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币安何一答媒体问:不参与节点竞选、不收钱上币、今年上链

5月18日下午,币安在Binance-媒体在线问答会微信群举办了一场问答会,何一对多方媒体的提问做了回答,Odaily星球日报第一时间整理发布。

何一回复币安上币的有关情况

在阐述币安上币的有关情况时,何一表示:币安是上币最严格的币币交易平台:据统计(2018年1月6日至3月8日)国内竞品破发率为81.25%和77.94%,而币安破发率仅为11.76%,4月到5月我们上币更是屈指可数,因为你研究越多,对项目要求就会越高,我们不敢保证上线的每一个币种都能让用户赚钱,但我们会用目前的上币模型去验证项目,确保上币的公平性。


关于上币的部分,我也多聊两句,经常有老朋友会要求我推荐商务、上币团队的人给他,通常我不回复,以至于觉得“给脸不要脸”“币安骄傲了”,所以进一步加剧了市场对我们的恶意揣测;对我们来讲,这是风控的一部分,如果因为原则被抨击,我们愿意接受。

上币的审核标准,不能因为认识币安的人,是币圈老人,有大机构投资就拿到通行证,项目本身是唯一的评估标准,所以我们上币唯一的通道是网页提交项目材料,审核团队在线调取信息,不同小组进行不同维度的评估和调研,只有通过第一次审核,才会有同事进行深入评估,大部分项目都过不了这一关,通过初审的项目也经常被搁置,比如我们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其他潜在风险。

何一:百慕大不是发展中国家,去岛国小国是因为政府支持

在问到“为什么要去百慕大这样的不发达国家”时,何一表示:百慕大并不是印象中的发展中国家,它虽然小,但经济发展水平类似新加坡;我们选择去这些小国家、岛国,是因为这些国家往往缺少资源,更加希望在金融科技上有所突破。币安是受到这些国家的邀请才去的,币安能够和这些国家的相关部门进行比较完整的沟通。

何一:币安在国内被塑造“逃亡”形象或因在国内缺乏沟通

何一称:“币安是目前币币交易平台里,在合规和监管上做得最好的公司,也是最安全的平台,首先,我们在全球多个国家积极推进区块链数字货币行业的合法化,这部分早在去年已经开始布局。我们和多国政府监管部门都保持着畅通的沟通,币安在部分政策收紧的地区遇到的问题,其他平台也同样遇到,如果你是日本,美国用户,国内大家经常和币安做类比的公司是注明‘不为美国、日本用户提供服务’的,我们在国内被塑造出来‘逃亡’的形象,大概因为我们对中国政府的尊重,所以在国内缺乏沟通所致。”

何一:尽可能不涉足涉嫌非法的业务,最大程度规避系统性风险

何一称,币安尽可能不涉足涉嫌非法的业务,法币充值和期货、杠杆一直有用户在呼吁,但考虑到可能涉及洗钱和非法证券的风险,所以没有开这部分业务,最大程度规避系统性的风险。

何一同时也表示,币安的风控系统非常严格——“上次闹得沸沸扬扬的3月黑客事件,最终黑客未能成功提走拉高VIA输送的利益,反而被我们截下来一笔VIA,正是因为我们的风控系统警示。币安也没有做空的动机,很多事经不起逻辑推敲。”

何一:币安没有打算买岛,但愿意跟小国家合作发展

在回答关于“币安是否准备买岛建国?”的问题时,何一回应道:“2013年曾有无政府主义者组织买岛建国,但事后证明是一个骗局。建立一个国家不仅仅要买岛,还要基础设施建设和外交等配合。某些媒体可能是收到了错误的信息,把这个荒诞的笑话安到了币安头上。但是币安看到,有一些小国家有着健全的经济体制和完善的法制,他们也想在金融科技上有所突破,币安愿意帮助他们在金融科技上快速发展。”

何一:红杉在未来发展过程中对我们带来的支持非常有限

谈及币安和红杉分歧时,何一表示,红杉对币安未来发展过程中带来的支持非常有限,并表示红杉事件属于外界过度解读,币安与红杉之间的矛盾一个是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和一个过去的融资模式的冲突,另外一个其实是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冲突。币安扁平化管理,不太带有东方色彩。赵长鹏在西方生活和工作很久,思想方式比较西方化,所以决定他可能更多的对事不对人。

何一回应币安何时回国

何一表示,币安是一个真正的联合国,有30多个国家,而且是全球分布式办公。有人说这是币安是在逃避监管,但其实是在降低系统性风险。总有一些国家在支持数字货币交易行业,币安希望在这些国家拿到牌照。任何欢迎数字货币落地的国家,币安愿意尝试。希望中国相关关部门能给数字货币一个规范、清晰的道路。

何一:关于区块链落地海南,大家不要过度揣测

何一表示,“海南这个事儿吧,我觉得大家不要过度去揣测政府下一步的规划。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讲,我们当然愿意落地中国做一个office。但这个要看中国政府本身对于我们这个行业是怎么去看待的。”

何一谈币安回国落地

何一在谈及币安回国落地,她表示,全球式办公不是在逃避监管而是在降低系统性的风险。币安愿意落地中国,但是否可以落地取决于中国政府如何看待数字货币行业,希望中国相关部门指出道路和方向,也希望有关部门能监管行业。

何一:不看好海南新政的推行

针对“怎么看待海南的新政”的问题,何一回应道:对于海南的新政,我觉得大家过于乐观了。中国政府七部委联合下发文件,禁止境内的比特币交易,这已经是定论。新行业的监管是在摸索中发展的,指望一张牌照就能解决问题是不可能的。

何一:ICO本身难分对错

谈及ICO时,何一称,ICO本身很难讲对错,并不是全世界所有的国家ICO都非法。很多人对ICO有巨大误解,认为写几行代码就可以收割用户,ICO是一个更痛苦的事情,一个团队不能脱离创业的根本:技术、产品、公司、考虑最终如何能够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帮助社会发展,脱离了这些,所有的ICO都是伪的。行业需要规范并建立一个准则。

何一:纳斯达克入场不会冲击币安

谈及纳斯达克主流机构入场时,何一表示越来越多主流机构、实力雄厚的基金、大公司进入这个行业,才证明这个行业有持续蓬勃的发展。目前纳斯达克宣传的交易平台仅是利用纳斯达克的技术,主流金融机构能够帮助这个行业肃清,做更好的风控和监管,如果是一个没有规则的世界,更需要坚守自己的原则。

何一:下架CTR是美国SEC要求,但我们存在不同意见

针对“币安为什么下架CTR”的问题,何一补充道:“我们评价一个币种的要求是很多维度的。CTR这个项目,我们从完成度、代码更新量来看,是高于很多其他币种的,但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要求下架,那也就下架了。我们不能保证每一个上币安的项目都能为大家带来盈利。”

何一:法币交易将来会以合法合规的方式去做

何一称,法币交易的部分会通过部分国家合规的、符合标准的方式去做。法币交易将来会做,但是前提条件是合法合规、符合对应国家的监管政策。这部分工作目前已经在进行当中。

何一:币安业务在于虚拟交易与孵化器,更关注基业长青

在谈及币安板块时,何一表示币安目前是虚拟交易与孵化器部分,主要投资方向是帮助行业做基础建设,更关注项目本身的技术和项目本身的实力,关注他对行业有什么帮助。何一认为币安在当下这个阶段比较容易被人诟病,不被理解的原因在于,币安更关注的是基业长青,而不仅仅是关注眼前的利益。

何一:币安将于6月上线山东慈善事业部,非洲儿童慈善项目也将落地

何一称,6月将上线山东省慈善事业部,旨在帮助利用区块链技术促进整个慈善行业的信息透明化。目前币安和一些慈善机构进行沟通对接,非洲儿童慈善项目即将快速落地。何一表示币安核心价值观即为是让慈善透明化,慈善无国界。

何一谈期货合约:出于“私心”不希望行业的做空机制太容易

在回答”是否打算做期货合约”的问题时,何一称,币安对金融产品持有非常谨慎的态度,并且部分原因是出于“私心”——“因为期货、杠杆等就是提供了一个做空机制,而因为我和赵长鹏都是非常坚定的持币者,就是我们是只有币没有钱的。所以在提供做空机制这个事情上呢,我觉得算是一个私心吧,就是我们其实不太希望这个行业做空的机制太容易。当然另外一个维度是因为法律风险。”

何一:币安不会参与节点竞选

何一表示币安不会参与节点竞选,节点竞选相当于使交易所变成了某一个代币的代理商,没有办法给用户提供一个公平公正,不带利益倾向的通道。

何一:希望币安成为比特币一样,成为自循环系统 

谈及区块链与金融时,何一表示希望币安成为比特币一样,成为自循环统,让普通人在数字货币行业里面做好自己价值资产的管理和流转。币安目前在期货、杠杆上持谨慎态度,一是因为赵长鹏与她私心不太希望这个行业做空机制太容易,二是有法律风险。

何一:币安无理由自毁长城,不会接受投钱上币的项目 

谈及平台做空的争议时何一表示,以币安目前的用户体量,币安不会自毁长城,何一表示不参与交易对币安就是最安全的,币安拒绝了所有投钱上币的项目,自己与赵长鹏没有必要跑路。

何一:币安今年可以上链

今日,何一在媒体交流群中表示,目前币安已有几个团队正在做开发,以一个比赛的竞争机制,今年年中开发团队之间将有PK,胜出的团队将重新再优化组合成一个新的链,目前币安规划是今年可以上链。

何一:BNB比BTC还要抗跌

何一还表示,币安一直在推进BNB的应用,BNB比比特币还要抗跌,从比特币的高点到现在到现在跌了百分之六十,但BNB跌幅不超过百分之五十或百分之五十左右。


文章原标题:不参与节点竞选、不收钱上币、今年上链…币安何一答媒体问精华整理  原作者:何一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