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普华资本合伙人蒋纯:“古典投资人”在区块链新生态的投资与布局

3月26日,2018全球区块链(杭州)高峰论坛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G20会馆)盛大开幕。本次峰会由杭州市金融办主办,杭州市萧山区金融办、杭州区块链技术与应用联合会、巴比特承办。

杭州市金融办主任王越剑、工信部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院长赵波、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院长张一锋、蚂蚁金服区块链负责人张辉、巴比特创始人长铗、普华资本合伙人蒋纯等多位国内外重量级嘉宾出席,共同探讨区块链技术的现状与未来趋势。

普华资本,是巴比特A轮融资的领投方之一。自诩为“古典投资人”的蒋纯,在本次峰会上,就“古典投资人”对区块链生态的理解、如何投资布局以及对行业未来的展望等方面,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以下为蒋纯演讲原文,巴比特资讯经过整理发布:

蒋纯:感谢主办方能给我们“古典投资人”一点机会,能够赶上区块链这个风口。现在行业非常热闹,我们现在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叫做“区块链泡沫”。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我想到张五常老先生评论中国房地产时说过的一句话——“所谓的泡沫就是一戳就破的东西,如果大棒都打不破,那房地产调控政策就是一个’很愚蠢’的认知”。如果“区块链泡沫”是又一个“南海泡沫”,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投资机构也是负有很大责任的。因为投资机构就是在配置资源,应该把投资放在有价值的东西上。

在严格的管控下,区块链依然蓬勃发展,用张五常老先生的理论来说,这可能就不是一个泡沫。如果不是泡沫,我们就更需要知道其背后的根本驱动力和价值。

我想分享一下古典投资机构对区块链的认识。我们认为区块链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互联网精神”本源的继承者。互联网精神这个词已经被滥用了,以至于大家忘记了它的本源是什么,怎样通过完全“自组织共享”的形式打造一个非常伟大的事情,一个打造了一个操作系统,一个打造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知识集合。我们也知道这样一种精神并没有被传承下来,原因是缺乏一种精神上的体系,最后都是到开源、到NGO、到非盈利组织,没有一个经济上的特征让它能够延续下来。纳斯达克泡沫破裂以后互联网企业纷纷做商业化的运转,游戏有一个经典桥段,英雄出发打大反派“大魔王”,最后发现大魔王是世界元力的代表,英雄胜利之后,还是得戴上大魔王的王冠成为新的“大魔王”。

某种意义上来说,在商言商,除了这种互联网原价值主义的判断,互联网企业往往比传统企业更重视精准化的大数据运营。提升行业效率,对社会也是一种进步。去年的AlphaGo为大家展示了在数据、信息、规则完全透明的情况下,人工智能对人类碾压式的竞争优势。

幸亏我们真实世界不是这样的,人类被人工智能绝对碾压的事情可能离我们还有些遥远。但是我们能够做到的一个事儿,就是拥有更多的数据,更加接近AlphaGo,这样一个前景已经足以令人恐惧,于是形成了很多信任和冲突方面的问题。魏则西事件与Facebook剑桥事件都有着一定的警示意义——中心化的行业巨头所拥有的巨量数据能力一旦被人恶意利用,就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

我们知道博弈永远是动态的,有这样一个危害在前,就有相应的防范措施,我们也看到在巨头之间已经发生了互相的争议,看到了菜鸟、顺丰之间的数据争议,华为和腾讯之间的数据争议,我们普通消费者在其中没有什么话语权,虽然出台了很多相关的法律来保护消费者,但是法律如何执行,每个人的数据和隐私怎样得到保护,这个事情是未知的。我们已经陷入了科学进化过程中的“囚徒困境”。如果博弈双方没有信任,不能信任对方能做到“不可更改、不可反悔”的协议规则,人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最后选的一定是最能够保护自己的策略,而不是基于双方共同最大的利益得出的策略。

而科技越进步,对于正面和负面价值的放大,越是科技进步我们越没有办法把自己的背后敞开给别人。哪怕是像人工智能这样的科学技术再进步,我们都无法充分利用这样一个革命的成果,反而可能因为这些成果加剧了自己的纷争和混乱。

幸亏现在有了区块链,我们肯定是希望把区块链打造成一种信任的网络,这个信任的核心就是作为自然法则的数学和算法,把所有东西交给密码学以及被证明不可破解的东西,这样的基础上达成互相监督、互相信任,我们可以在这个信任的基础上前行,这种信任是处于对等实体之间,共同合作,达成对等信任。或者本来有一个中心实体管理这个事情,但是现在成本很高,有政府、有法院,要打官司可以解决争议,但是困难重重,真正走到那一步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如果用智能合约简化整个事情,政府作为秩序和良知的最后守护者在最后守门,其实运营效率会极大地提高。

这条路我们看到是不容易的,目前看到技术上还有相当多的困难,这个困难并不一定是所谓的信任上的困难,在我看来更多是产品的问题,最终区块链的核心就是怎样打造一种能够在对等实体之间打造信任的一种生态,围绕这样一种生态的目标设计我们的产品,这个才是我们现在最要克服的所谓的技术问题,或者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产品问题。密码学这个问题确实是最重要,也没有最终解决的问题,其他问题更多是产品问题。很多其他的争议,大家说我们更加中心化一点还是不中心化一点好,这是有很多可以探索的事情。最重要的就是区块链比起原来的开源软件运动,当中最重要的有一个经济体,正因为有一个经济体可以支撑整个商业运行,在经济体设计上最重要的是经济体系以及作为经济体系血液中,你说代币也好、通证也好、货币也好怎样设计,这是目前为止没有彻底解决的问题,需要我们通过实践继续探索的问题。我们看到很多币拆成两个币,包括我们现在流通币还有第三种含义,承载很多数据流转,真实世界当中法定货币也在流转,有可能有承载流转的价值。

所以,整个经济体系的设计也是非常复杂的,有很多没有彻底解决的问题,需要我们冷静的好好思考,怎样把这个经济体系设计好。无论如何,这些探索、这些对生态的思考,其实让我们能够更好的向着整个信任的网络下前走。

我们对于区块链有争议的人经常会说一个事情,说这个事情其实是中心化的,去中心化的解决方案是不能够运行的,但是其实和他们的认知相反的一个事情是什么?真实的世界并不是中心化的,真实世界是多中心化的,我们国家、政府不管采用哪一种政体最终是中心化的,但是整个世界不是中心化的,在对等实体之间没有上下级信任关系可以建立起来的。国内央行发出来怎么都得信任,不信任也得信任,因为你生活在这个国家,但是一旦跑出来“一带一路”,进行国际交往,对等实体之间的信任没有办法完全是没有以国家作为背书的,以后我们如果可以通过非常完善的体系,能够有一个智能合约这个事情就简单很多。

行业可能是中心化的,可能一个巨头相当大程度上是“中心化统治”着一个行业,但是行业与行业之间也是没有办法彻底“统治”对方的,比如说腾讯和华为谁也不可能把对方干掉,这个过程当中如果要做一个事情必须达成一个信任基础才能够有好的运行生态。企业必须是中心化的,但是企业和企业之间是多中心化。浙江有一个非常有独特价值的“特色小镇”,这样就是无数小微企业自发的自组织起来,大家一起邻里乡亲合作生产一个打火机,最后靠这么多的小企业配合做出全世界性能价格比最高的打火机,横扫全世界,这些东西就是通过自组织产生的力量。当然,在我们过去的传统体系下这些自组织只能通过邻里乡亲间的互相信任来做到,不能扩展更远,做生意先小人后君子,很多事情有一个信任基础谈好了,双方合作和信任可以进一步增强。

然后,我想谈谈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每一个人都是中心化的,我们有一个大脑,决策肯定是中心化的,但是人和人之间是一种多中心化的组织,如果人和人之间能够通过多中心化体系达成一种信任联合起来,我们也许能够实现一些更大的目标。原来有一段时间经常说的共产党宣言里的一句话——“自由人的自由联合”,这八个字理论上是共产主义社会具有最高生产力的运行方式。但是我们看到,在上一波互联网浪潮中这个事情没有真正实现,因为最后你想做一个“自由人”,你其实做不到,因为你还是附着在一个平台上,你是巨头的人体电池而已,还是要为它提供能量和服务,没有办法做自我生存。但是如果能够构筑人和人之间完全信任的生态,通过数学和联合法则联合起来的生态,我们真正可以做到像U盘式生存,为了这样的自由我们可能要承担相应的代价和责任。

以下是我们对区块链的几点想法与期待:

第一,基础技术上有待于进一步突破,比如说加密算法,我们可以不可以做一些同态加密的事情,这样数据是否可以更安全的流转?

第二,最大的想象空间就是下一步替代BAT的也许就是某个或某些主链。生态最终能否成立我们不知道,我们只是善意的希望可以做到,因为现在的情况下巨头之间的对等实体之间的交往,其实并没有一个商业生态可以运行的完美,某种程度上是商业上的贫瘠之地,但是互联网技术最伟大之处就是将原来我们认为商业上的贫瘠之地变成富饶之地。通过长尾流量的聚合变成阿里巴巴、百度的巨头,以前没有人能够想象到,但是互联网技术做到了。现在对等实体之间的不毛之地甚至是战场其实是有待于新的技术去开发的,虽然这个事情很难,而且最后是什么形态我们不可能预知,但是这个蕴含无数可能,可以让整个人类福利增进的一个事情,这是值得我们期待的。

第三,近期是一些应用,怎样切合场景,刚才各位谈的很好,像供应链金融,原来银行和行业的核心企业是两个对等实体没有办法达成完全信任,也没有上级背书,但是通过区块链或者联盟链互相信任以后,这样一个信任可以传递到行业核心企业的5级、6级、7级供应商,某种意义上可以让金融的血液延伸到产业末梢,让普惠金融更加好的实现,这些信任传递和对等实体信任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也是非常有价值的。

区块链的延伸影响,一些东西超过了区块链本身,但是由于区块链的启发这些事儿也是可以做的,比如说基于加密技术的数据交易所,使通过清洗过的数据可以加密但是还可以交换,现在大家不敢交易数据,一交易不可控,但是通过密码学也许可以做到这一点,包括人工智能,现在人工智能很可能做到,因为是一个黑箱子,如果某一天通过监管智能合约的方式来监管人工智能,我们能够确保对人类带来的都是福利而不是危害,达到公共监管下的人工智能,包括一些其他商业模式,比如说通过密码学基础达到独特的数字商品。

最后,我想说,区块链尽管显现出了潜力,但是还是一个婴儿,我们这里只是谈论成人以后的成就,这个事情现在为时太早。我很喜欢泰戈尔一句诗,“每一个出生的婴儿代表上帝对人类还没有失望”。每一个创造的产生都说明人类创造力还没有枯竭,我们在这个星球上战胜自然局限,战胜人类自身局限的征程还没有结束,所以让我们一起满怀期待,共同成长,谢谢大家。

文章原标题:普华资本合伙人蒋纯:“古典投资人”在区块链新生态的投资与布局  原作者:杨家伦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