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币改:一场冒进主义下的金钱骗局?

微信图片_20181019103706.jpg

我们一致认为,互联网和传统企业通过‘币改’,将自己的一部分或者全部业务按照通证经济的思路和模式重构,这将成为一个大趋势,任何人也无法阻挡。

作者:江小鱼

编辑:秦晋

最近Fcoin币改试验很热。用通证取代公司股权,对传统企业的“通证经济”改造,引起了圈内外人士格外关注。

然而笔者认为,在这个时候开展币改似乎过于轻率。借用一个政治术语来说,币改犯了“左倾冒进主义”错误”。


数字货币生态已经成熟到可以改革传统企业了吗?

孟岩、元道领导的区块链通证派,对“币改”有着非常乐观的估计。他们在7月5日公告中称:

“我们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一场通证经济与实体经济相结合、改变传统的利益分配格局、释放人们的创新和协作热情的实践大潮正在孕育涌动,即将席卷而来。我们一致认为,互联网和传统企业通过‘币改’,将自己的一部分或者全部业务按照通证经济的思路和模式重构,这将成为一个大趋势,任何人也无法阻挡。‘币改’,对这些企业乃至整个行业来说,将是脱胎换骨的蜕变,对于通证经济来说,则是支持实体经济的关键一步。”

在这份公告中,“币改”的作用被拔高到“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大趋势”的位置。从这种判断来看,Fcoin所做的这场币改听上去具有天然的正义性和先进性。但是,至于是如何得出这个具有煽动性的结论,通证派并未给出推导过程。

此外,就算这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大趋势”,币改就真的适合在此时此刻进行开展吗?或者我们换个问题:尽管通证派痛诉传统公司制的弊端,但数字货币生态已经繁荣和成熟到可以改进这项已经有400多年历史的制度了吗?

恐怕尚未见得。

数字货币缺乏实用的落地项目。除了比特币在全球有着普遍的共识以外,其他项目的根基都不稳固,甚至连V神所引领的以太坊都有被人质疑的地方,例如越来越繁琐和累赘。

数字货币还缺乏系统的估值模型。分析师们可以通过计算未来现金流并用利率折现来计算一个公司的估值,但数字货币的估值基本上靠的是信仰和想象,这导致数字货币的炒作成分极高,大多是关于资金盘的游戏。可以说,当下的币圈已经变成了谎言、欺骗和举起镰刀割韭菜的屠夫们的战场。

也许有人会说,通证的诞生使社区取代公司制成为可能,内容生产者、劳动者可以通过通证获得对系统的所有权,激励人类生产出更优良的东西,避免资本对生产者的过分剥削。

然而,这些美好的愿景都是建立在token的实用价值得到充分保证的基础之上的。当前我们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token的投机价值损害了实用价值。在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之前进行的币改,都将不可避免地带有炒作成分。


支持实体经济,还是为垃圾项目输血?

支持实体经济,是通证派币改行动选择占据的道德制高点。他们在报告中说道:

“怎样尽快支持实体经济?实践中可以有两条路,一条是从零开始新创项目,另一条是已经拥有成熟产品、完整产业链和庞大用户群的企业通过发行和应用通证,搞
‘币改转型’ 。

实体经济中已经具有成熟产品,有规模和实力的平台和企业,完全可以通过 ‘币改’
拥抱通证经济。这是目前被严重低估的路径。由于这样的平台和企业经过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洗礼和催化,通常具有庞大的用户群,完整成熟的生态环境,高标准的合规管理水平,强大的技术创新能力,因此这条路线速度更快、风险更小、影响更大。这就意味着现有数量巨大的中大型企业、互联网平台、连锁经营企业、企业联盟和非盈利组织都有可能通过
“币改” 走上通证经济之路。这件事情对于全球经济的影响之巨大,是不言而喻的。”

我们已经在上文中分析过了,通证派并未给出币改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大趋势”这样一个推导过程,也没有给出关于“投机价值损害股权价值和实用价值”的解决方案。在这里,通证派也在未经过论证的情况下,提出“实体经济中已经具有成熟产品,有规模和实力的平台和企业,完全可以通过
‘币改’ 拥抱通证经济”。

问题来了:Why?

既然我们没有解决token严重的投机问题,甚至token连个令人信服的估值模型都没有,为什么这些已经成熟的公司要通过币改拥抱通证经济?

或者说,什么样的企业才想通过币改来拥抱通证经济?


1.一个例子:Bizkey

我们不妨来看看首个参与FCoin币改答辩的项目Bizkey。

Bizkey的前身是考拉先生,其开发运营的生活圈是国内首个去中心化的O2O智能社区服务平台。在答辩中,创始人雷勇有两次提到考拉先生的经营状况。

第一次雷勇说道:“考拉先生以前是针对于实体商户做服务的平台,我们去年经营得不错,有近千万的利润,今年的利润更可观,我们甚至都有可能有资格上市。”第二次雷勇谈到了考拉先生的估值:“考拉先生成立于2014年5月7号,到2017年年底我们经过了接近4年的时间,大概到C轮我们有10亿的估值。”

既然C轮有10亿的估值,并且明年有可能上市,为何考拉现身要选择币改呢?

综合雷勇的答辩发言,一共有三个原因:

第一,考拉先生曾遭遇巨头“割韭菜”。2015年微信、支付宝等巨头与其合作,希望借此接入很多的商户实现移动支付,为此提供了返点、红包、活动费用等优惠,但在2016年底,巨头开始跳过中间服务商,直接联系商户,让中间的服务商“没法活”。因此雷勇选择接受币改,将原有业务“通证化”,打破大平台的垄断。(然而微信和支付宝的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在去中介化。

第二,考拉先生在海外的业务会碰到美团、大众点评非常大的阻击,如果还采用以前的业务模式,中心化平台的方法,公司今年可以活的很好,明年有可能还活着,但是后年不知道在哪。所以摆在公司面前的只有一道选择题,这道选择题就是生存还是毁灭。(这与前面所说的良好的经营状况形成了对比,已经到了企业的生死问题。

第三,雷勇彻底放弃了传统IPO,股东也非常支持他这么做。他说:“现在整个IPO的现状非常糟糕,在我看来非常非常糟糕,相信大家也都知道,我就不用多说的。”(与之前“有可能上市”的说法相左。)

如果我们把一个大的图景拼在一起,我们可能会得出这样一个故事:糟糕的IPO市场环境下,考拉先生虽然已经走到了C轮,却难以继续融资,更难以上市,而投资人又寻求退出。于是,币改可能就成为了他们不错的退出渠道。


2、哪些企业会对币改感兴趣?

Bizkey的故事只是冰山一角。

事实上,有不少像考拉先生这样的项目正参与到币改试验中。在互联网商业体系中,它们都不算明星项目,且符合币改通证派对币改企业的要求:实体经济中已经具有成熟产品,有规模和实力的平台和企业;经过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洗礼和催化,通常具有庞大的用户群,完整成熟的生态环境。

换成资本的术语,也就是融资走到了C轮、D轮,却无法继续融资,也无法上市的企业。他们手中有不少用户,但在BATJ以及这些公司投资的其他互联网公司的流量瓜分下,他们很难看到未来的出路。最糟糕的情况是,他们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选错了路,如今发现继续之前的商业模式一定会走向失败。这些项目方,以及项目方的股东们最支持币改。

反向思考一下,优秀的互联网公司反而不会参与币改,因为股东们不愿意向社区出让优质资产的所有权。

雷勇在答辩中提到了糟糕的IPO环境。只要对国内的资本市场稍加关注,就不难发现目前正在迈向资本寒冬。小米、拼多多、美团、滴滴等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明星公司都在扎堆上市或寻求上市,但不少公司上市后股价都遭遇破发。小米上市当日市值甚至不足500亿美元,与此前市场2000亿美元的预期差距极大。传统资本环境之差,可想而知。

而参与币改这些公司,可能恰恰是传统资本市场想要淘汰的公司。这些公司借用币圈的钱,与其说是在“支持实体经济”,不如说是“防止市场出清”。韭菜们的钱又给“今年可以活的很好,明年有可能还活着,但是后年不知道在哪”的项目续了一命。


为何由交易所来主导?是否存在利益产业链?

此次币改的提出者是Fcoin,一个充满争议的交易所黑马。

我们回到最开始通证派对币改的乐观意见上来。如果互联网和传统企业币改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大趋势”,为什么首先发起币改的不是企业和平台本身,而是交易所呢?

可以从正反两面进行思考。

首先,这件事由交易所来做最有可能引发传统企业参与。据笔者了解,目前确实存在非交易所组织想要做这件事。但如果币改后的企业无法上交易所,企业原来的股东股权无法退出,币改得到支持的可能性较低。说来说去,对于传统企业的投资者来说,币改的关键不是改成什么样,而是能不能上交易所。

因此,在资方的压力下,参加交易所发起的币改显然更加现实——如果答辩通过,发币上市,这比一群企业成立联盟慢慢探讨强的多。

其次,交易所显然能够从币改中获利。

目前币改成败未见,仍然能成为熊市的一个炒作噱头,增加Fcoin的人气。更何况币改几乎一天出一个公告,增加了Fcoin的曝光度,相当于是免费推广。对于刚兴起不久,用户量虽大但又需要保持地位的Fcoin来说,这种不耗费什么成本、又能增加名气的好事,基本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此外,由于上币门槛过低,Fcoin创业板上了不少充满争议的项目,甚至是空气币。币改项目虽然在互联网界难以生存,但相比起这些空气币来说确实是更加“实体经济”一点,暂时可以挽救Fcoin快速滑落的名声。

至于金钱关系就更加耐人寻味。既然上交易所可以帮助企业原有股东退出,决心币改的项目可能会想尽办法在交易所上币。这其中是否存在高昂的上币费,或者是隐形的腐败和利益输送,恐怕是很难说得清的了。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