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BSV 技术团队nChain CTO:BSV主要矿工在中国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记者 0x95 日前受邀参与韩国 Coingeek 大会,会议期间与 BSV 的一些关键人物聊了聊,首次向国内读者揭秘 BSV 世界中除了 CSW 以外的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注:受访人观点不代表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观点)
本文受访者 Steve Shadders(以下简称「Steve」)是 BSV 开发团队 nChain 的 CTO 和节点主管。此篇采访是 Steve 公开的首家亚洲区块链媒体的采访。
区块律动 BlockBeats:亚洲大多数人对 BSV 背后的开发团队都不太了解,所以在最开始想请您先介绍一下 nChain,团队的背景,等等。
Steve:nChain 最开始是一个研究机构,做了好些年,都是处在完全低调的状态。没什么人知道我们的存在,存在主要的目的是给 Craig 博士(CSW)实现他写在白皮书里的各种想法和申请专利。申请专利这个事情在很多加密社区里面是很有争议的,但对我们来说我们认为总会有人会为一些想法申请专利,Craig 博士是希望这些创造和想法能够被保护被用于比特币开发。
现在 nChain 的角色自然是很不一样了,它已经不再在黑暗中运行了。这大概是从隔离见证开始成为问题,Craig 博士觉得我们需要更加积极地让人们知道原本地比特币设计是什么样的。那大概是 2017 年左右,尤其是 Craig 本人更加积极地对外沟通关于他认为比特币起初的设计是怎样的。
然后快进到去年 2018 年 11 月,我们的角色就进一步扩展了:当时大家都知道的算力战,硬分叉比特币现金(BCH)。我们就意识到需要为这个生态提供很多基础设施,然后我们当时也失去了很多开发团队,所以我们开始非常专注于开发基础设施,比如节点、区块浏览器、库等,这些工作就占用了我们相当的精力。我们非常专注于工程,在最开始的比特币开发时就是那样,我们现在也在尝试回到那条路上,肯定是希望多搞应用,不过现在协议层的东西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和时间解决掉。
区块律动 BlockBeats:团队大概多大?他们都在哪里?

Steve:团队都在伦敦。最近我们人数到达了 70 个人,其中 20 个做研究,将近 50 个工程师,还有几个运营团队。我们也有一些世界各地的短期雇佣开发者。因为比特币开发者真的不好找,所以我们必须接受在伦敦以外的地方雇佣开发人员。除此之外我们也有另外一个公司,三周之后会有更多的开发者加入。
区块律动 BlockBeats:您提到了申请专利的部分。都是什么样的专利呢?

Steve:什么类型的都有。从加密技术像门限签名(threshold signature)、底层的数学,到更偏商业的应用层面的东西。有些专利其实也不只是适用于比特币开发,有更广泛的应用场景。我们有一个目标是超过最高产的专利拥有者,是爱迪生还是特斯拉来着(笑)。我们内部的流程还挺长的,开始是博士有一些想法,会写下来成为白皮书,然后专利律师会检测在这些里面是否有可以申请专利的部分,我们会选择最终拿出去申请专利的内容,因为申请还蛮贵的,我们肯定不希望没有成果的申请。
区块律动 BlockBeats:BSV 有一些企业级合作伙伴。哪些企业级应用是您最喜欢的?有可以分享、披露的在 BSV 上面开发的团队吗?

Steve:那得分好几个类别来说。我不得不说有些东西还是比较枯燥的,比如一些供应链效率相关的,我觉得的确可能比较难让人兴奋(笑),不过当然从更高的层面来讲它是在使得行业效率更高,让世界和更多人受益这一点让我很兴奋。
供应链是个很大的行业,我们有医疗供应链和食品供应链的客户,这些都还挺大的,不太能具体说。游戏和博彩行业也有不少开发兴趣。比如 Bitboss,他们一直在等待一个可以大规模承载的区块链。他们在去年算力战结束两个月以后来敲我们的门,说你们的区块链是我们等了好久的。还有就是一些小国的中央银行,还没有开始开发,但是他们希望从现在开始了解,随时准备进场。
区块律动 BlockBeats:跟这些大一点的企业合作,你们的合作模式是怎么样的呢?是你们带他们入门然后他们自己开发,还是你们共同合作开发?

Steve:理想状态肯定是我们指引他们进入生态,然后他们就可以自己开发。但实际情况是现在还很早期,很多工程师对技术不熟悉,很难找到对商业和技术都很熟悉的开发者。所以目前阶段生态里的应用开发很多都需要我们和他们手把手,引导他们一起做。
我们内部现在有自己的项目叫 nakasento SDK,现在主要是专注于实施我们申请的一些专利。我们也正在重写比特币的 J-库,并将它重命名为 limb-BSV。这一系列就是我刚所提到的基础设施的搭建。
另外 Bitcoin Association 近期刚聘请了人全职制作开发教程,制作视频和面对面教授,还有帮助大学将这部分的开发纳入教程,等等。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以太坊可能就在这一点上比我们做得好,但我会确保这个情况很快就不再是这样,越快越好。
区块律动 BlockBeats:接下来想聊一下关于明年二月的升级。有什么可以透露/分享的吗?有没有什么挑战和瓶颈?

Steve:你说的瓶颈,我猜想主要指的是扩容的问题。二月的升级主要还是希望能在协议层面更新,回到更贴近原始的比特币,所以实际上不只是关注在扩容上。当然我们还是做到了一些事情的,比如我们成功地解决了区块大小的限制问题,这就引出了我们为了让这个事情安全实施所做的两点改变,一个叫平行交易(parallel transaction),也就是平行地验证区块,目的是缓冲在无上限区块大小情况下可能会遇到的攻击;另一个更重要,是共识规则的转变,比如可以将一些限制从比特币脚本(一个用于评判比特币是否能被花出的脚本程序)中移除。现在实际上有三种脚本可被使用,人们不能尝试任何变种。但现在人们和矿工都可以做任何变动。
另一个就是大数计算(big number math),它在很早的时候就被从比特币里面拿出来了。但实际上这个是很重要的,有了它才能在比特币上做很多应用。
还有一个,我们觉得现在人与人之间用比特币的交互并不是最初的设计,就是我和你直接如果有交换比特币的需求,是不应该需要从我出发,在外面经过比特币网络然后再到你的。
区块律动 BlockBeats:那些压力测试都是测一些什么呢?

Steve:压力测试更偏功能和性能的测试吧。我上面说的那些更偏容量。
区块律动 BlockBeats:区块容量变大,对网速有要求吗?交易确认时间会随之变长吗?

Steve:区块容量变大的确对网速有不断提升的要求。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缺陷但我不这么认为:因为随着区块容量变大你会有更多交易、也就是赚更多交易费,你总是可以付更多钱购买更高的网速啊。所以系统它是会基于市场自动调节的。
然后更长的交易确认时间是我们设计的一部分。因为这样才能有一对相互制衡的力量:一方面矿工肯定希望尽可能多的打包交易在自己的块里面,但是另一方面他们也需要尽可能快地把块出去不然,所以这样能够达到的效果就是矿工会权衡把块出得不那么大这样才能迅速出去,但是又不会太小因为想尽可能多赚交易费。市场自动调节是最好的。
区块律动 BlockBeats:开发者和矿工,都分别在什么地方?他们都怎么支持呢?

Steve:先从基础设施开始,参与基础设施的开发者遍布全球。接下来是参与应用层开发的,这个的数量显然比我想的要大很多。前段时间有人问我这个数字大概是多少,我统计的办法就是去看一些非常技术导向的 slack 讨论,我本来想的是 200-300,但实际上是 1200-1300。包括中国的开发者人数众多,对我们来讲也挺惊讶的。我们一直和 Mempool 的林哲明有联系,他的团队也在做一些基础设施的开发。但由于语言的局限,我们并不是很认识其他人,虽然我们知道有一定的活动。也仅仅是在过去的几个月我们才发现原来有这么一群非常聪明的开发者在中国。现在我们有渠道联系他们了,我想尽快跟他们聊聊,我很兴奋。
主要的矿工还是在中国,算力不一定是集中在中国,但是个人矿工有很多。矿工其实都挺活跃的,不少 BTC 的矿工会来挖 BSV 因为挖 BSV 更赚钱。在传统 BTC 挖矿里面大家主要还是从区块奖励的角度考虑,因为交易费在里面只占很小的一部分。所以说想明白这一点的人会来挖 BSV,因为 BSV 区块更大,包含更多交易,矿工能收到的交易费就会比较多,抵消掉减半后带来的损失。比如如果你的区块奖励是 12.5 个 BSV,你除此之外还会至少获得额外的 10 个 BSV 是交易费用。我认为这个显著的不同会开始改变矿工思考问题的方式。现在矿工数量已经在上升了:七个月之内我们的量从 0 涨到了 BTC 的 50%,我们在以非常显著的速度增长。然后新的应用每天都在涌现。

BSV 技术团队nChain CTO:BSV主要矿工在中国
所以如果到明年减半的时候,我们能达到一区块 600MB,那就足够弥补减半带来的收益损失了(从 12 到 6,然后交易费用会至少是 6BSV)。
当然对矿工还是有一定要求,比如你想保证你更赚钱,也就是持续能够处理 600MB 甚至更大上 GB 的区块,你也会需要做更多工作更深入地管理你的节点。不过它没有听起来那么的吓人,可以就是比如说在更大的服务器上跑可能就足够了。但这里主要的点是你额外增加的支出相比额外的收入微不足道。
另外一点 BSV 试图在做的,和 BTC 显著不同的,就是我们希望把治理权交回给矿工。历史观察我们发现矿工都不太愿意承担网络治理的责任,所以在比特币早期矿工会觉得这样做太麻烦,就逐渐地把这个权力推向了开发者。但我们不认同这种做法。
区块律动 BlockBeats:的确传统矿工,尤其是偏个人的矿工,都还是习惯挖卖提。你们为什么想将治理权回归矿工?

Steve:因为他们是对整个网络安全付出最多的人啊。用户创造的是交易,而验证人也就是矿工需要做到的则是需要公开可审计,他们因为做这个事情而得到报酬。比特币的核心就是拿一系列的交易,然后决定顺序,否则你就无法解决双花问题。这就需要他们公开透明,所以我们一开始用区块奖励来给予他们报酬,然后现在是交易费用。所以逻辑就是他们应该是整个系统里面经济上最成功的一部分人,因为没有他们的大量投入这个网络什么都做不了。
区块律动 BlockBeats:他们的确是在整个网络里面投入付出最多。不过很直接的问题就是随着挖矿门限越来越高,一定是只有拥有大量资产的人才可以挖矿,普通人无法参与到这个过程里,会考虑如果治理权也归这些少数人,就无法做到「人人的比特币」这一点吗?

Steve:我认为「人人的比特币」体现在挖矿没有设置额外的门限,是公开的,任何人都能进入,只要你有能力。我认为挖矿和任何别的产业一样,一定会是转向越来越大的玩家的。当一个行业发展到足够成熟,比如像石油,除了壳牌、BP 这些大企业,不会有任何个人会想说我也要去开采石油。那个人做什么呢,他们可以买公司的股票啊,这还是参与。我把挖矿和这些产业用同样的眼光看待。它会发展,它会不可避免地最后只剩少数的玩家,但是这些大玩家也会被很多不同的人所影响和控制,其实你看矿池的发展就知道已经是这样了。
区块律动 BlockBeats:所以从这一点来说你们更相信非传统意义上的西方式一人一票民主,而是认为付出了更多的参与者有权做一些更重要的决定,然后普通人可以用别的方式参与?

Steve:对,他们可以用 BSV 交易、可以投资矿机公司的股权,或者就是买云算力,等等。买股票这一点的好处就是,如果我不喜欢比如 BP 的一些做法,我总是可以把 BP 的股票卖了,换成壳牌的。同样如果我是蚂蚁矿池的参与者,如果矿池做出了一个什么决定我不喜欢的,我可以随时切到鱼池。它不是一个脱欧或者投了特朗普这种你在短期之内做了决定不能改变结果的行为,你不喜欢随时可以换。
区块律动 BlockBeats:感谢您的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