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BATJ“瓜分”四大行 巨头抱团厮杀将至?

6月24日,中国银行(以下简称中行)宣布“中国银行—腾讯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挂牌成立,二者将基于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方面开展深度合作。

让我们将时间往前拉长数日,6月20日,中国农业银行(以下简称农行)牵手百度,双方将组建联合实验室,在智能获客、大数据风控、生物特征识别、智能客服、区块链等方面探索。

6月16日,中国工商银行(以下简称工行)结盟京东,双方表示将在金融科技、零售银行、消费金融、企业信贷、校园生态、乃至电商物流等开展全面合作。

在更早时间,今年3月28日,中国建设银行(以下简称建行)联姻阿里巴巴,双方将共同推进建行信用卡的线上开卡业务,以及线上线下渠道业务、电子支付业务合作。

至此,四大行纷纷联手互联网企业,新一轮金融科技争夺战一触即发。

BATJ“瓜分”四大行 巨头抱团厮杀将至?

BATJ诉求是什么?

DCCI未来智库创始人胡延平认为,BATJ首要解决的是合法化问题。

“BAT与银行合作,本质上给银行带来的更多,给BAT自己带来的比较少,但为什么又不得不合作呢?首先,BATJ要解决自己合法化的问题,通过为支付业务找到挂靠方、资金的托管方,去解决它在现有的政策框架内可以继续开展业务的问题,这是根本的需求。”

他同时指出,依托互联网企业的数据、相关的业务和用户,与银行的资金流结合起来等等,双方可以共同推出理财产品,这才是其次的目标。

事实上,近年来BATJ在金融领域实力表现抢眼。

根据统计,百度金融的个人客户总数在去年3季度末达到9000万;蚂蚁金服个人客户总数超过5亿;去年6月,腾讯的微信支付实名用户突破了4亿;京东金融个人客户总数超1亿。BATJ用户数的最低值,低于中国工商银行网银平台2.15亿用户总数,高于浦发银行3563.47万的个人客户数。

截至2017年6月底,余额宝存款规模已达到1.43万亿,涨幅近80%。目前余额宝存款规模已经超过招商银行、兴业银行、民生银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等股份制商业银行;如果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余额宝在2017年9月底的规模有望超过中行去年全年的个人平均存款余额。

估值方面,目前蚂蚁金服的最新估值为750亿美元,京东金融估值466.5亿人民币。根据《2017全球银行品牌500强》榜单显示,工行品牌价值达478亿美元,在全球银行业中超越富国银行排名第1;建行以413.8亿美元排名第3,中行312.5亿美元位列第5,排名第7的农行达285亿美元。蚂蚁金服早已在估值方面碾压四大行和全球零售银行巨头。

这些互联网公司的母公司市值同样表现不俗,腾讯目前市值1.608万亿元,超过工行1.572万亿元;阿里巴巴虽然稍落后于工行,但以1.52万亿元市值赶超中行、建行、农行。

“无论是互联网企业第三方支付,或者其他理财业务,监管都已经出台了明确监管的框架,按照这个框架去进行规范、整改,都有明确的步骤,互联网企业的合法化是不成问题的。”


与胡延平观点不同,在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看来,互联网企业最主要的诉求是释放业务空间。

“因为在监管框架下目前它的业务空间受到限制,互联网企业积累出的巨大资源如果仅仅是用于小而普惠的领域可能是冗余的,而且金融科技自身的进化需要业务的滋养、数据的滋养,所以需要跟更多的业务场景结合,促进其科技水平的提升。”

四大行所图为何?

四大行实力同样堪称豪门。

根据银行去年年报披露,建行去年净利达到2314亿,工行在去年净利为2791亿,农行、中行净利也纷纷突破1000亿,如果将一年以365天计算,四大行日均净赚超过23亿。

既然四大行拥有如此丰厚的利润和实力,选择与BATJ合作图的是什么呢?

在薛洪言看来,银行的主要诉求是通过与互联网巨头的合作,尽快提升自身金融科技水平和实力。

“银行与互金巨头的合作是一种拥抱未来和变化的表现,虽然目前来看银行的盈利水平还是非常高,但是银行盈利的增速已经在连年下降,这其实反应了银行目前的业务模式已经很难去适应未来经济发展所要求的金融服务模式变化和改革要求。”

事实上,2016年,工行、建行、农行和中行的净利增速分别为0.5%、1.5%、1.8%、1.0%,仅保持微弱增长趋势。

薛洪言指出,“科技和互联网对金融业的改变和渗透在逐步加速,基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看,银行需要积极去拥抱科技,选择好的合作伙伴,相互取长补短,加速转型。”

胡延平则认为,BATJ和银行的合作本质上是一个过渡性状况,双方既相互合作,又相互提防,双方关系是比较脆弱的。

“银行业本质上拥抱的是银行自己的未来,而不是拥抱BATJ。因为银行业的转型和变化并不是出于银行自身愿意,更大程度上是被动,或者是外部的环境变化带来危机感的结果。”

四大行不得不开展合作?

互联网企业一路高歌猛进,使得有人猜测此次四大行联姻BATJ会不会因为传统业务遭受威胁,银行不得不与互联网公司进行合作。

薛洪言认为,目前银行业确实面临着很多的问题,需要转变观念,低下高高在上的头颅去合作,但它并不是要对互联网巨头低头,而是向整个时代或者整个实体经济转型低头。

“我们看到近年来实体经济有很多变化,一方面是经济增速下行,整体的活跃度下降,另一方面实体经济的结构也在发生重要改变,由工业时代转向信息化时代,未来可能还会接入更多科技手段。在变革过程中,其实银行的转变并没有那么快,更多还是沿着原来的老路往前走,走着走着会发现越来越难走,盈利的增速越来越低。”

薛洪言指出,认识到这个问题后银行不得不转型,不得不向实体经济大形势、大背景低头。“互联网巨头成长于新经济发展过程中,他们的业务模式契合新经济对金融的需求,代表了一种先进的方向,所以,银行与BATJ合作也是积极拥抱这种变化的重要表现。”

值得一提的是,互联网巨头与银行合作项目多为金融实验室,对此,薛洪言表示,金融实验室在狭窄范围内进行探索与合作,比较类似于监管沙箱,由于限定了很多条件,合作双方反而愿意最大程度地开放与合作。

“对于金融科技或者新的业态来说,监管方其实看不透业务变化,但又不想扼杀掉这种创新,所以限定一个特殊条件,像沙箱一样,让你在限定范围内创新,即使出了问题也不会对现有的体系造成大的影响。对于金融实验室而言,双方容易放下各自的戒心全面投入,双方在磨合过程中增进了相互了解和认知,为更深层次的合作奠定基础,这种是比较可行的方式。”

巨头抱团是否会形成捉对厮杀?

建行联手阿里巴巴,工行结盟京东,农行联姻百度,中行拥抱腾讯,四大行与互联网公司一一对应合作,是否会形成电商领域阿里+建行PK京东+工行,支付领域阿里+建行PK腾讯+中行的竞争?

胡延平认为,目前合作格局是暂时的,捉对厮杀不会出现。

“这并不反映银行和BATJ形成的业务合作格局。比如说支付宝,原来其实和工行合作,后来调整为建行。在银行业和网络支付业务关系最紧张的阶段,两者的关系从根本上讲是相互合作、相互提防、相互竞争,在未来竞争甚至可能远远大于合作。”

胡延平同时指出,“合作一方属于体制内,另一方属于体制外,体制外不可能变成体制内,体制内也不可能变成体制外,这一关系决定了合作是貌合神离,相互利用的,以后可能是腾讯加工行,或者是阿里加中行,后面的合作关系是可以变的。”

实际上,随着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逐步走向成熟,并开始商业化,金融行业格局也正在发生改变。

薛洪言认为,整个金融行业未来的发展其实是开放合作、共融发展,可能中行和阿里达成了合作,也可能工行和腾讯在其他方面会有新的合作空间,银行跟金融科技企业的合作是全方位进行的,从业务到营销到科技,一直到背后的数据、客户等等。

双方联姻难以持久?

事实上,BAT早在2004年就开始与银行开展合作。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04年7月,腾讯与工商银行开展战略合作,双方协议在发行虚拟联名卡、推广电子银行产品、共享营销宣传渠道及客户资源等方面开展合作。

截至目前,腾讯已经与7家银行达成战略合作,阿里巴巴与11家银行开展合作,百度牵手7家银行。但是,由于商业银行与互联网公司在体制、文化、背景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很难为对象做出改变或者让步,早期双方的合作多数无疾而终。

这轮声势浩大的联姻会不会雷声大雨点小成为关注重点。

对此,薛洪言认为,改变并不是为了迎合对方,而是为了迎合时代发展,迎合整个金融行业的发展趋势。

“其实双方都看到了这种趋势——未来科技和金融必定融合在一起。因为金融科技的基础是数据,但是银行数据单一,只有用户财务类数据,包括借款、存款理财等数据。然而,金融科技更多是要了解用户的兴趣爱好、行为,需要行为数据、社交数据,这些恰恰都掌握在互联网巨头的手里,所以双方其实有一个很天然的合作空间存在。”

与此同时,未来分布式技术也是一大因素,薛洪言指出,“目前双方还面临一个共同的敌人或者共同的冲击——未来分布式技术,区块链、数字货币这些技术会颠覆传统银行业务,也会颠覆现在互联网金融的业务模式。所以,双方合作一方面也是为了去积极探索这种新的技术,将其更好融入到金融场景,共同应对挑战。”

“对于银行业来讲,巨大的利润已经足以让它活的非常好,而且,长期以来,银行对于这种营销成本高、业务收益低的业务,对于风险比较高、资金收益率比较低的业务是没有主动性和积极性的。现在,互联网公司占据流量,拥有大量的数据、场景和用户,占比越来越大,已经超过了银行,对银行造成威胁。在这种状况下的话,我们讲有竞争有合作,同时还有一个更关键的就是有提防。”

胡延平则认为,四大行与BATJ不可能有长久的真正联盟。

“银行对于互联网企业所做的事情不反对,但是也绝没有鼓励,而且反倒会通过一步一步限制交易额度、交易笔数、余额资金总额等,最终要把第三方支付、互联网金融卡在一个尽可能小的范围,尽可能低的一个层面上,这是银行业要的一个真实的结果。但是未来未必成为银行业所期待的样子,只能说双方各自各有各的心思。”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