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区块链安卓化时代来临?EOS主网上线,全球21个“特权节点”中国占6个

北京时间 6 月 15 日凌晨 1 点,被看好是以太坊杀手、区块链安卓的EOS,终于达到全网 15% 投票率门槛,主网正式上线!21 个票数最高的超级节点(BP)名单随之出炉。这场历时一年多的 EOS 大戏终于又顺利揭过一幕。

然而,EOS 主网启动过程充满颠簸与困难,让人不禁质疑它究竟能否实践其所承诺的带来一个“更快,更高效的替代方案”。大戏落幕后暴露出的是EOS 未来将有更多问题要面对。它有望繁荣兴旺,但很可能是一个寡头主宰的世界。且主宰的秩序如何运作至今尚存在大量空白。

EOS 是区块链世界的“航母级”平台

没有比 EOS 更能完美说明加密货币与 ICO 狂潮的例子了。EOS 在过去一年时间融资约 700 万个 ETH、相当于约 42 亿美元,创下史上规模最大、耗时最长的ICO 纪录。EOS 绝对是眼下区块链世界的一艘航空母舰。若拿来跟股票市场上科技巨头的 IPO 规模类比,EOS 规模足可列名史上第三大,还远远超过谷歌、推特等科技巨头。

并且,根据CoinMarketCap 的数据显示,EOS 在近一年的 ICO 期间,其代币价格上涨了约13 倍,目前整体市值约为127 亿美元。

但截至目前为止,代币投资者仍不知其项目团队block.one 会如何利用这笔巨额资金。据其官方信息,Block.one仅创建这款软件,一旦主网络区块链启动后,Block.one 只保留开发权,区块链上的选择将不再是 Block.one 的责任。

事实上,未来 EOS 将由获得投票数最多的前 21 个节点共同治理。第一批 21 个超级节点中有 6 个中国节点,分别是 EOS 佳能(第 5 名)、火币矿池(第 11 名)、EOS引力区(第 12 名)、EOSBEIJING(第17 名)、EOS STORE(第 20 名)、EOS AISA(第21 名)。

区块链安卓化时代来临?EOS主网上线,全球21个“特权节点”中国占6个

区块链安卓化时代来临?EOS主网上线,全球21个“特权节点”中国占6个

但在主网上线的过程中,更多问题也一一浮现。

超级节点权力集中,巨鲸把持生态

首先,是 EOS 存在着明显巨鲸成群的情形。

在 EOS 这个史上最爆棚的 ICO 项目结束后,统计数据显示,持币最多的前 10 大地址共持有 496,735,539 个 EOS,占总量的 49.67%。持币量最多的前100 大地址共持有 748,176,831 个代币,占总量的 74.82%。尽管一些持币量高的地址也很可能属于交易所,但一般认为持币集中的情形在EOS 仍十分明显。

持币大户在币圈又称为“巨鲸”,其交易活动动辄可在市场掀起滔天巨浪。巨鲸现象普遍存在于加密货币世界,只是在采取21 个超级节点设计的 EOS 更为明显。

EOS 主网设置 21 个主节点,100 个备选节点,这些节点是由所有 EOS 持币者投票选出,只有被选出的前21 个节点拥有轮流挖矿的权利。这 21 个主节点必须承担治理、发展 EOS 生态的责任,而在承担责任的同时,相应地也将分享到经济收益。

但这也导致权力过度集中于超级节点,且许多节点同时也是持币大户,二者之间存在巨大的博弈与利益交换的发展空间。更别提EOS 生态圈中的各超级节点可能进一步结盟,或实际上数个节点被同一个人或集团所拥有或控制。

另 EOS 的开发方 Block.one 仍持有 1 亿个 EOS,约合13 亿美元,为该加密货币总量的 10%,未来仍可轻易搅动整个 EOS 生态。

可以预料,在采取 21 个超级节点设计的前提下,巨鲸把持的生态秩序将注定是 EOS 难以摆脱的原罪。

贿选阴影笼罩 EOS 世界

当然,21 个超级节点的设计是创建者 Block.one 及其灵魂人物 BM(Daniel Larimer)刻意选择妥协下的产物。原因是目前主流的区块链平台,包含比特和以太,都存在着转账速度缓慢、交易费用高昂、系统并发处理难度大、开发环境不友善、以及各种安全漏洞等痛点,严重阻碍区块链技术的应用落实。

而 EOS 将自己定位为面向消费者构建的企业分布式应用解决方案的操作系统。它采用DPOS(委托权益证明)共识机制,在去中心化和速度效率之间做了一个更加符合市场需求的妥协。共识机制是区块链的关键所在,DPOS相较于 POW 和 POS 等其它共识机制,最大优势在于“速度”和“效率”。按其创建者理想,EOS能够实现每秒百万级 TPS 的处理量。相较之下,目前比特币是每秒 7 笔,以太坊则约 30~40 笔。但凡事都是一个 trade-off,要想达到理想中的每秒百万级TPS,就必须将节点数控制在 21 个。

区块链安卓化时代来临?EOS主网上线,全球21个“特权节点”中国占6个

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Vitalik Buterin 就强烈质疑 21 个超级节点的 DPOS 模式存在重大缺陷和隐患,不仅严重违背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原始精神,更导致普遍“贿选”的情形,容易让整个系统被特定势力所把持。

“在 EOS 圈里每一个被选出来的代表所能够获得的回报是如此的丰厚(EOS 每年增发额中 5% 的收益,約為每年 4 亿美元),这样超高的利润回报吸引着无数人蜂拥而至,”VitalikButerin 说,而“选民作为单个的个体,它所能施加的影响真的是微乎其微,更加现实的做法通常只能是乖乖收起看得见、摸得着的贿赂,而将什么美好的愿景和承诺丢至脑后。”

过度依赖投票制,缺乏基础运作机制

不仅是贿选,其实整个 EOS 治理体系都过度依赖投票制,包含 21 超级节点选举及后续的节点共治,几乎所有事物都仰赖投票决议推动,尚缺乏一套完善的基础运作机制。

要知道正常的民主机制,除了靠全民投票或代议制度来推动重大事务外,一定还有基本的政治体系来确保日常运作不会轻易中断。比利时曾经在2010~2011 年历经 540 天创世界纪录的无政府状态,但期间政府运转不曾停摆,人民也很淡定,就是因为比国有完善的基础运作机制。

为了实践去中心化分权自治,在DPOS 机制下每个人都可以投票决定谁应该有资格在构成该项目的网络上运行一个超级节点。而EOS 体系的治理则完全由这 21 个超级节点决定。但 EOS 投票采滚动制,意味节点排名将不断改变,这 21 个节点可能不会长期维持其地位。这意味着 EOS 的治理可能永远处于不稳定状态。

本次主网上线延迟,便完全将EOS 投票机制不健全,仰赖大户而不是制度推动的事实给暴露了出来。

自从北京时间 6 月 2 日 06:59:59 代币冻结以来,EOS主网启动团队(EMLG)先是花费多日才决议在 6 月 10 日 21:00 开启EOS 主网投票。从技术上讲,此时 EOS 就已经启动,但因为投票率低落,最后延迟了 5 天才达到 15% 门槛正式上线。

根据投票记录监测,最初的 12个小时,实时投票率仅不到 1%,随后几天进度也极度缓慢,与 ICO 项目过程的轰轰烈烈形成高度反差。EOS 社区成员普遍认为,主要原因就是多数大户抱持观望态度,迟迟没有进场投票。

但直到 6 月 15 日,投票率竟在大约半天时间内暴增 5 个百分点,一举跨过门槛。是谁发挥关键力量?一个说法是李笑来投资的交易所Bigone 出手,而 EOSBEIJING 联合创始人孙玉石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证实,“Bigone 投出的数千万张票成功启动了主网。”

但这也证明了持币大户在 EOS的投票过程中有如大型票仓,占有绝对影响地位。在缺乏稳固的基础运作制度前提下,这些大户可能轻易让整个EOS 世界停摆。

制度与技术关卡待突破,如何号召开发者是终极考验

伴随着 EOS 正式上线,接下来的挑战将是如何号召大量优秀 DAPP 项目落地,并带领整体区块链发展进入下一个成熟阶段。主网上线只是生态诞生的起点,链上生态能否繁荣兴旺仍得看一个个DAPP 应用的开发、推广与商业化。

如何号召开发者,让 EOS 真正成为所谓“区块链安卓”才是最终极的考验。过去一段时间 EOS节点之间的利益纠葛与发展受阻、制度不明确,可能已对开发者的信心造成一定程度冲击。

更重要的或许还有技术关卡。EOS采取石墨烯技术开发的区块链底层架构,宣称可以达到百万 TPS,但目前数据仅在 1000TPS 左右。能否持续优化,达成白皮书中承诺的支持百万级别用户、免费使用、轻松升级与Bug 恢复、低延迟、串行性能、并行性能等优越性,将是 DAPP 开发者是否采取实际行动落地的关键。

EOS 的代币投票制是否是个错误?考量到75% 的代币高度集中在前100 大持有者手中,这个过程是否还称得上“去中心化”?更有甚者,既然整个EOS 网络是由 21 个超级节点来运营治理,还可能有所谓的去中心化吗?

平心而论,为了速度与效率而牺牲去中心性,或许确实有助于商业化的实践。眼下最重要的问题,是EOS 有必要发展出一套有效率的自治模式。说穿了,EOS 的寡头民主绝对不是真民主,但既然它正如其创建者所言,是一个“商业操作系统”(EnterpriseOperation System),那看戏的傻子们又何必奢求在这里找到民主?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