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扎克伯克的困境 老子的智慧

10月23日,脸书的扎克伯格就要以唯一证人的身份出席美国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一场听证会。这场听证会被命名为“一场关于脸书及其对金融服务与住房地产板块巨大冲击力的询问会(An Examination of Facebook and Its Impact on the Financial Services and Housing Sectors)”;请注意,询问的对象是脸书,不是Libra。因此,听证会涉及的面会更广,问题也更核心。

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女主席马克辛·沃特斯(Maxine Waters)曾提出立法草案“禁止科技巨头从事金融服务”。该草案的目标,曾被广泛认为是旨在阻止脸书推出加密货币Libra。

美国“三权分立”中有立法、行政、司法三权,第四种权力是新闻媒体,而第五种权力则是游说机构。通过游说机构,各个行业的利益相关方就可以影响政策决定者和立法者;白宫政策和国会立法体现的就是各个利益方的博弈和实力比拼。在“禁止科技巨头从事金融服务”这项立法草案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到传统金融行业对Libra的阻击。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中心化”对“去中心化”的阻击,因为后者要动前者的大奶酪。

扎克伯格的困境就在于,脸书想在服务上升级,就必然要学习腾讯的微信支付,提供金融和支付服务,而这将对美国传统金融业形成巨大的冲击;传统金融业的利益相关者必然会动用其超级强大的综合实力来对抗脸书。

在另一条消息中,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宣称Telegram在美国销售未经注册的证券,因而对Telegram旗下的两家离岸实体提出“紧急行动并获得临时限制令”,并将于10月24日在纽约举行法庭听证会。某种意义上,这仍然是“中心化”对“去中心化”的阻击。显然,这两条消息仅仅只是“冰山之两角”,水面以下还有更多的对抗。

但是,“中心化”对“去中心化”的阻击并不是一件不合理的事情。

很多激进的“区块链原教旨主义者”认为,“去中心化”是未来的趋势;而历史给我们的启示却与“区块链原教旨主义者“的想法恰恰相反——“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将会相互融合;并且,所有“去中心化”的组织都必将出现“新中心化”;这些“去中心化”的新“中心”可能是像Vitalik那样的技术天才,或者,像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那样的顶级投资人,或者,像联创策源创始人冯波那样的区块链早期投资者,或者,像美团创始人王兴那样“身在互联网,心系区块链”的热心人(是的,就是下面这张照片里面同框的四个人)。

扎克伯克的困境 老子的智慧

“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如同监管与自由,或者传统与创新,虽然有张力,但并不矛盾。老子的智慧博大精深,其中一条:“一阴一阳之谓道”,即,所有的事物都蕴含着看似矛盾,实则共生的成对的元素。数字文明时代的组织一定是既有“中心化”的结构,也有“去中心化”的结构。

扎克伯格如果懂得借鉴老子的智慧,那么,他就能走出困境。因为,扎克伯格的困境(和所有“去中心化”的困境),在本质上,就是一个字,“争”。而老子在《道德经》中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当脸书与传统金融机构争利时,当“去中心化”与“中心化”争利时,双方就会僵持,会对抗。而当“去中心化”组织选择“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时,双方就会共舞。怎样共舞?首先,我们看一下区块链技术的独特功能。

区块链技术有两大独特功能:

1. 抗篡改(来自比特币的分布式账本技术);

2. 自动履约(来自以太坊的智能合约技术)。

这两个功能是革命性的。在区块链技术出现之前,协作至少要在公司的框架下进行;有了区块链技术之后,协作可以在社区的框架下进行。

这样,“去中心化”社区就可以解决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这个社会问题不仅是“中心化”组织解决不了的,而且问题本身就是“中心化”组织制造出来的:即,随着企业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人会失业。在人工智能时代,大部分失业的人将不能再找到以前那种长期工作;很多人将通过各种“零工”来获得多元化的收入,有少部分人已经做到了。

如果脸书懂得去帮助失业者创造“零工”收入,那么,它可以运用区块链技术,认证每个人的资质、工作经历、特长,以及“零工”完成的时间、品质、服务态度和交易信用等等。当越来越多的人在脸书上获得“零工”收入,脸书的Libra就很有可能会取代突破性进展,因为美国的行政和立法受到游说机构的影响,游说机构又受到利益相关者的影响,而在脸书上获得“零工”收入的人群将会成为数量最多的利益相关者集团。

罗振宇在“到底谁才是老板”这节课上讲了一些很有价值的内容。下面是摘录的精华部分:

“先试试看第一个思路:企业本身是老板,社会看成是资源。那会发生什么?当然会感觉良好,觉得一切操之在我,但是,麻烦也很大。为啥?因为这样做企业,满眼都是不确定性。同事靠不靠谱?竞争对手厉害不厉害?合作者是不是猪队友?产品对不对路?环境会不会发生变化?产业是在上坡还是下坡?我要判断的事就太多了,立刻陷入所谓的“复杂性灾难”。这个思路下我玩的,就是一个有无数关卡的游戏,而且每一关都是陌生的,每一关都可能把命丢掉,那怎么可能走到终点?

所以,我是老板这个思路是把做企业当成一场风险极高的赌博,虽然很有操控感,实际上是走不下去的。

那换成社会是老板,企业是它的一个打工仔这个思路呢?很多问题马上就清晰了。

社会这个老板为啥要雇我这家企业?因为它有问题要解决啊。所有老板都是因为这个才雇人。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无非就是那些啊:衣食住行、医疗教育、娱乐文化。这些问题,远古就有,将来也不会变。你看,社会这个老板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好在稳定,多少年来,它的需求没有变过。企业这些打工仔要做的,无非就是用这个时代新出现的条件,新技术、新资源、新思路,把那些古老的事情再做一遍,把已经解决过的问题,解决得再好一点。仅此而已。”

失业的人需要赚钱来养家糊口,这是亘古未变的需求。这个需求正变得越来越强烈,并且,正在演变成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而社会这个“老板”则非常需要解决这个问题。像脸书这样的巨型“社交网络”,如果能运用“区块链+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边计算+5G”去满足这个需求,那对于整个世界都将是非常了不起的贡献。无论是作为回报也好,还是作为用户的刚需也好,脸书的Libra将更有可能被监管机构放行,也更有可能找到它的应用场景。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