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九谈区块链“捧”与“杀”:当王小川们辩起来时……

一场高质量峰会的标准就16个字:要么有用,要么有趣,要么深刻,要么闭嘴。 

2018年3月28日,50+位行业领袖共同出席了甲子光年在北京举行的「正本清源 | 2018“中国区块链第一辩”暨行业领袖峰会」:

搜狗CEO王小川,Qtum量子链创始人帅初,F2Pool创始人、COBO钱包联合创始人神鱼,美丽说、HIGO创始人徐易容,分布式资本执行董事余文波,ChinaLedger技术委员会主任白硕,区块基石(ArcBlock)创始人老冒,蓝港互动创始人、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亚创集团CEO&Uplive/GlFTO创始人Andy Tian(田行智)、Merculet创始人姜孟君(笨总)……

他们中,王小川、Andy Tian和姜孟君(笨总)都是首次在大规模公开场合发声谈论区块链。

嘉宾们身体力行地践行了上述16个字。于是,我们见证了白硕在峰会上首次公开发表他原创的《西江月·哈希》;我们见证了王小川、徐易容、Andy Tian轮番抢话筒“开炮”;也见证了全天长达9小时50位嘉宾的11场演讲、6场辩论、总计超10万字的高密度“思想马拉松”。 

今天,我们将这超过10万字的思想盛宴消化、梳理、重新排序,浓缩成这篇有关区块链的“一日九谈”——你将在此看到区块链的错过、缘起、聚势、拐点、本质、机会、缺口、区块链3.0、泡沫、枷锁和致命问题等一系列对区块链的“强力解剖”。 

敢问路在何方?

行业亟需正本清源,请看「甲子光年」九谈一一道来。

九谈区块链“捧”与“杀”:当王小川们辩起来时……

第一谈 悔不当初

“我看服务器里只有些比特币,毫不犹豫格式化了” 

这个“血泪故事”来自区块基石(ArcBlock)创始人老冒。 

在峰会现场演讲中,老冒告诉观众,2009年还在微软工作的他,是最早一波接触比特币并亲历挖矿的人。一台8核服务器轻轻松松就挖了三、四个区块,每个区块奖励50个比特币。 

准备从欧洲微软搬回美国总部时,老冒清理设备,看到这台8核服务器里就一个大目录“比特币”,他毫不犹豫地点击了格式化——如果这些比特币能存到2017年底的市场高峰期,总价值将超过2000万人民币。 

9年后,已全情投入区块链创业的老冒告诉现场所有人,他当时的真实感受是:“这东西技术上很酷,但有用吗?不靠谱。”

九谈区块链“捧”与“杀”:当王小川们辩起来时……

区块基石(ArcBlock)创始人老冒

这就是比特币最初诞生时的图景:极其边缘、极其小众,大部分人看不懂,看得懂的少数人也难以预料它此后的价值。 

而区块链则比比特币蛰伏了更多年——直至2015年前后,人们才越来越多地关注到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 

从2009年到今天,九年间几乎每个时期,都存在着峰会现场嘉宾们口中“悔不当初”的故事。 

如今因“王峰十问”成为区块链大IP的火星财经发起人、蓝港互动创始人王峰告诉现场观众,他四年前就被麦刚拉着投了OKCoin的天使,但当时他并不懂这个新兴行业,也没怎么在意,因而错过了更多机会。这也是他现在做火星财经的原因——至少先让更多人搞清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到底是什么。

九谈区块链“捧”与“杀”:当王小川们辩起来时……

火星财经发起人、蓝港互动创始人王峰

IOST创始人钟家鸣提到,在2017年的热潮之前就曾和很多传统VC的朋友讲过区块链,但当时对传统VC来说,这个领域仍然“盘子太小”、“钱太少”。 

后面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2018年1月7日,加密数字货币总市值达到峰值7958亿美元;同一时期,传统VC纷纷入场,“拥抱区块链”。 

从更长维度的周期来看,此时此刻,区块链行业仍处于萌芽期。正如「甲子光年」创始人、CEO张一甲在峰会开场所提及的“区块链行业仍处于‘内测前’阶段”,如果五年后我们再开一次“区块链峰会”,是否会有更多“擦肩而过”的故事?下一次,错过的是否仅仅是2000万?

第二谈 动机缘起

“天下苦秦久矣” 

不必否认、不必遮掩,巨大的财富效应显然是驱动人们认真审视区块链的最大原因。但当聪明的头脑纷纷往深看时,他们发现区块链的魅力“真的不只是钱”。 

“天下苦秦久矣。”在峰会当天第五场论坛中,普华资本管理合伙人蒋纯贡献了这条金句。 

话题来自同场另一位嘉宾、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田鸿飞近期的一篇文章《李彦宏说中国人不在乎隐私,也许是反垄断的开始》。 

李彦宏言论引起的负面反弹,和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Facebook数据泄露,被用于操控美国大选”的新闻遥相呼应,反映了一种越来越明晰的“情绪”——中心化科技巨头对数据和信息的垄断,已到了让民众抵触的临界点。 

当年打着破除垄断大旗的科技公司,干倒旧魔王后,自己戴上了王冠。屠龙少年反成恶龙。于是,曾经的颠覆者成为了下一代颠覆者的目标,新变革呼之欲出。这是区块链能让许多人不断分泌多巴胺的魔力所在——个体多少都期待成为宏大历史叙事的一部分。 

如果十年之后,整个社会变成另一番模样,你是否愿意错过建设它的过程?

区块链给了一些人做“开创者”的机会。“立功、立言、立德,三不朽”,这种机遇多少年能遇到一回? 

第三谈 聚沙成塔

“2016年的5份简历&2018年的50份简历”

眼前的财富效应加长远的理想激情,两种原料一搅拌,区块链成了势不可挡的飓风。即使在当下加密数字货币的熊市期,仍有源源不断的资本、机构和人才在涌入行业。 

微软亚洲研究院区块链负责人闫莺博士在峰会上讲了她招人时的亲身经历: 2016年,暑期实习生招聘,闫莺每看100份简历,只有5到10人是做分布式系统或数据库的,剩下都是投AI的。面试时,AI部门就在系统组楼上,楼上要排队入场,楼下却冷冷清清。今年招实习生时,她收到了50多份区块链相关简历,其中80%是做智能合约开发的,底层的相对少。 

根据闫莺团队基于Github代码的分析,以太坊的活跃合格技术开发者从代码上线以来是400多人;2009年到现在,比特币合格开发者是500多人,最近一年的活跃开发者是40多人。她估算,全球的合格区块链技术人才在5000人左右,其中中国约有1000人。还有一些潜在的合适人才,目前在做AI和云计算,未来也可能进入区块链。 

“风口在这儿,劝人进来很容易。有几个天才级的系统分布式工程师,最近被我洗脑,天天做梦都在思考blockchain。”闫莺在峰会现场说。

线性资本创始合伙人王淮曾是Facebook早期员工,如今,他在硅谷观察到了相同的现象,“原来最牛的工程师进脸书、谷歌,现在开始进区块链公司”,他认为,这个趋势在中国也会越来越明显。 

区块基石(ArcBlock)创始人老冒在圆桌论坛中提到,现在是一个“程序员的钻石年代”,区块链领域当下的竞争对手不多,关键是“有想法、有创意,要去做”,遍地都是机会。 

以上是泡沫对行业的积极面——来钱来人,催化发展。但快有快的危险。我们已经见过太多次:“捧”后面,紧追而来的就是个“杀”字。

第四谈 直击本质

“区块链想构建新世界,必须解决三个问题” 

正本清源、回归本质,理解底层技术本质,才理解了区块链真正的“基石”,才能避免不切实际地“捧”与“杀”。 

ChinaLedger技术委员会主任白硕的演讲引爆了全场。

九谈区块链“捧”与“杀”:当王小川们辩起来时……

ChinaLedger技术委员会主任白硕

白硕用他创作的《西江月·哈希》解释了区块链的底层技术之一“哈希算法”: 

正解飞流直下,强猜寸步难行。桃花揉碎满江红,一缕哈希得令。入密偏移少许,出文迥异西东。风驰电掣舞签名,数字人间为证。

“一缕哈希得令”,是否会“成也哈希败也哈希”?

哈希算法,虽然是保证区块链不可篡改的技术基础,但区块链的技术风险也正在于此。 

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副主任徐恪教授在峰会演讲中介绍,去年2月,谷歌宣布攻破了SHA-1哈希算法(哈希算法的一种,目前比特币使用的是SHA-256),未来量子计算的发展可能威胁区块链的底层密码学基础。 

搜狗CEO王小川在峰会演讲中开门见山地说:我不讲哲学观,哲学让人热血沸腾,“我更倾向讲偏理性的思考而不是哲学观”。

王小川认为,作为技术和理念的区块链之所以被关注,是因为“去中心化的共识机制,以及建立在共识基础上的激励机制”,可他认为更应该思考的是: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到底能解决传统中心化的什么问题? 

王小川在峰会现场进行了逻辑缜密的系统性分析。他认为,区块链如果真想构建新世界,必须解决三个问题:第一,“去中心化”后,维护账本增加了成本,尤其是对C端用户成本增加更大,如果引入第三方解决这个成本相当于“没逃离中心化”;第二,区块链在达成共识后,共识如何升级?以往的几次社区分裂和分叉事件已经暴露了“共识很难升级”;第三,链上虚拟资产如何和链下真实资产形成映射,在目前的案例中,资产都是跑在链上虚拟闭环里,线下旧世界的资产和区块链不兼容,又需要中介来进行“内保外贷”。

王小川给出了一个思考框架,从底层技术、商业应用和社会治理看中心化的弊端。 

要理解王小川的话,就要理解“共识升级”的背景。

峰会现场,全球最大综合性矿池F2Pool创始人、COBO钱包联合创始人神鱼回顾了区块链共识机制的发展,比特币的POW(工作量证明)共识发展到今天,随着算力向大矿场集中,已开始违背“去中心化”,随后又出现POS(权益证明)共识,目前的趋势是POW和POS的融合。 

而从行业发展来看,以太坊的缓慢升级,正印证了王小川提到的“共识难升级”问题。 

从2015年开始,最初使用POW共识的以太坊就已着手研究POS协议,但迁移过程涉及技术开发和社区意见纷争,进程大幅度延迟。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一年前曾说以太坊的共识机制有望在2017年底正式切换到POS,但至今仍未完成。 

峰会现场,Qtum量子链创始人帅初提到,对区块链,没必要捧杀,也没必要妖魔化,它其实是随着互联网基础设施成熟必然出现的技术趋势。 

“比特币通过特有姿态,展示了互联网最初设计的雏形。”帅初认为,区块链技术补足了过去互联网协议缺少的一环:点对点的价值转换、价值传输协议。这一技术将大大提升价值流动的效率。 

ChinaLedger技术委员会主任白硕进一步分享了他的思考:“区块链真正的本质,是一个信任的基础设施。” 

白硕把“信任”的总需求拆解为8层:

其中下面四项“不可篡改、不可仿冒、不可抵赖、不可乱序”是技术诉求;上面四项“不可透支、不可双花、隐私保护、可运营性”是业务诉求,其中“不可透支、不可双花”涉及价值转移,现在主流的区块链技术平台已基本解决了这两个问题,但在隐私保护和运维性上,目前的公链仍有待提高。 

白硕的系统性分析得到现场一致叫好,蒋纯甚至在后续的论坛上不断隔空致敬。

第五谈 行业机会

“别用新武器,去磕旧老大” 

在技术底层之上,下一个问题是:当“区块链+行业”时,究竟哪些可为,哪些不可为,哪些大有可为? 

在当天第四场论坛“区块链与互联网公司”中,美丽说、HIGO创始人徐易容明确提出,不要用区块链这个新武器,去磕旧老大。他说,在2018年应该做2025年的事,做交易平台没戏,因为巨头已经太强了。

同台的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姜皓天也提出,要用区块链去做“增量市场”:BAT在他们已有的势力范围内已经很强,区块链的理念不一定要用来改变科技巨头的中心化或平台价值,也没有这个能力。以区块链当前的水平,或几年后的水平,“(技术)武器很破,凭哲学概念和别人打,不可能。”他说,就像BAT目前也没有颠覆一些传统商业模式,而在增量市场,如游戏和物联网领域,区块链会有新机会。

而面对徐易容“别磕旧老大”的观点,亚创集团CEO&Uplive/GlFTO创始人Andy Tian抢过徐易容的话筒:“完全不同意!”他说,区块链的世界里,“一个武器很破(技术),但另一个武器很牛,这个武器是钱。” 

Andy Tian毫不讳言他对于区块链机会的理解:大量资本涌入,让小公司获得了新机会,区块链能真正让一个独立公司的价值被大众认可。他甚至语出惊人地说,“区块链就像‘上床’,上完之后你三观都会改变,其中的美妙与痛苦,不做不知道。” 

Merculet创始人姜孟君(笨总)进一步支持了Andy Tian的观点。他说,大公司在很多方面无法跟随区块链创业浪潮,因为他们包袱太多,要对股东、利润、估值负责,无法投入Token带来的新共赢机制。

而王小川坚持他演讲中的看法。他说,如果不解决“真实资产如何上链”的问题,区块链仍是大公司更有机会,因为大公司和现实世界的资产有连接。 

和王小川的想法不谋而合的是帅初。帅初在主题演讲中提到,区块链的第一个突破点应该是虚拟化、数字化领域,如游戏里的各种资产,数字化内容,包括音乐、视频、文字,它们更容易和作为底层轻结算网络的区块链发生契合;第二个突破点是“构建唯一ID”,通过统一的网络把人和事物的唯一ID连接起来,会产生长尾需求和付费场景。 

帅初预测,区块链肯定会在某些领域产生C端突破,当行业沉淀1到3年后,可能会出现一款拥有千万级C端活跃用户的产品——这会是区块链真正走入主流社会的标志。 

为了进一步指出区块链“路在何方”,徐易容直接给出了一个系统性的区块链创业方法论“BIM”——Blockchain、IP、Mini-program,以此与互联网创业的“Solomo”——Social、Local、Mobile遥相呼应。

徐易容在峰会演讲中强势判断:区块链是新的生产关系,IP是新的价值来源,小程序是新的流量入口——这将是区块链创业者的三驾马车。他提醒所有区块链创业者要“特别注意”自己的生态里是仅仅孵化交易渠道,还是能孵化出IP。 

(有趣的是,徐易容演讲完后,坐在他身边的王小川说,你这个名字不够好,我给你取一个新的名字:“Blinmi”——Bl-Blockchain、in-Intellectual Property、mi-Mini-program。会后第二天,徐易容在「甲子光年」的群里跟大家分享这个消息,他已经光速注册了blinmi.org的域名。) 

虚拟资产之外,离区块链技术最近的行业是金融。 

白硕以“兵分两路”来清晰总结区块链之于金融的路径:一路是传统金融机构会稳步引入区块链技术;另一路,是产生一个虚拟的GDP,矿工生产交换价值,码农生产使用价值,价值在这个虚拟系统中内循环。 

JoyCoin CEO刘勇和Amber AI创始人、CEO Michael Wu属于第二路:在加密数字货币世界创造新的金融模式。 

刘勇想在数字货币领域里挑战华尔街,把资讯生成的数据分析和理财交易通过区块链整合在一起,产生突破式颠覆。运营加密数字货币对冲基金的Michael Wu认为,数字资产一定会成为成熟、标准的资产,传统金融和加密数字货币里的金融最终会走向融合。 

而黄步添创立的云象区块链则属于第一路。 

黄步添在峰会中透露,他们已和多家银行、证券交易所、结算公司展开合作,为各机构提供联盟链技术。他说,你要面对的是不断协调线下机构,不断教育市场,换句话说:

难点其实在于“联盟”,而不在于“链”。 

第六谈 人才缺口

“专家没有用,极客才有用” 

“我说这(比特币)是胆大妄为的极客思维——(中本聪)胆子够大。”王淮在峰会中评价。“拷贝所有副本”,这在王淮看来简直疯狂。 

“它(比特币)是一个绝妙的产品设计,而不是技术创新。”蒋纯补充。

中本聪的胆子究竟有多大? 

“如果学生做项目,提出这样一个创意,会被我骂死,但区块链就是这么工作的。”徐恪教授在主题分享中说。 

徐恪说,比特币的最初机制看起来不可思议,因为“要拷贝所有副本”会十分浪费资源。中本聪的创新在于他做了一个很有创意的技术集成。徐恪幽默地说:“经济学界有一个呼声,中本聪应该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虽然峰会现场的一大共识是,区块链还处于极其早期的技术攻坚阶段,但几位嘉宾不约而同地认为:行业里现在最缺的并不是技术专才,而是兼具技术和机制设计能力的开创型人才。 

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副教授张宏鑫给出了“区块链顶尖高手的画像”: 

“专家没有用,专家是正统体系的,得是极客”:极客有过硬的技术,还有挑衅性的技术思维;此外,还要有广博的知识,会像中本聪那样综合若干已知技术;第三,要有领导力,因为现在许多项目是开源的,顶尖人才要能驱动社区的人一起干活——张宏鑫相信,这样的顶尖高手可能加起来一百人都不到。 

相应的,一部分嘉宾认为,现在判断区块链项目的好坏,技术也并非最重要的因素。

蒋纯认为,今后的战场不在技术,而在产品和生态——社区运营能力,整个经济体系的设计,在不可兼得的“安全性”、“去中心化”和“效率”三者之间如何侧重、取舍?这才是最重要的事,“谁能做好生态,谁才能赢。”

第七谈  区块链3.0

“你们谈3.0时,谈的都不是一回事” 

而在现在谈得最火的话题“区块链3.0”上,大家的共识瞬间没了。 

王小川直言,大家在谈3.0时,“谈的都不是一回事”。他认为,区块链3.0至少需要解决真实资产上链的问题。 

钟家鸣觉得,区块链3.0应该首先解决目前区块链本身的扩容性问题或其他技术瓶颈;边界智能创始人曹恒有相似的想法,“3.0要发力于速度与性能”,她认为“2018年将是非常值得期待的一年,一些能让区块链应用落地的基础设施将会萌芽,它们可能诞生在供应链项目或跨链项目中。” 

老冒则直接表示“区块链3.0还没有明确的定义”。他在做区块链技术时,时常想到数据库,二者有很大共性。老冒表示,数据库起初十分难用,需要自己输入命令查询,而现在,数据库的最佳体验是“用户不碰数据库本身”,一个友好的用户界面搞定一切。类比数据库,老冒认为,区块链3.0非常重要的一个方向正是“简单易用”,这才是区块链大规模落地、爆发的时刻。 

“不要写科幻小说了,不要讲假大空的故事。”Trinity State Channels创始人李一灵在演讲中直截了当地说,最重要的是诚实地了解区块链技术的发展现状,做简单易用的产品,而不是讲颠覆世界的一面——赚快钱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第八谈  泡沫之下

“底层技术在93年,资本市场已走到99年” 

峰会现场不可避免的一个话题是当前加密数字货币市场的低迷。泡沫、泡沫、泡沫……似乎所有人都在等待泡沫破碎的声音。 

上一次的类似情景,是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 

“类比互联网,区块链的2018,是互联网的哪一年?我要每个人给我一个数字。”峰会中,「甲子光年」创始人张一甲在其中一场论坛中发问。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刘晓蕾和Blockchain Global创始人Sam Lee认为应该是97年左右;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分布式资本执行董事余文波、帅初和神鱼的判断则更早——仍在92到94年。

BitsAngel创始合伙人马强评论:现在区块链的底层技术在93、94年,资本市场已经走到了1999年。姜皓天也有类似的观点,他直言行业“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区块链天生有金融和技术双重属性——金融上很火,技术还很冷。

但伴随加密数字货币市场进入“熊市”,区块链的金融格局也不那么乐观了。 

创世资本创始人朱怀阳提到了一个“矿泉水指数”,去年他家一天大概来十几拨人,每天要喝掉四箱矿泉水,最近则“喝不太掉了”。朱怀阳透露,很多机构和VC大佬,现在在承受普亏。他判断,市场仍会折磨大家一段时间,去年的很多项目会在这几个月内死掉。 

不过熊市的一大好处是人们开始认真干活了,这对一级市场的投资人是利好消息,市场开启了“自动矫正”和“筛选机制”。 

经纬中国合伙人万浩基说,投资创业团队成功的机率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不管是在Token还是传统VC世界里,这个本质不会变;NEO Global Capital创始合伙人朱威宇认为,“最好的项目往往是在熊市里长成的”;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分享了一个“熊市里挑好项目”的经历:2013年区块链行业就经历过热潮,李丰在2013年的热潮前投资了Coinbase,在热潮期投了Ripple天使,2014年行业进入低谷期,李丰继续追投Ripple。他认为,现在行业里人多了、钱多了、基础设施更好了,但是投资逻辑相比过去并没有变化。

长远来看,嘉宾们对区块链行业仍做出“向好判断”。

已经历过市场波动的韩彦说,如果把周期拉长,会看到一个循环上升的螺旋;余文波说,区块链的发展会比上一代互联网更快,回看人类历史,每一代新的产业革命都比之前一次更快——因为技术是在不断积累的,变革一定是在加速度中到来。 

第九谈  枷锁哲学

“中心化的垃圾,去中心化了还是去中心化的垃圾” 

这场讲技术、讲思考、讲真问题的峰会,最后还是难免讲了点哲学。 

王淮直言:人类的历史就是不断“换枷锁”的过程,“近几十年的科技枷锁是我们自愿戴上的,但现在我们开始不爽了。”他说,区块链标榜的“去中心化”让人看到了反抗旧枷锁的希望,但他不相信去中心化信仰者们的一个想法——“分散的人类能做出最优抉择”。 

“如果一个东西很垃圾,去中心化只是把它变成去中心化的垃圾,而且效率更低,问题更大。”王淮说。

张宏鑫脑子里则蹦出了一个“黑镜”般的场景:可能早上我起床时,系统会提醒我,张老师你先去跑一个步,做一个工作量证明,然后系统给我发一个Token。做完这个,机器可能给我安排更多智能合约——这会不会是区块链统治我们之后的结果? 

“可以是天堂,也可以是地狱,谁都说不好。” 

后记:

9小时,50位嘉宾,总计超过10万字的大讨论,依旧共识有限、争议不断,但这正是区块链行业的魅力所在:历史未到完结时。 

一切皆未确定,正如张一甲自己在开场演讲中提到的那样:我们生活在一个VUCA时代,被易变性(Volatility)、不确定性(Uncertainty)、复杂性(Complexity)和模糊性(Ambiguity)包围。行业发展正走到了“正本清源”的关键节点,真正拥有资源的人开始腾挪出时间,认真审视区块链。“人们开始思考了,这应该是区块链送给2018年最好的礼物。” 

“须从根本求生死,莫向支流辨浊清”,张一甲说,“少给大脑‘存储’,多给大脑‘调参’,可能是我们应对VUCA时代唯一的方式。”

市场短期是投票机,长期是称重机。未来,我们依旧需要继续思考:这些已投入到区块链领域的资源、资本会不会被浪费?人们此刻的努力和理想会不会被辜负? 

进一步:区块链,究竟会不会是人类科技史上的一条重要“主链”?

Andy Tian说区块链就像上床,“不做不知道,做过才美妙”,可也许区块链更像恋爱——不谈很期待,谈过也不明白。 

可是,风华正茂的人们啊,谁不想谈个恋爱呢?


文章原标题:九谈区块链“捧”与“杀”:当王小川们辩起来时…… | 甲子光年  原作者:火柴Q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