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VC们“下跪”的年代:工资临断发,退出率1.5%,carry无望挣管理费

“2018年的创投圈似乎没有春天。投资机构募资的艰难从去年年底延续到了今年夏天。 

为了募资,GP们奇招百出,甚至传出GP给LP下跪的段子,但大部分铅笔道采访过的基金合伙人都表示:行业是缺钱,但自己不差钱,知道谁没募到资也不能说出来。

真实情况是钱荒似乎成了共识,但古典VC和区块链基金却是冰火两重天。前者募资艰难,后者却不差钱。如今自称不差钱的VC、退出无路的LP、别具一格的区块链基金共同组成了如今创投圈的图谱。 

眼下,真正的凛冬或许正在赶来的路上。

自称不差钱的VC们

和诸多高三学生一样,在这个夏天,VC们迎来自己的高考时刻。

不过不同的是,高考往往在三天之内结束,而VC的考试则从年前持续到了燥热的夏季。倘若无法顺利通过LP的测试,那么不少VC机构将会关门大吉。

为此,VC们开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位FA告诉铅笔道,某上市公司的IR告诉他,有家机构为了融资GP给LP下跪了。这听上去有些不现实,但不容忽略的真实情况是VC们确实着急了。

“各有各的方法吧。有很多GP选择了找专业的募资团队来做募资的事情,有些会去挖有资源的IR,有产业资源的GP会直接靠产业资本来完成募资。当然也会有部分GP会采取一些非商业手段,这些超出规则的就很难讲了。”一位接近某母基金的人对铅笔道表示。

行业里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我大概知道谁没钱了,但是不能说。大家都在募着,人家没钱了也是相对的,万一今天没钱明天募着了,所以我这个不能说。”投资人李明哲(化名)表示。

但随后李明哲又补充道:“现在大量的人民币基金,或者是市场上比较有名的VC,PR公关做得比较好的其实账上已经没有什么钱了。”而从事FA业务的赵雷(化名)表示,暴雷的现象在今年下半年会出现。

事实上,VC的子弹早就不够充足了。据铅笔道了解一家主投Pre-A轮、A轮的机构账上仅有几千万元。而不少创业者在被没钱的投资机构“撩着”。去年,创业者G先生的娱乐类项目在寻求A轮融资时,已经和某家主投文娱的机构签好了一系列的投资协议,甚至PR稿件都发出去了,但最后并没有收到资金。G先生曾对铅笔道记者表示:“没办法,他们自己也没钱了。”

多位业内人士对铅笔道表示,实际上这家文娱基金在去年年中的时候就已经没钱了,如果真的出资投项目,会导致团队发不出工资,且其中一位LP已经确认。多米诺骨牌效应还在继续。业内人士告诉铅笔道,自己在某二线VC机构就职的同学也快要发不出工资来了。

对于自家的钱袋子是否充足,多位投资人的态度高度一致。“我们没有感觉太困难”、“我们还好”,言语中自家机构似乎并未受到影响。

但真实的情况或许并非如上述投资人所言。据投中研究院统计,2018年一季度,国内VC/PE机构完成募集基金规模110.3亿美元,同比下降74.85%;数量共103支,同比下降54.82%。4月,情况更坏,VC/PE市场完成募资规模下降85.78%,数量同比下降69.41%。

对于眼下募资难的情况,一位投资人做了形象的比喻,“募资好比高考,也分大小年。以前500分就可以上本科,今年人多了550分才能上本科”。所谓“人多”源于5年前的双创热潮,“恨不得一两个人有一点资源关系就可以拉一个机构开始搞投资”。

如今,遇到了小年,分数线高了,大部分考生可能落榜,VC也将迎来洗牌期。而一直为GP输血的LP日子似乎并不好过。

退出无路的LP们

秋收无果,LP的退出遇到了问题。

赵雷对铅笔道表示,深圳某家知名机构的个人LP钱退不出来了,倒是拍了桌子。据赵雷透露该机构算是深圳一家挺知名的机构,每年都会进入中国十大VC评选的榜单上。因为无法退出而拍桌子的不仅一家机构的LP,“很多LP都拍桌子了。”赵雷补充道。

这些个人LP大多是靠实业和传统产业起家。5年前,互联网投资热潮涌起,他们发现投资互联网公司太赚钱,因此蜂拥而上,从实业家变成LP。几乎在同一时间,投资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只是水平参差不齐。

5年后,恰好到了LP退出时间。本来期待依靠互联网投资赚钱的LP如今却竹篮打水。“这些LP基本上现在全被坑了,我刚刚说的那家机构撒胡椒面似的撒了200多个项目,第一个五年周期完了之后只有三个项目退出,退出率仅为1.5%。”赵雷对铅笔道表示。

尤其是近两年,风口说变就变。从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到后来的无人货架,风口大变化,资本也在拼命追逐,潮退了,才能看见谁连裤衩都不剩。“有些机构宁愿少份额不挣钱为了名声也要拿很小的份额,但其实真的脱光了看你的投资回报率是很差的。”一位投资人对铅笔道表示。

“整个行业,现在大部分机构的实际情况是,很多都赔掉了。”赵雷表示。“LP出资3个亿给机构,能拿回来2.5个亿也行。但现实情况是2.5亿也拿不回来,GP们讲出一大堆客观原因说现在退不了。”赵雷随后补充道。

退出难又分两种情况。

其一,IPO受阻,并购的可能极低。一位投资人表示,二级市场的资金荒在向一级市场渗透。很多项目拿了B轮、C轮之后,想要IPO不太可能了,并购的可能性也极低。

其二,GP们想要找接盘侠,但却不如所愿。“前两年泡沫吹的很大,很多项目的估值已抬得过高了,企业不愿意自降估值,机构也不愿意花钱买这么贵的项目。”赵雷分析。

项目回报堪忧,GP的赚钱渠道也发生了变化。“很多GP真的募了一个大盘子之后,基本上就收管理费。10个亿的基金,每年收2000万管理费,其实还是挺正常的。”赵雷补充道。

2000万元的管理费作何用?“基本上这些GP吃吃喝喝、差旅什么的也就在里面了。你会发现很多机构,正常GP应该是挣carry的,后来发现全在挣管理费,这就太恶心了。”赵雷道出了如今GP们的现状。

原本靠利益维持的关系现在难以维系。LP出资越来越谨慎,于是出现了GP给LP下跪的段子,“对于LP来说,你送什么我都收着,但是给你钱这事不一定”。

因此很多LP想要穿透GP直投。业内一位FA表示,实际上很多个人LP比GP要专业得多。一些机构的合伙人实战还是比较丰富的,但是很多投资经理是真的没有判断能力,对于业务的一些逻辑,具体的场景和需求真正懂的不多。你会发现很多LP直投,要真的做项目判断,(LP)做的比GP好。

但行业内也有不缺钱的。

谁不缺钱?

“中国的钱一半在银行里,一半在区块链。”一位投资机构合伙人对铅笔道表示。

这样的说法另一位投资人并不认可。“行业(融资)也就不到5%,区块链项目本身数量并不是很多,单个项目融资额也不高,乘起来自然就比较小”。倘若真的如此,该投资人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如果大量资金投在区块链,投资行业就麻烦,因为目前90%以上的区块链项目都是庞氏游戏”。

但游戏内的玩家似乎和古典投资人不在一个时空。“我们没有受到影响,是自有资金运作。”某知名区块链基金表示。而多位区块链内大佬也向铅笔道表示区块链基金不缺钱。

这和如今为了募资想破脑袋的“古典投资人”有些不同。“我的感受好像完全是两个圈子的人,像我们身边有一些朋友(区块链基金),好像他说(募资)是很好的,轻松拿到几千万,可以很快找到LP的。”古典投资人张涛(化名)坦言。

募资快来源于共识。不同于古典投资机构,资金来源大部分是政府基金以及市场化的母基金,区块链基金的LP大多以个人为主,这其中还存在不少通过自有资金运作,而其中的LP大部分是通过币市赚到了钱,因此达成了共识。“其实是一种信仰,你要是没有信仰,就没有共同语言,就不会走到一起,而具备共同信仰的人很容易认可这个事情,掏钱也是比较爽快的。”张涛表示。

同时,资金的流动性非常强,股权投资需要8年甚至10年的时间,而区块链基金的流动性和变现能力是马上可以得到体现的。古典投资人赵涛表示,区块链基金不需要通过传统的上市途径退出,仅仅在数字货币层面就可以去交易和转让,所以收益可能很快就能得到兑现。

而在古典投资的领域,二八效应明显。多位投资人表示,未来是20%的机构拿走市面上80%的钱。一个明显的现象是虽然现在资金荒,“类似深创投这样的机构募资反而更好募了,大家追着给钱。”业内人士表示。

可现实情况是,好的标的并没有那么多,因此募来的钱投不出去便成了问题。业内投资人对铅笔道表示了担忧,在A轮这个阶段,一两个亿的估值是最容易产生超高回报的,因为模式基本上快跑出来了。但问题是当钱越来越往头部机构聚集,一两个亿估值(融资一般在1500万元左右)的项目机构没法投,比如我一个基金弄50亿,1500万一个项目我得投多少个才能投完呀!

因此投资金额需要扩大。“比如一次投3、4个亿,但现在大家也都肝颤,谁也不会去领投这么大的一轮。或者大家抱团一起来投,如果最后这个项目不行,就可以对LP讲你看某某机构也赔了,你不能怪我。”投资人X先生表示。“但这个说法是说不通的,投赔了之后,人家一定会怪你的。”

多位投资人向铅笔道表示,今年下半年资金荒或将全面爆发,而这一次将比2016年的资本寒冬来得更猛烈,没有充足粮草或者无法自我造血的项目将会被熬死。经过一轮洗牌之后,行业将逐渐趋于稳定。

来源:铅笔道  作者:铅笔道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