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看王峰如何发问——王峰十问陈榕纯问题版

横版净图_副本.jpg

对话时间:3月19日22点

微信社群:3点钟火星财经创始学习群

对话嘉宾

陈榕:亦来云创始人、策划人,亦来云基金会理事长。

陈榕老师是清华大学计算机系七七级学生,先是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研究了七年操作系统,随后又在微软总部八年参与了Windows操作系统底层模块的开发,回国后一心做操作系统苦熬十七年。 2017年5月,作为联合创始人参与策划成立亦来云(Elastos)基金会,支持亦来云——区块链驱动的互联网项目。

王峰:火星财经发起人,蓝港互动集团(HK.8267)创始人,极客帮创投合伙人,曾任金山软件高级副总裁。 

第一问

我还是称呼您为陈榕老师吧。不如我先问您一个当下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您做了亦来云公链,按说您该是链圈的人,但我认为真正理解区块链的人是链圈币圈越来越难分开说。昨天,以太坊跌破到了3000块人民币,一天就跌了16%。虽然今天有所反弹,但过去2个月全球区块链数字货币市场确实陷入了熊市。您认为造成如此快速下跌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有想过以太坊如果跌到1000元人民币怎么办吗?会不会造成币圈的彻底崩盘?

对于近期的市场行情,很令人担心。近3个月的市值波动看,NEO从176亿美元跌到55亿美元;Qtum从64亿美元跌到8.7亿美元;Tron则从130亿美元跌到16亿美元。您的亦来云,从5.31亿美元跌到2.07亿美元。作为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您看到这一幕心情如何?

第二问

我虽然之前没有见过您,但您一大批好朋友常常提起你,十分不易,技术超牛,却找不到自己切入市场的最好机会,回国十七年,Windows2000之后微软就疲惫了,后来又是嵌入式OS,Web起来后几乎没有人关心操作系统,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城头大王旗是Apple和Google。有没有感觉到总是生不逢时?做了那么多年操作系统,好不容易赶上区块链这趟车,追上去的时候和小两轮的技术创业者比市值差距不小,心里有一点点落差吗?

此外,我听说能做公链开发的人非常稀缺,今天市场这么冷,会担心核心技术团队不稳定吗?

第三问

对于在一个高技术含量的公链项目,我一直很好奇:如何分配token?参考过谁的方案?遇到过什么困难?在您的股东里有杨向阳、刘晓松、林栋梁,还有火币李林,这几个人都是您的清华校友。在我眼里他们都是赫赫有名的投资界大佬,李林也是占据交易所优势地位,我前两天刚在三亚见了很久未见的杨向阳,投资界领袖的气场。你们在分配的时候有过争议吗?这些股权投资大佬公开为您站台,他们的股权投资比例和Token分配比例是按照一一映射关系分配的吗?此外,您和NEO达鸿飞和比特大路吴忌寒的合作,是怎样的考虑?

第四问

您20年来一直在研发一线,是许多程序员的榜样,我注意到2004年《程序员杂志》还将您列为“影响中国软件开发的20人”第一位。但现在领导一家区块链大公链项目,要实现社区化运营,部署生态化建设。在您多年的外企职业生涯和创业旅途中,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信心来运转一个商业组织体系的,涉及到团队管理、商业合作、公司运营,对您的挑战是什么?在亦来云这个项目之前,您从微软总部西雅图回来有十七八年时间,这期间哪个阶段最成功?我见过很多从微软出来的技术精英,回国后都找了一个非常出名的国企或者民营互联网企业做要职,你为什么那么执着地要创业?

您和联合创始人韩锋的合作,是怎样分工的?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注意到你的核心团队里有一些开源软件社区的人。在一个世界级商业软件巨头工作多年的您,和他们是如何一起工作的?

第五问

您一直坚守于自己的操作系统之梦,非常不易。从当年的微软“.Net”的新一代操作系统架构开始,到后来回国你参与了TD-SCDMA开发。以及后来的2012年,您在富士康的支持下写了“物联网操作系统”。我印象里,前几年看报道,您当时就做了“亦来云”,是基于大数据的云操作系统。我也注意到,这几个操作系统,可以说并没有获得真正的商业化应用。其中原因?

从微型计算机桌面时代开始,中国好像从来没有在操作系统上有过什么建树,我昨天见到UCDOS发明人鲍岳桥说他是一个另类,之前我前老板金山早起一位重要创始人求伯君开创过WPS时代,但只是基于文本表格编辑的大应用程序,红旗Linux不能算真正意义的自主操作系统吧。在PC时代,是微软Windows的天下;到了手机时代,是Apple的iOS和Google的Android。中国人好像从来就在操作系统层面没有成功过。我想问陈榕老师,为什么在区块链时代的操作系统就有机会?此外,我更想跳出之前的逻辑问一个问题,区块链真的需要一个操作系统吗?

第六问

我本人也在通用软件产业有过十年工作经历,知道操作系统不同于PC应用程序或者我们手机里的APP,在人家现有的生态上写应用就好。从历史上看,做操作系统从来就离不开硬件的支持,Bill Gates能做操作系统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他先搞定了IBM的订单生意,赢得了和Intel创始人Andy Grove的Wintel联盟,苹果从来自己做硬件,Google有强大的搜索引擎和基于Web base的应用,加之生态化的Android阵营。我想问的是,亦来云的操作系统在什么环境下运行?谁来支持做我们的应用呢?

追问您一个问题,我们知道中心化的互联网时代安全是没有保证的,比如有DDOS攻击、木马病毒、隐私泄露等等。我的问题是,在去中心化的操作系统上,安全问题就可以一劳永逸了吗?面临的新挑战是什么?

第七问

有人在知乎这么评价:亦来云=一个目前没有成功的操作系统+蹭区块链技术热点。这话您先不要生气,事实上,很多毒舌们给国内区块链项目的评价都不高,认为大部分的项目都是Air coin。而且他们认为,亦来云根本不是为了区块链开发的,仅仅是有2000万行的代码,本质上是一个写了18年没有写完的操作系统加了一些区块链模块。您怎么回应这些言论?

第八问

您曾经自嘲过您创业做的事情非典型(操作系统太难),年龄也非典型(年龄太大,42岁创业)。我看过您的一篇早年采访,提到您1982年大学毕业后,考上中科院计算所倪光南的出国研究生,当时他正在开发汉卡。倪光南不断呼吁中国要有自己的芯片和操作系统,并且给当年的红旗Linux亲自站台。您对操作系统的坚持,是不是一定程度上有倪光南的影响?

您现在跟倪光南院士有来往吗?有可能通过他获得政府更多的支持?

第九问

我常常感慨,时代造就人,性格改变命运。在您过去的四个10年里,我猜测每10年都有一次重大转变:1977年,邓小平对当时的教育部部长二十分钟拍板恢复高考,您有幸第一批考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1987年,在美国一等一的学府伊利诺伊大学研究计算机操作系统;1997年,微软宣布全面转战互联网,在备战空前的反垄断危机的Window98之际,您参与设计新一代网络操作系统.NET;2017年,和校友韩锋一起策划成立亦来云(Elastos)基金会。到底是哪些机遇造就了你?我相信在这四个10年里,您也一定遇到过各种困难和挑战,您性格里最重要的特质是什么?从中得到和错过了什么?

如今,价值互联网新世界的大门已经开启,您给打算给年轻一代的技术人员什么建议?

第十问

1995年SUN Micro的创始人麦格里尼提出网络计算机(NC)主张,扬言网络就是计算机,Network is Computer,以对抗如日中天的微软个人计算机(PC)阵营。许多年会后,亚马孙的AWS和阿里云占据了全球大部分云计算市场,将当年SUN创始人的技术主张变成千亿美元级价值。又过了多年,中本聪打开潘多拉魔盒,将比特币网络有无数台计算机节点构成的算力链接而成,在区块链构成的新世界里,网络就是一台超级计算机的观点,再次成为去中心化技术主义者的谈资,历史的矢量从计算机生产力解放跳跃到计算机生产关系革命,你有什么感慨么?

又问,我清楚地记得当年我们使用基于P2P技术的音乐共享软件Napster,这个创始人叫Sean Parker,他的公司倒掉于美国音乐版权保护运动的控诉,虽然这个哥们后来洞察到Facebook巨大的商业想象,以一个老江湖的身份把小扎从哈佛院墙带入硅谷走向华尔街,一洗前耻。很多年后,中本聪们再次祭旗P2P,结合数学哈希算法,将信息互联网带入到价值互联网,我问,如果当年中本聪遇到了Sean Parker,世界会改写吗?技术的赌桌,会重新发牌吗?哈哈,我就是跟您开开玩笑。

One more question,如果请你出主意,选“王峰十问”的下一个嘉宾,你推荐谁?

谢谢陈榕老师今天带给我们的分享,很多营养,很多干货,大家需要好好消化和深入思考。

再次谢谢陈老师,感谢您今天能来到三点钟火星财经创始学习群。


声明:本文为火星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归火星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若违规转载,火星财经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