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圆桌讨论:区块链现在处于什么阶段?应用的爆发需要多长时间

雷锋网AI金融评论报道,2017年7月7日至9日,全球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峰会CCF-GAIR大会在深圳大中华喜来登酒店举行。本次由CCF中国计算机学会主办、雷锋网与香港科技大学(深圳)承办的大会聚集了全球30多位顶级院士、近300家AI明星AI企业 ,参会人数规模高达3000人,无愧国内顶级阵容。

在8日下午的金融科技专场,区块链环节也迎来了一个圆桌讨论,该环节由阿博茨科技CEO杨永智主持,北航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主任、天德科技首席科学家蔡维德教授,趣链科技CEO李伟博士,中国银联区块链负责人周钰参与,共同分析了“区块链技术的现状、机遇和挑战”的相关话题。多位专家的对话,雷锋网整理如下:

主持人:从技术成熟度来说,现在区块链处于什么阶段?从应用和市场来说,区块链的应用处在什么阶段?应用的爆发期需要多长时间,你们觉得区块链创业机会在哪里?

蔡维德:个人认为在早期。现在许多区块链技术,就算技术不错,但工程上需要一些时间。做一个示范项目不是很难,几个月可以做完;但是把它上线,比如做一个支付系统,这不是那么简单。如果算错了,可能要赔几亿甚至是刑事责任。由于法律和各方面的原因,真正做到核心系统,还不是那么容易。今天我们看到许许多多的应用,基本上都是所谓的“旁边系统”,不是那么重要的系统。做失败了,用人工把它救活就可以了。这是现在的趋势,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做成熟。我觉得做得太早,说不定是坏事。像加拿大央行跟R3做的实验,做失败了,对R3的Corda是非常大的打击。打击有多大?R3公司根本不把这个新闻放出来,这个新闻是被封闭的,但一查加拿大央行Corda就出来了。很多事情还有一段时间,我认为现在的趋势非常猛烈,这可能是非常大的冲力,这个冲力大到不能不重视了。

主持人:蔡维德教授,您认为现在还是早期,真正到应用的爆发,中间还有多长时间?

蔡维德:最快一年。

主持人:这很乐观。

周钰:我很同意蔡维德教授的观点,总体来说现在在早期,从具体实践来看可以看出,现在技术本身有一些问题,更重要的是工程可行上需要做一些验证。我刚刚说的几个项目,都尽量避开复杂场景及核心场景,试图用不是特别重要的系统验证。我们试图帮助现有的业务,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帮整个行业对现有的技术做验证,包括是工程可循的具体路子。我觉得一年太乐观了,可能要三到五年。用银联自己的支付系统来说,估计十年八年也是有可能的。

蔡维德:我比你乐观。4月28日DTCC宣布做不出来,下个月DTCC联络世界几大重要交易所,决定推国际清结算区块链;虽然他们做不出来,但他们认为这问题可以解决,并且开始制定标准。可以说一方面宣布项目失败,另一方面立刻成立联盟,组织国际各重要交易所,开始做区块链的标准,这件事有可能跑得快。

周钰:您的理解是对的。总的来说我们认为这是对的事情,但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去做,并不是现在就把它否认了。需要投入多少时间和精力,我们看到了DTCC联合几家的新闻,我们开始做区块链。去年我们认为做一个场景很容易,包括场景验证的场景,这是非常简单的业务。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业务,我们还是遇到了很多问题。

主持人:周总认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蔡维德教授还有一点不同意见。请李伟博士发表意见。

李伟:我作为区块链行业一线实践者,实事求是说我对区块链整体发展速度越来越偏乐观。如果一年前让我评估速度,我认为需要五年、十年甚至十年以上,我现在感觉速度超出我本身的预期。从大势来讲,区块链成熟是可以期待的事情;在细节上,我们会遇到各式各样的问题,客观来说70-80%不是技术问题,很多时候是理念问题、协调问题或者法律法规问题。区块链绝对不仅仅是技术创新,技术创新只是一个核心,包括我们的规模。我们的新金融、自金融等方面需要做更新,最终发挥区块链的价值。

从整体来说,我们可以期待。很欣喜的是2015年看到的是PPT,2016年看到的是POC,2017年看到一些试点项目,可以看到一步步地实在起来,最后到了合约系统。这是长期和慎重的问题。包括央行的数字货币,因为是法币,这不是三年五年能出来东西。即使没有很重的变化,但我们在某些领域可以发现它的价值。这不是微创新,而是技术上的变革,这是我们的经济方式、商业模式、分布式商业的变革。我要爬珠穆朗玛峰需要很长时间,但我们在半山腰上,也是一个场景。我们现在在做的是布点,一个个点来做,这些点从量变到质变,可能是我们刚刚说的区块链的样子。我们在做打基础和试点的阶段,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周钰:谈到区块链,前面一直提到技术,区块链本身从技术的角度来说只是一部分创新,更多的是对现有的业务带来的创新或是业务的颠覆。这过程中我们确实在做一个个的点,出发点是为现有的业务解决问题。这可能会带来新的业务模式的探索,包括新的业务模式的发生。这跟当年的互联网是一样的,就是链网的概念,这未来是一个标杆。如果区块链一旦形成网络基础设施的概念,想象空间非常大,给整个社会带来非常大的变化,也给很多除机构以外的个人带来很多机会,这可能是创业者的机会。

主持人:总结三位嘉宾的观点,区块链在推广的过程中,跟现行法规、合规性、观念、管理有非常大的冲突,会导致找具体应用场景落地非常复杂,技术只是其中一部分。中国银联是国企,是很多银行机构共同组建的,区块链是分布式、去中心化的,我的理解比较狭窄,今天很多人跟我有同样的理论,这两个东西应该是有悖论的,如何很好地利用分布式、去中心化,又能很好地掌控它?

周钰:不能说掌控。首先区块链从某种角度来说,在机构之间不存在真正的去中心化,而是多中心化的东西。从银联角度来说,不是掌控,而是发挥银联所谓的开放式的,传统的中心化协调机构的职能,把银行、金融机构拉在一起,共同组建多中心化网络、联盟或是生态。银行之间天生带有相互竞争的关系,同业上是直接竞争关系,非同业上,如果没有银联牵头挑动这件事,他们之间无法自发形成多中心化的组织或者网络。

这是我们在具体实践中很有趣的问题,我们跟很多银行沟通时,很多银行认可我们提出的场景甚至是理念,他们认为有必要在银行之间形成去中心化或者多中心化的组织;一些业务的开展,他认为对业务的发展是有好处的。如果让他们自己谈,银行和银行之间根本无从谈起,无法牵头。他们主动提出,希望银联牵头做这件事。这是实际发生的事情。

主持人:你们在做很多2B的业务,今后有没有可能形成标准化的产品、形成比较好的底层技术?从公司做得更遥远的角度来讲,有没有看到区块链在2C上的应用机会?

李伟:谈到区块链,严格意义分为两类,一类是联盟链,主要做2B业务;另一类是公链,我们现在不做公链,只做联盟链。我们在做联盟链过程中看到必要趋势,我们一定要做标准化,但现在难以做得很细。现在技术处于早期,不能把技术规定死了。可以看到工信部、竞标委在制定一些标准,最近商务部、卫生部、财务部各个部委都在推这些标准,各个部委都有标准的趋势,这是相对比较长的过程,整体上是要做的。

ICO正在做国际标准,这是很重要、很长期,也需要我们努力做的事情。我们现在主要跟银行系统做应用系统、底层服务,最终标准的建立肯定基于现有的业务系统,不可能凭空造一个标准,如果我们现在做的标准符合银行需求,最终标准一定有参考性或者进行修改。

我认为标准的问题最终肯定会有,只是需要时间。

区块链会颠覆现有的2C模式,比如最终的共享经济。共享经济理论的状态应该是IBM模式——我家的房子,你帮我运营,我们分成。比如现在很火的共享单车,现在摩拜、ofo自己买了大量的自行车,神州专车买汽车。理论上个人自行车共享出来给摩拜,由他运营。今天这辆车被骑了10次,一共10块钱,你5块,我5块。这存在很大的问题,数据存在摩拜数据库里,我可以更改。我怎么信任这辆车被骑了多少次,这是成本很高的问题,我如何相信你的数据,变成真正的共享经济?我们在智能锁上把数据上链,手机实时收到情况,这不是摩拜告诉我的,而是区块链告诉我的。基于这个模式,很多2C的场景可以做了。区块链把共享经济或者分布式商业带给大家,使得多点协作可能成为可能。

现场互动

提问:去中心化这件事提了很多年,当年P2P出来时,有号称改变。大家用P2P传文件,倒打成型。本来说这是最后一场革命,现在没觉得有多大的革命出现。请问几位专家,今天区块链像P2P,监管后,难以发展起来,慢慢销声匿迹。

蔡维德:我的演讲稿或者我写的文章里基本没有写去中心化,如果你搜寻去中心化或者别的记者写说我讲的,实际上我没讲。我讲的是‘去去中心化’,而不是‘去中心化’。区块链和去中心化没有关系,这只是分布式,有些人说分布式怎么样,没这件事。我做计算机研究,都是分布式,只是不同的分布式。去中心化是一个政治名词,学术归学术,商业归商业,政治由政治讨论,跟我们没关系。

我今天演讲很重要的信息,今天区块链不是定位在去中心化或者任何事情,它是互联网秩序的维护者,这是它的定位。这是大数据管理数据权利的方式,定位不同了。如果你这样定位,这是非常大的趋势。可以从贵阳写的东西里看到,现在不是炒私人货币,他是新的系统设计,所以名字是新的计算技术,跟以前不一样,这是非常大的定位的转变。

李伟:我一直非常反对去中心化这个词,我觉得去中心化是非常理想的状况,很难做到。哪怕以太坊还有基金会,某种意义上也是中心化的东西。我经常提到多中心化和弱中心化,讲的是分布式合作。比特币是真正的把区块链带给典型的应用,你说区块链是灰色的,区块链本身不可能是灰色的,人工智能不可能是灰色的。我们的数字、代币是有一些其他的色彩,本身区块链是一个技术,数字货币、虚拟货币只是九牛一毛,我一直想我们真的应该看到除了这些币之外,其他都是幻象,这些币只是其中一个点。

我们要看到本身的价值,难以达到去中心化,达不到的是多中心化,这是我们的价值,是一个低成本,构造我们信任的机器。这是区块链最核心的价值,现在商业最大的成本是人与人之间、企业与企业之间建立信任,建立信任需要成本。支付宝,因为信任所以简单,这不是它造出来的,而是靠这么多的投资、市场推广,它对道德的要求,区块链极有可能通过技术手段、低成本手段确定价值,这些币只是副产品。

转自:雷锋网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