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2018EOS引力峰会 | 超级节点中文区圆桌(二):EOS潜力到底体现在何方?

111.jpg

5月19日,由引力区联合高度财经、布朗客财经、火星财经举办的“第一届EOS全球超级节点引力峰会”在上海召开。高度财经CEO兼总编辑娄玉强主持,EOSGalaxy、EOSCannon、EOSECO等节点代表参与其中。

娄玉强:大家好我是高度财经的CEO兼总编辑娄玉强,非常高兴、非常忐忑,也非常荣幸地主持这场圆桌,也感谢主办方引力区给媒体方这样一个机会,来去跟中文渠道的节点们探讨交流EOS生态建设的问题。我们高度财经,用暴走恭亲王的话说现在区块链媒体已经很多了,我们高度财经跟别的媒体唯一不一样的是我们的诉求不太一样,我们希望站在原因和动机的角度来去思考现在的一些行情,包括这个行业为什么是这个样子,大家为什么参与掉这个生态建设里面来。

我想邀请接下来的节点逐一上场,首先有请EOSCannon出席代表联合创始人Ricky胖哥,EOSECO生态区出席代表创始人谢朝晔,OrcoleChain(欧链)创始人老狼赵微,EOSGalaxy出席代表技术合伙人许波,EOSBixin出席代表创始人吴广庚,EOSONO出席代表CMO周婷,EOSvillage出席代表联合发起人匡中睿,UOSUnion出席代表联合创始人兼CEO李平。

我先针对性地问一到两个问题,然后他们稍带介绍一下自己节点方的情况。EOSCannon的亮点在于他们大量持仓,他们的创始人凯叔介绍他们已经有超过1个亿的EOS,所以他们的发展规模起势也很强,我想问一下胖哥,你们社区为什么一下突然出现在EOS节点面前?你们的运营策略是怎样的?怎么吸引大户加入你们的社区?

Ricky胖哥:其实EOSCannon不是突然出来的,早在去年8月份大家都知道那时候EOS价格越来越低,买的人越来越低,这时候我们为了抱团取暖,让更多有信仰的人在一起交流,我们组了一个群,EOS抱团取暖群。后来94事件之后,群主用代币的名字有一些问题,后来我们用了佳能这个名字,希望大家长长久久抱团在一起,购买更多EOS,之后也有更多项目方、节点方加入我们的社群,后来慢慢发展到5万门槛、10万门槛、100万门槛的群。我们是真正的投资者,我们希望为这个生态真正做,我们对价格的敏感,我们希望它越涨越高,整个生态越来越高,我们想到了自己要成为一个超级节点,所以我们加入到了EOS的生态建设当中来,想作为一个运动员,又想作为一个监督者。有人说我们凭什么,因为我们币比较多,我们更想成为一个参与者,也想成为一个监督者,让所有节点能在我们这个平台上沟通,连接国外国内的文化,让EOS更好。

娄玉强:所以现在如果有一些人或者持币大户想要加入你们社区,会有一些壁垒吗?

Ricky胖哥:不会,只需要向凯哥同学提供他的持仓地址、持仓截图,带上他的个人自拍就可以了。

娄玉强:我想接下来问一下EOS生态区的谢总,因为你们节点是由了得资本易理华易总牵头成立,我想问一下你们节点跟易总,他在这里面会参与到什么样的角色?第二个问题你们的社区或者产品开发策略是怎样的?

谢朝晔:了得资本的易理华先生是投资我们这个团队,其实我们这个团队在做一条叫U链的项目,在跟易老板合作的过程中,他发现很早就参与了EOS的项目,目前到了一个节点竞选的阶段。他说我们能不能同样为社区做一份贡献,出一份力,我们说没问题,就加入进来了。

娄玉强:那你们的策略是什么样的?包括从产品层面还有社区运营层面,准备采取什么样的策略参与到EOS的生态建设里面去?

谢朝晔:其实我们跟大家的策略没有太大的区别,我们有专门在石墨烯技术领域里面钻研很多年的专家,我们同时也在做一些区块链浏览器,包括EOS的钱包,包括我们有专项的投资基金等等这样一些事情。但是我们团队可能做的更多是我们在技术方面投入了比较多的时间和精力,包括在主网上线之前,我们觉得可能整个网络会遇到很大的问题,在这方面我们考虑的可能会比较多一些。因为毕竟发展到目前这么大体量的一个项目,有很多利益在里面,能不能主网成功上线,这期间可能会遇到什么挑战,我们团队最近在加班加点做一些事情,包括维护我们节点的稳定性和大家一起做一些技术交流。

娄玉强:感谢谢总。我想稍微介绍一下欧链,欧链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技术驱动型基础应用,他们在2017年6月份启动了欧链项目,今年2月份发布运营在EOS测试网络上的数据钱包和DAPP平台的EOS,同时还发布了有问必答。我想问一下赵总,你们基于EOS的生态产品布局的逻辑是什么样?为什么要瞄准这么一个Orcale这样一个需求去切入?

赵微:主持人刚才的提问环节提到我们的几个产品,我们最开始不光项目OrcoleChain,包括EOS,其实我们整个团队都是在2017年6月份EOS启动分发之前,我们公司三个创始人加上赵梓岑在翻译EOS白皮书过程中,最早接触到EOS这个东西。我们翻译白皮书的过程中追问自己一个问题,说如果一年以后EOS主网上线,它上面能够跑得起来100、200、300个DAPP,在那么一个智能合约生态里面,什么事情值得提前一年做?我们第一个答案就是我们的项目Orcale,它是为智能合约生态、智能合约应用提供数据服务的,比如说我和谁有一个协议,把它写成一个智能合约传到区块链上去,但是智能合约如果在特定的需要,要它能够正确执行,还是需要有人把一些逻辑判断里面的数据传进去。这时候我们会思考未来EOS上100、200、300个DAPP,很有可能大家都存在类似的问题,都有共同的数据需球。比如300个DAPP里面有100是有关金融的,有可能都需要金融相关的数据,这100个金融DAPP每个自己去获取一个这样的数据,不如Orcale提供一个公共的数据服务,提供给大家来使用,这样成本考量也更好一些,而且这份数据为更多的人所用,它的数据也会更好。

2017年10月份我们又追问自己一个问题,还有什么事情值得做?那时候我们发现智能合约应用对普通用户没有一个非常方便使用的渠道,那时候只有以太坊上有一个极客工程师才能使用的调用以太坊上智能合约的网站,我们觉得未来EOS上智能合约应用起来需要一个很方便的渠道,这是我们第二个项目的动机,它是一个手机端上的应用,首先可以帮助你管理EOS上的资产,同时你可以非常方便在这上面使用智能合约应用。这个产品在今年2月10日对外发布了,运行在我们自己的测试网络上。我们公司的两大拳头产品都是在回答一个问题,说智能合约起来了,EOS上能跑成百上千个智能应用,哪些事情值得提前做?我们第一个答案是为智能合约应用提供数据服务,第二个帮助普通用户更方便使用智能合约应用,这就是我们这两个拳头产品的内在逻辑在。

当然后面我们还提供了其他的开源工具,就是为了让开发者生态变的更丰富,降低开发人员开发EOS的DAPP的门槛,那就是其他额外的事情了。

娄玉强:接下来我想问一下EOSGalaxy从媒体的角度,或者站在媒体的角度发起EOS节点有没有什么优势?

许波:我想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聊一下我们做这件事情的动机是什么?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今年2月份托马斯跟卡普斯(音)跟大家PPT里面合格的BP需要的六个条件,除了技术、组织还特别提到两点,其中一个是合作,还有一个是多样性。第一个是合作,一个是BP之间的合作,我想我们的BP都是一个节点,每一个节点要跟其他的节点做连接,否则我们就成为了孤立的孤岛。第二我们要互相监督,这样才能有公正性。提到互相监督,其实需要媒体的这种公立属性,所以我想解释的是说作为媒体参与这件事情做监督的重要性。还有一个是多样性,刚才大家都看了所有的媒体的出身,大家都是从哪来的,可能有矿池的,可能有交易所的,可能也有开发团队。我们火星财经可能是全球第一家区块链媒体申请要去做超级节点,我想我们是一个多样化的非常典型的标志,我们作为媒体是秉着正本清源的立场做媒体,带着这样的初心我们去做节点。我们也是希望为EOS节点的整个生态做一个非常良好的推动,这是我们的动机。

再一个是回答主持人的问题我们有什么优势,火星财经实际上是今年2月份正式发布,我们跑的很快,现在已经是区块链一线的媒体。我们从2月份发起的在社群的运营商我们也非常领先,从春节期间3点钟火星社群的运营,现在已经扩展到10万以上的微信群,以及3AM的群,在群运营上我们可以说非常有力量。再有我们也成立了共识实验室基金,围绕着我们的核心优势,毕竟我们脱胎于蓝港互动,我们有做游戏的渊源,因为我们以前开发过很多区块链游戏,这些产品我们回头都会放到EOS平台上做移植,或者和一些其他的DAPP团队合作,希望能够推动EOS在DAPP开发上的推进。

所以其实我们的优势很多,EOS我觉得最大的地方它是可治理的,它能够调动大家所有的能量,技术、宣传、社区,这三点结合起来,我觉得能够做非常多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EOSGalaxy这件事情从动机到我们的优势我们都觉得义不容辞,我们也有相信做好这件事,请大家相信我们。

娄玉强:谢谢许总。我下面想问一下EOSBixin的代表,他们也是采用技术驱动,一方面想竞选EOS超级节点,另外一方面也是在钱包面进行布局。我想问吴总一个问题,你们做钱包的开发逻辑是什么?因为在现在眼花缭乱的钱包产品当中,你们怎么才能做到脱颖而出?

吴广庚:首先Bixin是2014年开始做钱包,一直在做钱包,现在是全球第二大托管钱包。我们在之前做钱包的逻辑首先是相信比特币支付属性会上线出来,然后一直做钱包,没有去做交易所。经过几年的发展,我们也看到比特币目前更多是资产的属性,所以可能交易所贿选择性更强一些,目前钱包也在逐渐交易化,钱包内也有一些交易,是这么一个逻辑。

对于EOS首先我们是坚定推动区块链往下面发展的这么一个团队,像我们公司大部分也都是区块链比特币的早期参与者。我们相信区块链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个是数字货币阶段,第二个智能合约阶段,第三个智能商业阶段,第四个智能社会阶段。在数字货币阶段,比特币以及一系列竞争币已经实现了这个阶段,我们认为以太坊实现了智能合约的上半场阶段。至于智能合约的下半场以及智能商业这整个阶段,我个人是认为EOS是最有可能能够支撑起来这两个阶段的底层技术。我们基于这个判断,所以就在EOS生态里面押注或者说做了很大的布局。第一个是EOS节点,第二个是EOS钱包,目前我们EOS的托管钱包已经完全上线了,现在已经实现了多样化转战各种功能基本都实现了,等到主链上线以后我们还有三个核心功能会去上线。

首先我们感觉区块链毕竟还是一个价值网络,比特币实现的是货币自由发行和流通,以太坊实现的是股权发行和流通。但是在人类文明里面,首先广义的货币重量是110万亿美金,广义股权是120亿美金。但是在人类文明整个价值里面,实际上这两项只是价值的冰山一角,其实人类的各种价值还需要一个高性能的区块链来承载。所以这也是我们认为EOS是最有可能能够承载人类全方位价值的自由发行跟流通的这样一个事情。所以作为钱包来讲,做EOS有两点,第一点面对用户希望成为浏览器或者可视化的界面,以互联网为比喻的话。第二点面对开发者,我们希望让开发者更快基于开发平台做DAPP。这是我们的初心和我们做这个事情的逻辑,感谢大家!

娄玉强:感谢吴总带来他的钱包开发逻辑。下面我想问一下UOSONO的代表周婷小姐,他们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注意力价值生态是怎样的一个生态?

周婷:我们定义比较广泛,第一是产生注意力价值的人,从内容角度来讲是内容创作者,包括好的内容的发掘者。对于阅读内容的,是注意力价值的赋予者,也是我们所说的注意力价值我们要给予的劳务的人之一。另外还有我们做的是一个生态系统,除了内容价值和聊天的基础社交以外,我们还做了开发者生态,这部分其实也是一个注意力价值的赋予,这块其实是一个比较系统的完整性的生态网络。

娄玉强:下面有请EOSvillage的联合发起人匡中睿总介绍一下你们竞选超级节点的原因是什么?因为你们的背景比较特殊一些。

匡中睿:感谢主办方的介绍,我们进来的原因有几点。第一我们其实在整个传统金融行业有很深的布局,参过股很多金融机构,我们长期为金融机构做大量的服务。我认为传统的服务到现在的新的服务很容易跨过来,第二点您刚才也提到了我们的共同发起人赵总,他跟我反复的沟通。在传统的资本和现在新的生态里面我们可以从幕后走到台前,因为我们一直在投和布局,我们很喜欢这种有很大的体验中心和很多交互。所以我们决定从参与竞选开始,就提供了大量的基础环境,因为我认为在我们做EOS竞选节点的时候,基础环境和更好的服务是我们的强项。比如说华西(音)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我们有很好的产业支持、政府的支持。其实默默地我们参与了很多像银监会、香港证交所举办的一些区块链项目,所以我们认为有这样的技术的基础上,我可以把我得到的更多资源包括孵化器参与的支持,能分享给所有EOS的参与者。

娄玉强:下面有请EOSUnion的联合创始人和他们的CEO李平先生介绍一下他们所进行的DPOS孵化是怎样的?

李平:孵化环节我们很早就布局了,我们发现如果EOS生态要真正繁荣起来,肯定是上面的DAPP要真正运行起来,给所有用户带来一种像使用微信、邮件一样,离不开它,成为日常真正使用的一个应用软件。我们在这一块,因为大家知道EOS联盟,我们在3月份得到了中国著名投资人薛蛮子先生的投资,他对这块非常看好,我们联合成立了一个基金,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基金很早期地发现这些种子团队和技术人才或者说创业者,我们现在也举办了一个针对这块的商业创意大赛,现在正在举办当中。分为商业创意、商业计划书大赛、产品原型开发大赛,目前我们是在全球主动发现这些项目,帮助他们,让他们真正在EOS里面快速成长。谢谢。

娄玉强:接下来的环节跟所有节点探讨EOS生态建设的共同话题。首先我们讨论一个最基本的问题,虽然说EOS生态建设如火如荼,但是关于EOS的争议和争论始终存,比如说它到底是不是空气币?潜力体现在哪些方面?

Ricky胖哥:我本身是技术出身,我从技术角度讲讲EOS。EOS和其他的区块链不同,首先提出了几个概念,一个是免费的网络,还有一个是它有帐号体系。这两个其实是在当今互联网上非常稀缺的,之所以到今天没有很多成熟的区块链应用,一个是因为进入的门槛,因为每个人进入到这个网络当中,在以太坊上他必须要有以太币才可以有这个机会。另外一个方式,因为在区块链中私钥就是你的生命,当你丢了私钥的时候你的所有资产就不存在了,这时候很多阿姨、父母都不会进入到这个生态去玩区块链应用,有了EOS可以很好地适应当今的发展,我非常看好这个技术上的改变。

其次EOS有非常好的生态建设方式,包括它的社区尺寸,EOS现在是全球范围之内社区做的最好的,这有很多方面去决定。一个是DPOS机制,它让我们原来不认识、毫不相干的人聚在一起,为同一件事合作共建同一个社区。还有一点,它通过360多天的众筹让世界上没有一个玩区块链的人不知道EOS,这是一个多么强大的力量。所以基于技术和社区这两点,我觉得EOS确实改变了未来区块链的发展方向,EOS会走的越来越好。

谢朝晔:我补充一下,我觉得BM这个人的经历跟其他的项目真的有很大的不一样,无论是在BTShare还是其他的项目里面。我觉得一个是说BM这个人对区块链、社区的理解远超其他的项目,第二个是DPOS这个共识的算法以及社区的整个运行,我觉得已经在之前的项目里面被证明是成功的了,所以复制在EOS这个里面完全没有问题,它有很坚实的基础。第三个是EOS在白皮书里面提出的那些令人振奋的性能指标,至少测试网络下来,我觉得有一些看起来还是远超其他的项目。所以我觉得EOS怎么可能是空气币?不可能。

娄玉强:这个环节因为时间关系,我只能挑两到三个人回答这个问题。

赵微:为什么我强烈要求参与这个话题,是因为我觉得这个问题我们最有话语权,为什么这么说?我们Orcale第一个项目是2017年6月14日的时候启动的,EOS分发是2017年7月份,当时我们背了很久的一个锅,那个锅就是EOS就是一个空气币,Orcale是一个在空气上面的空气项目,所以我们很长时间是背着这么一个锅,我们现在也算是为这个一年前的质疑交出了满意的答卷。我们空气上的空气项目Orcale,在过去一年里面提前一年就布局在EOS生态上,应该是EOS生态上全球第一个项目,也是全球第一个进入这个生态的团队。我们在那个时候进入这个生态,很多质疑这个是空气币的浪潮比现在多得多,那时候的选择方向现在通过有这么多优秀的团队也进入这个生态,像我们做的钱包现在也有别的团队做的非常棒的团队,也有非常多的优秀节点团队进入这个生态,足以证明这个生态非常有价值。如果非要说它是空气币,技术上它也是空气币,因为主网没启动。大家现在对于EOS生态的价值不是放在它主网有没有启动这个点上,而是对主网启动以后的生态预期。大家对它的预期高低,取决于我们在座的这些参与生态建设的人们,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它主网的确没启动,未来主网启动以后整个生态肯定是非常丰富繁荣的,我们一个团队自身已经为这个生态准备了很多项目,主网上线的时候,Orcale提供数据服务的时候就会同步上线,手机上的DAPP也会同步上线。我们也在考量世界杯不是来了吗,如果主网上线没有抢在世界杯之前,我们或许会考虑提前把一个有关世界杯的智能合约应用提前跑起来,这就意味这有很多像我们一样的团队在为这个生态做着大量准备,主网启动的时候整个生态丰富度应该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娄玉强:我想请接下来的节点回答另外一个问题,你们认为现在EOS节点的竞选机制存不存在什么?存在什么问题?或者从你们自己的角度出发有没有什么改进意义?

吴广庚:Bixin是全球最后一个重做比特币的公司,就是大家所讲的比特神教大本营,紧接着我们迅速地进入了一半的人在EOS上。我先讲一下这个问题,我先给大家带来一个外面的思考。EOS生态现在目前来讲是席卷了币圈、链圈的大玩家,包括前10的矿池、前5的交易所、前3的钱包都参与进来,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开始。在这个行业的信息壁垒下,实际上币圈、链圈得到的信息会比外界起码要早两年,也就是说接下来会是什么事情?接下来它即将要席卷进来这个生态里面的会是移动互联网的大玩家到传统行业的大玩家。目前我在北京,跟我们接触的就有移动互联网的大玩家已经在接触准备做这个事情。他在以太坊做的时候是直接有一个以太猫在玩,以太猫他自己的日活才400—500,根本玩不下去。在EOS上他们准备基于EOS做游戏、金融领域的保险。刚才因为你没有给我时间回答空气币的问题,所以我以上是对空气做一个回答,生态上面基本是把一层一层往外延伸,把每一层大玩家都席卷进来,同时产品上刚才老狼跟胖哥已经讲了,我不多说了。

对于治理机制我在这里回答一下,首先POW我认为是已经找到了一个胡同口了,当然比特币是需要POW,因为它作为货币需要一个强大的算力壁垒以保证它的安全和权威性。但是EOS是一个区块链的操作系统,它要对接广泛的商业应用,所以它需要在去中心化跟效率上做一些平衡。目前根据我的经验,这是目前条件下选择最好的方式了,跟上一场李想提出的可信设备概念的提出才会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同时我认为那个在我有生之年不一定能看到。

娄玉强:刚才许波总一直在要求发言,所以我给许总一个机会,不然要得罪他。

许波:我也是特别想回答你的前一个问题,因为我觉得我们去参与EOS,其实就是想为它证明。EOS是一个真正可商用的操作系统,就是我们在真正的实际商业场景能够应用。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在实际场景做支付,如果我们基于EOS的区块链确认,我们一秒钟就可以得到99.99%的确认,2、3秒就已经在所有节点得到确认,这是一个非常无缝的体验,就和我们现在使用微信一样。同理和比特币或者以太坊延时就没法用了,所以这是非常重要的。还有BM一直在推特上讲智能合约的不可升级,随便就曝出战役书等等问题,所以EOS在方方面面都做了很大的改善。

再说到治理的问题,我觉得之前的节点一直在探讨好像建立一些壁垒,比如说POW和DPOS好像是两个对立面,其实我觉得不要狭隘地看待这个问题。我觉得从什么角度看?我想我们从BM的Mission,它要用自由的市场方式捍卫人的生命、自由和权利,这种主张和倡导POW的中本聪我觉得是殊途同归的。所以从这里来讲,我觉得他们的愿景非常强大,一个项目能不能走的更远,要看它够不够强大,是不是能让我们走很远,所以我觉得BM和中本聪是走在一起的,所以不要建立什么对立面,DPOS和POW其实都是一个。

娄玉强:今天碍于时间关系,我想请下面的周婷小姐分享一下她对于这两个问题的看法。

周婷:因为本身EOSONO我们这个ONO的DNF就是基于EOS网络去做的,我们只所以选择EOS作为底层应用,也是因为EOS本身第一点我们的价值观非常一致,我们都要建立一个去中心化自有的手机生态。第二我们非常相信EOS DOM他们整个团队的技术实力,因为我们一块搭建了EOS的测试网络,目前已经有超过13个节点的加入。在测试过程中我们也发现整个效率问题和稳定性,都非常优于现在市面上我们见到的其他底层技术,所以我们也是非常看好他们这个团队和技术的。基于刚才许总说空气的问题,我们一致认为大家应该理性地看待价格和价值之间的关系。价格是可能存在泡沫的,但是价值绝对是不容质询而存在的。EOS从一定程度上引燃了社区自治、DAC整个分布式自治组织的热情,包括ONO现在也在做DAC,在这个过程中可以看到很多“道”层面的一些解决方案。那我们也在这个方面发现了小国寡民无为而治,包括中国老子“道”方面的一些理论和实践,其实可以从根本上解决去中心化这个组织形态存在的意义的。我们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印证了这一点,所以我们认为EOS绝对不是空气,它在区块链整个伟大的社会实践中存在的价值意义,我相信大家都是给予极大肯定的。

第二个问题竞选机制的问题,我们认为任何一种伟大的社会实践,其实都是一场人类实验,没有完美的。它一定是存在或多或少可能会存在问题,但是我们存在的目的就是去纠正它、发现它、完善它。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这是非常有趣的。

娄玉强:我想请剩下两个节点分别发表一下他们对这两个问题的看法。

匡中睿:关于竞选的缺陷,我觉得我的观察是它不一定是缺陷,是每一次大家都需要做选择的这种方式。像是不是一票多投,这其实我在观察的时候发现很多人有争议。因为在中国这样的文化氛围下很多人喜欢结盟、拉帮结派,但是在欧美文化中,可能更多是自由主义,因为它代表是热情,是一种新的东西,会比较反感拉邦结派的事情。所以竞选机制大家要看一点,是短期利益还是长期利益,在我们自己做竞选的时候保持乐观但是非常谨慎的心态也很重要。

李平:我接着匡总补充一下,确实中国人说白了在自由民主里面熏陶不够,也没有历练过,中国本质上也比较喜欢结利益之盟。所以别人都问我EOS联盟里面是不是结利益之盟,我要澄清一下,我们结的是共识之盟,我们希望在EOS宪法上的基础上好好推动EOS真正健康发展。我觉得它的缺陷在于中国人,我觉得中国要反思。

娄玉强:碍于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不提问下面的问题。从今天节点的发言情况可以看出虽然说大家对于EOS生态建设的某些方面存在一些疑问或者是担忧,但是更多的大家还是共识的问题,节点聚力,共谋生态,点亮曙光,共谋精彩长赢。谢谢!

附2018第一届EOS全球超级节点引力峰会精彩分享:

廖洋阳:社区需要信息对称

元道:超级节点竞选本质是让所有人参与基础设施建设

王峰:BM缺乏“长性”?对此持怀疑态度

暴走恭亲王:EOS社区会是未来区块链行业重要组成部分

EOSSweden联合创始人:发行稳定的主网,大家都是赢家

韩国EOSYS代表:勿看涨跌波动,真正激发EOS生态

超级节点中文区圆桌(一):EOS贡献产品布局层面的逻辑

超级节点外文区圆桌:海外节点的发展理念和状况


本文为火星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归火星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微信:hxcj24h)”,若违规转载,火星财经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