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高端对话:如何投出优秀的区块链项目?

6月27日上午,了得资本主办、火星财经等协办的中本聪团队见面会在上海举行。了得资本易理华、大都汇资本BMAN、创世资本朱怀阳、星合资本郭宇航、回向基金横戈参与了圆桌演讲。

高端对话:如何投出优秀的区块链项目?

易理华表示做投客主要是做三个方面,第一是品牌宣传,替投资的项目进行宣传;第二是做服务,从品牌、细分服务等环节去入手;第三是构建资源体系。

BMAN用四个孵化环节回答了主持人“怎么去更好孵化投资的项目”,第一个孵化环节是定位、规划,项目本身的定位如何,技术有没有硬伤;第二个是融资,第三个是上交易所;第四个是社群和投后。

星合资本郭宇航认为传统互联网投资人的优势在于我们经历过社区BBS天涯舍弃的洗礼,会对区块链社区项目的理解会深刻一点。

朱怀阳认为,互联网最开始走的10年,区块链用三年就走完了,厉害的项目在互联网里还要四五年的时间,在区块链里面可能集中爆发在后面2-3年。

在谈到现在的区块链投资生态时,BMAN认为所有的交易所在做投资,所有的投资都在搞交易所,后面变成一模一样的情况,媒体、资本、交易所、钱包什么都有。

高端对话:如何投出优秀的区块链项目?

以下为圆桌演讲实录(火星财经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主持人:首先感谢今天五位嘉宾来圆桌环节,今天主要的话题也是讨论投资思维、方式以及行业项目落地到底有什么样的见解和看法。随着区块链投资的不断立体化,以及多纬度整合的工作,几位怎么考虑项目投资以后管理这部分业务?以及怎样更好孵化和提供服务给你们所投资的项目?

易理华:首先感谢几位朋友的到来,我认为这几家投资机构是行业里非常优秀的投资机构,像大都汇资本投资的质量非常高,像我们创世非常有名,星合是古典独角兽著名企业的老板转型过来,回向基金横戈最近在行业里的质量非常高。

其实我们做投客主要来自于三方面,第一方面还是Marrti提出的品牌宣传,我喜欢替我投资的项目进行宣传,我认为在区块链时代宣传也是非常重要的,对于我来说在行业里面比较有公信力,有些人关注他们,其实并不是我无聊,我很用心每天花了很多时间做这些工作。

第二,我们公司整个体系大概有200多号人,很多人很奇怪,你们公司怎么那么多人,一个投资机构。其实这里面很多一部分就是做服务,这个里面的服务分为好多的环节,不是每个项目有这种需求,所以我们从品牌、细分服务我们都有,我们在不断构建我们的资源体系,有一些资源对接还是很关键的。

高端对话:如何投出优秀的区块链项目?

BMAN大都汇过去投的项目比较少,投了六七个项目,我们主要是孵化型的,刚刚主持人的问题就是怎么去更好孵化,我讲一下我的心得,我们大都汇把孵化的项目分四个环节。

第一,定位、规划,这个项目本身的定位如何,技术有没有硬伤,什么样的问题我们会最开始做一些定位和规划。

第二,融资。因为做好定位规划以后,我们会把项目推向市场,帮助它募集一些我们可以一起战略合作的基金的资源和钱。

第三,上交易所。一般我们投的项目都比较顺利上交易所,因为各大交易所比较看好我们投的项目。

第四,一些社群和投后,比如市值管理的服务。这四块我们把它当做密不可分的四个部分,去帮助我们的项目。有些项目需要一些更早期的,有些需要更后期的,但是我们会对接我们的资源帮助这些项目。

郭宇航:听下来觉得绝大部分的Token,未来区域同质化越来越严重。80%的项目不管是投资还是参与的,可能两大方面帮得到,一个是媒体,一个是上交易所,如果头部的投资机构没有这两块资源,圈内就很难混了。

从交易所来说,现在一万多家,媒体可能有一千多家,基本上每个投部的基金上都在这两个方面都有5-10家以上的布局确保这个项目,有媒体披露,交易所就可以上。我们真正对项目产生实质性帮助的还是在早期孵化,从项目的Token设计,行业资源的配给,所以未来我觉得一线基金自己孵化项目可能会成为圈内的香饽饽。而已有的成功互联网创业者,包括流量,现有的转型可能成为一些热点。

再回到了得资本的问题“传统互联网投资人的优势在哪里?”可能在于我们经历过社区BBS天涯舍弃的洗礼,现在投资人从移动互联网过来都是BAT的垄断,对于概念模糊了,恰恰区块链的社区项目重新起来,所以我觉得传统投资人在这方面的历史经验和积累可能也能帮到一点忙。

主持人:对于一个项目礼说,本身的初衷和产品的设计非常关键,包括投资机构对接资源、孵化,可能起到促进帮助成长的角色,而不是说根本性颠覆这个项目和投资关系。这点我也是非常认同的。

第二个问题,现在很多投资机构和团队做包括投资、量化对冲的交易、市值管理等一龙的服务。这个模式未来是否会有一些监管或者道德上的风险,尤其是传统股票证券市场无法用区块链的方式进行,各位怎么看待现阶段一条龙的服务?在未来时间点会不会被打破呢?

横戈:接着刚才的话题说,易总演讲的时候说现在一二级要连着做,从我们对项目的孵化到上交易所,包括到后面的市值维护,可能完全是现在必须做的。我曾经遇到过一个项目,我们前期帮他们做的非常好,从孵化到宣传,包括媒体,但是这个项目在硅谷,创始人根本不在乎我上了以后二级市场怎么样,他认为硅谷所有的项目大家上了就上了,可能没人管,你去跟他谈二级的市值管理,他不回应,觉得这个事不是我关心的,我应该关心研发,关心产品。

结果后来这个项目可能在市场上有点让人失望,大家觉得前期铺垫各方面就是一个像大家闺秀一样,但是一出场好像没有让大家觉得惊艳。从这个例子来讲,从整个行业来看,现在有能力的机构应该在做一条龙的服务,包括没有能力的机构也想这样做,这个至少一段时间内大家可能是一个必备的服务。

但是你说未来到监管,我觉得每个机构跟每个机构之间的防火墙,包括各个业务板块的设置可能不太一样,这个就不足以而论了。

主持人:现在的状况可能有区块链这个行业自己本身的特色,也不是像传统的股票证券市场有几百年的历史,各种监管有凭有据。不太考虑整体性,可能也是目前这个行业问题所在。

朱怀阳:我觉得因为大家是必须去做这件事情,因为不做干脆别在这个行业待了,我们有一个理念是慢慢摸索出来的,“投后服务前置化”。原来大家不注重投后的管理是什么?因为不需要,上了能够挣钱,特别简单的市场,闭着眼睛能够赚钱的市场为什么思考苦活脏活累活,为什么现在思考一条龙服务,给你更加完整的服务,是因为发现你做简单行为赚不到钱了,才能做复杂行为。

于是我们发现,很多投后服务假设这个项目已经上了交易所,会背负非常大的市场压力,可能因为今天的币价非常不好看,今天的流通非常小,但是今天又必须做一些相应的事情,其实会非常影响创始人的心情和团队的士气。这时候会发现很多不管是PR,还是新技术的研发,大家的情绪还是会跟市场的价格牢牢挂钩在一起。所以我们想,与其把大家抛在公众场合面对如此大的压力,还不如把这件事情投钱来做。

在2017年最火的那段时间,大家谈论的是谁有本事更快上交易所,你一周用资源上,我10天能上,大家在比拼的是这个东西,但是大家现在反过来说,我们上了以后面临很大的压力,与其这样我们不如上之前达成更多的共识,花更多的时间。我们最近孵化的项目也差不多孵化了9个月的时间,我们把能够达成共识的投资机构都达成共识,这个项目怎么才能挣钱的核心最终的动力是看好的人多余不看好的人。我们提出一个观点,大家发自内心去锁仓。怎么才能发自内心去锁仓一个项目,前提条件是足够了解,这个了解可能不是群里说热度怎么样,可能都投过,但是投了以后特别赚钱的项目,大家现在内心的锁仓基于跟项目方的沟通,可能上之前带着项目方利用你的资源跟人脉一个一个拜访几十、上百家好的机构,让那些创始人非常想要你的Token,这个才是一个未来的良性的循环。

至于你刚才说市值管理一条龙的服务,我觉得我们得分开来看,一个是为市场提供流动性,还有一个所谓的拉盘。拉盘这个事情肯定不持久的,但是无论回归到传统的金融市场,还是未来数字货币加密市场,提供流动性以及做事团队作为一个大的流动性提供商在这个市场是需要的,至少让大家看到我的项目是有人在买,有人在卖,它是一个活跃的项目。但是,我们今天没有办法说它未来会怎样,因为监管也在一步一步去看这个市场如何发展,其实大家在叫步步为营,而不是一步跨越,步步为营的结果就是监管走一步我们再研究一步,我们走一步监管也探讨一步,所以最后可能会达到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但是至于这个状态是什么情况,我们还是得看后面如何去发展的。

主持人:谢谢怀阳,很多掏心窝的话说出来了。在座几位因为有非常丰厚的投资经验的,能不能说说你们投资过往经历中最成功最满意的项目,跟大家分享一下为什么那个项目在你心里是这样的地位。

易理华:满意的角度分几个方面来看,第一,团队真的是非常认真地、扎实地做事情。我觉得任何一个项目如果是包含它的价格和市值来看的话,其实现在市场大部分都是看价格,我们其实对团队的进度和投入程度其实是非常在意的,如果你的初心觉得整个团队都是在落地这个价值,我们是满意了70%。

还有30%我觉得进化速度,我觉得任何一个项目要有宽容的心态和成长的能力,这也是关键,因为你不能说我真的就是一个农民一样在种地,但是他有方法去种地,所以我觉得整个团队的进化速度非常重要。

从我们赛跑来看,区块链给了我们今天所有在座的人和创业者一个巨大的机会,人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这样的金融方式给到你支撑,让你一个创业团队只要做好事情了就能够有无限的支持给到你的,所以我觉得另外30%来自于我们对它的进步和成长的一个角度。

BMAN我们大都汇投的项目比较少,但是我们投的比较精,前五个项目我们投出了两个独角兽,这是我们感觉挺自豪的,第一个独角兽是IOST,这是我们最早投进去的,我记得在三里屯跟项目经理撸串,他说他要出项目,我说你出项目我就投。当天晚上发了一个朋友圈就炸了,我们做了很多海报,很多币圈原来新的形式,上了6个交易所首发,两周以后交易量冲到全球第六,所以是一个线上级的项目,这是当时投的第一个项目。

高端对话:如何投出优秀的区块链项目?

朱怀阳:对于自豪跟成功,每个人标准不一样,我刚刚在想我们投资里面也有很多高回报的项目,可能那些项目并不觉得是自己非常喜欢,或者觉得自豪或成功的,有几个过程当中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并且我们觉得你去看项目,有些好的项目或者说大家认为好的项目,或者大家都在抢,回报很高,但是看到这个项目很多是同类的,可能是复制别人的,可能是短期带来很高回报的,这种项目在我看来就是财务投资,并不是说我非常看重这个团队,或者认为这个团队有自己强大的DNA,有跟别人不一样的价值,我觉得“不一样”这三个字非常有价值。

这个刚才当中大家最近看的很多的都是挖矿交易所,一下来出来可能30、40家都有,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忽然发现跟易理华一块投了一个,我俩是分开投的,没商量,那个项目刚刚发过来的时候,发给一个看技术GP,发到他那里给漏掉了,我从其他渠道看到了,我马上约了合伙人聊,他说你是我们所有投资人里面最懂我们的,给了我们非常优惠的价格,我投的远远比其他的项目投的多,我认为他们的团队有自己的DNA,他很多的想法跟我当初进入这个行业的想法一样,他想做这个,我觉得这个就是应该我投。

另外,我们投了可能跟区块链的技术关系不大的媒体,我们只投了这一家媒体,就是星球日报,这个项目很有意思,当时我跟36氪主编谈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做这个项目,他说我们做,你们投嘛。当时估值是1亿人民币,后来VC追着投的是1.5亿,我说1.5亿没问题,现在不到两个月,才一个多月是1亿美金,我们投的比较有节操的媒体,有价值的媒体。我们觉得还是“不一样”这三个字有很大的价值,我们沿着这个投资的逻辑应该能够找到我们喜欢的项目。

主持人:这种观点我非常认可,因为投资人有自己的DNA,也有自己看项目的性格和偏好,这种也是你对项目团队本身的评判,可能有时候会高于他真正给你带来的收益回报,因为那个是你对这个技术和行业未来的真正的认知和想努力的方向,让团队帮您实现,这个是有节操的投资人喜欢的投资方式。郭总您怎么看待您喜爱和您满意的项目的标准。

郭宇航:我从传统股权投资进入区块链投资,我觉得一个好的投资,毋庸置疑第一标准也就是我们区块链最大的共识,就是挣钱。所以我投的第一个区块链项目给我不错的回报,半年不到变成独角兽,我做点融做了四年辛辛苦苦勉强做成了独角兽,所以区块链的创始人让我最羡慕的是王东,一个好的项目除了赚钱以外,带来最大的成就感是创始人跟投资人某种惺惺相惜。我们大概同台四五次,每次他在上面感恩星合资本郭宇航对他的帮助,我也把它拿出来作为一个成功案例,这种惺惺相惜不是在每个行业都能碰到的,很多项目要么搭顺风车,说起来给你资源给你孵化,实际上投了不管了。很多项目做成了能力大,实际上投资人没干什么,这样投资纯粹挣钱的,做到一定阶段以后不是我们追求的唯一目标,我们希望我们带来价值,我们共同成长,共同分享收益,这样的赚钱的项目才是我觉得接近完美的项目。我也跟横戈一起投了《星球日报》,我们希望有操守的进入区块链这个行业,让我们再上一个台阶。这是从投资回报角度来看。

另外一个,最好的实际上还是看到真正对于我们传统的物理社会,除了区块链这个虚拟社会以外带来真正的推动和改善,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我刚刚签约的一个项目,我觉得未来哪怕币价没有10倍,100倍的投资我也不后悔,就是能源和区块链的项目,这个未来可能成为明星项目,这是我跟横戈一起看的。我觉得成功的投资人成就感除了赚钱给社会带来更多的回报,包括理华今天分享主题让区块链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主持人:怀阳你怎么看投资项目好与欣赏,你自己的标准是什么?

朱怀阳:这个问题一开始会问你的本能,投资最大的愉悦来自赚钱,如果我投资不是为了赚钱,为了陶冶情操,练练我的智商都是不真诚的。所以从投资回报上来看,去年2017年二三月份的时候二级市场买20块左右的莱特币,几十块钱的EOS,我们觉得一整年时间特别长,整个2017年像过了好多年,经历了两波牛市和熊市,挣钱了以后觉得是一个成功的投资。用另外一个标准说,这个项目究竟成功了吗?好像又还没有,你说这个EOS在主网上线这件事情以及最近的BUG出现了很多问题,虽然我跟易理华投了很多,从这个项目来说,从创业公司的角度来说,它是一个刚启航的项目,连样品都还没有真正发出来,但是从财务回报上成功了,但是等这个项目成功还要等两三年的时间,等他把承诺的生态做起来。

我们可能是《经客财经》的第一投资人,我们觉得他的性格能做起来就投了,当然《经客财经》是很重要的媒体人之一。

像EOS这样的项目类似于像做成从gindows Datas到windows95这样的过程,现在区块链的时间大概就是在互联网的94,95年的样子,但是互联网从80年代末到2010年左右,20年的时间再过10年的移动互联网整整25-30年的时间,前面走的十几年的时间在区块链行业大概用了2-3年走完了。大概10年的互联网时间在区块链里面变成三年,因为金融市场密集度更高,时间运转更长,大家有过去认知的经验,所以我们觉得如果这样看待的话,牛逼的项目在互联网里还要四五年的时间,在区块链里面可能集中爆发在后面2-3年,可能我们每个人做的最牛逼的项目还没有投出去,基于这个点,我们希望我们的精力夜以继日投在这个项目里面。

想想易理华挺不容易,挺有钱的一个老板,每天东奔西跑非常努力。我以前跟他不是特别熟悉,我被他打动的是他的努力,我在想图什么。如果图钱,应该不图,大概是图一个美好的未来。谢谢!

主持人:区块链行业很多人非常拼,真的是夜以继日在工作,感同身受。在这个行业里面知道这个行业的工作状态,大家拼的目标赚钱是一位,大家觉得这个EOS技术和模式未来是能够推动我们人类社会的某种情况、某种程度的进步。大家为了这个共同的目标在努力,也是非常不容易。

下一个问题,在投资机构角度来看,很多投资机构慢慢开始打造自己投资的生态,因为他发现自己光做投资,或者是光做这种,我需要有合作伙伴支持我在全球布局,您几位看待投资机构未来生态布局的阶段呢?

BMAN生态布局现在很明显的趋势是,所有的交易所在做投资,所有的投资都在搞交易所,后面变成一模一样的情况,媒体、资本、交易所、钱包什么都有。大都汇下一个策略还是希望先把我们擅长的事情做精,我们擅长的事情只有一个就是孵化项目,我们先把重磅的项目孵化下来,后面去交易所做市值管理的,我们会交给业界朋友更擅长做这个事情的。

我觉得未来如果所有人做同样事情的话,那么必然绝大部分的人都会因为做这样的事情而死掉。我们坚持做自己擅长并且正确的事情,我们希望能够占住我们差异化优势,在这个行业有一个明确的定位。我们只做自己擅长的事情。

所谓在做生态这块,我们一直比较克制,因为我觉得既然我们不擅长,我们不能把过多精力放在我们不擅长的事情上面。

主持人:在生态和布局有什么考虑?

横戈:我们有两个主线,一个投底层技术,一个是数字货币金融这块。我们基本上投资策略没有变过,所有的投资项目紧紧围绕两条线的,昨天晚上投的几十家项目以后,我还是很意外,我们忽然发现,以前我认为投的交易所不多,以前有交易所都推给易理华了,因为我知道他喜欢投交易所,但是我昨天晚上发现投了8家交易所,投了4个数字货币信贷,我相信我们在业内Token投这个领域最多的,我发现投了有数字货币投行,还投了两个稳定币,整个私募结束以后想办法从美国那边其他投资人要,这个可能是本能的驱动,我们投数字货币金融是本能的驱动。

我们最近在看安全,但是不是我们投资策略,我们还是围绕技术和数字货币。还是擅长的领域。

郭宇航:在投资领域,现在投资行为的投行化特别明显,像我刚才说我们要深度参与早期的设计,而不仅仅是一个现成项目让你作为投资机构去参与,在现在的市场含量很难挣钱了。退的话,很尴尬,一个新杀入的拿项目一截盘,这样的项目很难生存,因为破坏了我们行业的规矩。锁仓没有什么意思,为什么那么着急抛,如果这么玩,以后圈子不带你玩了,未来退的艺术也是非常关键的。真正的生态就是要靠你的口碑,在座的很多人未来要在这个行业里做五年十年要讲信用,守规矩。从自己的出发点我们在生态里面扮演的角色,是和监管的密切沟通,我们去讨论区块链跟Token是密不可分的,为什么建立自己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这些事情通过靠谱的交易所跟一行三会面对面进行沟通,慢慢形成了行业共识,监管共识,这样对未来5-10年行业健康发展是有益的,让他们去做批示,慢慢地形成一个这种误解,这些需要我们从业人士一起努力,打造良好生态。

主持人:共识不仅是技术上需要共识,社群需要共识,投资机构,投资基金业也需要共识,这样整个行业才能有循序渐进,慢慢前进的趋势。

朱怀阳:像我们去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可能提有意布局,因为区块链只能往前推几个月,没有办法说几年前,很多事情都是被动去做的。我们成了火币的第一批超级节点,这些事情不是我们有意去做这个布局,当这个东西出来的时候,我们搞不清楚,当成本不是很高的时候试一下,当成了几个投票的专业评委以后,人家说你布局了交易所投票这件事情,当你刚开始几个很好的朋友出来做创业,比如说几个朋友出来做了媒体,钱不多,花一两百万支持一下,人家做出来了,人家说大佬又布局了媒体。媒体这件事情谈不太上布局,现在的布局远远多于内容,我们正八经做出来动静出来,他主动找你,不是说没有传播渠道,现在产品渠道天天盯着你哪有肉吃。

很多项目的布局也是演绎出来的,像横总说的,我们投着投着莫名其妙做了一个布局,当时自己投的时候偏向看好某一个赛道和某一个具体的项目,但是这个还是一个趋势,从被动布局到现在有意识做一些事情。做5-10年考虑去东南亚、去欧美看看,现在创业的第一天就是全球化视野,没有办法,必须全球化视野,有的国内不能做,有的是发现国内的投资机构共识达成不够多,我得去韩国达成共识,去硅谷达成共识,这个行业其实是一个被动向前极速奔跑的行业,这个可能是事后演绎,事前没有想那么多。

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给投资方投后的服务,把这块做到最好,如果我们不是想做一年两年的明星,我们想在这个行业活10-20年,受人尊重的投资机构,我觉得重要的点是“活着”,不是赚更多的钱,有时候活着需要更多的技巧了,而不是去盲目地冒头或者一定驳最高的风险赚更多的钱。

主持人:了得对生态最近有所动作,也是有一些想法,您分享一下怎么看这个生态,以及了得怎么打造这个生态?

易理华:刚刚横戈说我喜欢投交易所,其实没有,我跟交易所没有什么缘分,这几年以来最大的遗憾就是交易所,去年投了另外一家交易所,我带入行的人投了。我其实跟交易所没有缘分的一个人,我有点遗憾,想弥补我内心的空虚。

关于生态这个事情,我其实对生态没有什么兴趣,我最兴趣的就是人,领军的创业者。我最近跟横戈在合作,我觉得横戈就是领军性的区块链人物,我们会参与一部分,并且支持。所以接下来我的工作重点其实不是在于布局,我对布局没有什么兴趣,我前段时间跟交易所吵架,你们看投票排名,这是一个不好的现象,这个现象造成了今天这个市场的不好,你靠花钱花多少就上交易所的,这就是最大的“割韭菜”,但是我无能为力,没有话语权,一个交易所的经理对我大喊大叫,他有这个权利。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还是希望有这样的人出来,跟我们的价值观符合,初心也符合,确实他很厉害,他做交易所也很厉害,我只有一个要求,你的初衷是服务好优质的项目,而不是收更多的上币费,我的核心诉求包括我们接下来重点做的雄兵资本,我们去支持更多初心跟我们一致的领军性的区块链人物,这样才能促进这个行业的发展,否则这个行业越走越萎缩。


本文为火星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归火星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若违规转载,火星财经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