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乱世草莽赵长鹏

这几天,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给看热闹的人们加了点戏,他像新世界的草莽一样,不断挑战旧世界的规则。

乱世草莽赵长鹏

5月7日算是第一枪,币安CEO赵长鹏发Twitter称:

可能很快要求所有申请在币安上线的项目披露其是否与红杉有直接或间接关系。

第二天,赵长鹏又在Twitter转发bcfocus平台一篇题为“币安CEO通知上市项目披露其与红杉资本的关系”的文章,并解释说,这一决定旨在为企业家赋权。

结合后来币安COO的公关回应,我们不难理解赵长鹏这是要颠覆传统融资模式。

5月15日,赵长鹏被爆准备封王。

币安被爆出已买下一座岛,正准备在岛上发行数字货币,还要建立一个区块链国家。这一计划被称为“创世计划”。

今天,救火队长币安COO何一回应:“建国这种荒诞无稽的文章都出来了,内容里个个字我都认识,意思我真是一个不懂”。

尽管官方否认了这一说法,但这一连环的炮火下来,赵长鹏和他的币安好像HBO电视剧《西部世界》里台词说的一样:“在这里,我们就是神。”

救世主

赵长鹏1977年出生于江苏,12岁时和他的父母从中国移民到加拿大,多国成长的经历为他打下烙印,以至于币安从来没有任何国别的标签,他也更愿意视自己是“世界的公民”。

16岁的赵长鹏进入加拿大魁北克地区的首府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1年多后,魁北克地区发生了大规模的独立公投,魁北克差点就要成为独立国家。

年少的赵长鹏就见识到人类为了自由而斗争的模样。

1997年毕业之后,赵长鹏选择前往日本工作,为东京股票交易所开发用于匹配交易订单的系统。

标准程序员出身的他和扎克伯格、乔布斯一样喜欢简装休闲的生活方式,热衷通过代码让全世界信息高速流动。

职业的属性不仅影响生活方式,还影响他后边的诸多选择。

2013年,赵长鹏通过德州扑克结识了一位风险投资人,由此开启了他通往数字加密货币的世界。

作为相对早期的加密货币信徒,当他看到虚拟货币可以让金钱高速流动时,敏锐的他好像看到了未来的模样。

这之后赵长鹏加入数字钱包供应商blockchain.info,开启了虚拟货币的大航海之旅。

2014年,赵长鹏孤注一掷,以11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自己在上海的公寓,要知道当时的110万美元大概够买一套位于内环内“准高端”板块的大三居,并将所有收入用于比特币

随后赵长鹏被现在的何一挖到当时中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担任联合创始人兼CTO,负责OKCoin的技术团队和国际市场团队。

赵长鹏入职OKCoin时曾说:“因为我看好的不是目前,而是OKCoin的潜力及未来可预见的发展空间。”

2015年下半年当赵满怀期待并以创始人身份加入OKCoin后,很快引发了一场币圈盛大的撕逼大战,最后的结局是赵长鹏选择离职。

曾经有一个记者这样问赵长鹏:“除了加密货币以外,您还从事什么?。”

赵长鹏回答道:“没了,200%在这里了。”

诚然,在这个爱恨交织的新世界,他不会轻易逃离的 。

6个月身价125亿赵长鹏创造的“史上最牛暴富神话”。

“我想做币币交易的交易平台已经很久了,从刚开始接触比特币就想过。

因为比特币与其他数字资产交易的时候都是在区块链上的,范围是全球的。” 赵长鹏曾在一次采访中这样描述自己做币安的初衷。

有神助

其实在币安出现之前,国内交易所群雄割据,币安的跃迁还要感谢去年币圈的一场浩劫。

2017年9月4日,对于币圈是晴天霹雳的日子。央行一纸公文封禁了国内的ICO。时间仿佛“末日大逃亡”。

大家都不知道去哪里交易自己的那些加密货币了。于是,各个平台开始寻求在海外搭建自己的服务器。

在国内平台火币网、OKcoin等交易平台一片哀嚎时,币安有如神助,公司早在平台上线前就已经规划好了,其服务器均注册设立在海外,币币交易的优势突显出来,币安在上线50天时,用户已覆盖全球180多个国家。

这一仗币安可谓:“ 翻身农奴把歌唱,成功逆袭并开启野蛮生长之旅  ”。

修轮回

失控的疯涨难免忘记踩刹车。

2018年3月7日深夜凌晨1:40,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被爆出现故障。

多名用户在论坛发帖称,币安疑似遭到黑客攻击,突然抛售他们账户内的加密货币,他们发现自己币安账户中的各种代币、数字货币被即时交易成BTC。

故障源于部分API机器人被黑客攻击。币安更愿意承认这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黑客行动。币安遭受黑客攻击,黑客通过钓鱼网站,获取了31个账户,并操纵币价,卷走7个亿。

就在几天前,上线火币交易所的明星项目“亦来云”,遭受莫名势力砸盘,对方集齐千万甚至上亿资金,高买低卖,导致亦来云价格上蹿下跳。亦来云怀疑是币安所为,背后的大佬曾公开放话战斗已经开始。

原本币圈就是血雨腥风。

矛盾生

不仅外部受到质疑,此时的赵长鹏内心也承受着煎熬。

一直以来,赵长鹏都毫不掩饰地表现出对比特币的热情,俨然一个“虔诚的信徒”,把比特币当成了一种信仰。

其实比特币一直被解读为一个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统。但讽刺的是赵长鹏却通过“中心化”的交易所币安迅速致富。

赵长鹏也曾对外表示,“今天,没有任何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能处理我们(币安)的交易量,也没有任何交易所像我们一样安全。

不过,在3月7日币安被黑客攻击后,外界对其“中心化”的定位质疑颇多。

这之后,赵长鹏又决定要将币安“去中心化”。他接受雅虎财经采访时称:交易所预计使用6个月左右的时间实现去中心化。

流亡窜

在赵长鹏登上富豪榜的2月,币安却遭遇政策的棒喝。

2018年2月1日,币安发布公告称放弃中国市场。

2018年2月23日日本金融厅对币安也发出警告,在未经金融厅注册的情况下在日本进行商业活动,金融厅认为它无法保护用户。

如果不停止在日本交易,将会考虑向警方提出刑事指控。

赵长鹏在香港接收采访时透露,“币安原本在日本设有一个办事处,并且曾经尝试在日本获得经营许可证。

但为避免与当地的法规产生冲突,现已决定从日本撤出,寻求其他安身之所。”

这段时期的赵长鹏像是过街的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与世造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

18年3月23日,马耳他总理Joseph Muscat通过Twitter向币安发出邀请:欢迎币安来马耳他。

随后,赵长鹏回复道:“马耳他是世界上最容易相处的国家之一,我们公司将致力于帮助当地经济发展。”

马耳他也终于找到了经济发展的康庄大道,在立法提案中描述到:“如果币安宣布将总部迁往这里,马耳他将本土打造成真正的“区块链岛”。

最近的赵长鹏在twiter中秀出穿着西装短裤与百慕大总理合影,可见现在的币安正在全球多个国家推进区块链及数字货币行业的合法化。

乱世草莽赵长鹏

就像赵长鹏创立币安所说:“区块链的范围是全球的”。

赵长鹏和他的“币安号”邮轮也在与全球伙伴寻找梦的彼岸。

乱世草莽赵长鹏

觅乐园

放眼在膨胀的去中心化世界中,草莽赵长鹏一往无前,一切的一切他都无所畏惧,谁在这个世界中阻碍他,下场只有被毁灭。

真正能踩刹车的人只有迷宫中的自己。不过在寻觅新乐园的路上,需要提醒的一点是:

如果中心化的秩序不加以限制,后果应该会像西部世界中的女主角说的一样:“ 残暴的快乐,必将带来残暴结局。”

乱世草莽赵长鹏


来源:区块链广场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