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王峰5月5日北大演讲:区块链这个技术幽灵,对我们未来世界的意义大于人工智能

尊敬的刘俏院长,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1848年,卡尔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今天恰恰是马老先生诞辰200周年,我是学数学出身的,但我依稀记得中学历史课要考名人生日,其中我唯一记得的就是马克思的生日,因为好记,1818.5.5,伟大的人物的出生生日的数字像一串密码一样充满玄机,不由使得我多次怀疑,上帝一定是给了一些人密钥,每到一个阶段就委托他们出来搞事情,比如马克思、爱因斯坦、乔布斯和今天的中本聪。

王峰2.jpg

比特币区块链,也像一个技术幽灵,越来越多的进入到我们的现实世界中,它们在一步一步地改变着我们原有的很多不可动摇的观念,很多人不信,不屑;很多人拥抱,投机,更有很多人以局面的态势观望着。

最初的互联网,通过解决了通讯协议(TCP/IP)和传输文本标准(HTML),在过去的三十年时间里,改变了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创下了人类社会生产力效率的最辉煌的历史成就。尤其在中国,中国政府对信息化建设的大力推动,以及中国逢改革开放三十年红利,大力推动了民间创业者进入互联网领域发展,中国人在穿衣吃饭娱乐打车支付等效率领域的便利程度之高,令全世界乍舌。

以前,中国人去欧洲、美国和日本,常感叹于西方物质文明之发达,今天,中国人去这些地方,最大的抱怨是上网实在是不方便。我们不禁要问,互联网已经这么好了,我们为什么还需要一个叫做区块链的东西?

我也在思考,区块链和互联网之间在思维方式的差距,仿佛两大平行世界,有人说今天的区块链领域的超级玩家,绝大部分是九零后甚至九五后的一代了,做了多年互联网的人,要想真正懂得区块链,就像要开了天眼一样难。

我们也看到了区块链带来的诸多方面的问题,比特币的非国家化,在逐步冲击原有的国家主权货币体系,比特币被广泛应用于黑市交易,因为大量的参与者挖矿,POW耗电量已经超过42万亿度电/每年,这个还只是建立在用户人群1000万左右的情况下。

那么,区块链这个技术幽灵,能否与今天的互联网社会和谐相处?

首先我们要问,究竟是谁支撑了比特币的崛起?

2008年11月1日,一个自称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人在一个隐秘的密码学评论组上贴出了一篇研讨论文,陈述了他对电子货币的新设想——建设一种点对点式的电子现金系统。论文中详细描述了如何创建一套去中心化的电子交易体系,且这种体系不需要创建在交易双方相互信任的基础之上。很快,2009年1月3日,他开发出首个实现了比特币算法的客户端程序并进行了首次“采矿”(mining),获得了第一批的50个比特币。这也标志着比特币金融体系的正式诞生。

在过去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比特币的崛起非常壮观,从几乎没任何价值增长到最高点19,000美元。在过去两年里,比特币的价值上涨了近三十倍,比特币的流通价值已经接近1700亿美元,高于麦当劳的市值。

究竟是什么支撑着比特币的崛起?比特币从不名一文到价比黄金,依赖的是什么?我认为有三点原因:

第一,比特币有一批技术的绝对信仰者。自由、平等、反商业化是比特币的重要特点,比特币将是与Linux同样伟大的开源自由软件项目,受到越来越多技术信仰者的推崇;这些人的支持,是比特币坚定的基石。所以我说信仰是一切伟大事物发展起来的根本因素,技术信仰、政治信仰、宗教信仰,莫不如此,很多长青基业的根本来自于信仰,而不是当初的物质利益驱动。

第二,总量被固定在2100万个的比特币,今天已经被挖过半,人们开始意识到他越来越重要的价值投资属性。著名的互联网投资者蔡文胜说基本完成了自己10000个比特币的小目标;郭宏才说,买一个比特币,留住,等你孩子结婚的时候送给他;就连硅谷风投教父Tim Draper最近都说,比特币价格到2022年将达到25万美元……越来越多的人看好比特币长期的价值投资潜力。

第三,比特币被炒币群体高度关注并借机炒作。在中国,我们的广场舞大妈、温州帮蜂拥入场比特币市场,在韩国青年一代,炒币的比重是全球之最,这些现象,也不断助推了比特币的价格走高。

此外,部分国家政府开始立法保护支持比特币和数字货币交易所,很多亚洲国家开始准备发牌照给从事数字货币交易服务的公司,尤其以日本及东南亚最为活跃。在中国,目前中央政府直属的机构并没有任何表态,但从地方政府来看,杭州、海南等地开始重视区块链企业,比如著名的比特币投资者李笑来去了杭州,和地方政府搞专门面向区块链的雄岸基金;我们刚刚知道,在中国境内从事数字货币交易的火币网打算到海南发展产业园。

然而,很多人听说过比特币,但对区块链却毫无了解。

其实,区块链技术是比特币的底层技术,比特币一直在没有任何中心化机构运营和管理的情况下运行。可以说,比特币是区块链第一个应用,以后逐步扩展到越来越多的行业中。我们常常比喻比特币是BlockChain1.0,而把发布的智能合约技术的以太坊比作BlockChain2.0,因为其支持了更多的区块链项目发行自己的Token,被译为代币或者通证,今天,越来越多的区块链公链项目,开始推动BlockChain3.0,即如何推动应用的成熟,如何把区块链技术应用于行业和消费市场。今天,由区块链行业的连续创业者BM发起的EOS,凭借做区块链领域的操作系统的概念,通过发布新版公网产品预告和提出了著名的21个超级节点招标计划,又一次带动区块链行业的兴奋神经末梢。

王峰1.jpg

有人说,今天的区块链市场,除了比特币以外,最大的价值就是玩家在一起开会,开会就是他们的最大应用。这个观点很有趣,在我看来,比特币是区块链世界的原教义,而整个区块链世界的大门,才刚刚开启一点缝隙,后面还早着呢。不过,我们也不要大意,以为这个世界依旧是莽荒之地。

当前的互联网正处于过度中心化的阶段,但区块链的诞生可谓符合“天时地利人和”。

1989年,TimBerners-Lee(伯纳斯-李)提出要建立一个全球超文本项目——万维网(WWW),他的初衷是让所有人都能顺利地从网上获取并共享信息。但是,互联网已经被巨头垄断,中心化也导致互联网不再开放,比如Facebook是封闭的系统,微信也是封闭的系统。封闭系统制造了信息的孤岛,严重阻碍了信息的流动。

在现实世界中,“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在虚拟的互联网世界中,底层技术架构决定了上层建筑。

区块链技术的模型是由自下而上的数据层、网络层、共识层、激励层、合约层和应用层等6层结构组成。很多技术型创业者一看,说这没有什么新鲜技术,这是P2P技术的新瓶装旧酒,当年的Napster、NetAnts,甚至王欣的快播都是做这个起家的,但是我们我们深入研究这种新的模型,就发现“开源共识激励”在其中结构设计的重大意义,这种新的多层级架构叠加的系统设计,融合了数据、计算、治理,构造了全新的技术文明和社会文明体系,将给我们一个更自由,更透明,更公平的环境。

过去三十年里,互联网文明呈现脱缰的野马之势,过去的三四年时间里,我们已经不提移动互联网超越传统互联网这么无聊的问题了,互联网+和工业4.0,开始成为后互联网时代的重大课题,从智能手表、智能手环、智能眼镜,到服侍机器人、无人驾驶、智能医疗、机器人写稿、智能翻译等,很明显,人工智能迅猛发展已经呈现出必然的结果。

从历史的选择上看,一切都呈现出偶然拐点中的必然,谁也不能预测偶然,但是却可以推演必然。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以及人工智能是递进的关系,这是偶然中的必然。人工智能的发展,必将造就人类社会生产力水平的空前发展。人工智能包括机器人、语言识别、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和专家系统等,它改变的是生产力——让机器做更多的工作,让人做更少的工作,甚至不需要做工作。如果我说,以后的你不需要做生产者,因为你没有什么生产能力了,机器和大数据已经帮你完成了,你可以剩下消费的权利。恩格斯说,劳动创造了人类本身,但是有一天,你不在有机会劳动怎么办?

如果信息技术在生产力水平的极度发达之后,让我们丧失了很多劳动能力,人被机器取代,大量财富被数据和技术垄断者,我们该怎么办?人类社会真正的繁荣,究竟是技术领域的生产力水平不断向前,还是也需要一起讨论一下,我们是否需要一场技术领域的生产关系变革?

而区块链带来的,将是生产关系的变革,未来,它有可能将人类从机器统治和被剥削劳动能力中解放出来,从而带来了生产力发展的新繁荣。比如,当前我们的商业世界,是渠道为王的。绝大数情况下,做日用品的挣不到几个钱,都给商场超市打工了;开商场超市的一年也挣不到几个钱,都交房租了;互联网消灭了传统区域和层级渠道,但是自己的入口本身成为了控制力更强的中心渠道。做个电商的小商家,都把利润交给电商平台了;做游戏的,现在流水的大头全都给互联网渠道了。

有人说,现在的互联网世界,就是巨头们的“流量牧场”,而所有的人、公司都是牧场上的牛羊,都将被巨头收割。

通过区块链,生产者第一次可以把产品和内容直接推广出去,由群体共识来评判,有好的内容,大家就愿意转发,因为他们也可以获得奖励,不需要再去被传统渠道盘剥,也不需要被互联网渠道,被那些流量入口盘剥。好的产品和内容,即使不是头部,也会传播开去,自然价格会上去。这样,生产者和用户,第一次坐到了同一条船上,在一个分配机制更合理的技术和社会生态里。

所以我说,从对人类社会繁荣共生的意义上看,区块链改变价值传递的意义,一定大于人工智能对于生产力提升的意义。

2015年10月31日,英国《经济学人》周刊以“The Trust Machine”作为封面主题,认为区块链的影响力远不止于加密货币,它让彼此之间没有建立信任关系的人们达成合作,无需通过中立的中央权威机构,它是建立信任的机器。

如果说蒸汽机释放了人们的生产力,电力解决了人们基本的生活需求,互联网彻底改变了信息传递的方式,那么区块链作为构造信任的机器,将可能彻底改变整个人类社会价值传递的方式。因此,区块链技术被认为是继蒸汽机、电力、互联网之后,下一代颠覆性的核心技术。

这个核心技术的根本,是基于信任,无论是狭义比特币的点对点信用账本体系,还是泛义区块链所重视共识机制,所谓共识机制,是区块链系统中实现不同节点之间建立信任、获取权益的数学算法。区块链的基础支撑体系,是纯粹的学习逻辑,这个比计算机和移动互联网设备基于物理体系的世界更宏大更有生命力,区块链可以在PC和手机上,运行在服务器主机上,也可以运行在未来的计算物理世界里。

互联网模式所造成的极端的中心化技术生态,导致越来越多社会负效应的出现。3月,由于管理不善,Facebook造成了超过5000万名用户个人隐私信息泄露,并且更为严重的是,这些数据被利用与干预政治竞选;4月,继Facebook之后,Twitter也卷入了数据收集丑闻事件,涉嫌将数据出售给同一位剑桥大学研究员Aleksandr Kogan。中心化高效率带来的社会问题,信任危机,日趋严重。

区块链的出现,提倡的“分布式”、“去中心化”解决方案,刚好解决了互联网的痛点。

有一个著名的“不可能三角”理论,即目前区块链技术在“效率”、”去中心化”以及”安全”三个方面,无法同时满足。

但是,明明知道“不可能三角”的局限性,区块链行业也要向前发展,毕竟,对人类社会来说,安全和多节点平等参与较之效率更重要。

最后,我要说,我和产业里很多同仁都认为,未来可能就不会再分什么是区块链的项目,或者什么是互联网项目。今后三年,可能每个互联网公司,都可能会有结合区块链的技术;同样,好的区块链项目,一定也要结合互联网现有的技术和用户资源,才能真正的做大。

因此,跳出我们生存的时代,从更宏观的人类历史发展尺度看,互联网和区块链的诞生,也只有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差而已。如果区块链和互联网叠加,将破解信息所有权和价值传输两个难题。

那么区块链是对互联网的一场革命和颠覆吗?我不愿意用革命和颠覆来形容。过去的时代,我要的,你偏不给我,所以我只能革命,夺走你的财富和性命,让世界走向我想要的秩序中,后来发现你死我活的世界,带来了更大混乱,很多时候,不是利益问题,而是认知问题。人类世界的文明发展很快,新技术的使用,让我们在群里认知能力和共识水平大大上升,所以当有人问我,区块链能否革命于今天的互联网,我更愿意说,区块链和互联网,今天的两大平行世界,未来将走向逐步融合。希望我们很多人能更加重视区块链,更加重视其价值,理解它发展中必然需要的困难和机会。

谢谢刘俏院长的邀请,很荣幸又一次回到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谢谢各位老师和同学。


本文为火星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归火星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若违规转载,火星财经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