可以分享广告的收益,小程序有引入这一块吗?

杨宁:会引入这一块,其实在公链上面会引入得更好,而且更加公平。但是由于我们现在才刚开始,有些东西还不完善,会逐渐把这些功能都加上,等到我们公链完全上线后就可以完全去中心化了。

商思林:公链发布的大概时间点是什么时候?

杨宁:我们公链开发的同时,也在做技术白皮书和更新整体的白皮书。我们的开发是快过于文档建设的,所以你会看到我们文档会有不足,其实开发进度是快很多。我觉得今年下半年公链一定会出来,快过于白皮书的时间表。白皮书时间表定在明年,我和团队一起开发技术,我本身也是搞技术,我是盯着底层公链开发的。

商思林:你几次创业,一直在做技术,你组织团队,尤其是技术团队是不是相对容易?

杨宁:我过去积累了很多人脉和资源,在互联网行业做了20年,认识了很多技术大牛,我都把他们拉到一起了。我不能说我们的公链是天下无敌的公链,我的公链是最适合我们的。我觉得未来会有很多的公链出现。我们的公链就适合数据,别的公链可能和我们不通用。

商思林:当时没想过在以太坊上来做这个事?

杨宁:我花了一两个礼拜研究了以太坊。我把底层代码全拷过来了,仔细在上面看。我把以太坊语言solidity都学了,我都写智能合约了,后面发现用不成,太差了,跑不动。它的整个结构是有问题的,用了极其浪费性能的一个方法:所有人的程序其实跑在所有人的机器上。它们互相抽用,互相占用,根本跑不动。光一个以太猫游戏,就把整个网络带宽全占用了。

商思林:消费链的公链,最重要的需求是什么?

杨宁:消费大数据的对接,数据挖掘和数据存储。这是我的核心,是data mining。我就相当于把大量的数据给去中心化了。现在都是存在IDC,存在云里面,我们现在存在矿机里了。

商思林:你觉得将来消费链会是一个有什么量级用户的链呢?到百万日活你估计得有多长时间?

杨宁:我觉得会有阿里巴巴级别的。百万日活,我估计得到19年了。我认为行业真正的复苏,会在今年的6月1号。

商思林:这个时间点的判断怎么来的?

杨宁:我的判断来自于今年下半年大量的公链上线,以及我们自己的公链上线。目前,你看上线的公链非常少,屈指可数,不到10个。到年底,我估计上百个公链会上线。公链上线到公链有很多用户,还需要一个过程。

商思林:所以到18年底,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相对乐观的行情。

杨宁:对,因为大量的公链上线,很多技术都在实现,都能跑通了。

商思林:从C端用户来看,你做的是一个互联网产品。这就存在一个共性的问题:怎么去吸引客户去使用,怎么去保持它的日活?

杨宁:首先一点就是奖励制度,这些奖励是用户过去所得不到的。比方说你过去在任何地方进行消费,消费完就结束了,而且你的消费行为其实是被这些大公司所记录的,会用你的消费行为和数据去赚很多钱,但是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们的理想,就是通过你的这些行为,通过你的数据而获得奖励,未来引入广告后还会获得额外的收益,我觉得这个是对消费者最吸引的地方。

商思林:消费者对区块链的使用还需要引导和教育,如何保证大家放心去上传自己的个人信息,有没有隐私问题?

杨宁:其实上传的并不是个人信息,因为客户的消费数据和个人隐私是分开的,你的消费数据在整个链上是无法对应到你本人的,他只知道是某人在星巴克喝了一杯咖啡,但不知道是谁,广告客户也只知道是某人在星巴克喝了一杯咖啡,这是一个完全双向匿名的模式,所以不会透露你的个人隐私。

我们不收集你的个人信息,只收集你的消费行为,不会标明是谁做出了这个消费行为,只是某个地址做了某个消费行为,这个地址不是一般的家庭地址之类的,而是你的区块链地址,一串加密的哈希数字,就像以太坊钱包的地址一样。

商思林:网易之前做了一个网易星球,大家都在玩,但过了一段时间大家热情就下降了,他们现在通过一些其他的服务诸如网易的电商、游戏、门户引流。你怎么保证后期继续激发用户来多次、持续使用?

杨宁:我们会跟大量商户合作,通过他们的渠道获取用户,商家也希望能获得用户,是双向推广。我们要推翻的,要颠覆的是像百度、谷歌、阿里这种数据垄断者的地位,我们跟阿里上的这些小商小贩和一些独立商业集团都是朋友,我们跟用户也是朋友,我们团结的是这些人,毛主席说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笑)。

商思林:你能给商家的好处是什么?

杨宁:现阶段,我们做平台,我们在收集用户,他们贡献用户,大家的用户共享,是这样一个系统,相当于社会主义的合作社。他们也会得到我们的激励。

商思林:目前国内受政策影响,积分不能提出来,这会影响你的激励效果吗?

杨宁:我们是全球性的,我们也在Facebook上,在国外的社区做大量的推广,这是全球性的一个东西,并不只在国内。我们的第一目标不是阿里巴巴,而是谷歌。

商思林:所以你觉得谷歌也是作恶的?

杨宁:当然了,谷歌从来说我们不作恶,但他们其实是最大的作恶的源泉。谷歌创始人还是我斯坦福的同学(笑)。

他们作恶的源泉是什么你知道吗?是背后资本的推动。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资本的目标是获取利润,最终目标是获取暴利,获取暴利的方法就是通过垄断,所以资本最终的目标是去垄断。所以我现在说的概念就是:区块链是马克思提出的概念的一个实现。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当时为什么很难实现,最核心的是缺区块链,缺技术手段,这是我的核心观点。

商思林:你觉得区块链背后的推动力是什么呢?

杨宁:区块链背后的推动力是人民,是社会的力量推翻资本形成的中心化的垄断。资本是在榨取剩余价值,通过资本的优势、公司的赋权获得高额的利润,使得整个团队、用户最肥的一部分利润都被资本占有了。

区块链是什么呢,大家按劳分配、各需所得,这就是区块链的本质,是一种更公平的分配方式。

商思林:按劳分配的方式,在公司内部也能贯彻执行吗?

杨宁:我们这次搞的东西不是一个公司,区块链其实不是公司化的。区块链还有一个特别美妙的地方,就是V神提出的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我们所有参与团队项目的这些人,不用和我签劳动合同,不是我的员工,都是社群的一部分,整个团队没有人签劳动合同。大家按劳动分配,你做了多少工作就给你多少奖励。

商思林:这种形式对人的激励会更到位吗?

杨宁:当然!你去了公司就得签劳动合同,大家会有一种当长工的感觉,没有主人翁精神。我认为DAO这种形式是大的社会变革的一个过程。除了数据垄断被打破,另外生产结构、组织结构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这就是区块链最美妙的地方。

团队的人每天都在增加,我们在不断吸引和我们有共同价值观,对我们事业有共同理想的人来加入团队。其实我们团队有的人我连见都没有见过,直接拉个群,在群里热烈讨论,然后就开始部署工作,根据工作成果发放奖励。组织结构特别灵活,工作绩效容易考核。现在团队大概40多人,包括技术、运营、社群管理和营销,我们的Team在不断的扩大。要知道比特币、以太坊的社群,几千几万个人在这个系统里工作,甚至未来会有几十万个人,我觉得DAO的魅力在这儿。

商思林:你个人现在是什么工作状态?

杨宁:我觉得我每天都处于很兴奋的工作状态,我觉得我在创造历史。我们团队不需要上班,因为你从来都不下班,区块链的世界就没有下班。

商思林:这和你当时创业的心态有不一样的地方吗?

杨宁:相同的地方就是同样的兴奋,感觉自己在创造历史。但是不同点就是过去只有创始人最牛逼,团队没有那么努力。区块链世界,他不是在给我打工,没有打工的这种感觉,我们都是社区的一部分。

商思林:可能本质在于大家的收入跟token的增值是有关系的,而这一切有赖于社区的建设。

杨宁:对,你知道过去创业是什么情况吗?一个团队如果有一个优秀的人来,我给他一部分工资,一部分期权,他们会说,我不要期权,能不能给我多发一部分工资。让我很伤心,为什么呢?因为他们会觉得期权需要等到公司将来上市、并购,遥遥无期,谁知道能不能变现呢?但是给token不一样,马上能看到成果,可交易,也可以一直拿着等他升值,让大家幸福感更强了。

商思林:确实是两个平行世界了。说起来,你之前做互联网的资源、运营、技术,都是你的优势。你觉得有哪些东西是障碍吗?

杨宁:障碍就是对新事物的理解。我觉得很多时候,都是传统的思维框架和模式,尤其是做的比较成功的人,是很难去改变的。因为去中心化的应用和DAO,这种思想在传统的公司创业体系里面会被认为是天方夜谭。你看李开复老师,退出了三点钟群。包括朱啸虎在内对这件事还是有很多看法。

但没关系,他们慢慢会接受的。就像互联网的思想一样,过去传统产业认为互联网就是泡沫。

商思林:你是90年代初就深度接触互联网,大家之前一直在聊一个话题。我想听听你的看法,你觉得现在的区块链相当于互联网的哪一年?

杨宁:我认为像95年或者96年。BBS时代,Email刚出来,Web当时图片都下载不了,什么电子计量物,基础架构,什么都没有。

商思林:朱啸虎昨天来火星财经《王峰十问》做对话。他有一个观点,在没有一个真正千万日活的应用出现的时候,区块链都不是风口。

杨宁:我同意他的观点,但那个时候都晚了。我跟你讲,我1997年在斯坦福的时候就蠢蠢欲动,那时没有几个人在上网,我们就天天在搞互联网技术了。你知道那个时候的网页多差劲啊,简直都用不成。你哪能就等到有千万级别用户的时候才开始干。朱啸虎必须承认一点,将来会有千万级用户的区块链出现。

每个人都会选择入场的时间,我这种人肯定是要第一时间的。

本文为火星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归火星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若违规转载,火星财经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