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GBLS圆桌:传统VC如何兼容区块链

6月6日,由杭州市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西湖区政府主办,火星财经(微信:hxcj24h)协办的“2018全球无眠区块链领袖峰会”在杭州召开。鸵鸟区块链陈乡长在投资分会场主持了主题为“传统VC如何兼容区块链”的圆桌会议。参加圆桌的嘉宾有信天创投合伙人蒋宇捷、中国区块链经济实验室创始人张人蟠、健康链创始人李暄、WBO投资保护署署长胡杰森。

22.jpg

圆桌讨论各位嘉宾从创投、投行理性的角度,来分析目前行业所看到的情况。并对市场上面对的一夜暴富现象,嘉宾们认为应该要理性分析和理性看待。

张人蟠认为,我们在区块链才刚刚开始,区块链是打造一个应用的场景,这个场景也是一个经济体,对这个经济体的维护需要一定管理的经验,这也是很多传统投行没有的。

胡杰森表示,在他看来传统互联网和区块链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因为投资就是看两点,第一点是项目能够解决什么痛点、满足什么需求;第二,项目赚不赚钱。

以下是圆桌会议全文:

陈乡长:我江湖名叫陈乡长,我是哈罗资本的创始人,我觉得我自己比较矮,所以还是坐下谈。我是2009年进入上海的创投学院,做了六七年,做了一段时间之后就觉得上海创业的氛围不是很嗨,于是我出来做了一个创投媒体,做了两年。发现创投媒体这路走不下去,很苦,到了2016年底圈内有一个哥们跟我说可以转型了,他说你赶紧跳出这个圈子。当时数字货币比特币尤其是像以太这样的东西,他告诉我可以买一点。2013年买了一点,后来一直没有参与,于是错失了好几个亿。到了2017年初,我们投了一些项目,2017年我们大概投了将近4项,平均每个项目投出来的货币总量,从单个项目来看是200-300左右,所以这样一算下来,去年我们团队数字货币总量好几千万,有赚的,但是也有亏得很离谱的。所以今天我是作为一个媒体人出身,同时也是在上海创投圈呆过几年的小伙伴,当然也是沉浸于区块链大潮当中,以这种角色来跟大家交流。我自己本人不能讲大咖,我算本地咖,我是杭州人,然后在上海工作。我把话筒交给旁边几位顶尖学者,先由各位介绍一下自己,然后介绍一下自己目前所参与的机构情况。

蒋宇捷:我是蒋宇捷,信天创投合伙人,我们公司关注的方向是技术驱动的产业互联网。技术包括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所以我理解区块链也是一个技术,当然区块链要和产业结合,我们聚焦的产业有互联网、交通、金融、餐饮零售、医疗健康。但是区块链中和物流、金融、社交游戏很多行业的结合非常紧密,我们也希望通过对区块链底层技术的投资,给实体产业带来实实在在的价值。目前基金投入的早期项目有60多家,投资区块链项目有20多家,全部都是股权投资,Token投得比较少,投了一些。

陈乡长:你们对外的债发行有基金层面吗?

蒋宇捷:没有。

陈乡长:我注意到国内顶级的VC是低调地成立了Token的主体。谢谢。

张人蟠:大家上午好,我是张人蟠。大家都说现在区块链是熊市,但是你看所有峰会的频率和峰会的参加情况,你感觉不出区块链是一个熊市。我是1986年去美国读了七年的计算机,一不小心去了华尔街做投行,现在回国来看技术这一块。我觉得今天的区块链的热情,我当时经历了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今天的热情不到当时的十分之一,所以我们才刚刚开始。我们做科技投行和区块链投行,它跟一般投行不一样的是:这里面包含了很强的技术成分,科技研发团队比较重要;第二,它跟传统投行不一样的是,区块链是打造一个应用的场景,这个场景也是一个经济体,对这个经济体的维护需要一定管理的经验,这也是很多传统投行没有的。所以有很多跟传统同行比一样,但核心是一个资本中介。我这里想说到一点,全球的资本最靠好的是两样东西:一样是基础设施的建设,因为现在还在百废待兴的时候,还有一块是中国的应用场景,因为中国有3样东西是全世界其他地方合在一起没有的,一个是社会的数字化渗透率全世界最高,比美国还高,社会企业的数字生态最好,政府对区块链的技术是非常支持,现在全国各地政府出钱拉你去,这是世界其他地方没有的。所以这三个因素加在一块,使得中国是做区块链应用技术场景最好的地方,所以全世界的钱就在看这两个点。

陈乡长:你谈到你现在从事的是区块链行业领域的投行角色,您也讲到了技术层面,我特别想追问一下,您所讲的技术层面是帮您所服务的机构或者是企业,带来哪些方面相对比较细致的服务?

张人蟠:我花几分钟讲一下。我觉得区块链的今天就跟1996、1997年的互联网一样,所以如果大家在网上查一下1996、1997年的互联网就两个功能,但是大家在做三件事,一个是电子邮件,还有一个是上网看网站。今天所有互联网出来的东西,当时根本就想不到。所以我们还有未来20年可以玩,这是第一点。第二,有很多趋势比较明显,一个是监管,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年初肯定要到位,这种情况下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我觉得交易所不要做了,一旦监管到位以后,纽交所、新加坡交易所甚至是上交所都会做,你这种小的交易所就会死。还有是去中心化的交易所,技术化的交易所比较难,而且前期的交易量很小,所以你有没有能力判断它?也是很难的,这是第一个。第二个,作为底层基础设施的建设,我觉得北美做得很好,中国这方面相对落后,北美的环境比较扎实一点。我们在做什么?这就是第三个应用环境,应用环境里面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如果你今天还想靠一个想法,如果不了解一个行业,不了解一个传统行业或者现在已经有成型的盈利模式去改变它,光靠一个想法是做不出来的。你现在应该做的是什么?拿着一个成熟的流量社区,拿着一个成熟的营业模式,看这个模式上你可不可能用区块链把它优化。你今天看到的很多项目,就像大家做十公里的跑步,我和你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但是你作为投资者,在起跑开枪前你很难判断,只有跑了以后你就会发现谁快谁慢。但是我们目前99%在做的,就是在做起跑线的事,而是应该反过来到学校里面挑长跑健将,我用区块链调整一下,你还是快1分钟。

陈乡长:你刚刚讲了长跑逻辑,现在有一个新的玩法,什么玩法?一开始本身并不是说真心想骗大家,但是一开始之后它在加速,因为这一波区块链或者说数字资产跟固有的互联网不一样的地方,是说我可以直接到二级市场用交易,通过一些项目,也算是国内背景的项目,大家一开始做的热情很高,它的所谓的市值得管理做得好,所以到市场上把所有的对手买了,你怎么看?

张人蟠:我觉得现在赚的钱是小钱,2000年投进去的1.7万亿美金,全部没有了,今天投进去炒币,不到两千亿,一千多亿美金都不到10%,今天都是小钱,真正的游戏还没开始,真正的游戏是从机构投资者进来开始。机构投资者为什么会进来?监管和法规不是主要的原因,主要的原因是托管。为什么区块链的模式下的托管和传统的托管不一样?传统托管做一笔交易,我发现我做错了,我可以把它导回来,大家区块链的托管一旦做错以后就没有了,就消失了,那是有意或者是无意的做错了。如果你的托管机构的CTO换了一个人,一夜之间没有了,他就跑路了,你追都追不回来,这是托管到现在还没有解决的问题,也就是机构问题没有解决。

陈乡长:托管可能是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发展方向,有请下一位李总。

胡杰森:大家上午好,我来自WBO。我认同张总的观点,我原来做传统的天使投资,去年开始进入这个行业,我们也跟WBO的绿洲生态基金在香港成立信得绿洲母基金,也想关注到这个行业的基础设施的项目。其实刚刚张总讲的行业痛点,就是区块链对人性是极大的考验,因为这个行业最大的问题就跟互联网泡沫暴富一样,今天交易所促生了这个行业这么多一夜暴富的故事,当然这对创始人的考验是很大的,因为他的账上突然之间多了几个亿,项目还没做,这个钱就没有监管,因为传统机构不敢轻易做Token。还有股权,他们就想这些钱到底用来再企业还是买跑车还是去挥霍?我认为这是现在这个行业急需解决的痛点,就是目前的钱如何有一个很好的监管。因为我们在北大也做了区块链的总裁班,因为我在总裁班搞了五年,有大量的传统企业家,我们现在的关注领域就是传统企业本身在这个行业里有大量的用户、会员、粉丝,有很好的产品,如何把他的供应链,或者做他的传统行业的区块链+?我认为本身有做实业的企业家加入到快车道,我们认为这就比较靠谱。所以我们身边每天都在看白皮书,有很多的创意,募到钱也不一定做,完全靠炒币把市值做高。这种现象是现在比较普遍的,我认为行业还是需要像WBO这样的机构来给它做一些规范,就是说一个行业里面如果都是劣币驱逐良币,因为一些投资人以前被坑过,对所有的创始人都不相信了,这是一件坏事。所以如果真正想在这个行业里面干事,真正把区块链做大,可以加入WBO,我们会制定一个对创始人的规范,起码要有一个监管机构,起码在公开场合这个还是有口碑的,不能圈笔钱人就消失了,所以我们还是要有一个机制来约束人。

陈乡长:监管,除非是国家层面出监管的政策。像WBO这样的第三方机构,怎么样通过机制去约束下面的创始人?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您提到您现在加入了WBO,我最近关注到一大批人,包括传统企业家和传统金融行业的人,就是所谓的专业选手都进来了。所以我特别想追问的第二个问题,您关注到您身边的这帮企业家或者是朋友,他们现在的状态是什么样子?他们看哪些90后、80后炒币赚了很多钱,是什么样的状态?第三个问题,您提到了区块链+,我个人认为这个问题是一个问号,区块链+的概念是一个问号,它+什么?怎么+?有没有实践,正儿八经地我可以帮他在传统行业当中提升的案例,可不可以分享一下?

胡杰森:目前政府没有政策,所以我们只能是说行业自律,我们是一个行业组织的民间WBO。我们想有自律心的创始人能够把自己在这个平台里面对外公告,我这个事可以让公众监管。

陈乡长:就像之前媒体也有自律,但后来也加入到了某些节点,这是无法实现的。

张人蟠:行业自律是需要的,但是我们经过了这么多年的行业自律以后,现在有一个方法,就是除了自律以外还有一个“水龙头”方法,你用了这个钱以后不是完全打到你账上了,而是你完成了多少任务得到多少。所以现在已经有这样的方法,就是治理加上这样的智能合约。

胡杰森:对,我认为未来一定会有智能合约来做。昨天晚上我和电子商务的会长聊了这个事,未来中国电商的行业协会会发起一个,这些项目募集到资金了,这些资金就会到协会下面,所以行业也会进行监管。

第二个问题,我们在北大开了区块链总裁班,发现传统企业家非常焦虑,怕错过这个风口。他们突然发现自己跟孩子那么大的这帮年轻创业者在几个月的时间,挣了他们30年挣的钱,所以非常焦虑。

陈乡长:有一个笑话,比特币和数字货币是80后、90后甚至00后暴富的方法,把什么都没有的比较炒成了十几万。

胡杰森:这些传统的企业家不理解,所以我认为这一批50后、60后的投资者需要一个教育的过程,我们也觉得他们也不要跟风炒币,还是要把钱托管到专业的机构,像做传统的LP一样,只不过这个行业回报很高,还是要托管到机构的。

第三个问题是行业应用,我们现在也在摸索,在看区块链+健康医疗。我们觉得未来有两个产业肯定有大的机会,在中国。一个是怎么样让你更健康,活得更健康、寿命更长的健康医疗服务;第二个是快到快车道,90后孩子也有房子,不愁吃穿,就是为了图开心。所以我们认为区块链+游戏、区块链+娱乐行业一定有很大的应用机会。   

李暄:我有两个刺激,第一个刺激是两年前,我认为做数字国家这些是不可能的,但是今天已经非常成功了。第二个刺激是去年12月份,因为我前面在一直做移动互联网医疗的项目,真的是非常痛苦,有些人说这个项目能不能加上区块链做行业的应用,因为他们做健康公链的项目。我当时大吃一惊,为什么?因为他是我交大的校友,以前投资很多传统行业,他是非常理性的博士后,他all in区块链,让我很吃惊。这两个刺激对我影响很大,于是我们去年12月底马上研究所有健康类的区块链,研究了大概15个,大概总结了三个应用。然后又看了国内几个币。我现在就抛开一个话题,其实投资逻辑是一样的,低碳的,如果你真正愿意看,你不浮躁的话是看得很清楚的,就是团队有没有能力、是否真的在做,这个逻辑是很清楚的;第二,他们有没有这样的视野、抱负和格局,然后做起他所承诺的愿景规划。我就先抛一个话题,今天区块链这个行业,我认为它目前的技术还不成熟,所以在技术成熟的前提下,行业应用会快速发展。当然它不仅仅是生产力效率的关系,是生产关系和经济利益分配关系的改变,所以它需要的时间不像移动互联网一样的两到三年,它可能五到十年,这是我的认识。但是从现在来看,如果你等到技术成熟了,后面就没有了你的机会。另外,真正聪明的人,这个世界上很少,所以作为一个投资人,我认为如果我自己不试一下水,就不是合格的投资人。我有一个信仰,我们做大健康行业,像我是一个老运动员,今年50岁以上了,第二个这个行业我自己都没试过一遍,因为我自认为我不是天才,所以我必须先试一下。  

陈乡长:今天的话题是VC如何兼容区块链这件事情,接下来想围绕话题展开讨论。我们从投资的角度,这两个群体会有什么不一样?就是说传统的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的投资逻辑或者跟所谓的区块链大范围、大行业,你怎么看团队,你怎么看它的基础逻辑?我觉得两者之间,您可以聊一下,传统VC还有交易化整套流程,但是区块链里面东西多了,就像早上我开车来的路上还在想怎么看待两者之间的不一样,从您实践的角度来看。

蒋宇捷:我们现在投了20多家区块链公司,我把它分成几个领域:第一个是行业基础设施,我们也是向开发、设计为一体的设计机构;第二个是核心行业,包括像数字资产和区块链这样的行业,我们投了数字资产企业服务的公司,我们还投了瑞士有合法数字资产托管牌照的公司,同时上面的机构管理人能够做公募和私募。下一层的应用层,应用包括钱包、交易所、基金等,基金成为第四大数字资产量化交易的内容,应用里面也有基于点的数字凭证,还有电子发票等结合。从我们的布局来看,布局得完整,是系统化的生态性的打法。

除了我们资本要看投资的逻辑,就是他做的产品以外,还有他的团队和资源等周边基础的东西是一样的,还有几点不一样,第一点就是区块链的发展速度非常快,不想传统的基金要做尽调,要花一个月到两个月,第二点是资源是结合型的资源,很多项目都是大家一起参与,VC的很多时候是这个项目就是一家的,而在这个行业里面,我认为大家都是抱团的,第三点VC的模式看的是它有没有短板,要求各方面的能力都要非常突出,实际上就是没有短板,但我们很多时候看区块链项目的时候,更多要求的是量化突出,如果你的基础比较强,你其他方面的能力可以去弥补。还有一点,在这个行业里面不一样的地方是机构还是很看重资源,我理解这个行业还处在一个早期,是在大V和投资机构影响力资源变现的过程,这时候资源显得比较重要。当然,如果这个阶段过去的时候,资源就不是重要了,其实资源有时候会变成一个瓶颈,你会变得更加依赖资源。

陈乡长:目前我们所看到的最早期一批所谓的区块链,我们做的事情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极客的社会实验,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要结合行业做什么样的事情。今天的主题是VC兼容区块链,张总还有什么想要跟大家分享的?

张人蟠:我觉得区块链的问题太跨界了,这里面的技术只是很小部分,这里面牵涉到诺贝尔奖的理论,博弈论、反向博弈论、企业价值三个大的目标理论,还有安全性,还有社会性,太跨界了。所以一个团队真正要做好区块链,你这个团队要有搞网络安全的,有搞博弈论的,有搞资本市场的,但这样的团队很少很少。所以对我们来说我们最多只能做项目,别的项目也不敢投,因为风险太多了,团队出问题了,社区出问题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想象不到,失控了就没办法。所以我们现在只做自己的项目,只投自己的项目。比如说我们最近招了一个英国人,他是一个很低调的英国人,他在英国一个国家情报机构专门做网络安全做了25年。所以这个东西太跨界了,我希望大家能够安下心来,当然这样的峰会就比较好。但是我觉得天天参加峰会也不好,要浪费很多时间,真的要静下心来做事情。

第二,我们的软件开发有什么问题?开发一个产品出来,出了问题,加补丁,要加很多补丁,比如说微信就加了很多补丁。但是分布式的内容就像搞硬件一样,硬件不能加补丁,硬件发出去错了就召回,如果你在这上面做交易,损失会有很多。所以这跟一般的软件开发比一样,所以你前期要做很多测试,比如说做跨源的连接,可能我们前两天没有测试过,今天突然硬件出现问题了,所以这是很多人做软件设计的时候不考虑的问题。

陈乡长:所以这对团队的全方位、多样性是一个挑战。

胡杰森:其实传统互联网和区块链,在我看来本质是一样的。我们投资就是看两点,第一点是项目能够解决什么痛点、满足什么需求;第二,你这个项目赚不赚钱。我们逻辑上就是两个判断,能不能挣钱,能不能解决痛点。比如说我们今天投的项目都是能挣钱的,有矿机、交易所、钱包、基础设施类的,像美国西部淘金的时候大家都淘金,我们就卖铲子,我们就投铲子企业,投卖牛仔裤的,成就了李维斯。所以我们认为不管行业泡沫有多大,刚需是存在的。比如说你投了我股权,我送你Token,这是红包,是对投资人额外的福利。能挣多少?我们不关心,我们关心你有没有很好的流水、盈利,这是绿洲信德母基金干的事,我和把钱投给靠谱的GP。我说你们不要看别的行业一年挣几千倍,我们能挣30%就不错了,有了这个心态大家就不容易失误。

陈乡长:李总也是投资非常资深的专家,您现在已经跳到水里了,对企业的感觉怎么样,您对小伙伴的氛围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李暄:第一个,因为它财富效应差,所以团队的稳定性、团队的架构,很多项目是钱拿到了,团队主创人员换了很多人。这里面的核心是创始人,里面允许有短板效应,因为团队也在不断淘汰和升级,我们的技术也在不断升级。所以我认为从团队的角度来讲,我们要投资的话,一定要看清楚哪些是后面可以改善的,哪些是对目前来讲,这个团队的核心基因能不能做大,这是我的第一个考虑。第二个,现在做区块链,到了今天的角度,我们再讲理性和泡沫,当我们已经认识到泡沫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理性了。所以我们今天在讲的时候,你说这里头能骗到钱?其实是很难的,大多数人还是在认认真真做事,每天还是睡不着觉,还是朝思暮想想成就一番事业。第三点,对于资源的把握,因为他动用的不仅仅是生产力、效力,他动用的是生产关系,比如说我们做健康领域,传统互联网医疗领域已经像唯医、平安好医生,他们都已经是几亿级的用户了,已经再加上做高频低频和医疗的远程用户,这些用户怎么嫁接,怎么做你的策略?我认为现在通过一些技术,比如说现在的公有链里面的TPS、跨链技术,当然还不成熟,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可以做一些中心化的过渡,可以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在这方面有实践。我们做这些项目的时候,我跟十家上市公司的药企谈过,我说目前我们去年年底筹备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做过调查,你们作为行业的大佬,你们怎么看?第一,如果今天交易的话,再过三个月他们已经不交易了,已经在做自己的计划,不管是移动医疗还是实体的医药企业。所以我们在行业里面,这是温度,我们已经感受到了,这个温度不是非理性的,是实实在在解决他的痛点,比如说医疗的痛点是数据的安全性、数据价值怎么体现、数据增加从医院的EHR当中、怎么真正从法律上让老百姓确权他的医疗数据?这里面有一整套的东西,已经在做了。

陈乡长:时间关系,这一趴就先结束了,非常感谢刚刚分享的几位嘉宾,从创投、投行理性的角度,来分析目前行业所看到的情况。我相信这样的一些分析,给在座的各位包括我们今天的大会也奠定了一些基调。因为市场上面对的一夜暴富的现象,我们还是要理性分析和理性看待,对在座的从业者会有旁敲侧击,给大家一些理性的思考。


本文为火星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归火星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微信:hxcj24h)”,若违规转载,火星财经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