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Consensus大会对QuarkChain的深度十问

Jimmy:嗨大家好,我是区块链项目评级人,何长安。今天很高兴邀请了QuarkChain的CMO向女士。向女士,不好意思,今天我为你准备了10个非常有挑战的问题,有一些甚至是非常犀利的,期待你的回答。在提问之前,先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QuarkChain吧。

Anthurine:嗨!大家好,我们现在在纽约的Consensus跟大家连线,Consensus是最有名的区块链大会,基本上中外人士都会来参与。这次作为QuarkChain的代表,我也来到了这边和很多中外朋友一起进行交流和沟通,大家对QuarkChain项目普遍看好,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Jimmy:现在有一种说法,QuarkChain的公募是史上最难的,除了要计算加入Telegram社群时间,还要考试,还要抽签,感觉比上海积分落户还难。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设定?是谁想到出这个办法?而社区中,实际参与公募报名的比列是多少?

Anthurine:关于这个问题,其实已经被很多人抱怨过。大家都会问为什么我们要把整个过程设计的这么复杂,其实我一直想强调的是:我们的初衷并不是想为难大家,只是希望提供一个公平的环境,让大家觉得所有的付出能得到回报。因为大家也知道现在我们英文Telegram群有8万多人,中文群有6000多人。有这么多人想要参加KYC,进入白名单,但白名单最后选取会不超过5000人。

如果我们让所有人都参加,每个人都拿到0.0001ETH的额度,这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如果纯靠抽签,难免会让大家觉得不公平,所以就想出这样的一个三方面结合的办法。同时考虑了早期的支持者,并且也考虑了大家对项目的了解程度,才通过考试来决定,第三方面就是考虑对社区做的贡献,这三个方面一起结合的,更能(创造)公平公正的(环境),让大家觉得为社区做了贡献,付出了心血,才可以得到回报,这才是我们的初衷。

其实关于这个项目,包括考试,很多人还没有开始做。建议大家看一下白皮书,中英文版的都有,然后再看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可以加深一些了解。

关于“这个方法是谁想出来的”,不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其实是我们核心团队一起决定的。“有多少人参与”,所有这些数字在我们公募结束之后会一起宣布。

Jimmy:我看到最近一些报道中,对QuarkChain的TPS描述一直有变化,从最初宣传的100万TPS,然后官网改到10万TPS,最近一篇文章中提到“QuarkChain超过Visa的处理速度”(大约5万TPS),这个差距似乎有点大,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

Anthurine:我们开始宣传时的确是100万TPS,Transactions Per Second,实际上大家看过以前的一些方法都会觉得这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第一反应都是骗子项目,又是一个割韭菜的项目,这都因为被数字本身给吓到了。因此大家就不会深入去了解一下:这个项目到底用什么办法,是不是真的能做到,技术上是不是真的很好。

在我们的官网上有一个问答区,给大家详细解释了我们是如何计算出这样TPS的数字。理论上我们不仅可以达到100万TPS,最高可以达到170万TPS。为什么现在把这个数降下来,就是希望给大家一个比较低的期待。

如果我们能做到的比这个低的期待要高很多,大家会觉得很惊喜。但如果从一开始就有一个很高的期待,即使你能做到,大家都会觉得这是正常的,就应该做的。其实从心理学的角度而言,Overdeliver(少承诺多做事)比Underdeliver(多承诺少做事)强很多。其次,我想说明的是百万TPS这个数字并不是一天就可以做到的,于是大家就会问现在测试网明明只有2000多TPS,怎么就能宣传能到百万呢?

即使在路线图里,我们也说过了,我们会花一定的时间来实现这个最终的目标。比如,6月份马上就要上线公开测试网,会达到的TPS就比2000要高很多。目前先卖个关子,年底主网上线,又会到一个新的里程碑,所以需要一年时间来实现百万TPS的目标,是一步接一步的过程。

所以现在我们把这个目标降下来,希望大家有一个更好的期待,接下来给大家更多的惊喜,也希望大家能够对项目更加忠诚。

Jimmy:老实说,(去中心化系统)能达到Visa的交易速度已经不容易了。QuarkChain的社区做的非常非常成功,目前英文社区已经有8万多人了,而且都是自然流量,我很好奇你们是如何做到的,能总结一下具体的经验吗?

Anthurine:其实很多人问过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你,很多项目方,甚至包括我们的投资人都很好奇,问我们是怎么做到的。其实我们跟很多项目不太一样,大部分项目在国内炒的比较热,但是出海之后就表现平平。而我们整个团队都在美国硅谷,所以我们对海外市场比较熟悉,选择的路线是从海外向国内推广。

其实大家知道我们在国内之前的推广不是很多,目前我们会加大在国内的推广力度。在海外,其实我们也是一直走技术路线。很多人一直在问我“你们到底花了多少空投,才能拉到8万多人?”,一直待在我们社区的朋友们都知道,在今天直播(因网络问题中途暂停)之前,我们从来没有做过任何的空投。这8万多人基本上自发进入到我们社区的,其实有两天我们还关了Telegram群,因为我们觉得人太多了,但是大家很生气,希望我们可以打开群能够加入。

我们到底是怎么样让8万多人聚集起来的呢?其实是做了一些从技术维度出发的采访和第三方视频,第三方测评人都看过我们的代码,也看过我们的测试网,在对我们的项目有深入的了解后,并且做出了很公正的一个评判。因为他们都是很有口碑的第三方评级机构,大家知道在海外是没有办法用钱收买这些机构的,所以他们写出来的这些测评,是非常令人信服的。他们对我们的整个项目,包括技术上的认可是非常非常的高的,这也让我们觉得比较欣慰。

因为通过这些测评,让更多的评级机构都了解到我们。大家其实可以看到有一个表单,那是17个海外最流行的(评级机构的)榜单。刚开始的时候其实我们只就上了1-2个(榜单),排名也没那么高,但是随着大家的关注热度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人看过我们的测试网,了解我们的代码之后,基本上出现在了所有的榜单上,而且有十个榜单我们都是第一名。

对于海外榜单来说,只有过硬的技术和完整的产品才能让他们信服,这是和国内一些榜单不太一样的地方。我们本来有一个测试网,比单纯的白皮书项目要强很多, 这一点也是让很多媒体和其他人信服的原因。以此作为突破口,让大家感受到这个项目很好。

Jimmy:虽然QuarkChain的社区很火,但最后能够参与到项目的人数毕竟是有限的,一旦公募结束,没有参与进来的人群可能关注其他的项目,接下来你会采取什么措施来维持社区的热度?

Anthurine:首先,公募结束之后,3-4个星期就会上交易所,不会让大家等到黄花菜都凉了。其次,在上交易所这段期间,我们会回到亚洲进行路演,给大家一些福利。在路演的同时,大家可以加深对项目的理解。我们的团队一直在美国,基本上回国的机会没有那么多,也希望通过这个机会跟大家多多交流。在上了交易所之后,还有很多的活动等着大家。

这些活动不是只有技术人员才能参加的,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可以参加。这也不仅是一个奖励,而是为了向大家更好展示我们的技术是怎么样一步一步呈现的。而且跟传统的做翻译,写文章的形式不太一样,基本还没有人做过这样的活动。目前我不能多说具体是什么,到时候大家就知道了。

Jimmy:我知道前后有人质疑QuarkChain在技术上抄袭光链和Zilliqa,但是你们团队似乎没有太多回应,为什么会进行这样的冷处理?以后还会回应他们吗?

Anthurine:团队并没有进行太多处理,是因为我们觉得清者自清,不需要解释太多,尤其是6月份我们就要出公开的测试网和公开代码,大家看代码和公开测试网之后就会发现,其实这都是完全不一样的项目,然后所谓的这些谣言也可以不攻自破。

但今天我多说一点,首先,光链当时质疑的是我们的双层结构。其实双层结构本身并不是一个突破点,因为除了我们以外,很多很多的项目都在用双层结构。重点在于是怎么设计双层结构,第一层跟第二层是分别有什么作用?用的共识是什么?怎么样保证它的安全性?怎么样设置激励?这些加起来才是整个项目的核心。而这才是构造成了QuarkChain本身最特别的特点,双层结构真的是没有什么创新点,很多项目都在用。

其次,关于Zilliqa,Zilliqa是一个非常棒的项目,最近涨势也不错。大家都知道Zilliqa他们是用分片技术,我们的核心理念也是分片技术,大家就会觉得“明明是一样的,都是解决Scalability(扩容),为什么还要再重新做?

我觉得这里有一个误区,Sharding(分片)其实不是一个新创造出来的技术,Sharding在中心化的世界里,Google和Facebook已经用了很多很多年了,其次Sharding是一类方法的统称,有几百几千种不同的办法。比如说,Google有自己Sharding的办法,Facebook也有自己Sharding的办法,其实单公司本身就已经有很多不同的Sharding办法了。

虽然我们和Zilliqa都是用分片,但其实我们所用的分片办法是完全不一样的。举个例子,Zilliqa用的是Transactional Sharding,而我们用的是State Sharding点;而且Zilliqa的共识是PBFT,而我们的共识是POW,是Rootchain-First (根链优先)的POW;Zilliqa是通过在每个分片里加入至少600个节点来保证安全性,而我们是通过主链上拥有50%的算力来保障保证安全性,也就说我们整个设计结构是非常非常不一样的。

如果你要问哪个项目比较好,这其实很难说,只能说大家现在在不同的维度尽力开发,尽力实现自己的目标,等目标实现后才能知道哪个更好用,才能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现在回答还太早了。我们现在也是在全力开发当中。其次,还想说明一下关于分片技术本身。

刚刚我提到了Google和Facebook是最早使用的,有很多经验。而我们的核心工程师以前都在Google和 Facebook工作,他们本身就是用Sharding来处理Scalability,来做大型分布式系统的底层开发。

所以对他们而言,大家可能会质疑他们没有BlockChain的经验,但是他们都是Sharding和Scalability的专家。如果在这方面说我们没有经验,那可能没有人敢说自己是有经验的了,所以团队非常有自信把这个事情做好的。

Jimmy:QuarkChain是以技术创新而出名,虽然作为CMO,技术不是你的强项,但你能从技术的角度,说说你对QuarkChain技术创新点的理解?

Anthurine:我觉得我们算是一个比较划时代意义的产品,为什么这么说?

其实回顾一下互联网Scalability的发展史,在2000年之前,有三家很有名的公司,EMC,Oracel(甲骨文),还有SUN,SUN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这三家公司最出名的地方是用垂直扩容的办法来解决Scalability问题。

它们卖非常昂贵的机器,这些机器可以做到很高的TPS,但问题是一旦达到机器本身的限制,还想要再继续扩容,就是非常难的一个问题,同时开销会非常非常大,基本上是指数型的增长。

所以2000年之后,Google和Facebook觉得不能再用这样的方法来进行扩容,与其用垂直扩容的办法,用水平扩容是更加有效。水平扩容的思路就是不需要昂贵的机器,把很普通很简陋的机器横向连接起来,每当Scalability不够了,就加一台机器,从这样的理论上而言是可以无限扩容的。而且一旦你把整个底层的架构搭好了,扩容非常的简单,而且成本也不会很高,基本上也就是一个线性增加的水平。

同时我想要说明的是,其实水平扩容做好了,完全可以用昂贵的机器替换便宜的机器,也就说是把垂直扩容也一起并合起来了。

回到去中心化的时代,之前所有人提到Scalability解决方案,大部分人想到的办法就是减少出块时间或者是增加块的容量,或者是创造新的共识,这些都是很不错的的方向。

但其实要真正的实现扩容,需要花的时间比较久,也比较难。同时就像我刚刚说的,因为是垂直扩容,把单链做的比较快,一旦达到了一个限定之后,还想要继续扩容,其实会更难,成本会成指数性的增加。

而我们是用水平扩容。最好的一点就是一旦框架搭好了,只要垂直扩容设计的比较好,比如说现在有个新的共识,大家觉得这个共识已经被所有人承认了,很稳定了,我们可以直接把它应用过来,因为前提是有多个区块链在并发运行当中。每个Blockchain都可以用一种新的共识。

我们现在用的是POW,因为我们觉得POW是被完整地验证过的,已经接近十年了,大家都用的很好。只要有一个新的就是共识出现,运用得很好的话,我们完全可以运用到我们整个结构来,这样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Jimmy:看到最新的报道,QuarkChain与SegmentFault达成了合作,这是关于QuarkChain生态的第一次报道,对于未来生态的布局,你们是怎么规划的?有什么信息能提前透露给我的吗?

Anthurine:其实,目前我们透露的合作方只有两个,除了你刚刚提到的SegmentFault外,我们还跟新加坡项目Morpheus Labs达成了合作,这不代表我们不重视这一块。

其实我们已经跟好几个项目都聊得不错,大家都很期待在我们的测试网上进行测试,就像我刚刚说过的,我们6月份就会发布我们的公开测试网,而且不仅仅是一个测试网,它还会支持智能合约,所以作为DAPPs可以开始在上面运行起来。关于这些所有的合作,我们现在还没有宣布,但是公募完成之后逐一逐一宣布。生态建设一直都是我们非常重视一块,因为技术上我们非常自豪和自信,所以接下来我们希望有更多的DAPPs加入生态。

Jimmy:投资者这一块的信息很缺乏,似乎团队是刻意保留,现在可以公开吗?

Anthurine:其实我一直觉得如果一个项目很热,但是没有大牌的投资者支持,这个项目本身确实有一些让人觉得不太可信的地方,其实我们的投资者非常的多,并且实力很强,是非常国际化的,为什么我们现在选择先不要公开?因为目前项目本身的热度已经比较高了,大家可能会觉得我们是不是在刻意制造热度,其实我想说明的是确实不是这样的。

我们希望等公募结束后,再让大家看到这个项目背后有很多不错的投资方在帮助大家。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大家问我们说,为什么你们把一些额度都给了私募而不留给公募。我们一直希望要得到社区的支持,但是在私募阶段,选择一些大牌的基金,主要是为了项目的长期发展。因为钱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可以提供的资源,帮项目走得更远,帮我们搭建一个更好的生态。

Jimmy:我知道下一次邀请测试网是6月份,会邀请100名测试自愿者,现在这个活动进展怎么样,100名测试者已经全部确定了吗?

Anthurine:基本上确定了,很感谢大家支持,我们收到了差不多超过一千份申请,而且每个人都详细的附上了自己的Github的地址和简历。这也是我们的初衷,因为这是一个比较偏技术的项目,我们非常希望有很多程序开发者可以加入我们的开发者社区。非常谢谢大家,这是我们第一次和开发社区的互动,来测试我们的测试网络,之后我们会有更多的互动的。

Jimmy:最后我补充问一下问题,也替大家问一句,现在还有额度吗?

Anthurine:其实这个问题每天都会被问成百上千次,包括我在Consensus大会上,所有的人看到我穿QuarkChain T恤或者是看到我的挂牌,第一个问题都会问“还有额度吗?”。我想要跟大家说我们的私募轮在4月15号就已经结束了,现在正在进行公募轮。

而且私募轮阶段,我在网上看到很多代投,我希望大家不要上当受骗!因为我们真的没有跟任何代投合作,基本上只给了我们觉得可以给我们长期带来帮助的机构(额度),还有少量的一些给了可以给我们提供指导Advisors个人。

其次,那些宣传可以卖额度,希望大家不要上当受骗,不然落了人财两空,项目方也很委屈。因为我们一直在跟大家讲,希望大家不要上当受骗,也希望大家多关注我们官网,一切信息以官网为主。

Jimmy:谢谢向女士,希望QuarkChain越来越好,也希望大家继续保持对QuarkChain关注,我觉得QuarkChain还会不断给我们惊喜。

查看更多有关 QuarkChain 信息:

Website:www.quarkchain.io

Twitter: https://twitter.com/Quark_Chain

Telegram: https://t.me/QuarkChain_ZH (CN)

Announcement Chanel:https://t.me/QuarkChain_News

Medium: https://medium.com/@quark_30920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quarkchain.quark.5

Weibo:http://weibo.com/6527041117/profile

Whitepaper: https://www.quarkchain.io/quark.pdf 

GitHub: https://github.com/QuarkChain


文章原标题:Consensus大会对QuarkChain的深度十问,为你带来项目的最新进展  原作者:何长安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