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3点钟无眠区块链现场版:王峰犀利提问,陈伟星号召“打假”

3月26日,2018全球区块链杭州高峰论坛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G20会馆)盛大开幕。本次峰会由杭州市金融办主办,杭州市萧山区金融办、杭州区块链技术与应用联合会、巴比特承办。

杭州市金融办主任王越剑、工信部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院长赵波、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院长张一锋、蚂蚁金服区块链技术负责人张辉、巴比特与比原链创始人长铗等多位海内外重量级嘉宾出席,共同探讨区块链前沿技术,剖析行业热点,探寻区块链未来趋势。

4534643636

今天的圆桌论坛《3点无眠区块链》现场版,由杭州都市快报和巴比特联合打造,主持人由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担任,嘉宾包括泛城资本创始人陈伟星、启赋资本联合创始人顾凯、创新谷的创始人朱波和达晨创投董事总经理高洪庆、赛伯乐投资集团总裁陈斌。

几位投资人围绕区块链投资这一议题展开了讨论,在鱼龙混杂的当下,该投什么样的项目?在当前所谓的熊市中,该以怎样的态度去看待?对于媒体来讲,应该怎样传播这个技术革命?对于普通民众,要如何参与其中?这些问题在圆桌论坛中都得到了投资人的解答。一起来看看吧!

34235234634635234

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

(主持人)王峰:挺高兴能够和投资界的大佬一起交流,今天和大家聊一聊投资上比较热门的话题,第一个话题,我想问诸君,去年一年里有什么样好的区块链投资项目可以介绍一下。因为在座好多人是股权投资者,最近有一个词是股权投资变成了古典投资。那么去年这一年里,区块链项目占了你们总投资多大的权重?

陈伟星: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会场能容纳那么多人,一是可能我们巴比特的影响力太大了,我也很有幸投资了巴比特。二是区块链实在太火了,那么多人,我都不敢讲了。你要提到什么东西,都会变成割韭菜!确实“割韭菜”这个事情是存在的,区块链上很多项目确实有割起韭菜的行为。我们的股市也是割韭菜的行为,大家都知道90%以上的大妈去炒股都是输钱的。我的理念是,我不会因割韭菜而投资,而是为了整个行业真正能最终实现价值去投资。

先来说两点投资区块链的主要原因:

第一个原因,区块链是一个金融工程,是升级版的金融工程。区块链有价值的根本原因,是原来传统的金融工程有问题,而且出了非常巨大的问题。从历史上来看,这种问题,历史上所有的法币从来没有成功解决过,也就是说最终都是失败的。

这次全球的法币会不会失败,不知道。但法币的失败基本上都是以大混乱、大萧条,或者战争为结尾的,这是第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很大,在座那么多人,不知道我这么说大家会不会觉得我吹牛逼,但历史上就是这么发生了。很多人不愿意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大家都不愿意,感觉这个问题离自己太远。事实上这个问题切实发生了,当发生那一天你是非常痛苦的。

第二个原因,如果历史上政治格局产生变化,中国是必然超越美国的,毫无疑问,根本不需要你去喊,或者多自豪的事情。因为我们有15亿人,美国只有3亿人,5倍的人口去生产,怎么可能生产不过美国呢。但是人类文明有史以来老二超越老大是必然用战争解决问题的,不可能用和平手段解决问题。我在朋友圈里也发过,大家网上可以看得到。中国要超越美国最大的问题是美元,它作为全球货币的身份能不能被改变。美元控制着全球的金融市场,美联储一个动作可以让中国的股市涨还是跌。美联储一个动作可以让中国金融监管者要决定“国家队”是不是进场,是买还是卖。这样被美元所控制的全球脆弱的金融市场到底有多大问题,多少时间内会产生问题,这是第二个原因。

这就是区块链和新金融需要被重构的根本原因,我从来不推荐大家买币,我只推荐一件事情,我觉得每个人都可以用很少的钱,1%的资产去买一部分比特币因为整个金融系统里最关键的那个环节,就是美元全球结算货币,美元霸权性质的结算货币的比例怎样被降下来?比特币是有可能的,每个人可能判断不一样,我认为可能性是比较大的。如果你配置1%,输了也没有关系。但你可以拿这1%买一个理想,这是我推荐的投资最重要的事情。

54643573452535

泛城资本创始人陈伟星

陈伟星:那么什么是值得投资的呢?说说我的看法。

一些基础设施,交易所、有去中心化交易所和中心化交易所。钱包,未来的货币全都是数字货币加密货币。我们必须要有钱包,所以钱包是值得去投,或者值得去做。反正钱包都是开源的,在座如果有能力能做,你想办法提供更好的服务,你可以做一个钱包。

链的基础设施,刚才讲了很多人投链的基础设施。实际上链的基础设施是非常少的,全世界产生不了一百家。现在好像已经有一万多家在做,估计未来也就一百多家能成功。我并不认为这个事情是普通人可以去投的,大家可能控制非常少的量去投资就行了,这是基础链。

基础链里分成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最基础的技术层面的链,你如何做分布式智能合约,做分布式的数据,做数据存储,做分布式数据库,分布式计算,分布式网络。这个都是在未来世界里为了保护数据的价值所需要的东西,因为任何中心化的数据库,中心化的存储,它都会被中心化的人控制它的价值,很容易会被盗版,会被偷出去,会作弊。如果你能够去中心化,并且能加密,保证数据价值的安全,那它就是值得投资。

大家要想明白,分布式不是为了提高效率。现在很多中心化的,比如阿里云,它的效率很高。它其实是为了保护数据的价值,让价值属于个人,而并不属于公司。阿里巴巴的数据是属于每个消费者的,而不是属于阿里巴巴的。

技术型的经济体,如何用平台型,就是你在一个产业里形成一个交易平台。你用区块链做,就可以把交易费用降到最低。举个例子,现在阿里巴巴上做电商的,可能需要花20%-30%的费用作为交易成本。未来在链上可能只需要花0.1%做交易成本,反正很低,5%以内。

比如打车平台,我们现在收25%作为司机分佣,可能司机费用总共只有40%-50%,因为还有油费,车的折旧。为什么大部分利润分给平台呢,这是经济模型的不一样。未来的经济体,我们会分享得更加少。未来经济体的链,本质上真正共享主义的链,如何把价值分享给劳动者,分享给消费者,分享给创造者,而不是分享给华尔街的人。

以滴滴为例,90%的所有权是属于投资者的,属于华尔街的,都是用美元投的。是华尔街的人收了司机20%的抽佣,如何让人类社会如何更加扁平,如何让劳动者获益?党的初衷就是让工人阶级获得收益,让劳动者获得收益是区块链能够实现的东西。大家要去看经济体里能不能让劳动者获得收益,这样的事情就可以投,但是这种平台非常少。

最后一个,辅助于这些金融系统的工具。比如说各种行情,各种媒体,各种机器人数据。各种管理的机制,如何用技术性的手段防止人们作弊,这些也是可以去投资的。我觉得在座的如果是一个专业的人,你可以做专业的投资。如果你不是专业的人,就用最简单的方法,买一点比特币就算了。

我所谓“永不套现”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未来的货币都会成为加密货币,你不需要去套现。未来只有别人套现成加密货币,全世界央行都在研究如何把M0先上线。M0是什么概念,就是你家里放的现金,现金是很容易作弊的。朝鲜人还找一帮人做假人民币,很多人可以做假人民币。我们如何把M0放在链上,是全世界央行都在研究的东西。

假设我们的现金都放在链上,那就是加密货币了。我讲的是我们可以在未来等待着它们上链,而且这个时间只需要三五年,并不是很久。对在座各位也一样,如果你买了比特币,或者是你所相信的,如果你坚信没有问题,我希望的是你不要去炒,你炒不过割韭菜的人,你的信息不如他们多。

(主持人)王峰:后面四位都是专业的投资者,讲一讲你的投资体会。

98978027395

启赋资本联合创始人顾凯

顾凯:先介绍一下自己,我是来自启赋资本的顾凯,我们算是比较典型的古典投资人,但是我们在古典投资人中算是进入区块链这个行业比较早的,2016年开始在这个行业进行布局,投了一家技术公司叫布比,2016年有幸投到巴比特,现在我们在这两家公司中都是最大的股东。我2012年、2013年开始接触了比特币,也接触了一些项目,包括交易所,但是迟迟没有下手,确实我们没有把这个问题想清楚,通过投资布比和巴比特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区块链技术领域,它是各种技术的综合,包括分布式账本、共识机制、加密机制等等,因为比特币的兴起大家界定出来有这样一个技术的预定。其实区块链更像一个我们把它定位成虚拟的动力系统,这个动力系统最后肯定要形成一些交通工具,比如说各种币、各种通证,这个通证真正把动力系统概念落实下去,而这个币恰恰是这个链的催化剂,这两者互相依托,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去年我们关注到整个市场从开始的和风细雨变成狂风暴雨,三点钟群成立以后我被拉入了一个群,叫做三点钟VC进军区块链群。

我进去以后也在学习,在思考上、在更多的认知层面,不断迭代自己,今后我们也会继续加强在区块链方向的投资,但是我们还是以股权投资为主,希望投到更多的做基础建设技术类的企业,像巴比特这样的优秀的资源平台。

(主持人)王峰:您说还是以股权投资为主,但是今年股权投资到了区块链是占多大比重?

顾凯:在区块链方向应该会有10%-20%的份额,我们在酝酿一个新的VC基金,区块链也是我们重点的投资主题。

朱波:去年投的最好的就是巴比特,应该拿出来炫一炫,这里三个股东。我一直觉得区块链给人是一种充满遐想,理想非常性感,现实很骨感,想想未来非常美好,但是现在可能被割韭菜,我算是古典投资人进区块链比较早的一个,也是相对彻底一个。

(主持人)王峰:有没有被割韭菜?

朱波:我这样的老司机怎么可能被割韭菜?我害怕被大家割,所以我在区块链做另外一个事情,就是行业研究,给大家看看区块链世界看起来非常神秘,但是对于搞技术的人来讲不神秘,我们希望把神秘的世界展现给大家,让大家每个人看到区块链下面的项目、交易所到底在干什么。我们之所以被别人割韭菜是因为你完全不知道的跳下去了,对我来讲能够把未来非常理想的、性感的东西在现实当中能够更加扎实的落地,所以未来我想从今年开始会大量的切入进去。最近喜马拉雅让我专门推一档节目,想了半天我起一个题目叫做《三生三世区块链》,4月15日上,每天差不多10分钟。

(主持人)王峰:大家一起关注,喜马拉雅也放了《王峰十问》。

高洪庆:刚才各位都讲了他们是古典投资人,我是一个带有浓厚的乡土气息的古典投资人。我们知道达晨也是非常稳健的一家投资机构,大家看到的都是投一些相对来说比较传统的行业,但是任何一个新的颠覆性的技术或者颠覆性的商业模式,或者新的行业出现的时候总会有这样四个阶段:第一,看不到;第二,看不懂;第三,看不起;第四,来不及。任何一个行业中基本上都是这样,可能有三种人:先知先觉、后知后觉、不知不觉,我可能就是属于后知后觉和不知不觉这种人。前一阶段有一篇文章叫做《区块链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后来我也评论了一下,啸虎也评论一下,很快被媒体挖了以后发了出去。很多新的商业模式一开始都是混沌的,作为我来讲我坚定地相信区块链这样一个底层技术是互联网行业打破垄断或者打破不公平的一场颠覆式的创新,一定有非常多的机会。可能我不像诸位,你们晚上3点钟,我都是下午3点钟的人,很多行业投资没有你们投那么多,但是这个行业才刚刚开始,现在我可能是一个小学生,诸位最多也是初中生、高中生,我觉得在任何时候投资这个行业都不晚,我相信很快以我个人的名义会投一家,从此以后有可能一发不可收拾,谢谢大家。

436346363424

赛伯乐投资集团总裁陈斌

陈斌:刚才看到这么多人对区块链这么热烈,特别伟星,也是我们的老朋友,很多年前在一起共事过,我专门把区块链相关的东西看了一下,赛伯乐对新技术方面一直比较关注,区块链这个事情两三年前赛伯乐在美国硅谷有一个基金,每年会去硅谷七八次,在硅谷有很多和大数据、金融相关的公司,当时客观来说我也没有想到区块链到中国来怎么这么热,在硅谷来说就是一个数据库存储的技术而已,并且参与区块链的人大部分都是一些底层的专业人员在做这方面的项目。我们投资的项目中有多少比例,具体比例不敢说多少,但是我们投和金融支付或者大数据相关的公司70%-80%都进入到区块链的研发,这一点是比较客观的,因为赛伯乐基金在支付领域,金融科技领域三年前就进行了布局,3月份刚刚谈了一个项目,是搞支付这方面的,我们弄了一个20亿的专项基金,专门帮助这个公司把美国一些大的基金公司手上把股权买回来,准备明年上市。

金融支付的公司其实很重要的一个使命就是利用区块链的技术带来了很大的机遇,这个机遇是千载难逢的,前面一个老总在讲话的时候,复杂美的老总,看到这个名字我觉得很有趣,我觉得他讲的非常好,我非常喜欢做区块链比较成熟,可以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这样区块链的公司未来会非常有前景的,我一直认为区块链本质来说是分布共享的存储技术体系,实际上是互联网领域产生的新的技术,这个对未来来说是非常有帮助的。

特别刚才伟星说的我非常有同感,这是给中国带来一个非常大的重塑中国金融产业的机会,这句话要拉的多高都有它的说法和价值,而金融产业重塑的机会,可能所有高科技领域的企业都是因为金融领域的重塑使自己的无比强壮,可能在竞争过程中就会立于不败之地,因为可以快速整合所有资源,所以区块链这个事情拉到多高都是可以说通的,这一点我觉得是非常好的。

区块链对中国企业来讲是一个生态技术平台,本质区块链是一个软件、数据库的技术,我本科就是学计算机软件的,我曾经想过做一个软件投资基金,后来我发现这里好像太小,软件里没有很大的公司。

因为我是学软件的,我在想能不能做一个,区块链给大家带来的是重塑产业的生态链,我来的比较晚,复杂美提到整个供应链的东西,供应链金融的改革会给很多企业带来很大的变化,我们去年投了很多和支付相关的,因为支付是整个供应链的生命线,是一个基因不断在蠕动,抓住了支付就抓住了很多产业链核心的东西,所有的合约、所有的商务最后都会在支付中展示,所以智能合约里的很多东西我觉得是非常有亮点的。本质来说区块链是往互联网、TCPIP协议里增加了三个东西:信任、交易、智能合约。所以,紧紧抓住三个创新的、比较有魅力的内容,我们就抓住了具体应用的东西,因为我们是搞投资的,我可能和其他基金不太一样,我对项目在如何利用区块链技术、平台、新型数据库,能够给你这个企业带来更大的爆发力很关心,这是我的着眼点,我相信很多的公司都会利用区块链,就好像很多的公司20年前利用门户网站一样,每家公司都有门户网站,但是回过头来看真正在互联网领域成为很大公司,或者能够成为上市公司,不是门户网站这样一个简单的事情,有商业、资源整合的公司肯定都是有独特优势的企业,他们才能够成为未来今后区块链里伟大的公司。

(主持人)王峰:接下来问第二个问题,两三周前,我在分布式资本论坛里和沈波在酒店楼下聊到三四点钟,其中聊到一个问题,早期交易所非常成功,伟星也投了交易所。我自己也在三四年前误打误撞投了技术性创业者,后来也投了挖矿,其实还是投底层的技术。我一进来就听到很多嘉宾在谈链,有人做了公链,有人在公链上做联盟链。实在不行,两个链锚定,越来越丰富。我问沈波投公链吗,他说投。我问他投谁,沈波说看中国项目是真假的问题,看外国项目是好坏的问题。在座怎么看,伟星你怎么看,你投了好多中国项目。

陈伟星:我前段时间建议媒体搞一个中国的打假联盟,我觉得作假确实太多人了,三种方法作假。第一是假白皮书,王峰投了很多钱,然后就把王峰卖了去市场中募资。市场一热,普遍就是这种情况。第二是传销,找了一帮人卖Token,然后给他20%的返佣。第三,市场操控,不断的放好消息,自己卖。放坏消息,自己买。这三类欺诈都是违法的,实际上是刑事犯罪。

很多人认为中国管得很紧,实际上中国管得是最松的。你看这么多刑事犯罪犯都没有抓起来,有人去自首,被公安局赶出来了,说暂时不受理这种案子。你干了坏事,早晚会被抓起来。怎么样识别,政府体系需要很多时间去研究。我觉得民间组织就应该自律组织这件事情,至少反欺诈、反操控和反传销,这三个必须要做。

刚才讲了很多链,很多链都会死。现在人们的出发点是为了募币,他募了比特币之后第二天就卖掉了,他根本不相信这种东西,很多人不相信加密货币。所以我觉得大部分链没有必要,因为链都是开源的,不需要你开发。因为网上开源了,你抄一个就好了。以太坊开源了,你抄,为什么要你开发呢。这种为了融资而去做链的,他就是为了后面割韭菜用的,这个也是要去识别的。

刚才说的观点,中国是真假的问题,我觉得更多是是否欺诈的问题。如果这个人不欺诈,哪怕他自己判断的错误,他认真做事了,我觉得都值得投资,而且未来也不会被关到牢里。如果这个人为了欺诈,白皮书都是假的。我是耿直boy,这个社会应该有一点基本的价值观。明显欺诈的,媒体该要报的就要报。

如果要创业,至少你是认真去做事情的,并且注意你自己募的币和钱是为了做事情而服务的,这个最为基本。还有不至于去做销售,过多承诺这个币会涨100倍,然后卖很多钱。在座如果要创业,这种最基本的,欺诈、传销和操控,这三件事情是不能干的。在中国是这样,在美国也有很多欺诈,只不过美国的法律不近人情。

美国的法律里面直接说欺诈,你说谁谁给你站台了,结果没有的,美国警察是可以直接把你关到牢里,他不跟你讲条件,没有像中国那么宽容,所以美国人胆子就会小一点,作假就会少一点。当然依然是好坏之分,在中国现在要投也是好坏之分,这种基本的价值观,媒体要自律,每个人自己要自律。而且我相信作弊也会越来越难做,接下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公开这个事情。不要把我贴一个标签,好像我是耿直boy,你们不是耿直boy。其实每个人都是耿直boy,该不对的地方就要指出。

刚才讲的朱啸虎事情,再补充一点。他每天销售他的项目,也不一定正确。特别虚报了数据,明明只有一千万单,你说有三千万单,这也不一定是正确的。特别上市了之后,公众可以买了,明明只有一千万单,你在网上说三千万单,公众买了,这也是不合法的。在传统的投资里,从天使轮、A轮、B轮、C轮,Pre-IPO到IBO。A、B、C轮只有机构投资人才能投,而到了上市之后韭菜就可以投了。因为什么呢,你以保护韭菜的名义,我不让你早点买,你只能到以后买,只能当韭菜。保护韭菜的名义,为了韭菜长的好一点,未来割得更多一点,这有道理吗!

在我的观点来看,A、B、C轮韭菜都可以投,散户都可以投。但是作为机构投资人如果有责任,你的投资应该给普通散户做劣后,你可以投一半,其他所有散户投一半,所有散户你全部保护起来,这样才是真正的保护投资者。这是原来金融工程的问题,为什么那么多做投资的人,全中国利润组合里80%以上是被做投资、做资本的人赚了。利润总额里,全美65%以上的钱是被做投资的人赚走了,华尔街的人赚走了65%以上的资金,而不是劳动者去赚到,而不是创造者去赚到。你以保护韭菜的名义让他们没赚钱,也就是说绝大部分交易成本都被金融家赚走了,这是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是要改变问题。你不能道义凛然说我赚钱就是应该的,我赚钱是我很道德,我赚钱是为了我女儿可以表扬我。不像你用了这种手段割了韭菜,还不想改变它,正视它。

区块链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如何在早期时,用保护性的策略,保护性的智能合约让普通人也能进来。作为一个投资人,像在座各位都是成功的投资人,这些人就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因为你有了权利,你有了更多的信息,因为你享受了更多的教育,因为你比别人接触更多的精英和优秀创业者,就应该去保护别人。你投少一点,让别人也能跟你赚到钱。我觉得国家应该推这样的制度,媒体应该宣传这样的制度。

不能说文明国家也是不允许投资,什么是文明国家,中国不是文明国家吗。中国保护散户的决心比美国保护散户的决心大多了,美国是资本家控制着社会,我们党还是为老百姓,我们国家也是文明国家,未来我们国家可能比美国还文明呢。

你们没有见过美国华尔街那帮恶心分子,索罗斯就讲金融世界不讲道德,金融世界不考虑道德,这就是一个游戏。这样的话可以堂而皇之对着公众讲,但你赚走了65%的利润总额,居然说金融世界的人可以不讲道德。虽然这个游戏好像是这样,难道这个事情不能被改变吗,区块链就是来改变这种不公正的,就是来改变那么多通过金融系统寄生在经济中的寄生虫,寄生虫赚走了那么多的钱。

区块链就是改变如何让劳动者直接销售效益,创造价值的消费者直接享受你的效益。并不是你理所当然捐献给华尔街这帮人,这就是我们要去改变的事情,也是宣扬所谓的正能量。割韭菜不是正能量,只是没有办法,因为有太多老百姓想去投机,他为了想发财就乱买币,结果被人骗了。你少买币,买一点靠谱的。

(主持人)王峰:买什么最靠谱?

陈伟星:每个人买一点点比特币,很少一点钱,你就当消费了一个梦想,消费了一个故事。现在这么热闹,全世界媒体都在讲这个故事,你也是其中的角色,你花1%的钱放在家里看看这个故事今天怎么样了。实际上这是一个数学游戏,如果每个人都1%的钱买了,美元的全球霸权地位就被干掉了。

举个例子说明一下美元霸权,我们不说中国,中国有很多钱,我们现在所有美元登记在美国人服务器上,一旦出现冲突它就全停了,利息也不付了,这叫国家安全吗,这就是霸权之一,这是一个例子。

第二个例子,很多国家欠了美国债,比如蒙古。蒙古有300万人口欠了148亿美元国债,每年要付8亿美元国债利息。这8亿美元怎么付呢?平均每个蒙古牧民,他们住的是一个布搭起来的蒙古包,他每年要付美国人300多美元的利息。他哪儿赚的钱,要养多少只羊才能把300多美元的利息还掉呢。但是这个美元在美国一分钱一张印出来的钱,可以让每个蒙古人每年交300多美元,而且每年都在增长,一年必须借新债还旧债。数据也许不正确,大概就是这样的数据,你们可以网上去查。全世界很多小国家因为别人印了一张纸,甚至现在纸都不印了,计算机里多敲几个零好了。它通过金融传导机制,所谓宏观经济学家发明了一套如何奴役老百姓的制度,这个就要改变了。

所以十九大报告讲,人类社会要解决的矛盾不是日益增长的物质和精神生活需要和生产力发展的矛盾。现在已经改了,现在叫做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不均衡、不充分发展的矛盾。所以区块链是很讲政治的。很多人说区块链不讲政治,说王峰那么出名,把他抓起来。区块链是最讲政治的,区块链做到的是如何共享,如何让劳动者获得收益,如何让美元霸权,这种靠印钱就能赚利息的制度被改变掉。如何让货币传导机制成本变得更加低,如何让交易成本,60%多的利益总额,变成10%的利润总额,这就是整个社会要考虑的问题。

在座的如果再骗钱,你影响了区块链对很多人的认知,觉得区块链是骗钱的,这就是对整个社会文明进步的侮辱。要干就干真的,来实在的。如何把你的设计,用你的平台为劳动者创造真正的价值,让我们投资这样的公司,这个事情可能会在未来三年内发生。

我们现在能投的,确实骗子很多,像打假联盟还没有成立。等打假联盟成立了,这几个项目至少被检查过,正常的,不骗人。大家想买,你有钱,就买一点,没有关系。比特币这样CEO都失踪,可能死了的,确实是目前能看到全球唯一能成为结算货币的,可以买一点点。但是这种高风险的配置得足够少,金融最终还是要服务实体经济。如果我们要创业,实体经济的掌握能力,这是永恒的话题,这不是区块链能改变掉的。真正生产力的提高不是区块链能改变的,区块链只是改变了生产关系,让该获得价值的人获得价值。我的话应该说得很清楚,谢谢。

(主持人)王峰:台下有多少人买了比特币,能举手示意吗?伟星刚才谈的观点,最优质的资产长期持有。难就难在很难判断,投资者越来越难判断哪个是好项目,而且他认为这个人可能有背书能力,就提前写上了。所以刚才伟星提媒体是不是应该有责任,真正跑在最前面,把别人评价中国人做技术,尤其做公链真假问题推动一下。

陈伟星:沈波说中国的链,因为还没有发展,再需要半年,中国媒体把一定标准弄出来,也就是防几个骗子。骗子的水平都不高的,就这么几个手段。比如我们设计未来每个举报骗子项目的人,就奖一个比特币,现在发起一个基金。每个人都捐钱,凡是举报骗子项目成功的就奖一个比特币,很快这些项目就会被消灭掉。

(主持人)王峰:这个主意非常不错,顾总有没有经历过被骗的项目。

顾凯:作为一个传统投资人看项目还是有自己的角度,这一年多我们看到很多链的项目,也看了一些币的项目,大多数都很雷同。因为区块链给我们打开了一个新的方向,有很大的可能性,但是它的底层技术要公开。很多大的方向,大部分人都能想到,甚至趋同,这里存在一个问题,谁最终能够真正调动资源,有效率的解决问题。在调动资源方面,整合资源方面是一个很核心的能力。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能力,并不是一个白皮书描述的故事就一定能实现。

这里我们往前看一点,回顾历史也能大概观察一下未来。在比特币之前,也有很多类似的数字货币,但都没有发展起来,为什么比特币能发展起来,并把区块链整个大的概念带动起来呢。我觉得有两大因素。

第一点,中本聪依托着一个社区。在前面一些中心化的公司,比如瑞波做得很早,04年就开始做,但最终还是比特币先跑出来,因为它有一个庞大的社区。先有这样的社区共识,这里有一个机制,这个社区凝聚了有共同价值观理念的人,我们一起有效率的解决一些社会问题,最终中本聪把它表达出来,形成算法上的共识。经过几年非常波折的发展,最后达到了这样的价格,形成市场共识了,所有人都认为比特币有价值,对标比特币这些数字货币也有价值了,所以现在才成了这么热闹的市场,这是一个因素。失去了社区共识,失去算法共识,妄图用市场共识,用一个价格和币,想回过去建设社区是非常艰难的。从这个概念来讲,我也认为90%以上的币或者Token会失败,因为它没有坚实的社区共识基础。

第二点,中本聪确实是把人类当成一个集体,他是一个基因突变。他首先挥刀自宫才能成就比特币的成功,首先他做这个事情并没有把自己利益放在首位。他真正要解决一个问题,应对08、09年金融危机,解决货币中心化控制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剧烈波动的问题。他提出基于密码学,基于分布式技术,点对点的支付方案。他有利他之心、公益之心,最终成就了比特币,成就了数字货币这样庞大的市场,我觉得比特币成功应该有这两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反观现在大多数项目,我拿了白皮书拿了币,最终兑成法币,这就纯粹割韭菜的行为。无论从理念上,从技术的角度上都难以成功。

从最终发展方向的观察,现在包括中心化、去中心化之类的争论,我们认为最终能够发展起来的技术路径还是要有效率的解决某一类型的社会问题。无论采用什么样的技术,中心化也好,去中心化也好,相对去中心化也好,最终效率会优先于各种概念,帮人类社会解决各种问题。我们认为最终能够解决的公链在大的几个方向上,有这样几个公链基本能满足需求。

做应用我们也在看,过去做虚拟资产的概念,做流通币的概念换了一下,换成区块链的概念,换成数字货币的概念就来找我们谈,我们也看到一些。首先问他一个问题,这样是不是有助于应用场景的落地,有助于提升用户体验。目前这种状态和发币之后有什么样的区别,最好还是再思考一下你的业务逻辑。

436357468578

创新谷的创始人朱波

(主持人)王峰:朱波下了很大决心all in区块链,在这个行业也摸爬滚打很多年,原来做技术出身。今年大的形势从春节之后就是这样了,现在早晨起来打开朋友圈一般讲的熊市都不是A股或者美股了,而是说币市。那你今年all in进来有没有感觉到这可能是一个地雷阵?

朱波:其实从去年开始到今天,区块链经过了四个阶段。在去年上半年时,项目方只要会吹牛逼就够了,连白皮书都不要,只要吹个牛逼,放上一个合约地址,别人就把币给你了,然后上个交易所就结束了。还要有优秀的人站台,项目落不落地没有关系。这时候你上去之后,还是能割把韭菜走人。

到了今年年初徐小平老师内部微信发出来,这时候引起了另外一波,大量的人就开始来写白皮书了,创业者要继续会吹牛逼,站台的人要特别牛逼。项目书看起来还要写得靠谱,这波浪潮上去之后,基本上三点钟群一起来就告诉所有人了。这里伟星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三点钟群是一个价值投资的分水岭,告诉很多人怎么辨别项目好和不好,所以三点钟群直接导致上去的基本上跌破。因为什么,韭菜都明白了,新韭菜不来,老韭菜发现被割了!

伟星他们起了很大的作用,价值投资的分水岭。三点钟群起来之后到现在,基本上就是你所说的熊市,其实我觉得这才是优秀创业者和投资人入场的时候。投机的该走了,想诈骗的也诈不到钱了。去年上半年上的币到今年基本上99%币都归零,剩下的没有多少。刚才你问我是不是地雷,我说我进来排雷的,告诉大家哪些是雷,你们不能投,现在是真正价值投资的开始。

就像互联网,当时02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大量的公司死亡,还真正孕育出一批后来成为巨头的公司。区块链短短一年把互联网的五年都干掉了,而且我觉得区块链的熊市,比现实生活当中的股市来得短,时间更加短。我不知道多久,可能三个月,五个月,半年,我相信区块链还是很性感的。希望大家对区块链还是保持强烈的好奇心,我也赞同伟星刚才讲的,花一点钱买一点点币,这样的话你可以体会到钱包怎么用,钱怎么转,会感觉到这里的魅力。

很多时候你只在岸上看,如果没有跳下去,你永远只有看。伟星你想过没有,你这句话说了之后,可能在三点钟群一播之后,今天晚上很多人都会买一点比特币了。

陈伟星:每次我买比特币,第二天都是跌的!

(主持人)王峰:以前是你偷偷买,现在你告诉大家了,不一样!

朱波:投资方说要涨的时候,就是要跌的时候,因为它要跑。比特币今天是去中心化的,所以陈伟星讲的没用,大部分人是看涨。

(主持人)王峰:伟星刚才说了要搞一点反欺诈,媒体去曝光,你是靠什么排雷呢?

朱波:我们通过技术手段把每个项目方在区块链里的持币量都分清楚,到底有没有这么多,是自己和自己对打,还是正儿八经有那么多人在里面。在4月8号的时候,我会发布第一个报告,就是看看区块链里面真正项目到底有多少是活着的,到底多少是死的,到底多少才是优秀的项目,现在我们已经在分析了。

908978988

达晨创投董事总经理高洪庆

(主持人)王峰:按照这个趋势的话,很有可能今年整个熊市一直这么熊下去,那你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吗,和去年不一样。

高洪庆:其实我觉得任何行业都一样,太阳底下也没有什么新鲜事。无论是人类人性本质东西是不会变的,佛陀讲了一句话,人性三毒,贪嗔痴。我一直不知道贪嗔痴怎么理解,后来这两天我悟出来了。什么是贪,太喜欢自己喜欢的东西。什么是嗔,太讨厌自己讨厌的东西。什么叫痴,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讨厌什么,这就是贪嗔痴。

币圈有句玩笑话,韭菜的记忆只有7秒钟,可能比金鱼还要短,人也是健忘的。我想起2015年在O2O最疯狂的时候,我说过这么一句话,90%以上的O2O公司都会死掉。后来一个记者说,他认为95%以上都会死掉。

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我觉得评价任何一家公司它的价值是什么,一定有它的底层投资逻辑。我的底层投资逻辑从来没有变,无论是区块链还是什么最新的技术,一定要符合三点,任何一家创业公司都要符合。第一,它有没有真正的创造客户价值;第二,有没有提高效率;第三,这家公司有没有核心壁垒。投资任何行业,这是永远不变的投资逻辑。在2015年时有一句话,骗子太多,傻子不够用。刚才王峰也问,国外是好坏之分,中国是真假之分。其实骗子永远都是存在的,骗子也知道自己是骗子,但你不要忘了,很多骗子谎话说多了之后,他自己会感动自己的!

任何时候我们都要尊重常识,要回归本质,他究竟有没有创造客户价值。这里一定有很多人是打造ICO的,这个不是商业模式创新也不是技术创新,可能就是一种极致创新。在这个行业里很多时候贪婪的人也会恐惧,恐惧的人也会贪婪。任何时候每个人的风险偏好不一样,对于我们这样的投资人而言还是坚持自己的独立思考精神,只投在我认知范围之内的事情。

现在我能看到的大势是什么,在整个区块链行业一个很大的趋势。如果一个很大的金矿,我挖不了矿,就在旁边卖卖矿泉水,一些服务性的行业能够看得懂。总体而言在任何时候,资本市场无论是哪个圈,无论是哪个行业,无论是哪一种投资人,投资的本质不会变。以前讲“二八效应”,现在讲“一九效应”,以前讲20%的人赚了80%的钱,现在可能是10%的人赚了90%的钱,甚至5%的人赚了95%的钱。大家都认为有些行业是机会时,我认为一定不是机会。大家都认为这个行业能赚很多钱时,我认为一定赚不了更多钱。

行业最需要的是尊重常识,最需要的是独立思考精神。在其它论坛上我可以侃侃而谈,在这里我是鄙视链的下游,因为我没有投这方面的很多案例。这个行业才刚刚开始,区块链这样颠覆性的商业模式也好,颠覆性的技术也好。在任何时候投资一个行业,你独立思考了,一定会投出伟大的案例,就像伟星自己创造了一个快的一样!

(主持人)王峰:说的非常好,理性的面对投资机会。有一次我和李开复老师吃饭,他问我投资的体会是什么,我说投资似乎比创业还紧张。后来他手下谈了一个观点,实际上帮别人管钱压力更大。创业,我们失败了再来一次还是好汉。但投资一失败了,没有LP再给你钱让你做了。真正做十年二十年的投资者很了不起,陈斌,你今年怎么看区块链行业。今年已经跑到熊市上,好的投资者永远看到投资的交易机会,你在今年会有什么打算,或者什么行动?

陈斌:主持人的问题非常好,很认真的一个问题。其实搞投资的人,像我们做了几十年投资,每三五年都会有一波令你狂喜的,激动人心的项目。刚才高总也提到O2O,其实每隔三五年都会有。只不过专业搞投资的人,每次高潮来的时候你都会很冷静。就像在座的很多女同胞回忆自己十几岁谈恋爱时,假如那些小伙子疯狂追求你时,你要想他讲的话大部分都是假的,或者大部分都是不算数的话。在座很多女同胞回忆一下最早谈恋爱时,那些小伙子在你旁边每天蠢蠢欲动,每天缠着你的讲的话都是这样的。

如何看待区块链这波浪潮,有几点和大家分享。

第一点,从投资角度来说,保持比较冷静的态度。这里面机会是非常大,冷静并不是不去投资。就像三五年前投石墨烯材料,非常热闹。区块链出来的时候,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区块链会这么热,它明明是数字码农的活,现在都可以和高大上技术套在一起。其实很多技术社区带来了交流沟通的平台,它的影响力一下子就起来了。我认为区块链热很重要一个原理,它是雌雄同体的东西。为什么雌雄同体呢,我们搞投资人角度来说一级市场、二级市场,一般来说分得很清楚。但区块链因为有一个交易功能,这个公司很快就可以交易,它一出生就具有这个属性。

伟星说了很多话。区块链出来为什么大家这么重视,因为它安全,它保密。号称最安全,最加密的土壤上制造出来天大的笑话,行业交流时大家都认为99%都是泡沫,空的。我两年前第一次看技术白皮书时,下面的人很小心给我看,说我们搞的都是商业计划书,怎么整一个技术白皮书。他们说陈总,这个东西很挣钱,非常好。我现在还记得晚上认认真真看了一遍。技术白皮书本质上来说类似于商业计划书一样,只不过是技术层面的东西。

我的一个观点,一个是大家要看好区块链,我一直认为区块链技术对整个金融行业会有非常大的魅力,我一直坚信这一点,大家一定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我相信在区块链产业里面,尤其它的应用领域里肯定会出现阿里巴巴、腾讯这样伟大的公司,这一点是无可非议。像伟星刚才说的,中国也许利用区块链技术的腾飞,我们超越了美国,超越了全世界,这个腾飞是大概率的,甚至可以说是肯定。

同时对于币值的东西,大家热衷于买币的事情要小心。因为这里太大的虚假,太大的泡沫,可以说一点不着边的东西。我看了之后和项目经理说,没有这么多时间看,一点价值感没有。一个是要看好,充满信心;另外,还是要客观冷静,态度要严谨。花精力、花时间在一些具体应用领域。

赛伯乐三年前专门有一个团队做支付,支付和区块链刚好不谋而合。为什么我们投资了大量支付的公司,都是最快速利用区块链技术改造底层的东西。相信这些公司未来两三年之后出来都会成为独角兽的公司,面上的这种东西要少看,多看一点实在的东西。

陈伟星:补充一点,说区块链是很大的赚钱机会,我觉得这句话是对区块链很大的误解。我觉得区块链不是一个赚钱的东西,区块链首先是赚币的东西,进去了不要想出来,这种才是真正理解区块链。你进了区块链的世界,加密货币,不要再出来,还是那句话,永不套现,这是真正相信区块链的人。

区块链有两层,区块链真正的价值是那批永不套现的人,以币为本位的人才是真正对区块链相信的人。而投机那部分人是大部分,但他定一个价,他提供了流动性,他是有价值的,他是提供了流动性。真正的价值还在于持币的人,理解区块链的人,你理解未来社会需要持有这样的加密货币,才能够进行交换。这是第一个点,区块链并不是用来赚钱的,是用来赚币用的,这有很大的差别。如果是赚钱用的,你一定会套现,套现了就是割了别人的韭菜。

第二,区块链投资,我认为是做不大的。如果投加密货币是做不大的,什么意思呢?量子链第一次找我的时候,想要融资,我想长得挺帅,人也靠谱,就少投一点,投5%。结果他说不行,只能投0.5%。我傻了,我说这样不行,投1%。因为他希望非常分散,希望很多人共同共享这个机会。原来我们的股权投资都是投20%,30%,你会发现区块链都是非常分散的。即使像我们名气很大,很多人想我们投,我们也只能投一点点。如果投很多的话,这个人肯定有问题,他不懂区块链。

我们在每个项目里都赚的很少,它不是赚大钱的机会。而那些工具,比如钱包、交易所,中心化过程中能赚一些钱。未来交易所依然要去中心化的,所以区块链是要把这种赚钱的机会分享给所有人。我们对比传统的这些,大品牌抢走了所有机会。比如红杉做得很牛逼,今日资本做得很牛逼,他们就把好项目抢走了,把很多股份抢走了。普通VC就抢不到最好的项目,谁名气大谁就去拿。所以朱啸虎要做民生,他名气大了就能拿到更大的股份。但未来不是这样的,未来是越分散越赚钱。

股权投资是整个制度保护下让这些有钱人更容易赚钱,我以前创业那么辛苦就赚这么一点钱。后来发现做投资啥都不用干,就赚那么多钱。华尔街的金融制度都是保护有钱人的,而不是保护劳动者的。区块链是可以改变这样的现实,这并不公平。所有的中介公司,有一家公司是第一家不通过投行去上市的公司,这是人类第一次不通过投行上市,现在华尔街都慌掉了,交易所开始改革,未来这种中介就会更加少,都是机器人来干。

未来越是好的机会就更加分散,做区块链投资的人就要培养这样的心态,我们要塑造一个共享社会平台,投资的项目如何更加共享,塑造一个成功的社会分享平台,这是区块链想实现的东西。当时我和量子链设定,目标三年时间基金会要解散,基金会所有的钱要还给持币者,人要消失,从此不能再控制量子链,要你及早失去CEO。也许三年做不到,五年八年做,这是它的目标。

万象买了很多币,我们拼命劝赶紧分散掉。只有越分散,达成的共识越多,共享的体系,信任度越高,这就是区块链的特征。在区块链世界想要赚钱,这个观念,是这个社会上一次人类文明的启蒙运动。人类文明上,你如何为别人做出更大的贡献,作为你第一的自豪感,变成你的乐趣。而并不是单一用金钱来衡量,变成你高人一等,能出人头地作为第一乐趣,这是一次启蒙运动,这是一次文明的进步。但未来的社会就应该是这样的,应该有更多分享的机会。

如果哪天我去投资,我也愿意这么干,可以少投一点,先亏。因为你想做一点贡献,想被别人认可,那你就牺牲一点。你觉得自己聪明,要让别人觉得你聪明,别人尊重你,你得花钱买,得有成本。你不能又赚很多钱,又说是独角兽捧手。这就是我们要打造的社会,当然这是理想的社会。你先观察这个社会,先买了比特币,确实比别人的成本更低。你提前进入这个社会,很多人说比特币没有价值,凭什么这些屌丝赚那么多钱,很多人持有上万个比特币,他们看起来衣着不堪,说话也不懂礼节。就是这些人守护了比特币,守护到今天我们这么多人坐在这里开会讨论。

如宝二爷,他的坚持让区块链、比特币这样有可能改变人类社会的,为人类社会做出巨大文明进化的东西贡献,理所应当获得相应的回报。太多老百姓大妈因为看到媒体在说这个东西,都想来赚点钱,你就害了他。多少创业者以为这样发币能赚钱,他发了币,不符合法律规范,不符合信息披露,在说谎,你让他进来了。这些人会违法,那些人会亏钱,这不是我们这些人来宣扬区块链的初衷,这是要特别强调的。

特别是媒体,不能只是讲讲这个东西多好。而是要讲明白,它到底用来干什么的,而且好的坏的都要讲明白,这才是每个创业者应该干的事情。

(主持人)王峰:伟星把区块链,数字货币投资的心得再次阐述了。听完了觉得伟星就是满怀激情,充满梦想的区块链布道者。在大的环节里,我们既要看到未来美好的机会,又要看到眼下熊市目前的困难,更要看到辨别真假项目的方法。也感谢大家一起聆听在座几位这么优秀投资者的分享,谢谢大家。

文章原标题:【3点区块链现场版】陈伟星:区块链打假,大家都要做“耿直boy”!  原作者:海伦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