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资讯

关于“现金贷”、对外投资、比特币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最新表态全梳理

本文来源于一财网,由三篇文章整合而成,原文作者为宋易康、佘惠灵、徐燕燕。

12月2日,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第一财经 摩根大通年度金融书籍品鉴会”上的发言中,对于中国的外汇市场形势和外汇管理政策取向、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以及“现金贷”监管等热点话题做主旨演讲。

关于“现金贷”、对外投资、比特币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最新表态全梳理

规范现金贷五大重点

潘功胜指出,目前现金贷业务发展速度很快,在服务长尾人群消费信贷需求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但是过度借贷、暴力催收、超高费率、欺骗侵犯个人问题比较普遍,存在较大风险隐患。

在社会风险方面,从业机构对借款人适当性管理普遍缺失。 严重侵害金融消费者权益行为时有发生。 为了快速做大业务规模,一些机构进行掠夺式放贷,诱导客户过度借贷、多头借贷、甚至借款给无收入群体。加之超高利率和收费,容易导致借款人陷入债务陷阱。

潘功胜表示,下一步,相关监管部门也在考虑修订10年前制定的小贷公司的监管规则,进一步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遵循几个思想:

第一,普惠金融也是金融,必须实施准入管理,必须要有规制的约束。面向长尾人群的金融服务更应当是负责任的金融。

第二,坚持问题导向,对于现金贷行业面临的突出问题,机构纠偏和行为纠偏并重,疏堵结合,综合施策。

第三,加强监管协调,在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的框架下,人民银行、银监会等中央部门,统筹部署各地金融办等组织,落实属地责任,央、地连动和部门协同。

具体而言,潘功胜指出,有以下要点要遵循:一个是设立金融机构、开展金融业务,必须依法接受准入管理,没有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经营放贷业务,对于无照经营,必须严厉打击和处理。

二是,不同金融业态的市场准入,应当具有相对的公平性,网络小贷公司由地方政府进行市场准入,全国性经营的模式与其他金融机构的市场准入存在严重不公平性。下一步相关监管部门将对网络小贷公司的市场准入进行评估,并制定相关的规则。

第三是,关于行为监管,制定负面清单,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对于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的成本,包括利息也包括其他的收费,应当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规定;应当遵守“了解你的客户”的原则,审慎把握借款人和各项贷款的条件,不得诱使借款人陷入债务陷阱,坚持审慎经营的原则,加强风险内控,采取有效的措施防范以贷养贷、多头借贷的行为;不得通过暴力、恐吓、侮辱、诽谤、骚扰等方式催收贷款;不得盗取滥用、非法买卖、泄漏客户信息。

第四,加强对从业机构的资产负债的审慎管理。今年以来,一些小额贷款公司突破融入资金的比例限制,通过国内金融产品放大杠杆,不仅增大了自身的风险,还可能造成风险在金融体系里的扩散与传染。小额贷款公司应审慎融资,控制杠杆比例,以信贷资产转让、资产证券化等名义融入的资金应当纳入表内融资,合并计算,暂时按照当地表内融资的的小额贷款公司融资的比例来进行管理,对于超过比例的小额贷款公司,应当制定压缩规模的计划,限期内达到有关比率的要求。

第五,规范持牌金融机构,如商业银行、信托公司等参与现金贷业务,持牌金融机构,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持牌金融机构不得为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提供资金、发放贷款;不得与无发放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

针对非理性对外直接投资的阶段性管控已基本退出

潘功胜在演讲中谈到关于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2017年以来,中国企业的对外投资增速放缓、结构改善。“这里面有政府引导的作用,主要还是市场主体对外投资的逐渐成熟和回归理性。”他强调,去年底,几个部门针对非理性的对外直接投资采取了阶段性管控措施,到目前已经基本上退出。

他在介绍我国对外直接投资近年来的发展状态时指出,近年来,我国的对外直接投资保持较快增长,从2010年以来,对外投资的年均增长速度15%左右,对外投资的快速增长,宏观上反映我国综合国力的大幅度的提升,对外开放程度的不断提高,和“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和对外战略的实施。从微观层面,中国一大批企业的竞争力大幅提升,拓展了国际市场和衍生产业链的需求,我们中国有一批企业在国际上变得越来越活跃。

但是,“近两年,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时各方面关注的焦点,尤其是2016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增速比上一年增长40%多,突然这么一个快速的增长,毫无疑问是异常的。学者和金融界讨论原因很多。”潘功胜称,中国企业的对外投资的历史比较短,经验不足,人才短缺,一些企业在海外投资并购中表现出一定的盲目性和不成熟型,存在一定的对外投资的风险。为了中国企业走出去更加的健康有序,国家有关部门对对外投资进行了必要的引导,为对外投资的健康和有序的发展是有利的。

今年8月份,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交部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明确了鼓励类、限制类和禁止类的境外投资的类别,有利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更加理性、健康和可持续的发展。

潘功胜表示,我国对外投资的政策和管理原则,应该说是明确的:第一,我们鼓励企业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融入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支持有条件有能力的企业对外投资,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第二,引导和支持企业理性、稳健的对外投资,防范对外投资的风险,推动境外投资持续健康的发展,实现投资目的、互利共赢和共同发展。第三点,坚持企业主体、市场原则、国际惯例、政府引导,坚持企业在政府的引导下自负盈亏、自担风险,按照商业原则和国际惯例开展对外投资。第四,提高境外投资的便利化水平,推进对外投资管理“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的方向也没有变,坚持备案制为主的境外投资管理方式,按照鼓励发展和负面清单的模式引导和规范企业的境外投资。第五,鼓励开展人民币对外投融资,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增强和人民币加入SDR,人民币在国际上得到越来越多的外部认可,中国在成套设备、工程装备、项目承建等方面有很强的竞争能力,对于使用人民币对外投融资,使用人民币资金,用于进口货物与,支付劳务承包、项目承包费用,形成人民币回流机制,实现人民币国际化和企业走出去的有机结合,同时对于微观主体来说,对于企业来说,可以避免汇率风险,节省换汇成本。

关闭比特币交易平台、叫停ICO是果断正确的决定

“如果在几个月之前,我们没有关闭比特币交易所、打击ICO融资;如果今天还像年初一样,全球80%以上的比特币交易、ICO融资都发生在中国,那么今天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真是有点后怕。” 12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在“第一财经·摩根大通年度金融书籍品鉴会”上指出。

9月15日,北京市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办下发《北京地区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清理整治工作要求》(下称《要求》),各交易场所在当天24点前发布公告,明确停止所有虚拟货币交易的最终时间,并宣布立即停止新用户注册,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应声宣布将关闭交易平台。

潘功胜称,比特币的产生是在2009年,今天在1万美元上下波动,今年年初还只是1000美元,而2011年它是1美元,他援引11月29日刊发的法国KEDGE商学院教授埃里克·皮谢的文章《比特币升至1万美元:是投机泡沫还是未来价值的体现?》称,比特币泡沫不过是疯狂投机的最新化身,历史上疯狂投机时,都会冲击金融市场。比如1637年郁金香的狂热,2000年互联网的泡沫。书中最后一段指出,没有人能预言投机风险持续时间的长短和顶部在哪里。凯恩斯告诉我们,市场非理性的时间可以长到让你破产。“因此只有一件事能做了,坐在河边看,总有一天,比特币的尸体会从你面前飘过。”埃里克·皮谢在书中称。

外汇市场形势有良好稳定的基础

他指出,中国未来的外汇管理的政策取向有两点基本考虑。第一,坚持树立国家对外开放的新格局,服务于实体经济,服务于中国的对外开放。第二,防范跨境净资本的流动风险,维护金融安全。在具体内涵上有几项:第一,适应我国经济和对金融市场外开放的需要,稳步推进资本项目的可兑换,进一步提升跨境贸易和投资的便利化水平。第二,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保持人民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第三,完善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政策,和微观市场的监管体系。第四项,发展和完善外汇市场,增加外汇市场的深度,丰富交易工具、扩大交易主体,完善外汇市场的基础设施建设。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微信:kkyves

邮件:kefu@lianyi.com

时间:7x24,节假日bu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