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链一财经首页
  2. 项目
  3. Elastos

CR 竞选委员访谈 ▏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为建设私域财富互联网奋斗

亦来云社区的 CR 委员竞选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作为亦来云社区的个体成员也参与了第一届 CR 委员竞选。5月17日,韩锋先生受 CR 先锋资讯的邀请在抖音做了题为《为建设私域财富互联网奋斗》的访谈分享。、

CR 竞选委员访谈 ▏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为建设私域财富互联网奋斗

以下是此次分享的主要内容。


一、为什么要参加 CR 委员竞选?

首先是因为我高度认同陈榕老师的理念,而且通过这两三年的实践,我越来越坚信陈榕老师关于建设第二代互联网的理念是对的,所以我这次参加 CR 委员竞选的口号是:为建设私域财富互联网而奋斗,帮用户成财户。

二、在未来的牛市亦来云的表现会是怎么样?

首先谈一谈对亦来云的现状和未来究竟怎么认知的。我是很喜欢把亦来云跟 NEO 当初去比较,很简单, NEO 我也是天使投资人。跟 NEO 一起成长的经历是相当宝贵的。NEO 也经历过中间非常低迷的时期,从1块2公开发行跌到4毛多。一直到2017年之前,个人觉得 NEO 是没有找到方向和愿景的,最早他提出的叫小蚁股,想做的是把创业公司的股权弄到区块链上,然后交易流通,这个概念现在来看是不成立的。而且,NEO 在低谷期还经历了比较严重的财务危机,五人团队甚至讨论过裁员,达鸿飞甚至和我一起去为 CISCO 讲课赚外快来救济。2017年 NEO 终于认识到牛市的风口主流是智能合约,是以太坊,团队用微软的通用语言 C# 写了一遍智能合约,让区块链全球智能合约的开发门槛降低了。既然用了微软的语言,后来又有微软加持,当时是一炮打红的状态。

我经历了两轮牛熊,一个项目必须到牛市的时候表现要超过比特币,如果牛市你连比特币都不如,基本上这个项目会自动消亡,因为社区慢慢就不会跟了。我在2017年主要投了三个项目,一个以太坊,一个 NEO (天使投资人)、一个是 BTS 。为什么三个项目我后来算是成功的投资了?最简单的指标——牛市超越比特币。在2017年就算这一年,比特币涨了差不多20倍,以太坊差不多30倍,当然表面上看到30倍好像不够,但你不要忘了以太坊之前2015、2016年已经在当初的私募价基础上涨了100倍了。

NEO 在2017年之前是挺惨的,发行价大概是1块2,但是一直跌到4毛多,徘徊了将近两年,但是谁能想到的是 NEO 整个2017年涨了1000倍,确实是创造了奇迹。再一个是 BTS 也很出色,2017年应该是200倍以上,这也是最起码的投资成功的标准。就是说在牛市期间,你投的项目要能跑过比特币,而且能够继续跟上比特币未来每一轮的熊牛。这是一个公链项目能生存下来的起码标准。

亦来云相比 NEO 早期的优势:

其一,亦来云最幸运的是一开始就有陈榕老师坚持了20年的理念,现在我们总结为第二代互联网,即私域财富互联网。现在已经开始证明大势就是往这方面走的,不管是央行的数字货币还是扎克伯格搞的 Libra,都涉及到数据私有,数据资产的方向。目前虽然这么熊的情况下,在全球仍然形成了一个社区的硬核。我想今天能参加选举的都是亦来云社区的硬核,相当于长征最铁的核心队伍。我认为这是亦来云比当初 NEO 强的地方。也许这话我现在说的大家觉得有点早,我们到下轮牛市去看。

其二,我们充分的学习了 NEO 的成功经验。达鸿飞非常重视国际社区,形成一个全球的社区,这一点中国的一般项目是不太有这个概念的。陈榕老师本身有很强的国际背景,所以我们也是高度重视国际社区。目前应该说亦来云的国际国内社区都比较平衡,包括这次 CR 委员选举,大家看到了一多半还是国际社区参与的,而且好多得票数现在排在前12,还是说明国外的社区真的是不可小觑。

其三,全球第三方平台排名的情况比较鼓舞人心。CMC 非常著名的平台 FCAS 评分系统,曾经公布数据把亦来云评为未来最有潜力全球第十。还有 Coincodeca,国外的一个第三方的比较权威的平台,把亦来云 GitHub 活跃度排在第十九。所有这些数据显示我们在按部就班的前行,虽然还远谈不上成功。

其四,亦来云基础建设的资金充足。我明确的告诉大家,亦来云资产管理确保比特币与现金是持有一个合理的比例的,能够支持核心开发团队坚持两轮牛熊周期,所以在这点大家不用担心。

我们的教训:

亦来云这两三年也犯过错误。而且犯过很严重的错误,我觉得最严重的一个错误就是天使币提前解锁,在社区完全没有形成共识的情况下,单方面违反白皮书承诺,从后面来看没有任何一方是受益方,几乎完全是双输、甚至多输的这么一个结果。对亦来云,当时那么脆弱的共识,本来就是一个幼苗,打击是是非常沉重的,我全程参与了这个决策,责任是推卸不掉的,我已经多次公开向社区道歉!

我们在内部、外部也也开了不少会总结,我们当然很着急,谁不着急?从 MIT 实验室退回来的美元,我天使投资牛顿计划赚来的钱,甚至不惜动用了 DACA 协会的100个 BTC(此事我已经公开在 DACA 协会道歉,并且承诺2021年底之前个人一定把这 100个 BTC 给协会补回来),都用来 ELA 护盘。国内有个自媒体造谣说我利用 ELA 割韭菜,高位抛币在美国买别墅,实话说我倒真希望这谣言是真的,如果我在美国当年真买了别墅,现在变卖了赚回几百万美元,为 ELA 护盘,那岂不是雪中送炭啊?

我们的未来:

亦来云在下轮牛市首先面临的是生死的问题。当然现在可能好多人说你还在这吹牛,你现在 ELA 的表现肯定不如比特币。当然现在是表现不如比特币,亦来云现在相当于还是一个幼苗状态,比特币经过12年已经长成一棵大树了,刚开始学走的一个婴幼儿,你非说让他马上跑过青壮年,不能这么比。

ELA 市场做得不好,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做了中国包子,肉不在褶上,我们应该做披萨,要做更多的应用放上去,让大家一看见全是馅儿,全是实实在在的。但是我们这几年做了包子,里面的干货好多大家看不到。未来要说亦来云的策略,就是要通过建设”私域财富互联网”,让传统互联网 APP 将用户变财户,让用户的数据确权变成自己的财富,让整个互联网经济跨越目前大平台垄断阶段,完成最终的数字经济革命。如果这场革命开启,下一轮牛市就来了!

三、战略上,我个人怎样推动?

最近我在看黑石集团创始人苏世民(Steve Schwarzman)的那本书《我的经验与教训》,我看到他最成功的一条经验就是:一定要争取做资源和信息的 HUB(路由器),先集中再加工分发出去,也就是要成为资源信息的集散地。

这和我在2017年牛市的经验是相吻合的。正是由于我2013年投身币圈积极参与社区布道活动,2014年在中国香港成立了中国第一个社区区块链协会 DACA,前后募集了300个 BTC 到中国一百所大学宣讲比特币区块链,也主编了中国第一本区块链的书,所以我某种意义上成了中国社区的 HUB。Vitalik 请我帮他组织在清华大学的第一次演讲,暴走在中国推广 BTS 也来找我,达鸿飞发起 NEO 也请我做天使投资人。这些都导致了我后来财务状况的巨大变化。现在这个成功经验自然要用在亦来云上。

为了扩展影响力,我2018年去了美国后,就在朋友的帮助下见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JP 摩根首席经济学家 Jim Glassman 和世界银行首席安全架构师张志军等重要人物。我在 MIT 期间也在积极撰写”区块链国富论”并和亦来云社区的 Alex Shipp 合作准备撰写英文版的”Era of Quantum Wealth”,现在被邀请担任中国基金博物馆首任轮值馆长,也刚拍摄了系列视频宣传私域财富互联网的理念。

去年也是在陈榕老师第二代互联网大旗感召下,8月份我联合了世界银行的首席安全架构师张志军,以及腾讯云副总王龙,包括 Elastos DMA 星哥,以及其他一些团队,在深圳发起了数据资产化运动,这个名字也是张志军先生起的,成立了 Leo on Elastos 这么一个计划组。那么现在看来运动发起的是对的,当然今年发生了这么大的疫情,造成很多原来的计划无法实施,我们去年是没想到的。但是我觉得我们没有浪费这次危机,后来星哥领导的 Elastos DMA 团队就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开发出了 GreenPass。GreenPass 保护每个人的健康数据,然后存证他的健康数据,证明他是健康,这个事儿为私域财富互联网个人数据的确权走出了第一步。

在欧洲我们也组织了专业团队,在温哥华也组织了专业团队推广,包括我们也正式申请了参加联合国公开的抗击疫情新的技术的征集计划,同时也通过曼哈顿计划基金发起成立一个3万 ELA 的推广基金,我也参与了三分之一捐助。总而言之,这个事在齐头并进的推广。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5月24号专门开一次研讨会,成立一个学组,这也是国家一级的学会,世界银行张志军也准备专门开一次 GreenPass 的研讨会,相关的应用落地 DMA 团队正在扎实推进中。这些资金方面,都是曼哈顿计划基金和我主要投资的,当然也包括申请了 CR 的基金去支持。CRC 临时执委也给与了很大支持。

还有几个上市公司主动联系我,讨论利用私域财富互联网帮助他们网络平台转型,包括和我的母校清华大学合作与深圳市政府搞一个数字经济研究院。

国际上,我们在积极跟 Blockstack CEO 联系,合作推进的比较顺利,尤其利用 GreenPass ,因为 GreenPass 这个理念是符合国际的,所以像 UnionSquare Venture、像 Libra 的理念,都是在推动数据私有化,我们现在已经积极布局。今年特别希望能够召开第二届数据资产化运动的年会,到那会就应该有更多的落地,像 Trinity——牛靖宇团队巨大的贡献,据说8月份要新版,那时候希望我们已经推出 iOS 版 elastOS,而且可以吸引到更多应用,我们全社区都盼望着这一天,因为说穿了,有应用落地,你才能说明你这个”私域财富互联网”能够建成,大家才相信未来,才会达成这样的财富共识。

四、推动上更多的交易所

全球社区,不管是国际还是国内,大家都有很高的呼声要上交易所。我认为,真正在慢慢进入牛市的过程中,上交易所才有意义。否则的话大家看到真正在熊市冬天的时候,你非得拼命上很多交易所并没有实质的意义,交易所本身都半死不活的,没有流动性。所以这事不是我们懒,我们是准备把好钢用在刀刃上,现在已经开始启动。去年12月份在达沃斯我就跟张寿松,大家知道他是聚币网的创始人,聚币曾经在中国是第四大交易所,现在在新加坡重启了,然后我当然也是响应社区的呼声,个人也参与捐款,不管怎么说成功的上了聚币网,当然跟张寿松的老朋友关系还是在市场推广方面给了一些支持。我看效果还是不错,上聚币网这个过程亦来云市价当时还是有20%的涨幅,上面的流动性我看差不多也有火币网的30%左右,它总归是重启的一个交易所。

国外,我支持由温哥华 Clarence Liu 他们发起的就是准备上一个比较有国际影响力有品牌的交易所,法律上已经审核没问题了。我个人在这里表个态,我也愿意捐助支持,我跟 Clarence 5月17日早上刚通的话,我希望他发起一个社区众筹,社区捐多少 ELA ,我个人1:1的配比捐多少 ELA,反正最后大概要凑个10万美金的样子,当然其他各种渠道包括 CRC 我们都申请,几方一起我觉得是能解决这10万美金的问题的。

五、如果我当选上 CR 委员要做哪些事?

当然如果我当选上,毫无疑问我会利用 CR 的平台,CRC就是Cyber Republic Consensus,这个概念是苏翼鹏提出的,就是达成社区共识的一个地方,我觉得这个理念理解得非常深刻到位。那么我觉得这个平台要是做好了,为亦来云下一代牛市能够形成全球的真正的财富共识,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老苏做的这个我们是非常肯定的,如果成功了是历史性的贡献,当然最早理念也是陈榕老师提出来的。

最后就说一下,大家很多人关心的遗留下来的1631万 ELA 的问题,这个怎么处理?我已经说了,我们曾经犯过非常致命的错误。当然这些天也看了社区非常多的人发表的很有分量的见解。像张青,像 Elacloud 的团队林先生,包括国外跟我一块合作写量子财富时代的 Alex Shipp,他们这些传统金融专业人士,关于他们分析这个问题,我非常佩服,也让我学到了很多,弥补了我很多金融上的知识。所以综合这些意见,我个人比较倾向于第一步销毁50%-80%,当然一些社区成员想干脆一下全部销毁,越快越好。我知道大家怎么想的,喊这种口号的人都觉得只要一销毁,亦来云币价马上蹭蹭上涨,我明确告诉你,我认为不可能,你别这么乐观想,如果这个财富共识这么容易就达成了,我愿意销毁100回,我甚至愿意现在我自己手里的币也销毁一半。不是那么简单的,所以我觉得一步一步来销毁,50%-80%首先可以让社区吃个定心丸。余下的币社区可以广泛讨论 Defi 运作模式,甚至开发稳定币,给社区创新的空间。

当然,在这儿我最后表个态,现在这1631万 ELA,由亦来云基金会暂时保管。这是一个多签钱包,我有其中一把私钥,我向社区保证,除非 CR 达成共识,最后按 CR 的规则投票形成一个决议,否则的话绝对不让这1631万中的任何一个 ELA 流入到市场。

我就是想做好这么一个 HUB,利用好这个大势,把各种资源汇集起来,让私域财富互联网能够建成!谢谢大家!

来源:CR先锋资讯

根据国家《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大家应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

本文来自LIANYI转载,不代表链一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