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BSV 首席科学家 CSW:他们爱怎么搞我怎么搞我,但是我不会停下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记者 0x95 日前受邀参与韩国 Coingeek 大会,会议期间与 BSV 的一些关键人物聊了聊,首次向国内读者揭秘 BSV 世界中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注:受访人观点不代表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观点)
本文受访者 Craig Steven Wright(以下简称「CSW」)是 BSV 开发团队 nChain 的首席科学家。
关键词:
匿名与隐私的区别
你可以抗议,但不可以违反法律
我有很多 BTC,不打算近期摧毁 BTC 的价格
未来 20 年:消灭互联网,免费是互联网最大的问题

区块律动 BlockBeats:您一直强调 BTC 偏离了真正的比特币。能跟我们的读者分享一下您心目中真正的比特币定义是什么吗?
CSW:我对比特币的定义在白皮书里就写得很清楚了。从一开始它就是不是为「匿名」而设计的,现在所有这些「匿名」的噱头都不会成功。很多人觉得隐私和匿名是同一个东西,不它们不是,非黑即白,非 0 即 1。如果你是匿名的,那你就没办法有隐私。隐私需要身份和一定的信息,比如人们私密的关系,那是因为他们之间有共同的秘密。但是人们之间有秘密,不代表你不知道你在和谁打交道。
你不可能有商业主义、资本主义或者任何治理与匿名共存。如果你想要极权统治,或者军阀统治,那么匿名是可行的,因为匿名允许腐败、允许欺诈、扭曲事实、信息犯罪、毒品交易、洗钱,等等。比特币设计成非匿名是有原因的。在白皮书里面讲隐私的部分,我实际上提到了「身份」,身份实际上是公共信息的防火墙,每个人都可以在不需要知道具体身份的情况下验证交易,但是参与交易的各方是需要知道的。你我互相认识,我们俩可以交易,比特币设计的是点对点,点对点代表你不需要发起交易的时候你需要把申请发送到网络,然后等到所有节点确认以后才能完成交易。点对点需要简化支付验证(simplified payment verification),可能因为实际上太简单了,所以很多人都觉得不理解。点对点意味着个人层面的连接,在早期的时候比特币是 IP 对 IP 的,大家觉得这种设计不安全,那是因为大家不知道怎么弄的更安全。
现在大家用各种各样的在线银行或者在线连接其他的东西,有各种各样的方式保证安全。如果剥离了 IP 对 IP,就去除了比特币最初的点对点设计。
另一点就是,白皮书最后一句话里面有个词「(按规定)执行」,说的是节点/矿工可以执行任何规则。在第五节里面我详细提到了节点是什么——他们创造区块。事实上我的初稿我没有提及矿工,我说的是节点。节点是什么,不是个人用户,它在简化支付验证那一章被定义了。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个人用户不会制定规则,法律、政府、一些其他人制定规则。矿工同样也不制定规则:比特币运行在法律框架之下,矿工是执行具体规则的群体。很多人认为这就能允许矿工投票决定任何事情了,不他们不能,他们还是要在法律之下,比如全球货币法律体系之下。我这里一直强调「执行」——我可能要开始给人们买字典了——法官签署下发某种法令,警察执行法律;政治家们创造法律,警察执行它们。警察在任何诚实的系统里面都不能创造法律,否则就是腐败了。我特意选择了这个词用在白皮书里面。
区块律动 BlockBeats:再往这个话题谈深一点,Steve 跟我提过说你们希望把治理权交还给矿工,因为他们在这个系统里付出了最多的经济资本。但很多的矿工因为流动性的原因并不愿意持币,不愿意去行使这个权益。
CSW:他们这样做就很有问题了。矿工本身就应该是执法者,这就意味着他们有治理这个系统的责任。在现有的法律系统里,跨越各种国家,欧洲、中国、日本、新加坡、韩国(补充:南韩,自己笑了)、加拿大、美国,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南美洲,比如巴西甚至墨西哥,都是全球的反洗钱联盟的一部分,他们都有反洗钱的法律。比特币绝对是在这些法律之下的。
哪怕是早在 2008 年,我也一直在说比特币应该是一个专业数据中心,跟我意见相左的其他人,一直试图改变它,说比特币应该是每个人都能运行一个节点的,这样才能匿名。今年更早的时候,有人发了一个帖子,关于儿童色情网站的,他们当然不想被追踪。他们还在卖一些近乎纳粹主义的东西。这些在很多国家都是不合法的。这些都是我以前工作中致力于反对的。我跟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合作过用点对点网络去除不合法的文件分享,还和南澳警方合作过打击儿童色情网站。这些不合法的东西也都是为什么我们不想要匿名,而很多人想要的原因。
没有人做生意想要匿名,你总不能没有账户、不知道你的员工在做什么,你甚至不能组织内部造假。这也是很多问题的根源。在比特币出现之前,有很多像电子黄金、数字现金等东西出现,都有匿名属性,来自于「赛伯朋克」的思想——钱需要有匿名性。但如果你去阅读主流教科书,包括英国律法,可追踪性都是都是「钱」的核心。
区块律动 BlockBeats:但是不同国家的律法都不太一样?
CSW:嗯对,的确物权法在各个国家实施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但你可以在不同地方执行审判,比如你在美国下了审判,只要不违反欧洲的法律你可以在当地执行。所以各种契约和合同在很多不同地方都有效,还有就是冻结账户的审判。当然有一些国家是在通常所说的法律之外运行的,比如北韩和塞拉利昂,不过他们本身也不是什么问题,因为世界上其他国家基本就是不理他们的。
有一个事情很多人不明白。你有比特币地址,别人没办法从你的账户拿走比特币因为都是写在代码里的。那些最近美国联合中国政府在找的藏身中国的毒品贩子,美国政府下达一个命令,它在中国、欧洲、日本都可以被执行。这些人他们装作比特币是不能被拿走的,因为他们不希望政府认为实际上他们是可以拿走的。
Liberty Reserve 在多达 42 个国家同时执行,美国、中国、俄罗斯,甚至英国和法国。如果你可以让 42 个国家同时同意反洗钱,当各国政府都认识到比特币被用于这些不合法的行为时,审判会同时在所有的这些国家被执行。
下一步就是,各个国家的 BTC 矿工,会收到一系列国家政府的命令,说以下这些地址的 BTC,是跟那些毒品贩子相关的,他们会被没收。所以你来告诉我,如果你作为一个矿工有一百万美元的这些投资,然后你收到了法院命令,政府要求你要么就改变代码,这样我们可以冻结这些资产,或者我会没收你的矿业公司和矿机,把你扔进监狱,你会选择什么?
区块律动 BlockBeats:那像非洲那些国家呢?就是法制不太健全、跨国执行不一定有效的国家。
CSW:如果大部分的挖矿都在非洲的话,那可能会是个问题,但它们不是。而且哪怕是,也有一系列问题:如果你在塞拉利昂搞一个一百万美元的挖矿生意,塞拉利昂现在是军阀统治的,所以你要么跟他们主动花很多资本搞好关系,要么这些军阀就直接走进你的矿场把你的财产全都没收。所以你大概率不会在这种国家挖矿。
还是我说的,Liberty Reserve 能在那么多个国家执行,所以问题不大。还有一种情况是就直接像门罗和 Zcash 这种从源头匿名,他们基本上就是罪犯,但是你看他们现在受到政府的要求,也被各个交易所陆续下架。
欧洲的反洗钱法,还有英国的,都会让像币安这种罪犯无处藏身。币安一直坚称自己不是托管钱包。托管钱包的定义是「任何掌握客户钥匙并且接受存款的钱包」。币安是在强行误导别人,这就是诈骗。搞笑的是他们还想把我塑造成骗子的形象这样以为别人就会误会。现在币安声称自己不属于这些法令的管辖范围之内因为自己不是托管钱包。想想吧,你作为一个交易所,你是不是接受别人的存款了,你是不是拿着别人的比特币了。他们开始收缩从美国用户手里拿来的存款量是有原因的,放了个每天两个 BTC 的上限,但哪怕是这个也已经是它每天被法律允许能从美国用户手里拿来的钱的十倍了。他们审批系统完全也是有问题的。之所以美国能盯上他们就是因为有 FBI 探员随便输入了一些地址和个人信息注册,通过这种方式规避工作本来的严格监管。
这个行业一直都是这么发展的,实际上就是 90 年代的各种事情重演一遍。像我一样经历过早期互联网的人,都经历过 Web IPO。Web IPO 就是在网站和新闻组(usenet)上售卖的通证化的股权、应用型代币,这和之前非常火热的的 IC0 没有任何区别。IC0 没有任何创新,旧药装新瓶,骗术都是一样的。人们就用新的技术愚弄监管者,试图在监管之外挣到很多不法的钱。
为什么我说他们都是骗子,还有就是需要监管的原因,是因为如果你卖股权和代币,然后你做了一段时间以后不做了或者想做别的东西,法律要求你必须把融来的钱还给投资者。你不能说啊老想法不行了所以我把钱留着吧,你得还回去。并且代币是个预售行为,预售商品或者服务,也就意味着,你如果没有买的人奉上你所承诺的服务和商品,你就得退钱。法律甚至不允许你拿那个钱支付公司的员工,比如英国法律是要求你融了预售的钱用于服务和商品,你是要把那个钱放到信托里面专门用于你融资的目的的,然后如果你不能按期交付你需要全额退款,对不是部分,是全额。还有销售税,哪怕你说它是应用型代币,它也是预售。在英国如果我预售给你们什么东西,我要即刻、按融资价值支付 20% 的销售税。还有收入税。所有的这些公司都说自己发的是应用型代币,我是特别的。不你不是,这就是数字形式的期票。
区块律动 BlockBeats:那比特币有什么不同呢?
CSW:比特币的设计是可以随时审计的——「诚实」一词在白皮书全文出现了 15 次。它不是给毒贩子、想逃避监管的人、或者试图在政府内部贪腐勾结的人服务的。所以它有一个账本,记录了所有人们在上面做的一切事情,所以他们必须支付税,必须遵守法律。我其实不认同很多国家多的法律,但你如果反对不是通过不遵守它来反对的。我们有民主,你如果不喜欢其他人投票做出的决定,你可以离开这个国家。这也是那些无政府主义的人没搞明白的一点:如果人们中的大多数想要什么但你不喜欢,你可以不在这呆着或者想办法让其他人听到你的抗议。无政府主义本质上就是极权主义:「我们不想要任何法律,你必须得接受无政府。」这是伪善。
区块律动 BlockBeats:现在中国有不少项目和矿池组成了「反对 BSV”联盟,你觉得这些行为是赛博暴力吗?
CSW:嗯,我认为罪犯都是怕比特币的。
你仔细想想,想象一个所有那些行为都会被追踪记录的世界,比如通过在别人电脑上装病毒软件勒索骗钱,你的孩子被绑架了罪犯要赎金,想象你被匿名邮件恐吓付钱后还能拿回来,想象你被偷了然后钱在小偷手里变成了铅然后物归原主以后又变回了金(比喻),想象你是一个一直收受贿赂的警察,想象你是一个腐败的政治家或者审计,每一笔贿赂、贪污都被记录的清清楚楚,这些就是比特币所代表的。这些细节都会被记录下来,而且不仅仅是几天几个月几年。五十年之后,你还是会被找到。
你说的这些人,都想挣钱不交税,这是犯罪。我也不喜欢交税,没人喜欢交税。很简单,就是因为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不喜欢税,你可以和平抗议、可以去议会,但是你不能通过不交税的方式进行。这是对那些守法交税的人最大的惩罚、不公平。
区块律动 BlockBeats:自从去年的算力战以来,你对于竞争者的看法是否有变化——你现在只把 BCH 当作竞争者吗,还是 BTC 或者别的也算?
CSW:首先,BCH 是啥?(大笑)我都忘了 BCH 这个东西了。
我其实对于竞争者没什么好说的,我觉得他们正在犯所有可能的愚蠢错误。
呃,BTC 是一个比较有挑战的问题,因为我们有很多 BTC。我认为它的生命是有限的,并且认为它长期会归零,但我现在并不想摧毁它的价格,不然这对我也没啥好处(笑)。事实上我们也在有限度地使用 BTC 交易,支付一些账单、挖矿产生的成本之类的,因为我们尽可能地储存更多的 BSV。如果我得以判断市场的话我会知道的更清楚啥时候我应该放弃它,但是不好意思我不太会这个,我不懂交易。
区块律动 BlockBeats:那么您对 BSV 未来的愿景呢?对于 Calvin Ayre 说的「技术平台的战争已经结束了,现在主要是宣传的战役」这种说法,你同意吗?
CSW:我们在给人们建造技术解决方案。我觉得对我的专利和技术最好的应用就是别人使用它们实现一些商业解决方案。不是说我非要扩容或者什么,还是希望比特币作为独立的一条链,回到原来设计的方向上发展。如果你有上千种币,那人们一定会说我要匿名,然后他们也可以在币和币之间转移而不留下痕迹,这样只会导致各种欺诈犯罪行为。
现在我们的生态发展了几个月,发展速度开始起来了。现在我们也不太再要跟那些无政府主义者、反法律主义者争辩了。其实没有人喜欢政府,政府雇员自己估计都不喜欢政府,但我们要的是做正确的事情的政府。他们没有意识到,如果对于政府做的不好的地方,就单纯的是攻击说不要政府是没有用的。应该通过一些有计划指导的方式真正提升,比如修路,建造让商业更顺畅的基础设施,等等。
Calvin 说的话我还是比较认同的,因为别的那些很多也就是气数将尽了。
很多人也会说闪电网络能让 BTC 的性能大幅提升,就跟我们一样。那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闪电网络本身是一个金融服务的机构,任何跑节点的人都需要政府合规执照。在欧洲法律框架之下,如果你想在闪电网络上跑节点,你必须记录每一笔交易,然而闪电网络的整个目的就是放弃那些交易记录、想要匿名。但是那也意味着你需要增大区块,因为每一笔在闪电网络上的交易都需要被记录,如果你把记录搞丢了,你就是犯罪。他们现在也没有进展。
以太坊的话它就是无法大规模承载,他们都坐在那然后摊手不知如何是好。
但是我们知道怎么办。我有对未来 20 年的愿景。我要构建一个网络取代现有的互联网。我非常痛恨现在互联网的模式,尤其是「免费」这一点,是最蠢的原罪、人类历史上最糟糕的想法、是对信息的摧毁。信息就是钱。钱能够带来比现有的推特、谷歌、脸书等等一系列应用要好的东西。比如我现在搜谷歌,前几页跟我要找的东西没有任何相关的,全是广告。
区块律动 BlockBeats:听起来您相信 Web 3.0? 因为 Web 3.0 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数据自有,并且别人使用这些数据要付费。
CSW:(沉默几秒)…我相信任何可以替代现有互联网的东西。你说的数据付费那一点,BSV 的小微支付就能做到。很多人当时都说小微支付不会成功的,说把比特币分成上百万份太小了。但我认为当比特币逐渐成为数据中心的时候,这一切就会改变。的确分成上百万份太小了,那个时候能分成十份,我已经觉得很好了,未来会有用,现在已经可以分成上万份了。未来比特币可以分成上百万份,只是需要时间。
区块律动 BlockBeats:您觉得很多人在网络上对您的攻击会对 BSV 发展社区产生什么限制吗?你们对那些有没有做什么主动管理呢?
CSW:很多人攻击我其实本质上还是因为他们想受益于洗钱或者贩毒这类犯罪交易。2010 年开始就已经有人用比特币洗钱和做与我的愿景完全相反的事情了。我想要一个合法的、诚实的、可靠的网络,他们当然要攻击我。所以简单的回答就是,他们就继续攻击我吧,我会继续工作、继续建造,你爱怎么搞我怎么搞我,但是我不会停下的。
区块律动 BlockBeats:您觉得 Kleiman 会支付遗产税吗?
CSW:他最好付。美国公民有全球付税的义务,他最好找到合适的地方躲着(笑)。
区块律动 BlockBeats:感谢您的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