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梓岑:从主网启动那天起,“奶王”就应该成为历史

6月19日,HelloEOS 创始人梓岑做客区块链社群媒体『布洛克科技』分享了 EOS 超级节点竞选的心声。梓岑谈到在主网启动之前,这个市场需要有人去告诉大家 EOS 到底是什么样的设计?EOS 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EOS 到底有什么样的潜力?我们未来可以实现什么样的愿景?这个人就是”奶王”。但现在 EOS 的主网已经启动了,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是把我们之前曾经想象过的要做到的愿景一一实现。所以,从主网启动那一天起,”奶王“就应该成为历史了。

版权声明:对话实录由『布洛克财经』链上小花 整理,HelloEOS转载有删改。

时点对话·第一问

时艳强:梓岑总是在什么时候接触到区块链的,您是在什么契机下加入BitShares的,之后又是缘何创办HelloEOS的?您可以给大家具体讲一下这段经历。您被大家称为奶王,您何如看待这个绰号?

梓岑:各位『布洛克科技』的朋友,大家好!我接触区块链不早不晚,2013年是比特币第一次在中国掀起热潮,我也是机缘巧合看到比特币,买了一点入场。

加入 BitShares 也同样是机缘巧合,我看到了 BitShares 的白皮书,的确是一个非常惊艳、漂亮的产品,当时看到白皮书有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它也是 EOS 的 CTO BM(Daniel Larimer) 的第一个区块链项目。

我一直说 BM 是一个创造者,他一直在创造。在2014年的时候,整个行业还在 Copy 比特币的代码,作为一点小小的参数变动,就拿来发山寨币这种行业的现状下,BM就已经创造了 BTS 去中心化交易所,他创造了 DPoS 共识机制,创造了抵押锚定稳定币发行的机制。在BTS上达到的性能指标到现在还没有一个非常落地的其他项目能够超越,在当时我被BTS所吸引几乎是一定的,是命中注定,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一个优秀的项目光看完白皮书就足以让你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也就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加入到BTS社区里,开始越来越深度参与到区块链行业里,一步步的从一个普通的持币者变成社区的活跃份子,再到比特股理事会的理事的一个过程。

至于我被大家称为”奶王”,我觉得这个事情就当是群内大家互相开开玩笑,没有必要太过纠结于这个事情。为什么这么说?我认为主网启动这一天,奶王这个称号就应该成为历史。在主网启动之前,这个市场需要有人去告诉大家 EOS 到底是什么样的设计?EOS 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EOS 到底有什么样的潜力?我们未来可以实现什么样的愿景?需要有人做这样的事情,这个人就是”奶王”。但现在 EOS 的主网已经启动了,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是把我们之前曾经想象过的要做到的愿景一一实现。我们要把 dApp 的生态慢慢的繁荣起来,一个又一个的落地应用运行 EOS 底层架构上面。所以,从主网启动那一天起,”奶王“就应该成为历史了。过去我们给大家看愿景看蓝图,到了今天现在再往后,我们应该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出来,给 EOS 带流量带用户带更多的开发力量,我们要做这样的事情,所以奶王这个称呼就让它过去吧。

时点对话·第二问

时艳强:HelloEOS 背后是全球最大的石墨烯框架开发者社区,有很强的技术力量,那么通俗来讲,什么是石墨烯框架?听闻此次奶王您排在22位,十分可惜,您给大家具体聊一聊21超级节点诞生前的那些事,您认为您为什么会落选?您觉得为何要构建21个超级节点,而不是更多或更少?

注:HelloEOS 已于6月20日凌晨进入前21名,成为超级节点。

梓岑:通俗讲我们可以把石墨烯框架理解为一个工具组或工具包的形式,英文叫做 Graphene,它有一个非常高性能的协议和引擎,可以处理每秒超过十万次的交易,这个是在实验室环境下面。单线程在我们的实测现在能够达到 3300TPS,这个是在 BTS 上面实现的。另外 Graphene 采用了一个分离式的架构,用专业的团队去运行区块链的节点,应用服务商和消费者普通用户可以使用轻钱包或者轻应用的形式。这个框架是 2015年的时候由 BM 开发出来的,他当时是把BTS区块链和 Lmax 的一些设计结合到了一起,共同发布了这个工具组。

这个工具组特点非常明显,它的优点也很明显,性能非常强悍。第一个优势是确认速度非常快,确认速度是区块链项目性能的一个很重要的指标,Graphene 工具组下面能够达成的速度可以秒极确认,使用了这个技术框架,我们第一次可以让区块链应用能够达到像支付宝、微信的互联网应用体验。第二个优势是吞吐量高,TPS足够高,这里就是借鉴了Lmax的一些设计理念:第一个是全内存存储,第二个是把核心业务逻辑用单线程处理,第三个是加密算法的操作全部放到核心业务逻辑之外,第四个是校验操作分为状态独立和状态依赖检查两个类型。有了这些优化,Graphene 理论上 TPS 性能可以达到十万以上,EOS 在这个基础上引入了一个并行链的方案,可以把吞吐量提升到百万级,这是一个非常强悍的性能指标。

为什么我们石墨烯开发者社区说这个概念,这就涉及到 Graphene 的第三个特性是可用性特别强,一方面是性能稳定,在 BTS 项目上面已经稳定的运行了两到三年,从来没有出现过大规模的安全事故,出现宕机的情况非常少。第二个是功能非常强大,在 BTS 里面能够实现智能资产、多重签名可定制的用户名功能、预测市场等功能。第三个是灵活性很强,可以对几十种系统参数非常灵活的配置,几乎是可以做到实时的修改。因为这些原因,非常多的项目方开始选择石墨烯的技术框架来开发,我们看到的有BTS、Steemit、YOYOW、公信宝等十多个项目都是在这个工具组上面进行的一些定制化的业务开发。这些项目和开发力量都会把他们的流量和号召力反馈到整个石墨烯体系里面,这就是我们提出的石墨烯开发者社区的概念。

我现在排在第 22 位,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我做的还不够,股东、持币人认为我应该排在 22 位,那我就排在 22 位,因为这是股东投票所决定的。落选是因为做得不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做得更多一些,为 EOS 生态带来更多的贡献,就这么简单。实际上 HelloEOS 团队在国内知名度稍微高一点,海外社区对我们的了解很少,所以接下来我们也会把工作重点放到海外社区的运营上面。其实很简单,让海外的持币用户知道我们做了什么以及我们能做什么,将要做什么。

为什么 EOS 是 21 个节点?规模在 20 左右的节点数目可以在拜占庭问题中以更低的资源成本来获得更高效的共识,实际上在BTS系统设计里面,节点上限是 101 个,由持币人选择活跃的节点数多少比较合适,在过去的两到三年时间里,绝大部分时间是17到25范围在波动。

时点对话·第三问

时艳强:此次EOS主网启动,一定程度上可以认为是BigOne 投出的数千万张票加快促成了主网启动。一个机构的力量就引起如此大变化,那么EOS的民主是否受到挑战?如何保证未来不会出现更多类似情况?理论上来讲,无法排除21个超级节点中的2/3+1个,也就是15个超级节点联合作恶的可能,对此您怎么看?

梓岑:我觉得永远不需要担心 EOS 的民主受到挑战,因为决策权永远在持币人的手里。为什么 BigOne 这一次能够做这样的事情?因为他们知道持币人会支持的,持币人愿意让他们做的,否则他们会受到整个社区的强烈抵制。BigOne 手里持有的票实际上就是 BigOne 用户的票,所以他们必须看用户的脸色,用户想要他们做什么他们才敢做什么,这其实跟超级节点做事情的逻辑有一点像,就是我们做的都是持币人认为对的事情,持币人想要我们做的事我们才敢去做,如果有一些事情会在社区受到抵制遭到反对并且是持币人不想看到我们做的,那么我们一定不敢做,就这么简单。如果一个机构动用了用户的票数去做一件事情,它一定需要给所有的用户一个交代,如果给不了一个合理的交代,就失去了持币人的信任,持币人会用投票决定抵制还是支持它,我觉得完全不需要担心这样的问题。

理论上无法排除节点联合作恶的情况,也无法排除未来出现Bug、宕机这样的安全事故。任何一个项目从理论上来讲都无法排除这些情况。当年我们也是理论分析以太坊有各种各样的缺陷,错过五块钱的以太,这是我自己的经历。我错过了以太的 I-C-O,错过了开盘,错过了以太发布时候几块钱的以太,就是因为我们从理论上讲有各种各样的问题。EOS也是一样,其他任何一个区块链项目都是一样,但实际上恐怕真的不会发生。在BTS的历史里面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没有发生过所谓的贿选,甚至没有发生过某些大户联合控制几个节点,这些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所以如果有人要继续从理论上分析,尽可以这样分析,我是不太会在意这些事情的。

时点对话·第四问

时艳强:伴随 DPoS 机制而来的一个重要问题是给社区带来了贿选。那么什么是贿选?您对贿选的定义是中饱私囊,您认为贿选问题应该如何解决?HelloEOS 如何构建自己的生态?

梓岑:我觉得这个问题不是特别准确,DPoS 不会带来贿选,贿选问题依然是我们大家从理论上分析得出来的,是一个臆想的结论。目前来讲,整个社区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就是贿选行为是不会被接受的。我对贿选的定义很简单,就是没有把节点收益平等的公平的惠及所有的持币人,在我看来这就是贿选。直白一点讲就是把节点收益分给自己投票的那部分用户,那就是贿选。实际上任何一个变相的贿选或者一次贿选的行为都会在整个社区掀起轩然大波,然后遭到非常强烈的抵制。深度的参与 EOS 社区治理的人应该会非常了解,没有人、没有哪个节点敢贿选。

HelloEOS 不是我们构建自己的生态,而是我们在帮助构建EOS的生态,我们和其他所有的团队一起构建 EOS 的生产,让 EOS 的持币人或者让 EOS 整个社区在我们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看到我们的价值,我们做这些事情的基础一方面是我们已经有的社群力量和社区力量,去的三四年里,我们形成了一个很有底蕴的、忠诚度很高的、非常认可的 DPoS 机制的一个社区。另外,我们积累了很多基于石墨烯技术框架的开发力量,我们可以引入到整个 EOS 生态里面,可以输送非常多的 dApp,不管是产品思路还是代码的贡献。我们接下来的计划显得非常的简单粗暴,为EOS生态引入两到三个能够称得上杀手级的应用,一定是具有高频特性的,一定是支撑非常多用户,一定有巨大流量的 dApp 的应用场景。

时点对话·第五问


时艳强:梓岑总您被大家称为奶王,那您对 EOS 的未来有什么看法?一直以来您都是技术派,很看重 dApp 的孵化和开发,那么从技术角度来看,您认为现在距离应用落地还有多远?当下 EOS 各超级节点最先要做哪些事情?

梓岑:如果主网上线前我们畅想未来,那到现在主网已经上线,我们要做的是把我们曾经畅想的东西一一实现。我们可以类比一下,以太从刚发布到形成一个比较成熟的开发者社区、形成一个成熟的用户生态,有很多个 dApp 在上面运行花了两到三年的时间。我认为接下来在 EOS 生态过程会加速,而且会加速非常块,因为以太早期并没有现在 EOS 拥有的这么多资源、这么庞大的用户规模、这么庞大的资金体量、这么庞大的开发者力量还有交易所的力量、媒体的力量,早期以太是没有这样的条件的。实际上在 EOS 的主网上线前,就有非常多的团队拿着他们的 dApp 设计思路开始在做这些事情,现在已经到了一步步把这些产品设计落到实处发布出来,给用户使用,不断的优化用户体验,不断地让用户留在 EOS 生态里面。

我判断半年之内这个生态就会初具雏形,有可能会有几十个大家比较看好的、用户规模比较大的 dApp 应用在上面运行。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目前的态势,所有的开发者都在抢时间抢机会,因为有巨大的经济激励这些超级节点,他们也在抢着做贡献抢用户抢流量。有这么多充足的资金的支持,有这么强大的开发者和社区这些开发力量会提速很多,而且整个市场对区块链行业的认可程度、接受程度也是当初的以太所不能比拟的,所以加速的过程在所难免,我们再给 EOS 半年时间。

最后一个问题我并不能讲 EOS 超级节点团队还要做哪些事情或者应该做哪些事情?我一向的观点是让所有的团队做他们各自擅长的事情,这才是一个健康的生态,并不是我觉得超级节点应该做什么,那么所有的人都去做这些事情,这是没有必要、没有意义的,对大家的精力和时间、资源都是一种浪费。21 个超级节点里面有特别擅长技术的,有特别擅长运营的,有号召力影响力特别大的等各种各样不同类型的团队,这样才能形成一个非常多样的生态,也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所有团队的能量。我只能说 HelloEOS 的主要精力会放在几个孵化或者帮助几个甚至可能参与几个非常重头的 dApp 项目,我们把他们推出在 EOS 上面,然后吸引更多用户和流量,我们的重点肯定会在这里,其他团队应该做什么让他们自己来决定,用户最终会通过投票来评判他们的贡献。

时点对话·第六问


时艳强:您曾说把数字资产卖成多少人民币并不叫套现,恰恰相反,换成更多区块链资产才叫套现。为什么这么讲?您还说”任何会让我短期持币数减少的交易行为,对我来说都有巨大风险。比如买一套房子保值增值,无法给我更多安全感。”也就是说,传统投资者比较看好的房地产行业在您看来也不如数字资产保值增值,您判断的依据是什么?

梓岑:因为这些话我已经被人评价为古典币圈,这代表我对整个数字货币或者整个区块链行业的认可,在我看来人民币并不需要多少,我更希望自己持有更多的数字资产,各种各样的我看好的数字货币。我的数字货币钱包里面的余额能够给我足够的安全感,其他的都给不了,房产给不了我这样的安全感,银行卡账户同样给不了我足够的安全感。房地产没有数字货币这么增值保值,判断依据非常简单,我自己的投资经历,我自己的在这个行业经历,回头看一看比特币以太的K线,这就是我判断的依据。

我并不能说我这样的判断一定是对的,但是我自己就是这样看的,并不觉得房地产的增值速度能够跟数字货币相比。说实话区块链行业到现在为止依然是一个比较小众的行业,从业人员还很少、开发力量还不够强不够多。整个数字货币行业的优化技术还不够大,我们的普及范围还不够广。在我看来,区块链行业依然是一个小众的行业,它依然有非常广阔的、大量级的上升空间。我并不觉得房产这种流动性巨差的资产能够有一年十倍甚至百倍甚至千倍的升值空间,这是不可能有的。当然也不能听我说这样的话就觉得数字货币是稳赚不赔,蒙着头就冲进来了,数字货币行业同样也是一个高收益伴随着高风险,如果你是一个风险厌恶型的投资者或者不够了解数字货币行业,其实买房子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不过对于我自己而言,我足够了解这个行业,足够了解数字货币,对一些价格走势或者投资决策有一些比较成熟的体系化策略,那我最优的选择是数字货币。

在这里我也需要重点给所有的投资者提醒一下,我的判断并不能作为你的操作决策的指导,因为我的判断是基于我的认知、经历还有我的成本各种各样的因素来决定的,任何一个投资者都需要看到其他人的结论或者经验,结合自己的情况来做出自己独立的投资决策,不能蒙头跟着我。数字货币巨大的波动范围是很少有人能够承受的,特别是对于一些普通投资者来讲,绝大部分时间不推荐别人进入这个行业或者投资数字货币,怕亏就去买房,这就是最简单的原则。

时点对话·第七问


时艳强:由李笑来的硬币资本领投,红杉中国,真格基金,经纬中国,高榕资本,节点投资跟投的 IOST(Internet of Services) 项目主网预计6月30日上线,IOST 的机制和 EOS 的机制有何不同?您如何看待IOST?

梓岑:说实话我不太了解 IOST 项目,在此之前,我好像都没太听说过这个名字。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我把自己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精力都放在了 EOS 和 EOS 生态相关的事情上,其他的项目确实了解不多,这也涉及到我的一个投资理念,我一向只看三个项目,我曾经说过这样的话,看一万个项目、分析一万个项目并不难,难的是你在这一万个项目里边挑三个。第一个就是挑大格局但同时是早期的项目,在我的经历里我挑了 EOS,第一个它有非常高的愿景,非常高的价格预期但同时它还很早期,这是我选择的第一种。第二个就是挑很成熟的运行很久的有持续造血能力的、有持续上升空间的项目,项目风险相对小,价格预期也相对小,但是很安全。在这里我选了 BTS,也是基于我对 BTS 足够了解,它是一个有持续的交易手续费收入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第三个是选择一个国产的,产品设计相对合理的,业务逻辑很清晰、盈利模式很清晰的项目。为什么这么说?我一直觉得中国团队更敢拼更能拼更能加班加点,这是很多海外的开发者做不到的,中国人拼劲很足,中国人特别擅长做一些应用类的项目,在我的投资逻辑里我会在挑一个国产类的项目,我挑了 YOYOW。

三种类型的并不是就一定是我选的这样,可以有无数种选择,三个类型选完后就不看其他的,就专心看我选定的这些项目,除此之外,我不会太多的去分析了解,因为我的精力也非常有限,所以这个问题非常抱歉,我对 IOST 的了解不够多,不敢在这里发表太多的评论。

时点对话·传承问


时艳强:梓岑总作为资深的区块链行业布道者,应该接触过很多圈内人士,其中是否有您欣赏和佩服的从业者,为什么?『布洛克科技』目前覆盖11个国家200个城市3000个社群节点用户100万,希望通过『时点对话』邀请更多的大咖来社群分享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以推动整个行业进一步的发展,如果梓岑总引荐两位嘉宾,您会引荐谁来做客『布洛克科技』进行分享?

梓岑:我欣赏和佩服的从业者,排第一的肯定是暴走恭亲王,大家知道暴走恭亲王是我的偶像,从我 2013年进入这个行业,我就是看着暴走恭亲王翻译、写的文章,慢慢学习研究到现在。暴走恭亲王是这个行业里边少有的三百六十度无黑点的大咖,他们同样也是另外一个超级节点竞选团 CYBEX,它是一个技术实力非常强的团队,从各种各方面来讲,他们都是我钦佩的对象。第二个是YOYOW的创始人白菜,因为我对他足够了解,他对整个区块链技术或者说整个行业的理解,对产品设计的理解和打磨产品近乎于偏执的劲头,我非常佩服。

如果要我引荐嘉宾,第一个是暴走恭亲王,第二个是白菜。就这个问题我需要补充一点,在过去这么多年里,整个行业涌现出非常多优秀的领袖级人物,区块链技术到现在能够被主流所接受,能够在市场上有这么大影响力,都靠着他们这么多年来的探索,他们都是我的导师。但这个问题只能让我推荐两个,所以我只能说两个名字。这个行业靠的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贡献,在一个去中心化或者分布式的共识里,领袖的角色固然重要,其实更多的贡献来自社区,就像我们社区的每一个人都是贡献者。

时点对话·提问一


时艳强:EOS 21个超级节点的地位是在持续改变的,大家也很期待梓岑总的 HelloEOS 可以跻身 21 超级节点,您认为 HelloEOS 何时可以入选?如果入选 21 超级节点,您最先会做哪些事情?

梓岑:我觉得这个问题太尴尬,我们在火币的投票目前是一直在排在前六,一直在四五六名徘徊,距离第一名也仅仅只差几十万票,所以,我觉得等火币的投票开放,我们应该能够进入到前21位。当然这个投票是一个非常动态的过程,即使交易所开放投票,即使我们进入到前21位,后续有可能很快因为我们 HelloEOS 做的事情不够好,而被股东投票再被选下来,这个是实时动态的,所以需要我们持续地做出各种各样的不同的共享。

我们做的所有事情不会因为我们在前21,还是21以外就有所改变,我前面也说了我们的工作计划,一方面现有的社区运营会继续,另外一方面我们会重点向海外社区介绍一下自己,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能做什么,把大部分的开发力量用到支持 dApp 的开发。我前面说的很直接,就想要推两到三个重磅的 dApp,集中优势兵力做出最好的产品。

时点对话·提问二


时艳强:EOS 超级节点的话题热度非常大,但是技术方面,应用落地还是未知数,您认为过度的关注和逐利是否会将 EOS 捧杀?如何引导人们从一味追逐利益的狂热中回归技术本身?

梓岑:EOS 不会被捧杀,在我看来没有所谓的过度。所有的资源最终都会贡献到未来 EOS 生态的成长上,现在的所有关注未来会变成潜在的 EOS 用户,现在的流量未来会变成 EOS 潜在的流量,我觉得没有过度,现在把所有的资源已经摆到 EOS 面前,就看 EOS 怎么做而已,决定 EOS 未来的并不是现在的关注度有多高,而是 EOS 自己。包括 Block.One 对 EOS 开发,包括我们这些超级节点做的事情,也包括各种各样 dApp 团队未来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追逐利益的狂热本身就是区块链世界的特点之一,不能说这是件坏事情,为什么?我们现在能够有这么多资源去支持 EOS 的发展,就是因为整个市场在逐利的过程中形成的态势,这么高的热度,我觉得没有必要太过担心这样的问题,就不是什么问题。从目前市场的情绪来看,大家已经开始把目光重新放到了 EOS 底层框架本身,放到了 dApp 生态本身,放到了 EOS 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能够做成什么样,这些开发团队到底能做出什么产品给大家看看,给大家用用。我觉得现在整个市场已经回到最里面来了,大家担心的狂热是在主网启动以前,因为在启动以前我们不知道除了追逐价格还能干嘛,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太多了,现在我们的目光、精力全部都投到去怎么样做事情上面,所以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就像我前面说的,在主网上线前我们在畅想未来,在主网上线后我们要把我们畅想的东西一一实现,我觉得这是毋庸置疑的问题,现在大家也都是在这样做。如果担心这个市场太过狂热,没有回归技术本身,那我现在可以告诉你,EOS 所有的团队已经在回归技术本身,已经在做事情,不需要太过担心。

= END =

推荐阅读

最全EOS投票攻略
回应《”一条EOS主链共识”事件亲历记》:尘埃落定后的自证清白
BM:关于永久财产权的思考
Thomas发布15条EOS节点协议
最友善EOS开发教程——从如何发行「新垣结衣币」说起
HelloEOS梓岑专访:分红是最懒惰的处理节点收益的方式

梓岑:从主网启动那天起,“奶王”就应该成为历史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